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五十一章 酸毒雨滴

第九百五十一章 酸毒雨滴

异地,遍布着沼泽。
许多沼泽上空,漂浮着瘴气,瘴气五彩斑斓,含有腐蚀酸毒。
两批蜥蜴族的战士,一前一后,飞快地朝着聂天等人驻扎之地开赴而来。
途中,蜥蜴族战士途径的沼泽地,虚空漂浮的瘴气,被他们以血脉驱动着,飘飘荡荡的,向聂天等人聚涌而去。
五彩瘴气,原本淡薄,所含酸毒有限。
可在不断聚涌下,瘴气渐渐变得浓郁,凝聚的腐蚀酸毒,越来越强烈。
五彩的瘴气,以比蜥蜴族战士,快的多的速度,涌入聂天等人所在地。
“腐烂的气息,毒素能麻痹神经,消融血肉。”
娄红烟微微皱眉,见瘴气越聚越浓,她嗅了一口带着酸味的异常空气,都低呼一声,动用炽烈炎能,将侵入心肺的酸毒,给炼化掉。
“这些蜥蜴族的战士,血脉能调动此域的瘴气,瘴气浓郁到一定程度,还是能威胁到我们的。”
她讲话时,那些圣域、虚域级别的强者,都悄悄释放自身的域。
域,可是视为巨大的光罩,将他们裹在其中。
有的域,雷电丛生,密集电流四处飞逝。
有的域,一簇簇火焰游荡着,火焰内含有域主的灵魂奥妙,烙印着火焰真谛。
还有的域,冰寒刺骨,似有座座虚幻的冰川,于虚空屹立着,透出冰冻万物,令生灵化为冰雕的气息。
各式各样的域,根据域主所修的灵力属性法决,以天材地宝,揉炼域主的灵魂意识,对一种力量的深刻认知,筑造而成。
域,可以视作人族炼气士,第二具躯体,比本来的躯壳都要关键。
一个个域,被那些强者祭出,将涌入的酸毒瘴气,隔绝在内。
域内的人族强者,因域的存在,和外界有了一层奇特的保护膜,只要域不碎,他们就不受遭受侵害。
聂天出道至今,第一次看到众多的域,暗暗惊奇。
他四处观望打量,看到虚域强者的域,飘渺虚幻,如水中倒影般,能清晰看到,可还是有种明显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杨凡这类圣域级别强者,释放出来的域,在聂天的感知中,分明极为真实。
圣域者的域,像是他们独立开辟的一方天地,其中的场景,事物,宛如真实存在,甚至给人一种能触摸的感觉。
虚域者,域还是虚幻,圣域者,域已成真实地界。
娄红烟的域,最为吸引聂天的目光,她的火焰域界,有座座虚幻的火焰山高空悬浮,喷涌着烈焰。
在其虚域内,有一条条火焰溪河,于半空交汇,溪河如火焰脉络,隐隐凝为火焰秘阵。
一股炽烈,狂热,焚灭天地的气息,从她的火焰域界传递开来,她如那火焰域界的神明,掌控着一切。
虚域、圣域者,域一浮现,飘逝而来的酸毒瘴气,就再也渗透不了。
场内,仅有皇津南和他,没有跨入域境。
待到酸毒瘴气,越聚越浓,他每多嗅一口空气,肺部都生出刺痛感,筋脉血肉,如被剧毒融入,神经都有麻痹感。
暗自动用血脉之力,又稍稍借用火焰灵诀内的炎能,他将侵入心肺的毒素炼化。
“呼!”
一个绿莹莹的光罩,在他调动草木之力以后,倏地凝成。
光罩一出,酸毒瘴气,也被阻挡在外。
“嗤嗤!”
光罩溅射出五彩光点,为酸毒瘴气的毒素,强行渗透,和光罩内的草木灵力产生冲突,形成的余光。
又是一阵子,有稀稀拉拉的雨点,忽然飘落下来。
雨点敲打在绿莹莹光罩上,光罩遭受了更为猛烈的腐蚀,聂天那草木灵丹内的力量,开始以数倍速度流失。
他脸sè一变。
仰望头顶,滴落下的雨点,来自头顶浓郁的瘴气,似为瘴气内酸毒的凝结精华。
滴滴雨点,都带着强酸腐蚀毒素,他的光罩被雨点滴落,居然很快就有了快要承受不住,即将崩溃的无力感。
“好强烈的酸毒!”
“我的虚域,被众多雨点滴落,虚域内寄托的力量,都在飞快消逝。”
“看来这些蜥蜴族的族人,还有点门道呢。”
皇津南和娄红烟的麾下,也都看着天空,相互议论着。
“聂天,你境界太低了,实力不足,怕是不能长时间,承受这些酸毒瘴气,雨滴的侵蚀。”娄红烟瞥了一眼,说道:“你去杨叔那边,他会照应你。”
杨凡淡然一笑,招了招手,示意聂天过来。
其余虚域、圣域者,笑看聂天,倒没有太多轻视,也明白聂天这位星辰之子,刚刚进入碎星古殿,即便将来能在碎星古殿的造就下,成为闪耀星河的人族豪强,可目前还是太弱了。
聂天有点憋屈,苦涩地笑了笑,道:“没事,我还能应对。”
“你无需逞强,我们也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娄红烟劝说。
“真的没事。”聂天拒绝了她的好意,沉吟了一下,动用星舟的力量。
星光熠熠的光幕,从星辰石采集星辰之力,明晃晃形成。
光幕一出,星辰石开始被抽离力量,也顺便解决了他的困扰,将瘴气和滴落的雨点,都给隔绝在外。
“出来。”
储物戒中,那具体型庞大的骸骨血妖,又被他召唤出来,落向星舟下方。
星舟,就沉落在骸骨血妖光洁如玉的头盖骨。
“八阶血脉的傀儡。”
“战力,堪比虚域中后期,这傀儡还不错。”
“有了这具傀儡,蜥蜴族族人到来,就稍稍有了自保的实力,不用特别费心去照顾了。”
那些人轻声嘀咕。
本来,他们还觉得一旦开战,聂天玄境级别的实力,顶不住蜥蜴族六阶、七阶战士冲击,还想着要留心一下,免得聂天不小心被蜥蜴族战士杀了。
看到骸骨血妖,他们才知道,第七位星辰之子,也不能小觑。
“呼!”
也在此刻,皇津南轻呼一口气,睁开眼睛,笑着说道:“成功了。”
他在刻画阵法时,他的几名麾下,动用自己的域境力量,暗中保护他。
这时,从那座金曜石山川深处,开始有灿灿金辉释放,金辉受他的灵魂牵引,形成一圈金光,将其密不透风地笼罩在内。
保护他的麾下,看到一圈金光形成,都主动收手。
“瘴气更为浓郁,雨点也密集许多。”娄红烟有点烦躁,“蜥蜴族的族人,应该是利用这种方式,先消耗一番我们的力量。他们生活在此域,酸毒和雨点,他们怕是早就适应了,在这里和他们战斗,我们处于劣势。”
“无妨,这些低贱的蛮夷,不论玩出什么花样来,都逃脱不掉,被我们轰杀的命运。”杨凡笑眯眯地说着。
“嗷!”
震天动地的咆哮,突从远处传来。
一位身长二十多米,匍匐前行的蜥蜴族九阶战士,从极远处的沼泽,吼叫着冲来。
他那巨大的尾巴,如铁犁,将一些坚硬的地面,划出深数米的沟壑。
他一出现,漂浮众人头顶的瘴气,都似乎受到他血脉的触发,汹涌而动。
“他能掌控瘴气和酸毒。”杨凡稍稍有点惊奇。
“呜嗷!”
更多的咆哮声,从前方和后方震荡出来。
渐渐地,又有七个体型巨大的蜥蜴族战士,或高空飞逝,或大地直立行走,或匍匐冲击,接连显现。
“八个,全部都是九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整个族群的最强力量,都赶来了。”
娄红烟眯着眼,眸子如染血,变为绯红。
从其虚域深处,飞出一条红艳艳的彩带,彩带卷着千百个赤红光点,每一个赤红光点,都有炽热狂暴的火焰在当中沸腾。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一章 酸毒雨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