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合药

第七百六十三章 合药

海沟底部的这处岩石,不知道被海水侵蚀了多少年,看上去大体完好,但表面一层要比普通的海底岩层酥脆许多,这一刻就像豆腐似的,竟然叫那两头血凰鲟猛然一撞,就钻了进去。

海底岩层再酥脆,也不可能叫两头血凰鲟钻进去通行无碍,陈海当即取出数枚冰凝丹,往血凰鲟钻进来的洞口里掷去。

一枚冰凝丹能凝结数米立方的海水为极寒玄冰,是宁婵儿所创,陈海这趟出海,随身没有携带炼制中高级道符的材料,但坠星海深处有不少炼制冰凝丹、暴炎丹的材料,便在黑风号上炼制不少冰凝丹、暴炎丹,弥补中高级道符的不足。

三五枚冰凝丹,自然不奢望能跟周晚晴主持玄冰琉璃大阵释放的寒冰风暴相提并论,之前在海沟深处,陈海也没有指望三五枚冰凝丹,能将两头血凰鲟给封住,但这时候血凰鲟钻入岩石之中躲避陈海他们的捕捉,那就是它们自投罗网了。

陈海眼看着海水往洞口里猛灌,三枚冰凝丹往五六寸大小的洞口掷去,紧随两头血凰鲟之后钻了进去。

陈海撤去包裹冰凝丹的罡元,冰凝丹遇水便化为极寒玄冰,瞬息间,寒气逼人的极寒玄冰就顶了出来,在洞口外凝结数尺大小的冰砣子。

“这两条小鱼儿,还想逃出我们的手掌心,还真是自不量力!”陈海微微一笑,挺身上前,用力将冰凝丹冻结的玄冰抽出来,没想到眨眼间的工夫,两头血凰鲟在岩石都直直钻出十数丈深——陈海抽出一根长十余长、五六寸粗细的玄冰棍,两头血凰鲟就被冰封在玄冰巨棍的顶头,还保持着挣扎的姿态。

然而这时刻,岩石深处传咔咔咔山体垮崩、岩层断裂的异响——陈海心里一惊,看海沟深处,左右数千米绵延的岩层,这一刻都快速迸现蛛网状的裂纹,他们头顶这座耸立在数千丈海水深处的巨岩,随时都会垮塌下来。

看到这一幕,陈海心里大吃一惊。

虽说海底岩层受海水侵蚀,有些会风化得特别厉害,但这常常是位于岩层的表面,而风化酥脆的岩层,又很快会被势如万钧的海底暗流所冲垮带走,通常来说,海底岩层的坚固程度,绝不会比陆地雄山险岳稍弱,这个时候用撼地符,冲击剧震传入岩层上百米就会衰弱到可以忽略不计,怎么可能因为三枚冰凝丹,就引发大面积的垮塌?

但眼前两三千米的岩壁,竟然大垮塌,也实在是吓了陈海一跳。

陈海不知道有什么蹊跷,只是周晚晴伤势未逾,两三千丈高的岩山要是整体垮塌下来,不要说将他们压在下来,即便是巨型海底岩山垮塌所形成的冲击漩涡,就够陈海他们吃一壶的。

两条银蛟血凰鲟既然已经落入陈海的手里,陈海就不怕它们能逃出升天,带着周晚晴,在两大四小六条银鲨的簇拥下,往海沟的另一侧避去,避免被数以亿吨的岩石压在海底。

由于水的阻力,岩壁在海底的垮塌速度缓慢,陈海潜出去十余里之后,这时候回头看去。

虽然海水被垮塌的岩石搅得一片浑浊,但他的神识还是能延伸到十数里外,却发现海沟的另一侧,除了表面一层岩石,像辟剥皮似的垮塌下来外,另一侧两三千丈高的海崖,是完全无损!

而表面岩石垮塌的范围,就只有四五千米宽的样子,压根跟内侧的岩屋不是一体的!

“这外层的岩壁竟然是伪装物!”陈海传音跟周晚晴说道,他自己对这个发现也相当震惊,怀疑岩壁后所藏是一座上古洞府。

没有大阵运转的气息,岩壁伪装也颇为简陋,像是不断用高温烈焰融化泥砂,覆盖到之前的岩层上所做的伪装,但终穷没有办法跟之前的岩层彻底融为一体,年长日久,外层的岩壁就变得很脆弱,被他们刚才一顿乱搅和,最终垮塌。

这时候两千丈高的岩壁垮塌下来,在海沟底部堆积出二三百米高的乱石堆来,陈海这时候即便猜测乱石堆下有可能盖住上古洞府的出入口,但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验证,转头见周晚晴秀眉微皱,似乎想起些什么,便问道:“周真君想起什么来了?”

“漱玉宫、空海城、雷阳宗并尊扶桑海域之前,是一家实力堪比贵域万仙山的大宗群仙门统治四鹿、野驼、九郡等岛,而当时统治坠星海东岸今日崇、越等国之境的流阳宫,又是比群仙门不知道强悍多少倍的超级大宗门。群仙门灭于流阳宫,而流阳宫毁于内乱,分裂成崇、越等帝国,随后又有万仙山、漱玉宫、空海城、雷阳宗等大小宗门涌出。早前的群仙门,有一太上长老道号渚碧真君,传言群仙门被灭时,渚碧真君避祸海外,逃过一劫,之后就在海外仙寂了。渚碧礁地形如此奇特,又名渚碧,而且这命称先是在上古渔民中流传开的,我刚才心里就在想,渚碧真君是否并没有逃离扶桑群岛,实现一直暗藏在这渚碧礁的万丈海水之下,秘密开辟洞府潜修?”

周晚晴看似少女容貌,但毕竟活了上千岁,对扶桑海域的种种流传都极为熟悉,既然她如此猜测,想必是八九不离十了。

“且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炼制渡厄丹,替周真君稳固住伤势再说。”陈海说道。

陈海心里想,看岩壁稀里哗啦的垮塌下来,内部又没有大阵运转的痕迹,海底就算有渚碧真君暗中开辟的潜修洞府,那渚碧真君也应该早就嗝屁了,但他想要挖开洞府,还是最好先跟沙天河他们汇合,不然以他一人之力,等将千丈石壁垮塌所形成的积石移走,不知道要几个月后才行呢。

见陈海明知海底有可能存在上古真君级人物所留存的洞府,竟然还能如此平静,周晚晴也是暗暗高看他一头。

浮回海面,渚碧礁环周一圈有二三百里,礁岛内的泻湖水面平静,陈海就直接潜入百余米深的泻湖底,寻着一条石缝稍稍扩大,开辟出一座湖底石室,他与周晚晴藏身进去。

周晚晴另外令两大四小六头银鲨潜入深处,警戒渚碧礁附近海域,有没有外人靠近。

周晚晴伤势未逾,还需要渡厄丹才能保证伤势不恶化,想要炼化药材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这炼药的差事,最终还是要依靠着陈海来做——也是如此,周晚晴才想着炼制道丹境中后期玄修就能炼制的渡厄丹,渡厄丹也可以说是最容易炼制的准道阶灵丹之一。

只是此处没有炼丹鼎炉,炼制一炉渡厄丹的炼制时间极为漫长,听周晚晴说以他的修为,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将炼丹流程走上一遍,陈海纯粹以自身的灵元凝聚真火炼丹,绝对撑不住十天半个月,就被榨得油尽灯枯。

现场炼制集焰法阵也不现实,岂不说陈海只擅长制造天机战械,并不擅长炼制法器,就算陈海擅长,手里也没有炼制集焰法阵的材料。

“丹药有火炼,同时也是水炼、雷炼之法,你掌握姜寅真君的天地山河剑意,对天发杀机、斗转星移的天地之势理解,定然远在常人之上,又兼修风雷真意,那我便将雷炼之法以及渡厄丹的丹方传给你。”

陈海没想到周晚晴此时身受重创,眼睛却是极毒,竟然默默无语间,将他的底细都看了过去,就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出,他还修悟了被视为十大魔道之一的大破灭真意。

陈海冒险救下周晚晴,而不是出手斩杀周晚晴,将周晚晴的尸首献给雷阳宗,自然还是要搏一把大的,但在这“大的”真正搏到手里之前,能学习到渡厄丹的丹方,也算是意外收获的利息。

当然,陈海也不可能跟周晚晴说,他其实早从苍遗以及玉虚神殿里掌握更精微的雷霆炼丹术——不过,而一种道丹境弟子就能炼制出准道阶灵丹的丹方,本身就价值极高,也恰是陈海后期想提升自身修为的一条捷劲,而在万仙山想要换取这张丹方,少说要准备拿出十数万点的宗门功绩才行。

陈海心想,要不眼下情形紧急,周晚晴这老娘们大概不会传他漱玉宫的绝学秘术!

数日后,数千丈高的云层之中,一片浓云的笼罩之中,陈海盘膝闭目,悬空凝立。

在他的身前五六丈处,龟足藤、紫心草等灵药已经炮制过,与十一枚融入龙息真息的低级灵丹混合在一起,正被一团虬结的电芒包裹着,而细看电芒交织的圆球,能看到里面一道道微小而精准的雷芒,正不断凝聚、不断轰击电芒圆球正中央的灵药与低级灵丹……

雷炼说难也算不得太难,其原理与火炼、水炼大体相同,只不过是借用雷霆之力驱除材料上的杂质,萃取材料上的精华成丹合药而已。

陈海这时候将血凰鲟拿出来,从血凰鲟的侧鳍开口子,采其血液跟胶脂,雷炼之法也不需要专程熬制,只需要一骨脑投入电芒圆球内一同炼制得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三章 合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