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8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7枚玉佩加更

88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7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少宇的担忧其实不无道理。

毕竟大阎王之前说过要血洗任家,一个活口都不留下。而大阎王带来的那些人,也正如同旋风一样席卷着整个任家,十二铁卫等人根本不是对手,也根本抵挡不了多久,很快就要全军覆没、家破人亡!

现在只有将我拿下,才能起到反制于人的效果。

杨少宇的言论起到一些作用,有几个人迅速朝我冲来,准备将我制住;但,老夫人制止了他们,不让他们靠近半步,杨少宇着急地说:“妈,你还真把他当外孙啊,你又不是没看到爸对他的态度,这家伙玷污了咱们家的血统,留着他就是个笑话,必须要除掉他啊!”

这杨少宇也是够不要脸,他自己还是被收养来的,竟然还好意思说我玷污了杨家的血统。杨少宇一边说,一边从身边的人手里抽出把刀,摇摇晃晃地朝我走了过来。

“给我站住!”

老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妈……”杨少宇一脸焦急,却又无可奈何,不敢再往前走。

老夫人却不再理他,而是低头对我说道:“孩子。你能制止这场暴乱吗?”

我点头,说我试试看!

在老夫人的搀扶下,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此时此刻,任、杨两家这边的人已经不剩多少,十二铁卫几乎全被砍倒在地,只剩几个还在苟延残喘。

大军,马上就要冲破整个任家。

而我竭尽全力,使出吃奶的劲儿,声嘶力竭地喊道:“住手!”

我是帝城地下世界公认的头儿,说话本身就有一定分量,更何况我还是大阎王的亲生儿子,也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光环。我的声音迅速穿透整个前院,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现场众人终于停下了手,纷纷朝我看来。

看到我已平安无事,幽冥老人、莲花婆婆等人迅速围了过来,问我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说我没事,又说别再打了,没必要再打了。

刚才一片混乱,好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现场安静下来以后,才有人问大阎王到哪去了,也有人问杨老将军那老东西呢?

我也放心不下我爸和我妈,便向老夫人提出要去后院看看。

老夫人点点头,说咱们一起过去。

我们一众人便朝着后院方向走去,幽冥老人、莲花婆婆等一干人也跟着来了。路上,老夫人始终搀扶着我,我哪里好意思啊,就说姥姥,换别人来扶着我吧。

对老夫人,我还愿意叫一声姥姥,因为以前我在杨家的时候,她对我也不错。

至于杨老将军,那真是想都不要想了,那就是个顽固不化的臭老头子。

当然。他也不屑认我这个外孙。

老夫人摇了摇头,说没关系,谁扶不是扶呢?

接着,老夫人又对任老将军说道:“老任,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双方都吃不了好。但老杨那个脾气你也知道,真是没人劝得动他,也就你的话,他还能听进去几句,一会儿就靠你了!”

表面上,现在是大阎王这边的人占了上风,似乎分分钟就能灭掉整个任、杨两家,可别忘了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是什么身份,就算他们不幸殒命,国家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所以老夫人说两边都吃不了好,这是对的,无非有个先后而已。

任老将军点了点头,又忧心忡忡地说:“我尽量吧!毕竟大哥发起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啊!”

其实我现在还有很多问题,比如我爸是怎么来的,又是谁通知他过来的等等,这些问题只要问问铁面判官,肯定能够得到答案。但是现在,肯定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心想到后院里去,看看我爸和杨老将军怎么样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们一行人行走如飞,很快就来到后院。

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大阎王那并不宽厚的背影,而在他对面的不远处,则站着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果然已经将我妈抓在手里,之前他的枪已经被尹红颜一红绸卷飞了,现在他手里则握着一柄匕首,匕首的另一端顶在我妈的脖颈上。

在杨老将军和我妈身边,则站着高大的天奴。

凭借天奴的身手,完全可以阻止杨老将军,但天奴显然不敢以下犯上,所以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正和大阎王对峙着。

“来啊,继续冲啊!”

杨老将军怒吼着:“你不是很能耐吗,不是要血洗任、杨两家吗!”

其实没人认为杨老将军会对自己亲生女儿下手,但是杨老将军这个性格,如果被逼急了,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所以大阎王并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杨老将军。

我妈被杨老将军挟持,倒是十分冷静的样子,一张脸上毫无波澜。

终于见到我妈,我的心中还是比较激动的,可是我妈身陷危险之中,又让我觉得有点泄气,感觉我这个儿子做得很不称职。

“不敢了是吧?!”

杨老将军yīn沉沉地说道:“大阎王,你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你终究是我的手下败将!”

杨老将军口中所谓的好运气,当然是指之前在绑架我的时候,被老夫人和尹红颜横插一脚的事;杨老将军确实够倔,明明都已经穷途末路了,却还嘴硬说大阎王是他的手下败将。

大阎王仍不说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杨老将军。

老夫人看了任老将军一眼,任老将军会意,立刻说道:“大哥,算了,别把事情闹得太大,有什么事情咱们私底下说。”

杨老将军看到我们这边所有人都站在一起,心中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当即眉毛一竖,发着狠道:“私底下说什么说,我今天一定要解决这件事情,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大阎王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任老将军叹着气:“大哥,你这又何必呢,大阎王和杨大小姐已经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孩子都这么大了。之前你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还不是担心闺女被大阎王给耍了,现在足够证明他们是真心的了。你还棒打鸳鸯,实在有点过了,我看还是算了……”

不等任老将军说完,杨老将军就怒火中烧地打断了他:“算什么算,这事哪能算了?老任,你要是怕了大阎王,大可以向他投诚示好,不用在我面前装模作样!”

这一番话,也激怒了任老将军。

任老将军大手一挥:“谁他妈怕了?我这辈子怕过谁吗?得、得,我不说啦,大哥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任老将军果然不再说话,闷闷地走到一边去了。

任老将军都劝不动。别人就更劝不动了,于是现场再次一片沉默。

杨老将军愈发凶恶起来,感觉他就像是一条被逼急了的狗,手中匕首死死顶着我妈的脖颈,冲着大阎王大叫:“我让你跪下,听到没有?!不然我就杀了你老婆!”

杨老将军真是疯了,竟然用自己的女儿来威胁大阎王,感觉他为了杀掉大阎王,已经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了。

这一次,大阎王没有再犯拧了,不像之前那样满口狂言、肆无忌惮了。

大阎王朝着杨老将军,双膝一弯。就要跪下。

“别跪!”

一直沉默着的我妈,终于在此刻开了口:“你放心吧,我爸不会杀我的,你带着儿子走吧,以后不要再到帝城来了……”

“不行!”

大阎王打断了我妈的话,声音变得有点激动起来:“我到帝城里来,就是要让你平平安安的,不把你救出去,我不会走!”

“砰”的一声,大阎王朝着杨老将军跪了下去。

“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大阎王大叫:“我跪了、认输了,你放了她吧!”

大阎王和杨老将军的年纪虽然差不多大,可是按照辈分来说。杨老将军毕竟是他的岳父,给岳父大人跪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受不了,幽冥老人、莲花婆婆等人个个唉声叹气。

大阎王这一生,何时向人跪过!

莲花婆婆甚至幽幽地说:“铁面判官,之前你还说大哥根本没把杨大小姐放在心上,我就知道你是一派胡言,大哥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怎么可能二十多年都不出现?大哥对杨大小姐,真的是用情太深了啊……都怪我年纪大了,容貌也不及当年,才抓不住大哥的心。”

莲花婆婆语无伦次地说着,甚至没人知道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显然这个场景对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在大阎王跪下以后,杨老将军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任家的院落。

“大阎王终于输了,终于输了!”

杨老将军一边大笑、一边大叫,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就像范进中举一样,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

杨老将军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目光凌厉地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大阎王给我抓起来!”

人群之中,立刻走出几个人来,准备将大阎王给按住。

幽冥老人、莲花婆婆等人当然不愿意了,纷纷出来阻止,甚至有的人说要把老夫人和任老将军抓起来,用以反制杨老将军。但这一切,都被大阎王喝止了,他说:“冤有头、债有主,不要牵连不相干的人。这是我和杨老将军的私人恩怨,这么多年也该有个了结,你们就不要插手了吧!”

大阎王这句话听着有些怪异,既然他不希望别人插手,又为什么要带这些人来?

后来我才知道,大阎王当初还真准备一个人来,是铁面判官、莲花婆婆他们硬要跟着来的。

众人不敢不听大阎王的话,只能神情焦灼地看着他,却无可奈何。

然而,就在那几个人准备按住大阎王的时候,又有一个人发了声,勒令他们不要动手。

是老夫人。

这几个人立刻变得迷茫起来,不知该听老夫人,还是该听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顿时怒火中烧:“怎么,连你也要和我做对?!”

老夫人对杨老将军本来是言听计从的,但是现在,老夫人似乎被逼急了,竟然换了一副面孔,同样恼火地说:“你闹够了吧,多少年前的事了,还在这叨叨叨个没完,你挺大一个老爷们,怎么比我这妇人的心眼还小?你可真能耐啊,连亲生闺女都要杀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杀人杀上了瘾,变得连禽兽都不如了?既然你那么喜欢杀人,那你把我也杀掉算了,我和我闺女一起殉葬!”

老夫人一边说,一边颤颤巍巍地朝着杨老将军走去,口中不时地骂骂咧咧,似乎要把所有的不满倾倒出来。

杨老将军当然怒不可遏。不断地大叫着:“你别过来,别过来!”

“你杀,连我一起杀!”

老夫人根本不听杨老将军的话,仍旧固执地往前走去,很快就来到杨老将军身前,同时用手去拽杨老将军手里的刀。

老夫人当然没有杨老将军的力气大,但杨老将军也不可能真的杀了自己的夫人和女儿。

老夫人这么一拽,杨老将军手里的刀便偏离了一点方向。

虽然只是一点,但也已经足够。

跪在地上的大阎王,像是一条突然发动进攻的猎豹,犹如一道黑sè的闪电窜向杨老将军。

快到无法描述!

“砰”的一声,大阎王瞬间就把杨老将军撞翻出去,接着又将杨老将军按在地上,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

杨老将军咆哮着、挣扎着,一张脸都憋得通红,但他哪里是大阎王的对手,在大阎王的束缚之下根本动弹不得。

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一众人也冲了上去,团团将我妈围在其中。

老夫人抓着我妈的一只手,我抓着我妈的另一只手,我和老夫人的眼泪都是滚滚而下,唯有我妈的脸sè无比平静,还有些抱怨地说:“多大点事啊,你们一个个的至于吗?”

铁面判官等人也和我妈打着招呼,纷纷叫着杨大小姐,我妈也冲他们点头,说着谢谢,算是回礼。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众人才回头看向大阎王和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虽然仍在不断挣扎,口中也不干不净地骂着,一点想要屈服的意思都没有,但在大阎王的按压之下,始终动弹不得。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任老将军等人当然十分着急,忍不住地想要上去帮忙,但老夫人制止了他们。老夫人冲着大阎王说道:“好了,都没事了,你放了杨老将军,带着你老婆孩子,还有你的人,赶紧走吧!”

老夫人的建议十分中肯,救出人来已经足够,难道真要搞个鱼死网破?

但,杨老将军却大叫着:“大阎王,有能耐你今天把我杀了,否则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杨老将军的话虽然挺狠,但是华夏之大。随便藏到哪个小镇子里、小村子里,他上哪去找人?要不是两年多前,杨大小姐带小阎王来疗伤,恐怕到现在也没暴露身份。

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老夫人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仍在催着大阎王快走。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一家人能够平安离开这里已经足够,没有必要非跟杨老将军拼个你死我活,他在军界那么高的地位,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都得玩完。

莲花婆婆等人也在劝着大阎王。

“是啊大哥,你快走吧!”

“大哥,外面有车,你带嫂子和少主快走!”

但无论四周的人怎么说,大阎王就是不肯放开杨老将军,反而把杨老将军手里的匕首抢了过来,照葫芦画瓢地对准了杨老将军的脖子。

这回,任老将军可忍不住了,咆哮着道:“大阎王,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给脸不要脸?!”

老夫人也说:“大阎王,你别这样,你还是快走吧!”

杨老将军则是哈哈大笑:“好、好,大阎王。你要是把我杀了,我还认你是条汉子,否则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怂包加窝囊废!”

大阎王没有理会杨老将军,而是回过头来,冲着老夫人说:“已经走不了了……”

老夫人眉头一皱:“为什么?”

大阎王沉沉地说:“陈老,不会放过我的。”

陈老?!

老夫人还想再说什么,一阵大笑突然响彻整个任家上空,接着一道威严的声音又传过来:“好啊,大阎王,不愧是二十多年前的帝城霸主,看待事情就是透彻。不错,你大闹了任家。还想平安离开帝城,想都别想!今天,你必须把命留在这里!”

众人吃了一惊,顺着声音纷纷抬头去看,只见任家北面的高墙之上,赫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特警。他们趴在墙头,少说也有几百个人,而且个个手里持着微冲,对准了院中所有的人。

而在围墙中央,则站着面sè凌厉的陈老,微风拂起他的白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的威严。

这一下,我们这边的人都慌了,毕竟大家在帝城这么久也没见过这种阵势。我们这边的人虽多,而且高手也有不少,可这几百支枪一起发射,又有哪个能活下来?

我妈却是莫名其妙,低声问我:“陈老怎么来了?”

我也低声跟着讲着原委,将之前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我妈这人可能因为出生豪门,见多了大场面、大阵仗,一向比较淡定,很少能有让她紧张的事。但是现在,听我讲完陈老的事后,她也吃惊不小。满脸不可思议,甚至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重重点头,说是真的!

虽然猴子警告过我这事不能再和任何人提,但我不能瞒着我妈吧。

我妈的面sè凝重起来,抬头看向高墙之上的陈老,沉沉地说:“那这一次,可遭殃了啊……”

之前我妈被杨老将军劫持,甚至命在旦夕,她都不改颜sè,甚至不当回事,因为她知道杨老将军不会真的杀她;但是现在,我明显能感觉到她有些紧张起来。毕竟陈老想要称帝这么大的秘密都被我知道了,陈老绝不可能放过我的,这次才是真正的杀机四伏!

其实在我爸刚把陈老放走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刻了,以陈老的地位和脾气,怎么可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去,不带人来杀个回马枪才怪啊!

我甚至怀疑,除了北面高墙上的这些特警以外,外面的街上肯定也站满了各种特警、武警,甚至调来军队都有可能,陈老完全可以办到!

但,大阎王似乎早有准备。提着杨老将军缓缓站起,手中匕首仍旧抵着他的脖子,高声说道:“陈老,我既然来到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但我一人做事一人扛,所有事都是我做下的,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希望你能放他们走!至于我,随你怎么处置!”

显然,大阎王是想以杨老将军做人质,以此来要挟陈老放其他人走,甚至提出自己也能留下的条件。

杨老将军在华夏军界的地位非凡、举足轻重。他的性命当然至关重要,国家不会不在乎的。

表面上看,杨老将军一人的命,足以换取我们这么多人的命。

这就是大阎王所打的主意,所以他才会一开始放走陈老。

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但可惜的是,在大阎王说完这番话后,陈老嘴角却勾起一丝冷笑,仿佛根本不把大阎王的威胁当一回事。

大阎王的脸往下一沉,再次说道:“如果杨老将军一人不够,那再加上任老将军,和两家的人呢?”

大阎王的声音落下,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迅速行动,分分钟就把任楠、老夫人、任老将军等人全制住了。两家的人加起来有几十口子,现在全部成了大阎王的人质,就算抛开他们各自的身份不谈,哪怕只是几十个普通人质,代表国家的陈老也不会无动于衷吧?

杨少宇气急败坏地说:“看,我说什么来着,和大阎王这种人就不能谈感情,你们帮了他,反而被他害了!”

现场一片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大阎王继续说道:“陈老,现在可以放他们走了吗?”

陈老没有表态,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飘荡在整个任家上空。

“大阎王,看来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啊……”

陈老的笑声停止以后,才沉沉地说道:“你带来的这些人,算是整个帝城的地下世界了吧?也只有你,才拥有这种分量的号召力了啊!你们的危害有多大,不需我赘述了吧?国家早就想除掉你们这些祸害,可惜因为不能斩草除根,所以迟迟没有动手。这次可是个大好机会,可以将你们一网打尽,我怎么可能放过?杨老将军、任老将军,你们就当为国捐躯了,国家一定会记住你们的。并且追封你们两家为永久烈士家族!”

说完这番话后,陈老的面sè顿时严肃起来,并且下令:“准备!”

“哗啦”一声响动,北面墙上所有特警同时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院中所有的人!

看网友对 881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7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