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79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879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老的怪异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众人也随他的目光一起朝着门口看去,果然也是个个吃惊不已、目瞪口呆!

正有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朝着门口集中,但他们不是外面街上巡逻着的卫兵,而是一个个服装各异、高矮胖瘦的汉子。他们表情冷漠、面sè严肃,手中握着各式刀棍,显得十分杂乱,一看就是乌合之众。

或者说,一看就是道上的人。

任府外面的那条街,号称华夏最安全的一条街,巡逻的卫兵简直不计其数,这些人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无声无息聚到这的?

外面的人有多少,也没人看得清楚,只是一眼过去望不到边,似乎把整条马路都挤满了。

而在那些人中,我清楚地看到了小钟馗、幽冥老人、铁面判官等人,这就更加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一定是铁面判官去向我爸通风报信了!

最终,我还是打搅了我爸,让他卷进了这场漩涡之中。

站在外面的人数不胜数,少说也有几千个人。似乎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来了。平心而论,即便是作为领袖的我,至今也还做不到这一点,而大阎王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年,一回来就能带动起这么多人,这份影响力当真恐怖到了极点!

虽然这和铁面判官、莲花婆婆等人依旧对他忠心耿耿有关,但这和他的个人魅力同样脱离不了关系,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大阎王是如何带领这么多的人马赶到这里还无声无息的,那些卫兵为什么一枪不放、一声不响,没人能说得清楚这点,陈老也不能。

看着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人群,陈老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慌张,但他马上又回过神来,毕竟他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掌握着浩瀚无边和无穷无尽的力量,实在没有必要害怕一个地下世界的老大。

陈老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大阎王。

“你到底想干什么?”陈老厉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可以让你死一千次、一万次?!”

大阎王倒是依旧很平静,淡淡地说:“我既然来了,就没想活着回去。”

现场一片沉默,原来大阎王已经抱了必死的信念,怪不得自始至终如此的冷静和平静。

一个连死都抛开的人,还有什么能够让他害怕?

陈老同样一怔,眉头微微蹙起,面sè也呈现出忧虑,显然在担心自己接下来的遭遇。按照常规理论,大阎王肯定要挟持他了,这样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大阎王这样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大阎王竟然冲着门外说道:“都让一让,请陈老离开这里!”

门外的人非常听话,当即就让开了一条道。

不光是陈老。院中所有的人都露出一丝诧异之sè。

但是随即,众人又明白了,陈老的地位毕竟不同凡响,大阎王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啊!

陈老也想到了这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别误会了。”

大阎王盯着陈老的背影,淡淡说道:“我可不是怕你,我一个连命都不要的人,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只是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来找杨老将军的,和其他人都没有关系!”

好一个坦坦荡荡、无所畏惧的大阎王!

陈老的身形僵了一下,但也没有回话,还是朝着门口走去。

我的心中却是焦急不已,我爸刚到,显然还不了解情况,以为我被杨老将军抓住,是因为我来抢亲了。但实际上,我能有现在的结果,全部是拜陈老所赐,即便是冤有头、债有主,那么冤家、债主也是陈老!

我并不是主张我爸去找陈老报仇。毕竟陈老的身份、地位都太可怕,招惹到他真是一点活路都没有了;可如果就这么放他走了,以陈老的脾气,不带军队过来杀个回马枪才怪!

我很想大声地提醒我爸,可我又觉得以我爸的本事,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他既然选择这么做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我只能焦急地看着陈老越走越远,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老走着走着,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道:“大阎王,我还是觉得奇怪,你是怎么无声无息来到这的,门外的那些卫兵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光是陈老觉得奇怪,也是现场所有人心里的疑惑。

难道大阎王能腾云驾雾,或是有什么通天彻地的法术,将门外的那些卫兵一瞬间变没有了,又将自己的人一瞬间变到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大阎王的身上。

大阎王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可想而知,陈老怎么可能相信,当即满脸怒容:“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你的人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我确实不知道。”面对陈老的愤怒,大阎王还是十分平静,认认真真地说:“实际上我带人过来,也做好了一场血战的准备。但让我奇怪的是,我们来到这条街上以后,没有看到一个巡逻的卫兵,唯有任府门前站着几百名卫兵,只是他们一动不动,手里也没有枪,所以我和我的兄弟很轻松地就干掉了他们,接着又很轻松地包围了这里。所以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并不清楚……”

大阎王的这一番话,简直就像天方夜谭,说是童话故事也不为过。

号称华夏最安全的一条街,竟然一个巡逻的卫兵都没有,说出去谁会相信?

唯有任府门前聚集着几百名卫兵,却是一动不动,手里连支枪也没有,一声不响地被人干掉,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

所以陈老出离地愤怒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阎王不肯告诉他实情也就罢了,竟然还编造出这么一段假到离谱的故事来哄骗他!

“你简直一派胡言……”

陈老咬牙切齿、怒目圆睁,正准备把大阎王骂个狗血淋头,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声音又戛然而止,整个人也陷入了呆愣的状态。

不用多久,陈老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得癫狂、笑得离谱,笑得满院皆惊。

众人都是吃惊不已,谁也不明白陈老为什么突然从愤怒转为大笑,就连大阎王都疑惑不解。微微皱起眉头。

“是他,是他!”

陈老一边大笑一边说道:“原来是他!”

他?

他是谁?

就在众人依旧疑惑不解的时候,陈老显然已经想明白了一切,笑声也跟着停了下来。但他并没有给众人解惑,而是一脸愤然地朝着门外走去。

虽说大部分人仍旧处于迷茫的状态,但有一小部分人其实已经明白过来。

比如说杨老将军、任老将军,还有我……

我们都已想到,这事恐怕是魏老干的。

能够无声无息地把外面街上的卫兵全部调走,还让聚在任府门外的那些卫兵一动不动,除了那几位老人以外,再无人能办到了。而且就在不久之前。和陈老发生“冲突”的魏老,突然急匆匆地把猴子、黄杰等人全部调走,显然就是提前收到风声,得知大阎王要带人过来,所以才会这么干的。

所以猴子才会用眼神暗示我,告诉我说没事,有人会来救我。

但,魏老这是要干什么?

借大阎王的手,除掉陈老吗?

那几位老人看似表面和平,私底下已经斗到这种程度,不择手段的要把对方弄死?

仔细想想。着实不寒而栗。

但,魏老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显然没有想到大阎王会放过陈老,因为大阎王的目标明确,只对杨老将军一人。

或者说,大阎王早已参透这其中的玄机,不愿沦为任何一个人手里的枪,所以才会放走陈老。

这几个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没人能说清楚,但结果就是大阎王顺利来到任家,并且大度地放走了陈老。

大阎王说话算话,门外虽然杀气腾腾地站着几千个人,但是没一个人冒犯陈老,让他很顺利地走了出去。

直到这时,大阎王才回过头来,冲着杨老将军说道:“好了,来说说我们的事吧。”

陈老已经走了,现在当然要说正事。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门外的人快步走进任家,齐刷刷地站在大阎王的身后。

当然,任家再大,也容不下那么多人,所以大部队仍旧站在门外,只有一小部分站在了任家的院中。

但就是这一小部分,也足够让任、杨两家的人觉得胆战心惊、望而生畏了。

任、杨两家的人,算上十二铁卫,和任家的一些高手,以及所有的卫兵,不过百来个人而已,在气势雄壮的大阎王一众人面前,显得十分凄凉。

更何况,站在大阎王身后的,个个都是帝城出类拔萃的人物,小钟馗、铁面判官、幽冥老人、莲花婆婆、忘川怒汉……以及各个组织中的精英人物,比如周长功、吴克龙、郑乾坤等等。

但,没有笑面鬼和鬼王派的人,想必铁面判官已经把笑面鬼的事和大阎王说了,所以他被排挤在了众人之外。

这么多的高手,这么多的人,碾压任、杨两家确实不在话下。

之前大阎王一个人现身的时候,就已经把十二铁卫等人吓得够呛,更不用说大阎王还带来这么多的人了,这边简直一点胜算都没有,所有人的心里都感到了绝望。

只是,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从不知道“认输”为何物。

杨老将军咬牙切齿地说:“大阎王,你刚才说,谁是你的儿子?”

杨老将军的这一句话,成功将大家的思绪带回到了大阎王刚刚进来任家的时候,记得他那时候说了一句“就凭他,是我大阎王的儿子”,只是大家都被“大阎王”这三个字所吸引,一时间忽略了其他的词,直到杨老将军提起,大家才记起来还有这茬。

大阎王的儿子?

众人清楚记得,在大阎王说出这句话之前。正是杨老将军质问我有什么资格想娶任雨晴的时候;所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朝我看了过来,目光之中当然满是诧异,谁都不敢相信我竟然会是大阎王的儿子!

大阎王的目光,也同样朝我看来,算是证实了大家心中的猜测。

一些窃窃私语之声从四周响了起来,毕竟我在帝城之中大小也算个名人了,不仅前段时间刚刚拿下武道会的冠军,还成功做了地下世界的头领,照这样看来的话,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倒是没人疑惑我的名字怎么和大阎王的“王姓”不符,毕竟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只是议论之声大多来自任、杨两家,大阎王那边始终寂静无声,显然莲花婆婆等人已经提前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并不惊讶。

瞒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在今天公开了。

“他叫王巍……”

大阎王缓缓说道:“是我和听雪的儿子。”

“听雪”是我妈的名字,也就是杨家的大小姐,杨听雪。

大阎王说这句话,蕴含着两层意思,一个是禀明了我的身份,一个是告诉杨老将军,我是他的亲外孙。

对亲外孙,你也能下得了手?

杨老将军还真能下得了手。

杨老将军咬牙切齿,仍旧死死用枪抵着我的脑袋,对我怒气冲冲地说:“好你个王巍,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我家潜伏那么多天,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想要置你于死地吗?”

我当然知道。

不光是我知道,整个帝城的人都知道,杨老将军软禁杨大小姐,就是为了引大阎王现身,而且不止一次对外宣称,要把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一并弄死。

我的处境这么危险,竟然还敢到杨家潜伏那么多天,怎么听怎么像是找死。

我当然沉默不语,夏虫不可语冬、井蛙不可语海,我到杨家去做什么,也没必要去和杨老将军解释。

站在杨老将军身边的一众人倒是震惊不已,任老将军惊讶地看着我,老夫人惊讶地看着我,任楠惊讶地看着,任雨晴惊讶地看着我,就连虚弱的快要站不住的杨少宇都惊讶地看着我。他们没有一个想到我竟然会是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

其中最为惊讶的还属尹红颜,因为她一向视大阎王的儿子为真命天子,这么多年一直在苦苦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现在得知我就是她的真命天子,目光之中除了震惊以外,还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杨老将军用枪抵着我的脑袋,随时都能要我的命,大阎王却像完全不在乎似的,高声叫道:“任老将军,我大阎王的儿子,有没有资格娶你的孙女?他们两个既然两情相悦,不如就成全了两个小家伙吧,也是一桩美谈!”

不等任老将军回话,杨老将军就怒火中烧地说:“大阎王,你他妈眼睛瞎啦,没看到我正用枪抵着你儿子的脑袋吗?我告诉你,我等了二十多年,等的就是这天,就是要把你和你儿子统统杀死!你是个垃圾,生的儿子也是垃圾,垃圾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更不要想高攀我们两家!今天。我就送你们两个上西天!”

杨老将军的这一番话,不仅侮辱了我,更侮辱了我爸,而且难听至极。

大阎王那边的人,顿时个个义愤填膺起来,种种的谩骂之声也跟着响起。

“你他妈才是垃圾,你全家都是垃圾!”

“你穿个军装,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其实你本质上和我们没有区别!”

“大哥,别跟他废话了,直接下令踏平这里吧!”

众人群情激奋,恨不得立刻动手大开杀戒。但杨老将军却毫无惧sè,仍旧大声叫道:“大阎王,立刻缴械投降,不然我要你儿子的命!”

老夫人往前走了一步,扯了扯杨老将军的袖子,轻声说道:“老杨,你别这样,到底是一家人,王巍也是你的亲外孙,难道你能下得了手?”

“去他妈的一家人!”

杨老将军一声狂吼,猛地把老夫人甩开,甚至推得老夫人一个趔趄。

“我就是死,也不会和大阎王那种人渣是一家人,更不会和他的儿子是一家人!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休想进我杨家的大门!我要将他们杀死,通通杀死!”

杨老将军激动的面红耳赤,再次高声喝道:“大阎王,再不投降,我现在就崩了你儿子!”

以杨老将军一生戎马的经历,他说要杀掉我,就一定会付出行动。

大阎王轻轻摆了摆手,现场慢慢安静下来。

“杀。你尽管杀。”

大阎王面sè平静地说:“你杀我儿子,我杀你全家,合情合理。你可以试试看,我保证让这里血流成河,一个活口都不留下。”

大阎王的语气平淡,却每一个字都藏着杀机。

好熟悉的语气,好熟悉的作风!

这是小阎王的一贯作风,小阎王就从来不会受人要挟,甚至会反过来要挟别人,和现在的大阎王如出一辙。现在看来,小阎王之所以有那样的作风。完全学了我爸。

铁血、冷酷、残忍、无情!

和那个我印象中唯唯诺诺、窝窝软弱的我爸,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或许,当他当初一刀捅向赵疯子的时候,我就该猜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杨老将军气得浑身哆嗦,这个不知打过多少仗、杀过多少人的杨老将军,现在竟然气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你,你……”

而大阎王,还在继续说着。

“杨老将军,咱们平心而论,当初我还在帝城的时候,至少有三次机会杀了你吧?每一次。我都看在听雪的面子上放过了你,可你又是怎么做的?你一次又一次地纠缠着我,想要置我于死地,甚至杀了我那么多的兄弟!好,我不和你计较,我带着听雪远走高飞,躲在某个小镇子上隐居,本以为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完下半辈子了,可你仍不放过我,不仅抓走了听雪,还抓走了我儿子。我问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这都二十多年了,至于这么没完没了吗,是不是一定要把事情做绝,搞得咱们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才肯罢休?如是,那好,我今天就陪你到底!”

说到最后,一直比较平静的大阎王,终于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声音开始颤抖,一双眼睛也变得通红,每一个字都饱含着愤怒。

但说全是愤怒,也不准确,因为大阎王的眼眶里面竟然渗出一丁点的泪花,似乎于心不忍、肝肠寸断。

外界传言冷酷无情的大阎王,终究还是有着柔软的一面。

大阎王的这一番话,打动了现场不少的人,甚至连任老将军都走了上来,轻轻说道:“大哥,算了,都这么多年了,不必这么计较……”

但可惜的是。无论周围的人怎样,杨老将军却始终不为所动,仍旧咆哮着说:“大阎王,少给我来这一套,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当初的我对你也算不错,将你奉为杨家的座上宾,可你是怎么报答我的?你都那么大年纪了,还和我未成年的女儿搞到一起,将她哄得神魂颠倒、非你不嫁,连我的话都不肯听了!我不杀你、誓不为人!我再说一遍,立刻跪下投降。不然我就杀你儿子了!”

二十多年前,杨老将军为了除掉他政治上的劲敌,请了大阎王出手帮忙,那是二人感情最好的时候。可惜大阎王却趁着这个机会,和未成年的杨大小姐搞到一起,发生了一场跨年龄的不伦恋,终于引得杨老将军雷霆震怒、痛下杀手。

时至今日,哪怕二十多年过去,大阎王和杨大小姐已经有了孩子,杨老将军却还是久久不能释怀,仍旧心心念念地要把大阎王给杀死。

杨老将军的这番话一出口,等于封死了所有和解的路。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杨老将军是暴脾气,大阎王也不遑多让。

大阎王同样怒吼一声:“好,那就让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吧!这么多年的恩怨,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一声怒吼之后,大阎王身先士卒,头一个朝着杨老将军扑了上来。

而他身后的那些千军万马,一样喊打喊杀、浩浩荡荡地朝着任、杨两家的人扑了上来……

看网友对 879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的第6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