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九十章 逐北(三十九)

第一百九十章 逐北(三十九)

李渊笑吟吟的抬手,示意两个儿子在下首坐下。

李建成规规矩矩跪坐在坐席之上,姿势完美至极。在父亲面前,顽劣惯了的李元吉也老老实实,不言不动。

只有李嫣,坐在锦凳之上,一双妙目闪动,看看兄长,再看看弟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渊笑道:“今日不是听闻大郎你在晋阳宫设宴,招待手下。本来料想当是竟夜高会,怎生早早就回返了?”

李建成沉吟一下,看看李嫣,并未开口。

李渊一摆手:“都是自家兄妹,还有什么事不能当着说出来的?任何时候,一家人都是最靠得住的,平白闹这些生分做什么?大郎你这般作态,要是嫣儿觉得受了委屈,叫回你三妹来,你可受得了?”

李渊这番话带着笑意说出,再是慈祥不过。李嫣却哼了一声:“有啥受屈的事情,我自己就寻上门去,犯不着三姐出面!李家女儿,受了委屈,绝不过夜!”

一边说李嫣还朝李元吉比了一下小拳头,吓得李元吉缩了一下脖子。在这位十七姐面前,他的性子半点也使不出来,也算得是一物降一物了。

李建成又沉吟了一下,终于开口:“今日收到肇仁传来文书,刘武周已然起兵,袭破神武。王仁恭不支,请兵于河东,愿河东兵一旅,半入善阳,半屯开阳,以为王仁恭所部支撑。兹事体大,特来回禀父亲,请父亲示以方略。”

李嫣一下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个大消息!父亲起兵,担心的就是这个王仁恭,因为马邑郡的牵制,说不定过完这个冬日,都不见得能成事。却没想到,突然间传出这样一个变数!

李渊神sè不动,缓缓点头:“肇仁同样也有一份文禀,送到我这里来了。得知这消息,差不多和大郎你同一时刻,正想琢磨一番,这小十七又闹上门来,扭着我也要一支鹰扬兵给她练练,我怎么能答应,这丫头就歪缠着不走,我正也头疼呢。”

李建成吸口气,默然点头。

刘文静文禀,一传到李渊这里是为公,他是唐国公属下。二传到自己这里则是为私,他基本算投于李建成门下,为谋主一流,门下回禀主上,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在这个世家当道的时代,刘文静这般做是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李渊也不会责怪刘文静这般举动。

李渊笑着继续说了下去:“我们拿这王仁恭没办法,忌惮他的马邑鹰扬府精兵,却没想到,刘武周以云中一隅之地,四千饥疲之卒,却能做出这番事情来!还有那拿下神武的大将,叫什么名字来着?”

李渊目光转向李建成,李建成轻声回答:“叫做徐乐,先擒王仁恭之行军总管张万岁,再一举破神武,最后还让王仁恭大军奔溃,兵锋直逼善阳。”

李渊击掌:“这些人物,怎么都出在刘武周手下了!去岁大战,那个尉迟恭也是勇毅非常,天下一流的斗将!我们怎么就没赏拔出这些人才来!”

李嫣今日前来,真的只是找父亲歪缠,想得一支鹰扬兵,为自家护卫,平时也可以指挥他们奔走逐猎为戏,到了父亲起兵,有这么一支人马,自己死乞白赖的跟着父亲上阵,也多了几分指望不是?

虽然现在在父亲身边,算是最得宠的女儿之一了,但李嫣还是常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满心思都是建功立业,做出一番事业来,至于选夫婿生孩子。李家十七女半点兴趣也没有。还有什么男儿,能超过自己父亲?超过自己果敢勇毅的二哥?连自家三姐都比不上的男人,李家十七女可是眼角都不会扫一下!

结果突然大郎来拜,和父亲说起马邑郡战事。又冒出一个什么徐乐,居然有这般功业。李嫣灿若晨星一般的大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双手一合:“父亲父亲,这徐乐是哪儿人?哪家的子弟?父亲能不能把他收到麾下?”

李元吉跪坐在下首,低低哼了一声,满满的不服气。可是李嫣哪里去理这个小毛孩子?

李渊宠溺的看着自家十七女,摇摇头:“我哪有这个福分,虽然恨不得收天下英雄与囊中。但是你爹爹我福薄力弱,也只能看着眼馋啊。”

李嫣哼了一声:“那是他没机会见着爹爹,不然一定死心塌地为爹爹效力!”

女儿这记马屁拍得好,李渊顿时满脸笑意。这慈父味道,简直要满溢出来了。

李建成看见话题生生给李嫣带歪,无奈的咳嗽了一声。李渊这才反应过来:“大郎,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你手底下颇有几个出sè的谋士,那个南来的谢家子,也是个精明人物。当是商议了一番,再来寻我回话的罢?”

李建成沉稳点头:“的确是商议了一番,儿子觉得,这数千兵马,必须派出。有这些人马在,当能看住马邑郡双雄,河东大军,择期就能起行。而当马邑双雄两败俱伤之际,还可趁便收马邑精兵于麾下,有此精兵相助,父亲事业,当是如虎添翼。”

李渊缓缓点头:“肇仁也是这么个意思,某仔细想想,也觉得颇有道理…………不过肇仁文禀之中,是建议大郎你提兵而入马邑,大郎以为如何?”

这一句话,便问到了关键处,虽然仍然是满脸慈祥的笑意,但是李渊眼中精光,却在这一瞬间中,逼在自己儿子身上!

李建成情不自禁的将脊背挺得更直,认真答复:“儿子觉得,当以二郎领兵入马邑,坐镇方面。”

李渊立即逼问了一句:“为何不是大郎你亲去?”

李建成毫不犹豫的回答:“儿子当辅佐父亲直入长安,匡扶帝室。如此大业,儿子岂能须臾轻离父亲身边?”

这些回答,却是谢书方所建言。李建成向来被父亲说性子柔缓,此时此刻,就要显露当仁不让之态!

李嫣也一下站了起来:“为什么是二郎?”

李建成看着自家妹子,一字字回答:“因为二郎也是父亲儿子,当得为父亲独当方面!”

李渊一下垂下眼皮,半晌不语。花厅中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李渊的决断。

最终李渊却是挥挥手:“兹事体大,容某再想想也罢。反正王仁恭一时半会也垮不了,不差这几天时间…………”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建成只能起身:“一切但凭父亲决断,儿子奉命唯谨。这便不打扰父亲休息了,儿子告辞。”

李嫣也跳了起来,朝着李渊行礼下去:“我也不歪缠爹爹了,这也回家!”

李元吉哼了一声:“是去寻二郎罢?”

李嫣瞪了他一眼:“我去寻谁,由得我自己,爹爹都不管,你多嘴个什么?”

李建成喝止住李元吉,对李嫣道:“十七妹要是去寻二郎的话,和他说一声。父亲若是让他坐镇马邑方面,这是重任。此时此刻,必须兄弟同心,为父亲大事效力。”

李嫣一笑:“大郎,妹子还能不明白你的心思?”

李建成苦笑一声:“我还能有什么心思了?”

李渊终于受不了挥手:“好好一个午后难得清闲日子,几个儿女一来就吵得受不了!都走,都走!让某落个清净!”

李建成顿时闭嘴,规规矩矩朝父亲行礼。李嫣撇撇嘴,也行礼下去。心下只是嘀咕。

“都是世子了,还这么小家子气,非得将二郎打发出去。我就不平,非得给二郎争一下!”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章 逐北(三十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