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寻药

第七百六十二章 寻药

昏暗的洞窟之中,插在石壁上的松脂火把哔哔剥剥地燃烧着,一股淡然的松脂香气在密闭的空间中弥散。

周晚晴一日之内连遭变故,此时早已经精神疲惫,当下他们也无法探知九郡国内的局势,即便他们能猜到雷阳宗此时必会以雷霆手段助萧氏镇压周族篡位,但以她当前的状态,也难有什么作为,当下也只能强按住内心的担忧跟愤怒,潜心入寂修炼——虽然伤势一时恢复不了,但希望能稍稍恢复些精气神,才有精力筹划之后的事情。

听着洞窟外呼啸的狂风以及巨浪排山倒海般冲击礁崖的声音,陈海盘膝坐在洞口,默默打算之后的事情。

以周晚晴此时的状态,不要回九郡国了,稍稍暴露形迹,都会引起无穷无尽的追杀,他们暂时也不能急着去找沙天河他们汇合。

即便雷阳子忙着帮萧氏篡权夺位、镇压九郡国的局势,但也有可能会暗中盯着黑风号,陈海心想即便要冒险去跟沙天河他们汇合,也要等周晚晴伤势稍稍缓定再说!

好在这海岛看似贫瘠、寸草不生,但天地灵气却颇为充裕,陈海默运玄功两个时辰,就恢复了全盛的状态。他站起身来,稍微伸展了一下,倦怠的躯体内,筋骨伸展发出一阵雷霆霹雳的响声。

那响声轻微,但还是把周晚晴给惊醒——周晚晴也是微微震惊的看了陈立一眼,她起初以为陈立是剑修、玄修,没想到陈立炼体也进入筋骨生发雷音的境界。

经过了几个时辰的潜修,周晚晴窍脉间的伤势依旧严重到极点,但精神稍稍恢复了一些。

这时候周晚晴跟陈海讲解她想较快恢复伤势,所需要炼制的灵药的一些情况。

周晚晴受万幽玄雷重创窍脉,伤了根本,需要炼制一种叫渡厄丹的灵丹,才能缓解伤势,但除了周晚晴随身携带的一些灵药外,还需要再配齐七味灵药,才能开炉炼制。

渡厄丹,是天位境真君本元受创滋养窍脉、精进修为的准道阶灵丹,哪里是轻易能配齐灵药炼制的?

所缺七味灵药,如玄龟血、紫心草、龙涎膏等六种,陈海倒是听说过,万仙山宗门也有,但都需要天量的宗门功绩才能换得。

“紫心草、龙涎膏、玄龟血倒是寻常,”周晚晴怕陈海修为境界低、见识不够,特地解释道,“龙涎膏也只是说说而已,坠星海已有好些年未见真龙现世,用上品灵蛟的涎液替代也行——真要有真正的龙涎膏,我不用其他灵药,也能治逾伤势——这七味灵药里,最难得的还是血凰鲟胶以及玄龟血!虽说空海城前些年就捕捉到一头千年玄龟,每年都会采集一瓶玄龟血拍卖,但雷阳子倘若猜到我需要炼制渡厄丹养伤,有可能会派高手盯住空海城,我们贸然过去,会有危险。而这血凰鲟生长于深海,听前些年听出海的渔民说渚碧礁海域曾看到血凰鲟的出没,但血凰鲟长不过一尺,在怒涛之下,快如闪电,又擅长破除法阵灵罩,极难捕捉!”

陈海皱了皱眉,知道想加速治愈周晚晴伤势的灵药难寻,但也没有想到会难成这样——除了血凰鲟外,其他六味灵药周晚晴说是寻常,但他从哪里去采集?

陈海问道:“除了炼制这渡厄丹之外,就没有其他灵药,能冶你的伤势?”

见周晚晴美眸瞥了自己一眼,陈海心里明白了,这娘们是嫌弃自己的修为低呢。

的确,天下绝不可能仅有一种丹药能治万幽玄雷给周晚晴所造成的伤势,但周晚晴重创在身,寻到灵药,也只有由他来开炉炼丹,他才道丹境修为,以他此时的修为,所能炼制的准道阶灵药就太有限了。

没想到自己拼死拼活救下这娘们,竟然还让这娘们小小鄙视了一番。

“我这伤势,即便炼成渡厄丹,也非三五天就能痊愈,你也莫要焦急,”周晚晴似乎看出陈海心里的不满,说道,“但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挨待我伤势痊愈,萧若海等逆贼所有图谋,都将分崩离析、不堪一击,到时候我定会重重赏你,你便居此功得封一岛,也不会有人敢多嘴说什么。”

陈海摸了摸下颔的短须,瞥了周晚晴一眼,周晚晴虽然修炼上千岁,却是少女一般的容貌,只是她这收笼人心的手段,还是拙劣了一些,要不是这婆娘还不足以信任,他带着她直接偷偷返回北陵塞,从龙鼎采集龙涎真息,管保比所谓的渡厄丹强出数倍。

想到这里,陈海从乾坤宝袋取出数枚炼入少量龙涎真息的灵丹,递给周晚晴,说道:“说到龙涎膏、玄龟血,我身边有几枚灵丹,说是以龙涎膏、玄龟血为辅药炼就,不知道能不能用来当渡厄丹的辅药用?”

周晚晴狐疑的打量了陈海一眼,不知道他这等修为,身上所携带的丹药竟然用到龙涎膏这样的极品灵药?

周晚晴接过陈海递来的几枚灵丹,举到鼻端轻嗅,惊讶道:“好精纯的龙涎气息,怎么耗用这样的低级灵丹之上?真是暴殄珍物啊!有这几枚低级灵丹,确实可以顶替龙涎膏跟玄龟血!如此一来,渡危丹却是方便炼制了,紫心草等物虽然少见,但在深海礁石还是能找觅到的,唯有血凰鲟比较难以捕捉,但也不是绝无办法……”

***********************

周晚晴又修养数日,待伤势稍稍稳固些,便与陈海一起贴着海浪,往渚碧礁海域掠行过去,沿途寻觅其他的辅药。

渚碧礁是一座直径百里的环形礁岛,四周仅有数米高的黑sè礁石在风浪若隐若现,但环形礁岛外风浪滔天,礁岛内的泻湖却平静得像一面碧绿sè的镜子。

真是奇怪!

陈海看到眼前的奇景暗暗震惊,周晚晴无声的吟喝着,一道道声波往海水下延伸出去,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有几条黑影从海水深处钻出来,竟然是两大四小的六条银鲨。

陈海在燕州就跟银鲨打过交道,知道银鲨是翰海深处的王者,却不知道在坠星海之中,银鲨站在食物链的哪一级了。

那银鲨游得极快,在深海之中,犹如银sè的利箭一般,很快见那两头体形超过十米、理应噬血好杀的成年结丹银鲨,竟然游到周晚晴的身旁,绕着她裸露伸入水中的玉足,亲昵地拱来拱去。

这么多天来,周晚晴脸上第一次露出淡淡的微笑,她安抚了银鲨一阵子,仿佛和它们耳语了一番,当下有几条银鲨一个翻滚,向四面八方散了过去,只剩下两头修成妖丹,却还没能化形的银鲨守在陈海和周晚晴的身旁。

周晚晴一手攀在银sè银鲨的背鳍上,向陈海传音道:“我听说这附近海域有血凰鲟出没,也有意捕捉过来取鱼胶炼制渡危丹,就特意将宫里驯养的两头银鲨派到这里帮我来捕捉血凰鲟——没想到这两头杂兽,竟然比我还要惫懒,过来后没有想着干活,还在这里生下子嗣了。不过,这附近海域确有两条血凰鲟出没,之前的无心之失,倒成今日的方便!”

陈立想想也是,周晚晴要是早就将这附近海域栖息的两条血凰鲟捕捉走,今时定然会留在漱玉宫鞭长莫及,那他们又要从哪里去寻其他的血凰鲟取鱼胶炼药?

周晚晴在银鲨背上摩挲着,那银鲨好似很受用地静静浮在那里,一人一鱼浮在那里,说不出的和谐。此时的周晚晴,犹如一条诱人的美人鱼一般,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那里还有半分天位真君的威严。

大半个时辰之后,周晚晴座下的那个银鲨舞动了起来,不停地磨蹭着周晚晴,周晚晴一脸欣喜地道:“找到血凰鲟的踪迹了,我们走!”

陈海骑到另一头银鲨的背上,只觉得身子一颤,撞入潜流就感觉好像撞入了墙壁一般,速度果断比他快出许多。

在银鲨的引领之下,陈海和周晚晴往更深的地方潜去。随着位置越来越深,眼前则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透进来,陈海若不运起神识,一丝一毫的东西都看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银鲨带着两人又潜入了一道不知道深浅的海沟之中,当陈海都感觉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前方隐隐约约地能考到几条金线、银线正在往来追逐着。

仔细看去,就到原来正是几条幼鲨已经在围捕那两条血凰鲟了。

那两条血凰鲟体型纤细,头部如银sè蛟龙,尾鳍却鲜红似血,有如凤尾,难怪真正的名字又叫银蛟血凰鲟。

几条银鲨虽然比血凰鲟快上一线,但是它们两丈余长的身形,在深海潜流之中却远没有血凰鲟灵活,总是在间不容发之际,被血凰鲟躲开。

在周晚晴的指挥下,他们二人座下的那两头妖丹境银鲨也参与了进去,二人也悄悄敛去气息,算着血凰鲟的轨迹,堵了上去。

血凰鲟的快,并非指它们在深海中的速度有多快,而是分波逐流的灵活超乎想象——陈海几次和那血凰鲟擦身而过,但即便他出手快若闪电,却连血凰鲟的尾巴都没有碰到!

那两条血凰鲟好像是玩上了瘾,也不往其他地方逃,就在这海沟之中绕着陈海他们打转——陈海只得在深海之中,将玄阳剑祭出,而且是一次祭出十二柄玄阳剑,以诛神剑阵从四面八方去拦截这两条血凰鲟的去路。

然而等陈海与两大四小六头银鲨配合,将那两条血凰鲟逼到海沟深处的石壁角落里,以为这两条血凰鲟逃无可逃,但不想那两条血凰鲟,直接朝一则的石壁撞过去。

两头都没有修成妖丹的海兽,这一撞竟然直接将海沟底部的石壁撞破,纤细的身形顿时就钻了进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二章 寻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