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六十章 深海追击

第七百六十章 深海追击

雷阳子的御剑速度自然更快,但雷阳子之前受紫电风暴的反噬不轻,刚才也是拼尽全力才重创周晚晴,这时候再御殛天玄雷剑相隔四十余里斩来,剑势就有些弱了。

然而即便是如此,雷阳子的殛天玄雷剑也是瞬时间将陈海祭御过来的玄阳六剑绞得粉碎——陈海借着这一挡,赶在殛天玄雷剑再度斩杀过来之前,抱住浑身软绵绵的周晚晴没入汹涌的海水之中。

血沙狂夫刘亚夫没有想到陈海会出手,这时候神识也是透过汹涌的海水,死死锁住陈海,带着两名道丹境部属,与从万幽玄雷战舰追掠过来的两名道胎境剑修,追入深海之中。

雷阳子负手站在万幽玄雷舰之上,看着陈海沉入的海面以及不断拉开距离的黑风号,又扫了一眼被他封禁住全身窍脉的扈小苏,对飞过来参见的刘亚夫副手,冷哼道:“都是些蠢货!”

雷阳子深知刚才他那一击,最多只是让周晚晴重伤,还不足以杀死周晚晴。

现在双方既然已经动手,那他就要斩草除根,要不然,不要说没有办法将九郡国的旧有势力连根拔起了,被一个天位境真君级人物随时窥伺左右,这滋味也不好受。

只可惜雷阳子刚才受紫电风暴的反噬,滋味并不好受,只能派秘传弟子刘亚夫率着去追杀周晚晴。

刘亚夫的副手,也是雷阳子秘密安插过去掌握血沙岛海盗的弟子,让雷阳子训斥得哑口无言,他们邀来六路海盗谋划这事,竟然有两路海盗都有问题,确实令他们在雷阳子面前没有办法为自己分辨什么。

这时候两道剑光直直地飞了过来,却是九郡国漱玉宫刚才出手偷袭周晚晴的两名护法长老,他们落地之后,皆恭敬的俯身向雷阳子揖拜道:“漱玉宫萧山、萧江参见雷宗主!”

雷阳子点点头,说道:“萧若海此时应该已经将九郡国小国主周逸控制在手里了,待这边事情解决掉,你们速率人马回漱玉宫跟萧若海汇合,只要你们能控制住崇岗、通汜二郡的局势,我雷阳宗百万兵马就能随时渡海进入九郡国助你们稳定形势——到时候只要你们萧氏奉我雷阳宗为上宗,我保你们萧氏永治九郡!”

他们密谋筹谋了这么久,除了中间扈小苏、陈海这两个变数之外,整个计划可以说完美到极致,但周晚晴不死,就算他们萧氏窃得九郡国主之位,也寝食难安。

想到这里,萧山、萧江皱着眉头问道:“那周晚晴性子一向清冷,只要九郡国没有大事发生,她就一直留在漱玉宫中修行,而周逸小贼这些年倒行逆施,在在国内惹得怨声载道,我萧氏取而代之,是顺天道而行,但周晚晴不死,始终是个隐患,雷宗主只派三人去追,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雷阳子不喜他人质疑自己,蹙着眉头挥手说道:“无妨,她吃了我一击殛天玄雷,周身窍脉被毁,三五个月内,随便一名弟子都能要了她的性命——不考虑周晚晴,刘亚夫他们三人连一名道丹都解决不了,也没脸回来见我了。你们还是速速回去稳定局势,我雷阳宗的战舰最多两日,就会和你们汇合。”

“那艘海盗船,要如何解决?”萧山、萧江看向拉开五十余里距离的黑风号,有些迟疑的问雷阳子。

玄冰琉璃舰上的漱玉宫弟子,皆是周晚晴的嫡系,他们看到周晚晴被陈海拦截住,拖入深海之中后,刘亚夫又带着追杀过去,玄冰琉璃舰正极速往沉海水域驶去,万幽玄雷舰以及萧山、萧江带来的百余萧氏子弟,先要将玄冰琉璃舰上的漱玉宫弟子给解决掉,将玄冰琉璃舰俘虏过来,不让他们有机会跟身受重创的周晚晴汇合,之后还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流云岛,实在腾不出手去追杀黑风号。

“杀了周晚晴,这些海盗不过是癣芥之患,到时候留给刘亚夫收拾便是!”雷阳子这时候还不想在黑风号上纠缠、浪费时间。

****************

深海之中虽然暗流处处,但是对掌握怒潮真意、在飞身出来去截周晚晴之前特地换上银鲨甲的陈海而言,却造不成什么不便。

银鲨甲没有炼入什么额外的阵法禁制,陈海制成此甲纯粹是看中银鲨鳞皮在水里能抗压分水的特性——这一刻陈海甚至都不去施展辟水术或御水术,而是紧紧抱住周晚晴的身子,直接借着汹涌的海潮左右拍打挤压过来的巨力,像一头幼小的银鲨在千丈海水之下极速遁行。

不过刘亚夫身为血沙狂夫,能称雄诸海,一身御水神通也极其不凡,而在陈海下海之前,他已经用神识将陈海死死锁住。

不多时,陈海便感觉到有数道杀气从身后追摄而来,他与刘亚夫他们的距离非但没有拉远,还在一步步拉近当中。

陈海心里冷冷一笑,只要雷阳子受创,不亲自追过来,他还是有自信摆脱三名道胎境的追杀,当下辩识出一道往东北方向急涌的暗流,抱着周晚晴,就一头冲入那股暗流之中。

陈海正全力借助暗流,拉开跟刘亚夫他们的距离,周晚晴在他怀里扭动起来,周晚晴清冷的声音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响起来:“我窍脉皆受重创,此时连明窍境弟子都杀不过,而你虽然结成金丹,也有道丹境后期修为,但是这样下去,是逃不脱的。”

陈海分神看去,只见周晚晴此时脸上那层轻纱已经揭去,美到不近人间烟火的脸,惨白如纸,一双秀眉凝如玉山,似乎不满意被他这么紧抱着。

陈海也是没有办法,唯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少水流的阻力,要不然他一个人,早就借着这暗流逃远了,不过周晚晴的娇躯虽然迷人之极,但陈海逃命之时,也没有旖旎的心思,跟周晚晴笑道:“周真君哪里都能逃,偏偏往我们这个方向逃来,不管我手下上千儿郎有可能让你害死,这时候关心我们能不能逃脱了?”

周晚晴冷哼一声,强忍着周身撕裂剧痛,冷声道:“你此时转身将我交给雷阳子,不知道多少富贵等着你,又岂能说我害你?”

陈海没想到周晚晴这老妖婆都到这时候,嘴巴还这么硬,嘿然笑道:“我今日要是救下周真君,周真君难道能少我一场富贵?好了,咱们也不要多扯什么了,周真君要是还有一点气力,就手脚并足缠住我的腰,我腾出手来,速度还能略快几分,不然还真没有办法将血沙狂夫他们给甩来。”

陈海这时候雷阳子都没有亲自追杀出来,说明雷阳子受紫电风暴的反噬不轻,即便追杀出来,在暗流汹涌的海底,也不比刘亚夫他们的战力更强。

不过,陈海也只是稍稍放宽心,毕竟刘亚夫的实力不弱,他这时候并没有拉开跟他们的距离。

陈海要是在深海里,对上一名道胎境高手,或许还有些胜算,但是刘亚夫三名道胎追杀下来,他实在是硬扛不过。

周晚晴眸子一凝,此时她的窍脉都被殛天玄雷撕裂,甚至到这一刻殛天玄雷的气息都没有消散,令她即便玄海之内还有些仙元,也无法勉强运转,要不然,她哪里还能容忍陈海抱着她逃这么久?

这时候周晚晴也知道情形危急,不说什么废话,手脚并足,以极度羞人的身姿,像八足鱼一般紧紧缠住陈海的身体,以便陈海腾出手来,将在暗流中潜行的速度再稍稍加快一些。眼见着离万幽玄雷战舰越来越远,刘亚夫等三人也都难免有些心浮气躁起来,他们没想到陈海在深海中潜行的速度如此之快,还能坚持如此之久,真是堪比一头银鲨。

在千丈海水之下,除了刘亚夫掌握浮波真意,能跟陈海一样借用深海潜流之力,减少消耗外,其他人只能用辟水术或御水术抵挡深海潜流势如万钧的冲击,消耗极大。

刘亚夫那几名道丹境手下,已经抵挡不住,先退回到一座礁岛上歇脚,另两名道胎境强者,长年在宗门清修,可没有吃过今天这样的苦头,追出两个时辰,也觉得再这么消耗下去,也有些扛不住了。

而此时已经进入雷霆风暴笼罩的海域,他们两人也没有办法浮出海面,只能咬牙继续追杀下去,想着等过雷霆风暴区域,就可以让刘亚夫在水底盯住陈海、周晚晴,他们浮出海面御风而行。

他们就不相信,一名道丹能跟他们比拼持久力!

在茫茫大海之上,谁也不知道雷霆风暴席卷覆盖的海域有多广阔,直到又过了一个时辰,刘亚夫才感知到海面之上的雷暴开始削弱。

这时候陈海才跟他们拉开两百多里的距离,刘亚夫他们也是稍稍宽心,海底暗流是往雷暴区域外涌动,在他们看来,只要出了雷暴区域,他们三人就可以接力在海底盯住陈海,最终将他耗得油尽灯枯。

而在这时,陈海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似乎等他们围攻过去。

三人正是心浮气躁的时刻,忽然看到陈海异常的举动,都是猛然一惊,停在那里。

就算周晚晴在此时没有其他布置,但看到扈小苏那一下,竟然叫雷阳子都身受重伤,他们担心半道劫走周晚晴的这名道丹,要是漱玉宫暗地培养另一名死侍,自毁道丹想要重创他们三人中一个,总是可以办到的。

三人心思各异,当下将灵剑以及护身法宝都祭出来,放缓速度往陈海逼近过去。

看到刘亚夫三人继续逼来,陈海一边服用回灵丹,缓慢的恢复灵元的消耗,现在是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又一边缓缓往海面浮去,这时候一股苍郁磅礴的气息在陈海的周身缓缓凝聚。

“天地山河剑意!”周晚晴在陈海的怀里,对这股苍郁气息的感受最是真切,同时她被这苍郁磅礴的气息所包裹,她早年也曾远赴万仙山,跟姜寅请教剑道修为,所以第一时间就辩识出陈海此时周身透漏凝聚的气息,正是天地山河剑意所特有的气息。

这一刻,周晚晴知道陈海想干什么了。

天地山河剑意,气息与天地气机相融,自然就能消除海面之上雷霆风暴的直接感应。

陈海准备的玄阳剑很多,被斩灭六柄,他飞离海面之后,就又重新御出六柄来,一手抱住周晚晴,一手将玄阳六剑横在身前,盯着水下逼近的刘亚夫:

“刘道友,既然你们不肯退走,那我就在此地,试一试你们的深浅吧!”

此时还没有脱离雷霆风暴海域,刘亚夫眼睁睁看着陈海浮出海面御出六剑,而此时四面八方从厚重云层轰下来的一道道雷柱,似乎全无感应,散落在劈在四周汹涌的海浪上,没有一道往陈海、周晚晴当头劈去……

这是什么避雷神通,这他妈还要怎么打?

刘亚夫知道他们一旦将灵剑、法宝御出海面,气机感应之下,必受聚雷轰击!

虽说此地已经位于雷暴区域的边缘,雷柱的威力没有那么强,但此消彼涨之下,加上刘亚夫三人之前在深海里追出数个时辰消耗极剧,三名道胎也真是没有信心能杀死一名道丹……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章 深海追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