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83 大阎王之死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8枚玉佩加更

883 大阎王之死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8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错,出现在南墙之上的那位老人,正是魏老!

魏老是和陈老平起平坐,同样矗立在华夏巅峰、掌握至高权力的几位老人之一,他们或许在职务上掌管着不同的领域,但在某些方面是有重合的,而且彼此制衡,谁也不会落了下风。

魏老的突然出现,确实让现场众人震惊不已,一个陈老已经足够难对付了,再出现一个魏老,我们简直毫无活路!

大阎王就算再强,能同时对付得了陈老和魏老吗?

当然,这只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有那么一小部分清醒的人明白,能救我们的人或许就是魏老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前,魏老和陈老还因为我的问题发生了一点冲突,虽然最后以魏老的妥协宣告结束,但魏老似乎另有安排,所以大阎王才会到来。

清醒的人中,除了我外,还有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

两位老将军像是终于看到救星。立刻齐声叫道:“魏老!”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并不算是魏老的人,他们所掌控的军区属于国家,不属于某位具体的老人,但是现在他们明显表现出了倾向魏老的一面。

魏老轻轻点头:“两位老将军受惊了,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表现出和陈老完全不同的意见!

无论怎么看,魏老才比较正常一些,毕竟两位老将军都是立下过丰功伟绩的英雄,而且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两位老将军都是国宝级的人物,国家在任何时候都该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才对。

任、杨两位老将军一生戎马,不知经历过多少恶仗、硬仗,按理来说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陈老让他们“为国捐躯”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但是魏老这一句暖心的话,却让两位老将军差点流出泪来。

两位老将军都是铁石一般的心肠,对待家人都会展现出残忍的一面,现在却一起红了眼眶,齐声冲着魏老说道:“谢谢!”

只是魏老的发言,必然有人欢喜有人愁。

在任、杨两家的人都在为此喜不自禁的时候,北墙上的陈老却微微皱起眉头:“魏老,你怎么来了?”

同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饱含着谁都可以听出来的不悦,陈老面对魏老的到来显然十分不满。这份不满从何而来,同样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就在大阎王之前率众到来的时候,魏老不仅没有提醒陈老,反而把街上的卫兵都调走了,要不是大阎王网开一面,陈老身陷死域都有可能!

只是,陈老肯定不能当众说出这一番话。

而魏老,也装作没事人一样。笑呵呵地说道:“我听说你在这边遇到困难,所以赶紧带人过来帮你,没来迟吧?”

接着,魏老又面sè严肃地看向院中,语气凌厉地说:“大阎王,你好大的胆子,竟连陈老都敢威胁,是不是真觉得国家治不了你?”

对于魏老,我的感情其实一直比较复杂。

当然,以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其实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之前陈老要置我于死地,魏老却执意要将我带回去的时候,我确实对他产生过好感,认为他是一个好人,起码不像陈老那么坏。

结果后来,他得知大阎王率众而来以后,便急匆匆调走了龙组,也不管这摊子事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利用我爸,想要借我爸的刀来杀掉陈老。

因此我便得出一个结论,这俩老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一丘之貉。

但是现在。眼看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死于陈老的枪下,魏老却又赶来救场,制止了陈老的行为,让我实在难以捉摸这位魏老的心思,我根本就猜不透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大阎王当然是不了解这些的,我也没来得及和他道清原委。

在大阎王的眼里看来,先是出现陈老,接着出现魏老,事情有些麻烦了。而且魏老一上来,就对他劈头盖脸一顿训斥,大阎王的眼睛微微眯起,沉沉地说:“我从没否认自己犯下滔天大罪,但我自始至终只有一个诉求,就是让不相干的人都离开这里,我一个人扛下所有的事就行了!”

魏老反问:“这就是你挟持任、杨两家的理由?”

大阎王的回答同样斩钉截铁:“不错!”

魏老轻轻叹了口气:“你的胆子确实够大,不过也确实很有效果,两位老将军都是功勋卓著的国家英雄,性命可比一般人金贵多了,我们肯定不会不顾他们的安危……”

简简单单的一番话,再次表明了魏老的立场,仍和陈老完全相反。

陈老立刻不满地说:“魏老,这可是个铲除大阎王和帝城地下世界的大好机会,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掉吧?而且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已经表态愿意为国捐躯了,为了帝城有个更加美好、安全、和谐的环境,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值得肯定,为何要浪费他们的一片诚心?”

陈老确实有够无耻,明明是他强行要求两位老将军为国捐躯,现在却说任、杨二老是自愿的,当众就敢这么颠倒黑白,实在让人瞠目结舌。可惜,两位老将军也不敢驳斥,只能默不作声。

魏老却摇着头:“陈老,这你就错啦!任、杨二位老将军的一片赤诚之心,我当然是可以理解并赞赏的。可提出请求是他们的事,是否答应却是咱们的事,两位老将军甘愿为国献身,那是他们高风亮节,难道咱们就一定要答应吗?我觉得不行,两位老将军一生戎马,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本该安享晚年才对,怎么能让他们再度赴险?别说咱们的心里过不去,就是人民也不答应啊!况且,两位老将军一死。他们所掌控的军区岂能不发生暴乱,到时如果闹出什么事来,又岂是你我二人能够担得起的?或许你会说可以推到大阎王头上,是大阎王杀死他们两个人的,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你的所作所为迟早被人知晓,到时又该怎么应对,你到底想过没有?我看,还是早点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吧!”

魏老这一番话娓娓道来,而且有理有据、鞭辟入里,让人心服口服、难以反驳。

尤其是最后几句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表面在说陈老杀人这事,但却似乎别有所指,让人浮想联翩。

陈老的一张脸沉了下来,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没说出来。

魏老微微一笑,知道大局已定,又对大阎王说:“既然如此,那就遵照你的意思办吧,你一个人留下来,其他人全部离开。”

大阎王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立刻说道:“可以!”

但是可想而知。我们这些人又怎么能答应呢,大阎王留下来是必死无疑的啊,我们怎么能用他的牺牲来换取自身的安全?于是人群之中立刻起了不少反对的声音。

“大哥,我们要死一起死!”

“大哥,我们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大哥,咱们和他们拼了,就不信杀不出一条血路去!”

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一个个无比激动,他们对大阎王的忠心确实苍天可鉴。

我也着急地喊着:“爸,要走一起走!”

我来帝城,原本是救我妈,现在我妈救出来了。却又搭进去个我爸,让我心里怎么甘心?

倒是我妈,自始至终都没发声,只是默默地盯着大阎王。

“闭嘴!”

大阎王突然一声大喝,现场慢慢安静下来。

大阎王站在院中,环视四周所有的人,他的年纪确实是很大了,不光满头白发,身形也略显伛偻,看上去不高也不大,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子。可是他的眼睛,却绽放出无比凌厉的sè彩,而且无论看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噤声,无人敢再说话。

大阎王的威信,可见一斑。

看着众人,大阎王抱了下拳,缓缓说道:“各位兄弟,谢谢你们这么多年还捧我王某人的场,实在受之有愧、心生惶恐。二十多年前,我离开帝城的时候,就已下定决心不再出山,可惜天不遂人愿啊……我原本计划一个人来的,后来却连累了你们,已经让我感到非常不安,现在有机会让你们脱身,对我来说也算有个交代……其实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救出我的老婆孩子……现在这个心愿已经达成,而且用我一个人的性命,换来大家的安全离开,我觉得还是值得的,所以还望大家别再另生枝节,我就算是立刻死掉也能安心了……”

“大哥!”

“大哥……”

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红了眼眶,一个个的声音也哽咽起来,他们心中当然一百个不情愿、不甘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接着,大阎王又看向了我和我妈,并且朝着我们二人走来。

走到身前以后,他便伸出手来,一只握住了我的手,一只握住了我妈的手。

现在的他,不属于任何人,不是威风凛凛、名震帝城的大阎王,只是普普通通的我爸。

我爸和我妈都没流泪,甚至连眼眶都没红一下,我却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我爸那张满是皱纹的脸,顿时泪如泉涌。

“爸……”

我心如刀绞,哽咽地说:“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我们回镇上去,再也不出来了……”

我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而我却不停地哭、不停地哭,仿佛有流不完的泪,说不完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我爸突然用力握紧了我的手,沉声说道:“巍子,够了!”

这一声简简单单的巍子、够了,却好像有摄人的魔力,让我立刻安静下来。我的泪痕虽然依旧遍布脸颊,但我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紧紧咬着牙齿看向我爸。

“巍子,我很惭愧……”

我爸轻声说道:“我本想给你一个平淡的童年,让你能像普通人一样安安稳稳地长大、工作、娶妻、生子……可惜事与愿违啊,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渣,想要骑到别人的脑袋上去,从我捅向赵疯子的那一刀开始,我就知道你人生的另一面要开启了……我知道你一定会不甘心的,可我已经完全阻止不了你,或许只有你自己撞上南墙,才知道平淡的可贵啊……”

往事历历在目,过去的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之中,从赵松到程虎,再到陈峰和陈老鬼,一步步走来,确实没有了回头路。

“我很惭愧……”

我爸继续轻轻说道:“我没能保护好你和你妈,才让你们有了今天的遭遇。我苟活了二十多年,今天终于走到尽头,可是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能娶到你妈,又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是我的骄傲、我的自豪!巍子,你是一个男子汉了,等我不在以后,你要担起这个家来,要保护好你妈,知道了吗?”

这已经不是父亲和儿子的对话,而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交流了。

我重重点头,眼泪再次滑下脸颊。

我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但是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一声重重的“嗯”字。

我爸也点了点头,没有再和我说什么了,男人之间不需太多语言。

接着,我爸又转头看向我妈。

我妈仍是一脸平静,定定地看着我爸,甚至露出一丝微笑。

相比起我,我妈确实足够坚强。

我爸正准备说什么。我妈就已经提前开口:“你不用问了,我不后悔嫁给你,以前不后悔,现在不后悔,将来也不会后悔。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携手和你走完一生!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没准还会找个比你帅得多的男人再嫁,你知道凭我的相貌肯定没问题的,我会让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每天充满快乐。”

听完我妈的话后,我爸笑了起来,满脸欣慰不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那就好。”我爸长呼了一口气。

我爸伸出双臂,紧紧地将我和我妈同时抱住。

他的臂膀坚实而温暖,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冬夜,我爸骑着自行车来接我放学,我坐在前面的大梁上昏昏欲睡,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的时候,是我爸张开温暖的双臂,将我紧紧搂在怀中。

我知道,这样温暖的怀抱,我以后再也、再也不会感受到了。

我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四周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一家三口,有人红了眼眶,有人低头抹着眼泪。

不知过了多久,我爸终于松开了我和我妈。

他又回过头去,看向杨老将军。

现在的他,目光不再温情,面上也充斥着冷酷,又成了那个无所畏惧的大阎王。

“杨老将军……”

大阎王沉沉叫了一声。

杨老将军看了他一眼,一样没有任何表情,又把头转过去了。

大阎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到现在也不会承认我,当然我也不在乎你是否承认。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马上就要死掉了,以往的所有恩怨,也都一笔勾销吧。巍子是个优秀的孩子,想必你也全都看在眼里,就当是看在听雪的面子上,以后不要再找他们母子的麻烦了。”

“不用你教育我怎么做!”

杨老将军粗声粗气地说道:“你都要死了,操的心倒不少!”

大阎王不再说话,他和杨老将军向来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再说下去必然又会吵架。

但是看这意思,杨老将军以后应该不会再找我和我妈了。

大阎王又环视了众人一圈,最后抬起头来,目光落在立在南墙的魏老身上。

“好了。”他说。

一句简简单单的好了,表明大阎王已经交代完了所有后事,可以随时赴死去了。

“好的。”魏老也点了点头。

接着,魏老又冲对面北墙上的陈老说道:“陈老,没意见吧?”

陈老能有什么意见?

魏老已经劝说陈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了,陈老能有什么意见?

陈老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没说。

“那好。”魏老继续说道:“除了大阎王外,其他人都离开这吧!”

任、杨两家的人开始行动,缓缓朝着外面走去,老夫人还想和我、我妈在一起,但是被杨老将军一声喝后。只能跟随众人一起离开。

还有任雨晴也是一样,她特别想和我在一起,但任老将军的话又不敢不听,只能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看着我,慢慢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除了任、杨两家的人外,剩下的人仍是一动不动,小钟馗、尹红颜、莲花婆婆、幽冥老人、忘川怒汉、铁面判官,还有我和我妈,一大票的人仍旧站在任家院中。

“这个……”魏老微微皱起眉头。

“走啊!”大阎王突然一声怒喝。

众人一个哆嗦,不敢不听大阎王的话。却又实在不忍心走,所以仍旧站在原地。

“走吧。”

我妈突然说了一声,毅然转过头去,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去。

杨大小姐的号召力当然也是极强的。

杨大小姐一声令下,并且身先士卒,众人只好跟上,一大票人缓缓朝着门外走去。

悲伤的气氛弥漫在众人之中,大家的心里当然都很难过,每走几步就回头看看大阎王。

我也是一样,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我爸。

我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一座千百年来未曾移动过的雕塑。他的身形并不高大,也没有多么出众的气势。可他只要站在那里,看上去就无比的威风凛凛,谁都知道他就是那个二十多年前就名震帝城的大阎王!

我心如刀绞,难过的不是一星半点,无数往事在我脑海之中闪过,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爸真的就要离开我们了。

按照我的性格,我当然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去救我爸,可是陈老和魏老都在那里,他们身边站着无数持枪的特警,除非大罗金仙临凡降世。否则谁能救得了他?

硬抢吗?

我们的人确实很多,死上几百个、上千个,或许真能抢出我爸,可是我们出得了任家,出得了帝城吗?

我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我知道不行了,完全不行了,我爸真的活不了了。

我的眼泪再次涌出,不是为我爸的离去,而是为我自己的弱小。

可我究竟要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和陈老、魏老这样的人做对?

相比我的难过,我妈却像没事人一样,始终满脸坚毅、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

“妈……”

我泪流满面:“我们真的救不了我爸吗?”

“救不了。”我妈冷冷地说。

我的眼泪再次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下。

“没出息。”我妈冷冷地说了一声,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身后众人也是一片沉默,跟着我妈快步往前走着。

我们很快就出了任家院子。

任府的大门外面,果然有着密密麻麻的人,除了帝城道上的人以外,更多的是各种武警、特警和军队。在各种枪支的威胁之下,道上的人一个比一个老实,通通都低着脑袋,连话都不敢说。

我们的力量再强大,也终究没有国家的力量强大。

我们刚一出去。人群就分开了,有几个人迅速朝我们走了过来,竟是猴子、黄杰、左飞和小阎王。

他们显然一直守在门外,看到我们出来以后,立刻走了上来。

看到他们以后,我的情绪又控制不住了,用近乎于哀求的口吻说道:“舅舅,左队长……求求你们,救救我爸爸吧,他就快要死了……”

几人却都是一脸无奈、为难,唉声叹气。

小阎王更是惭愧地低下头去。

“舅舅……你说话啊舅舅。你那么强、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救我爸的,是不是?”

我浑身颤抖,抓着小阎王的胳膊,现在的我完全不知该怎么办了,除了抓住小阎王这根救命稻草以外,毫无其他办法。

小阎王抬起头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就听任家院中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砰!

枪声回荡在任家上空,久久不绝。

“爸!”

我回过头去,猛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起来……

看网友对 883 大阎王之死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8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