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黄雀在后(三)

第七百五十九章 黄雀在后(三)

寒冰风暴与紫电雷球释出的百千雷柱轰然撞在一起,这一刻陈海都怀疑那百丈空间就被打得彻底崩裂掉,飓风怒旋,将在二三十里外的黑风号,都硬生生推出上百丈外。

大海深处激起二三百米的巨浪,像崖山一般倾压过来,打着四柱诛魔阵的防御灵罩明灭不休。

陈海暗暗心惊,实难想象紫电雷球释出的紫雷风暴直接往黑风号笼罩过来,他们能支撑多少时间?

一秒钟,或者两秒钟?

玄冰硫璃舰的根本大阵,每过一个时辰,也才能释放两道寒冰风暴似的冰封山河,万幽玄雷舰显然还要更强一筹。

在第一道紫电雷球释放出去之后,随即又在半空凝聚成百上千的电弧雷光。

仿佛紫电雷球,就是用一道道电弧雷光编织而成,最终形成令人绝望的死亡牢笼!

除了雷阳宗宗主雷阳子亲自主持万幽玄雷舰的大阵凝聚紫电雷球外,雷阳宗还有六名道胎境护法率五百修为至少在辟灵境后期往上的精英弟子,乘万幽玄雷舰奔袭而来,这一刻雷阳宗明窍境以上的弟子、执事、长老纷纷祭出法宝、灵剑,汇聚成法宝、灵剑洪流,往三十里外的玄冰琉璃舰攻去。

漱玉仙子周晚晴及身边的嫡系弟子,所幸随身携带的道符极多,初时还勉强能够支撑,但双方实力相差太多,只要紫电雷球接连再轰两下狠的,打爆掉玄冰琉璃舰的防御,就有漱玉仙子周晚晴好受的……

九郡国的五艘青鸾战舰还在数百里之外,他们看到周晚晴的座船玄冰琉璃舰受到突袭,当即就有一百余人驾御灵剑,飞出行动迟缓的战舰,先往这边增援而来,但也非一时半会就能赶到增援。

此时虽然只是战况初起,但是玄冰琉璃战舰和万幽玄雷战舰的第一波轰击,就在方圆数十里海域内掀起倍加凶烈的怒涛,这个时候黑风号、血蛟宝船以及扈小苏的座船加入进去的意义都不大。

毕竟相距三十余里,需要明窍境以上的好手,祭御法宝、灵剑,才有攻击到玄冰琉璃舰,他们三艘战舰,明窍境以上的高手,加起来六七十人,还不如省点力气,等玄冰琉璃舰露出破绽之后,再就近加入对玄冰琉璃战舰的围攻更好。

“这便是万幽玄雷大阵!”沙天河传念跟陈海说道,“雷阳宗原本也是扶桑海域不甚出名的小宗,雷阳子身为雷阳宗的宗主,曾被仇敌追杀逃入深海,误入一处上古遗迹,得到这艘万幽玄雷舰用及战舰旧主所留下来的传承——早年万幽玄雷舰还很破旧,就连万幽玄雷大阵都有些残缺,那时只能勉强凝聚紫霄雷柱,没有一百多年过去,威力要比以往强出十倍不已!”

沙天河之前的宗门曾被雷阳宗所灭,沙天河自然见识过一百多年前的万幽玄雷舰是什么威力,前后相隔百年,万幽玄雷大阵差距如此巨大,看得出雷阳子还是个宗师级的炼器师。

沙天河看着万幽玄雷舰上方紫电雷球快速凝聚的情形,咬牙说道:“周晚晴这次怕是不好脱身了,万幽玄雷大阵明显要比玄冰琉璃大阵强出一个层次……”

陈海蹙着眉头,以刚才紫雷风暴摧山崩地的威力来看,都可以说快突破封禁级防御大阵的极致了,达到天罡雷狱阵这种天地防护大阵层次了。

天罡雷狱阵的威力是不比万幽玄雷大阵稍弱,但天罡雷狱阵以及有燕州第一防护大阵之称的乾元八极大阵,所涉及的阵器极其复杂,即便是在星衡域,也必需部署在灵脉之上才能使用,没有办法炼入战舰或者战车进出战场。

也就是说,万幽玄雷大阵,繁杂程度还达不到天地防护大阵的层次,但威力已经不弱于最普通的天地防护大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万幽玄雷大阵的中枢阵器已经达到道器层次。

陈海感知到已有一百多人,从九郡国的另五艘战舰上御剑飞援过来,但这一百多人里,仅有两名道胎境强者,他心里也不知道站在舰首、脸蒙在轻纱之下的漱玉仙子周晚晴,会不会将普通弟子及玄冰琉璃舰放弃掉独自逃命。

这时候陈立看到万幽玄雷舰之上,一名红脸壮汉越过众人凌空而立,手持一柄玄黑的灵剑朝头顶的紫电雷球指去,一股玄奥气息从玄黑灵剑蔓延出去,就见数十道紫电雷光从紫电雷球蜿蜒而出,形成一道长愈百丈的紫电雷鞭,将雷球与玄黑灵剑连接起来。

不用看到沙天河将手指关节捏得发白,陈海也知道这名红脸壮汉,便是扶桑三大真君之一的雷阳宗宗主雷阳子。

雷阳子此举,实是要防备周晚晴独自逃走——周晚晴是要敢飞离玄冰琉璃舰,这道紫电雷鞭就会专门锁住她怒劈过去。

陈海、沙天河既然能知道形势危厄,那周晚晴自然更早就能认清楚这一点,但是雷阳子此时已经专门防范她弃船逃生,她现在就算想走,也难以脱身了。

陈海负手而立,看着天空中的无数道紫电雷光,还在不断的往紫电雷球聚集,紫电雷球已经扩大到直径超过一丈,蕴藏的雷霆之力已经是第一击的两倍还多,但看情形,雷阳子并没有打算这时候就直接引发紫电风暴往玄冰琉璃舰覆盖过去。

他是要一举摧毁玄冰琉璃舰!

就在这个时候,周晚晴终于动了,又是一道冰封山河往正不断凝聚的紫电雷球冲去。

很显然周晚晴心里清楚,一道冰封山河所形成的寒冰风暴,不足以将万幽玄雷阳舰的船体摧毁,这时候往不断凝聚雷霆之力的紫电雷球冲去,一方面是想紫电雷球打爆掉,第二方面是想在万幽玄雷舰的上方引发更恐怖暴烈的冲击,或能从上方撕开万幽玄雷舰的船体。

万幽玄雷舰上的雷阳宗弟子,自然不会让叫周晚晴得逞,瞬息间有上百法宝、灵剑撤回来,战舰上又同时有上百枚各式防御道符祭出,硬生生封挡在寒冰风暴前。

寒冰风暴所形成的冲击力,所掀起来的数瞬飓风,将水面上的血蛟宝船、黑风号以及扈小苏的座船,连同他们头顶的万幽玄雷舰,硬生生的推后数百丈,但并没能影响到紫电雷球的继续凝聚雷霆之力。

陈海无奈地看了看沙天河,见对方眼中也极尽扭曲,知道他绝不甘心看到雷阳宗能占到便宜。

一道冰封山河的余震未了,那玄冰琉璃战舰又凝聚出上千道冰棱,与周晚晴胯下那头螭龙攻过去——此时的玄冰琉璃战舰通体的花纹已经全部亮起,向万幽玄雷舰发起无穷尽的攻击。

此时刘亚夫传念过来:“陈真人,老妖婆已经力有未逮,该是我们有所表现的时候了——我们一起出手,那头妖螭挡住!”

话一说完,那血蛟宝船轰然开动,凝聚出血蛟张牙舞爪地往极速飞来的螭龙扑过去。

陈海朝扈小苏望了一眼,刘亚夫这时候应该还没有意识到扈小苏有问题,但扈小苏这时候却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动作。

沙天河也暗中观察扈小苏的动作,传念问陈海:“是扈小苏贪生怕死,此时不敢拼出性命去救旧主呢,还是说我们就猜错了,扈小苏压根也是雷阳宗的人,之前只是周晚晴念及旧情没有对扈小苏下狠手?”

不管扈小苏是忠是奸,陈海都不能直接张口去问她的立场,这时候紫电雷球已经凝聚有最初的三倍大,陈海掌握风雷真意的第二层次,对雷煞罡元最为敏感,都怀疑方圆数十里的雷霆之力,都被万幽玄雷大阵抽干。

陈海和沙天河对视了一眼,在沙天河的叹息中,黑风号也调整风帆,准备往玄冰琉璃舰接近……

然而黑风号还没有发动,陈海就见扈小苏这一刻摒指怒斥周晚晴:“你这贼婢,原来也有今日,苍天有眼,小苏今日就要得报大仇!”扈小苏话声未落,她曼妙的身形就冲天而起,但她没有往玄冰琉璃舰杀去,而且像一道淡紫sè的闪电,下一刻就飞到万幽玄雷舰之上,一掌往雷阳子身后印去。

此时血蛟宝船正凝聚血蛟,张牙舞爪的与周晚晴的灵兽螭龙厮杀在一起;雷阳子正专心致志的接引雷霆之力,凝聚更强大、更暴烈的紫电雷球。

而万幽玄雷战舰上的雷阳宗弟子们,正在专心致志对付来自玄冰琉璃舰的猛攻,等待着万幽玄雷风暴的真正形成,压根就没有想到,引漱玉仙子周晚晴咬钩的三艘海盗船之一,竟然有问题。

就在这个空档之下,谁都没有料到扈小苏会有这种动作,这一刻就见雷阳子身边无处不在的雷电之力,将扈小苏从来不曾摘下的面纱激荡开来,看她寒霜般的美脸,充满着视死如归的神情。

扈小苏果然是漱玉仙子周晚晴布下的暗棋,没想她在这一刻,竟然选择牺牲自己,也要替周晚晴、替玄冰琉璃舰化解雷阳子这凌厉一击。

“不要!”周晚晴娇喝道,想要阻止扈小苏牺牲自己。

“贱婢胆敢!”雷阳子则是暴躁怒喝,一手持黑sè灵剑接引雷光,一手就拍出一道像山岳一般的金sè手印,朝扈小苏脸面印去。

以扈小苏的修为,想要近雷阳子的身都没有可能,更不要说阻拦雷阳子将要发动的对玄冰琉璃舰的致命一击,但这一刻就见一团乳白sè的光华从扈小苏身上骤然爆起,扈小苏的身上,无端凝聚出了无数道细若游丝的冰晶,那冰晶延伸的很快,转瞬间就绕开雷阳子拍出的金sè手印,往玄黑灵剑与紫电雷球衡接的那道紫电雷鞭缠去。

“这扈小苏到底受过周晚晴的什么恩惠,跑出去当死间不说,此时居然愿意将自己的生命潜力全部消耗掉,试图替周晚晴化解这凌击一击?”沙天河感叹一声,对着天空说道。

陈海也注意到,此时扈小苏的满头青丝正在迅速花白,而她裸露在外的幼嫩皮肤也迅速干瘪了下去,显然是将全部的生命能量都释放出来,以换取在数瞬间跟雷阳子扛衡的可能。

“贱婢既然求死,本尊今天便成全你,但你真就以为,你以你的性命,真能挽回周晚晴这贼婢今天的厄运吗?”雷阳子在紫电雷鞭即便崩解的那一刻,金sè手印抓住扈小苏此时看似孱弱的娇躯,直接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她从高处摔打到万幽玄雷舰的甲板上。

那一瞬间,陈海都能清晰听到扈小苏全身骨骼被打碎的细碎声响,他也不知道扈小苏被这一摔,还有没有剩一口气的可能。

毕竟人族玄修,身体强悍程度是不能跟魔族及妖兽相提并论的。

不过,也恰恰是扈小苏的拼命干扰,连接紫电雷球与玄黑灵剑的雷鞭形将崩灭,此时紫电雷球已经凝聚太多的雷霆之力,以雷阳子之能,这一刻也不能随心应手的驾驭,刚才将紫电雷球往外摧动数里丈,紫电雷球就骤然暴发起来,化形成百上千道紫霄雷柱交织的紫电风暴,往四面八方覆盖过去。

这一刻,从玄冰琉璃舰飞过来的螭龙,与血蛟宝船大阵所凝聚的血蛟扑杀在一起,正好在紫电风暴覆盖的中心,几乎都不到眨眼间的功夫,就被成百上千的紫霄雷柱撕成粉碎!

螭龙虽然是蛟龙之中的异种,但毕竟没有突破妖胎境,在如此恐怖的紫电风暴覆盖下,身殒道消是唯一的下场——血蛟虽然是大阵所凝聚,但一下子被撕裂,对主持血蛟宝船大阵的阵法师而已,也会受到强烈的冲击跟反噬。

当然,螭龙与血蛟还不足以将紫电风暴所有的攻击力都承接过去,这时候依旧有大量的紫电雷柱往海水激起的巨浪以及数里外的万幽玄雷舰怒劈过来。

谁会想到紫电雷球会反噬?

万幽玄雷舰上的雷阳宗弟子,包括雷阳子在内,都只是防备玄冰琉璃舰有什么手段,没想到第一次致命的攻击,竟然来自万幽玄雷舰大阵自身所凝聚的紫电雷球、紫电风暴!

万幽玄雷舰这一刻没有凝聚防御灵罩,而其他人术法神通都已经用老,没有办法在雷柱极速覆盖过来之前,加强自己的防御。

不想看到麾下伤亡惨重,令此行功亏一匮,雷阳子将玄雷灵剑横在额前,准备亲自接引剩下所有的紫电风暴攻击。

虽然雷阳子最终并没有将所有的紫电风暴都接住,雷阳子身边有数十人被雷柱杀得伤亡惨重、阵脚大乱,但陈海眼睁睁看着雷阳子竟然生生扛住近百道紫霄雷柱的轰击!

以陈海此时的实力,硬扛一道紫霄雷柱,或许能勉强做到,但近百道紫霄雷柱锁住他攻击,他都不知道自己连骨头渣子能不能剩下来。

雷阳子竟然扛住了!

雷阳子虽然嘴角溢血,想必承受近百道紫霄雷柱的轰击极不好受,但雷阳子扛住了。

接下来,刘亚夫驱动血蛟宝船,横在黑风号与扈小苏的座船之中,血沙狂夫刘亚夫的眼瞳里充满血,死死的盯住陈海,只要防海稍有异动,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狂攻过来。

而在刘亚夫的身后,上百灵宝法宝,往扈小苏的座船狂攻过去。

扈小苏以身救主,她手下的海盗们,都完全没有意料到,极度震惊之时又群友无首,眨眼间就被万幽玄雷舰杀得溃不成军,很快船体肢解开来,大小海盗只能拼命往深海里潜,以期能逃过去一命。

“陈真人,你是敌是友,这时候该给一个说法了吧?”刘亚夫死死盯住陈海,他没想到扈小苏竟然会在这时候反咬一口,令宗主都受紫电雷球的反噬而受伤,这时候怎么都不可能再去信任来历不明的陈海。

他没有直接出手攻击,一是他们要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扈小苏的人,另一方面是漱玉仙子周晚晴再度含愤出手杀来。

陈海传令手下将卒,驾驭黑风号全 后退,同时也对血沙狂夫刘亚夫拱拱手,厉sè回道:“今日这潭浑水,我们不趟就是,还望刘真人莫要误会,以免他日相见彼此难堪了。”

说完之后,陈海就直接下令众人操控黑风号离开眼前的战场。

刘亚夫此时心里更是期望不要再出什么问题,所以也是强抑住内心的冲动,没有对黑风号直接下手。

黑风号必须要在周晚晴与雷阳子分出胜负之前,脱离战场远走高飞,要不然任何一方都不会放过来历不明、动作暧昧的他们——陈海一边指挥黑风号全速往外围撤退,一边看着周晚晴这时候发疯似的进攻万幽玄雷舰。

陈海估计周晚晴一方面是扈小苏及螭龙的死刺激到了,要为他们报仇雪恨,一方面应该也是看到雷阳子负伤不轻,想要借今天难有的机会,将雷阳子除掉。

雷阳子负伤,万幽玄雷大阵缺乏雷阳子亲自控制的中枢阵器,再也没有办法凝聚紫电雷球,相比较之下,玄冰琉璃阵则不断的凝聚成百上千的玄冰箭,与漱玉宫的弟子一起朝万幽玄雷舰怒攻过去,占了上风。

这时候两道身影仿佛长虹一般飞掠过来,看他们悬停在玄冰琉璃舰的上方,身穿漱玉宫的道袍,一起御剑往万幽玄雷舰强攻过去,实力皆是不凡。

看到漱玉宫竟然有两名道胎境巅峰的强者及时赶到,陈海也是微微一叹,没想到扈小苏的献身,不仅令周晚晴转危为安,竟然反倒抓住击杀雷阳子的机会。

虽说周晚晴身边的力量,并不强过雷阳宗,但这里是九郡国的内海,只要雷阳子与他的万幽玄雷舰被缠住,九郡国的援兵将会越聚越多,最终令雷阳子无法逃脱升天。

这一刻,周晚晴也是杀得性起,不想玄冰琉璃舰的防御灵罩干扰到她施法,趁雷阳子身受重创之际,趁万幽玄雷大阵难以发动之际,她也杀出玄冰琉璃舰,往前逼近十数里,手举寒螭珠,带动成百上千支堪比重戟的玄冰箭,不带停息的往万幽玄雷舰攒射过去。

就在雷阳子将玄黑灵剑祭出,勉强挡住周晚晴的攻势之际,就在陈立认为雷阳子应该考虑果断撤退了的时候,这时候剧变再生,陈海就见赶过来增援的两名漱玉宫道胎境强者,竟然联起手,从背后朝周晚晴袭去。

周晚晴刚才被雷阳干扰,一直到身体被两道大手印击飞,才意识到从漱玉宫增援过来、她亲眼看着他们成长起来的两名护法长老,竟然在背后出手偷袭了她。

为什么?

周晚晴这一刻突然想到,以流云宫的贡品为饵、伏击海盗,不正是他们出的主意吗?

而这一刻,雷阳子祭御玄黑灵剑猛然暴出一道黑煞雷芒,朝周晚晴眉心轰去……

周晚晴在半空中张嘴狂喷鲜血,但她修为也甚是了得,知道退路被两名道胎境巅峰的叛徒挡住,以她此时神魂崩裂、四肢百骸将要崩裂的状态,往前也不可能杀死雷阳子,身形这一刻拔高数丈,避开雷阳子再次斩杀,斜里往黑风号这边遁逃过来。

看到这一幕,陈海头大无比、叫苦不迭,恨不得要骂娘。

周晚晴往其他地方逃去,万幽玄雷舰必然是全力去追周晚晴,但周晚晴偏偏往他这边逃过来。

不管周晚晴能逃多远,雷阳子路过黑风号,绝对会顺手先灭了来历不明的他们——黑风号的速度是已经不慢,但绝对快不过能浮空而行的万幽玄雷舰。

要不想魏汉、朱明巍他们在这片海域上全军覆灭,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带着周晚晴,引开追兵——故许这婆娘心里想的就是这歹毒的心思——陈海通过神念,传音告诉朱明巍、魏汉等人说道:“我去将追兵引开,你们跟着沙大当家,一定好好活下去!”

沙天河、魏汉、朱明巍等人一时间没有听明白陈立的话,就见陈立已经凌空而起,往摇摇欲坠的周晚晴飞过去,在半空中抱住周晚晴的娇躯,赶在雷阳子御剑斩杀过来之前,就猛然往涛狂浪怒的万丈海水里俯冲下去。

这一刻,沙天河、魏汉、朱明巍他们明白过来了,陈海这时先劫走雷阳子、刘亚夫他们的必得目标周晚晴,他们才能抓住最后一线生机,逃离此地!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九章 黄雀在后(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