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误入歧途

第七百六十七章 误入歧途

在整个星衡域中,大小宗门弟子修行,所参悟的道之真意林林总总、多如夜空之繁星——上古时,大贤曾言,日月星辰皆为虚相,不过是大道真意、yīn阳至理在大千世界的投影而已,那自然可以说,有一颗星辰,则对应一种道之真意,道之真意之多、之繁,真可谓是恒河沙数、不知凡几了。

然而道有大道、小道,法有大乘、小乘,星衡域有史以来,诸宗弟子、诸法玄修所参悟的种种道之真意,也就有人分定上中下九品。

虽然道之真意多如夜空繁星,但以一百万年为纪元,星衡域大小宗门,那些千年都难世罕的修炼妖孽们,有史以来所参悟出来的上三品道之真意,也不足百种。

万仙山作为崇国西北域三宗之一,姜族又作为万仙山七姓大族之一,在崇国西北域是拥有极强的地位跟声望,但姜寅一度获任西北柱国大将军,统领崇国西北域兵马,除了背依姜族外,还有一层原因,他是万仙山十数真君之中,唯一掌握第二品道之真意的人物。

不错,天地山河剑意就是第二品道之真意!

杨隐、黄沾自然是没有亲眼见过有金剑仙之谓的姜寅的真容,也无机会见识真正的天地山河剑,但对天地山河剑意却是如雷灌耳,也知道天地山河剑意凝聚剑气、剑芒会呈现哪些特征。

当然,在强者手里,剑气、剑芒的特征不是不能加以掩饰、伪装,但杨隐、黄沾二人接到陈海抛过来的玉匣,随那道金sè剑气扑面来的苍郁气息,令他们神魂骤然一凛,识海之内的元神将要颤抖起来——即便他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天地山河剑,也能感受到剑气所透漏而出的气息、剑意的强大。

绝对是上三品剑意才能凝聚出来的剑气!

杨隐、黄沾再想细看时,那缕剑气便散之无形了,仿佛压根就没有存在过似的。

姜寅的亲传弟子!

眼前这自号苍牙子的青年,是崇国西北柱国大将军、率百万精锐收复魔獐岭、诛杀魔族的姜寅的亲传弟子!

也难怪刘亚夫等三名道胎境强者追杀,都让苍牙子带着重创在身的周晚晴逃走了,原来他是姜寅的亲传弟子啊,这当真是不能拿他道丹境的修为衡算他真正的实力!

也难道苍牙子才道丹境修为,却有道胎境初期强者为他所用,却有这么一支精锐战力归他调遣!

杨隐、黄沾被陈海引入歧途后,思维就陷入牛尖角钻不出来,在他们看来,陈海身上任何神秘莫测的地方,只要认定他是姜寅的真传弟子,就理所当然了,他们没想到万仙山又或者说是崇国的西北柱国大将军,这次竟然参与进扶桑海域三岛乱事中来了?

杨隐与黄沾面面相觑,没想到有上千年没有干涉扶桑海三岛事务的万仙山,这次会派真传弟子救下漱玉仙子周晚晴——在他们看来,不管陈海是不是无意间的撞上此事,陈海的身份如此特殊,绝非万仙山普通的真传弟子能及,机缘巧好救下周晚晴,此次又亲自护送周晚晴去海阳郡,都代表万仙山涉足扶桑海三岛事了。

杨隐、黄沾之前认定九郡国王族周氏大势已失,即便不敢对黑风号动手,也不想去趟这浑水,但他们现在认为万仙山暗中插手进来,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了。黄沾神sè凝重的看了陈海一眼,扬声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和杨岛主需要仔细商议一下,还请陈真人稍待一二。”

朱明巍、魏汉他们只知道陈海将一只玉匣朝杨隐、黄沾掷去,没想到他二人打开玉匣后,神sè频频惊变,想是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看到陈海飞回来,忍不住问道:“大当家,你说杨、黄二寇,他们会同意跟我们合作吗?”

陈海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再耐心等上一盏茶的时间便是——他们倘若不愿意合作,那就把他们给灭掉!”

除了不想自己借姜寅名义招摇撞骗的行迹传回万仙山败露之外,更重要的是陈海之前以青麟魔躯展露出天地山河剑时,落入沙天河、韩三元两人的眼里。

沙天河现在是跟他绑到一根绳上的蚂蚱,虽说陈海也不确定韩三元为何没有将他掌握天地山河剑意一事,说给吴煦、吴平他们知道,但要是让韩三元得知他以人身展露天地山河剑,让韩三元知道他与吴雨薇身边的青鳞侍魔实为一体两身,陈海担心事情会变得极其复杂,他很可能将无法真正以人身,融入星衡域的人族宗门!

所以杨隐、黄沾要是这次不上当,陈海就考虑将他们这两支海盗给灭掉,暂时确保这一消息不会因杨隐、黄沾而泄漏出去。

沙天河、周晚晴都知道陈海展示给杨隐、黄沾看的是什么,虽然他们现在也糊涂了,不知道陈海是否真跟姜寅没有关系,但他们心里知道,杨隐、黄沾不咬钩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果不其然,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杨隐和黄沾联袂而出,这一次他们直接飞上黑风号,躬身朝周晚晴、陈海施礼道:“杨隐、黄沾愿意追随周真君、陈真人讨伐逆贼!”

********************

海阳郡位于九郡岛东南侧,东西长六百余、南北纵深两千余里,是郡国面积最大的一郡,除了西部、北部与其他郡都有极其雄伟的山岳分隔外,南部、东部临海,也是千丈高崖林立,易守难攻,是九郡国王族周氏传承万年的栖息祖藩之地。

武灵侯周斌从王都逃出,逃到海阳郡就迅速组织周族子弟,与叛族萧氏对抗。

虽然萧若海对外宣称,周晚晴在与雷阳子的比试中不敌陨落,但武灵侯周斌却不尽信,也知道萧若海、雷阳宗暗下散布对老祖周晚晴的悬赏。

在武灵侯周斌看来,只要是老祖周晚晴仍然活着,哪怕受了重伤,事情也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虽说海阳郡此时独立顽抗萧逆的攻势,但还有五个郡并没有真正屈服于雷阳宗的强势,而去投萧氏或与萧氏结盟。这五个郡都还在默默地观望,倘若老祖周晚晴回归,武灵侯周斌相信,极可能会改变这五个郡的态度。

虽然除海阳郡之外,还有五郡在观望,但萧氏再蠢,也不会在萧若海亲率三十万精锐强攻北津关的时候,再开启战端,强令其他五君臣服。

此时的海阳郡北部的北津关城之内,武灵侯周斌坐在镇守将军府内,正在皱着眉头处理军务。

武灵侯周斌作为王族周氏的宗老之一,乃九郡国太尉,他剑眉星目,一缕长髯垂于胸前,儒雅清俊,看上去仅有三十多岁,但踏入修行已经有近三百年,目前拥有道胎境后期的修为。

以武灵侯周斌三百岁就有道胎境后期修为,即便是放在万仙山诸多道胎境强者之中,也是有资格名下真传弟子的,只要醉心修行,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但也恰恰武灵侯周斌与漱玉仙子周晚晴太醉心修行,以致九郡国及漱玉宫的大小事务都落入萧若海、萧江、萧山之手。

周晚晴这次也是毫无觉察的就听信萧江、萧山的馋言,决意亲率一支水师伏击海盗,未曾想竟然落入萧氏与雷阳宗计划许久的天大yīn谋之中。

好在事变之时,萧若海在王都能用的嫡系兵力也有限,第一时间急于占领王宫,控制国主周逸及王世子,武灵侯周斌才得以率扈从与漱玉宫的突围弟子汇合,杀出萧氏的伏击圈,返回海阳郡。

北津城是从北部进入海阳郡的要冲之地,位于千鹤山大裂谷之中,正因为武灵侯周斌的坐镇,周族兵马此时还牢牢守住北津城,堵住萧氏大军通往海阳郡的通道。

只是随着雷阳宗大批高手更名易姓,加入叛军的队伍,使得北津关所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多,谁也不知道海阳群的出路在那里。

想到这里,周斌轻轻搁下金漆毫笔长叹一声,捏了捏眉头,试图舒展一下连日来的紧张。

正在此时,议事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着蓝sè灵甲的青年匆匆走了进来,一边面sè焦急地嚷着:“侯爷,大事不好了。”一边将一封漆封的秘函呈上。

周斌面上有些不悦,口中训斥道:“都已经结丹的人了,还这么冒冒失失,成何体统?”

那青年面sè一紧,恭谨地退后两步,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周斌展信一看,但见那信上只有寥寥两行字:“周潜不幸伤逝,但幸得将士用命,十数日恶战,总算是将落霞水关守住。不过,魏狗得雷阳宗之助,水师骤精锐战力倍增,老祖的玄冰琉璃舰也落入魏狗之中,他们团团围困落霞港,无一日不发动进行,还望兄长早日派遣援兵为盼!”

看到这一封信,周斌手足冰凉,忍不住长声唉叹,以为他在北津关所承受的压力已经够大,没想到周潜竟然在落霞城不幸重伤不治而仙逝。

海阳郡南北纵横两三千里,除了郡城外,以北部的北津城(关)以及东南部的落霞城(港)最为重要,一是陆路、一是水路进入海阳郡的最主要通道,在萧氏叛乱后,萧若海除率三十万精兵猛攻北津关外,还招揽大寇血沙狂夫刘亚夫为九郡国水师左都督,进攻落霞港……

在周晚晴之下,王族周氏一共才有九名道胎,有两名随国主周免死在王城事变之中,眼下又有一位道胎境宗老周潜陨落在落霞港,周氏的强者越来越少了,形势再这样继续恶化下去,武灵侯周斌也不知道自己能支持多久。

就在武灵侯周斌难以取舍、不知道要不要分兵增援落霞港时,海阳郡东南角千里之外的海域,一个由十数艘海盗船混骗的船队,正扬起风帆,向海阳郡东南角的落霞港缓缓驶去。

此时九郡国新任水师左都督刘亚夫正在落霞港外围的鼓浪岛,招揽兵马,强攻海阳郡的东南门户,几乎每天都有海盗赶过去投奔他,以便能在九郡国换取功名及落脚的地方。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七章 误入歧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