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逐北(四十三)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逐北(四十三)

徐乐遇袭,云中百姓呼喊声有如山崩地裂一般!不少人还朝前涌去,一时间连维持秩序的恒安鹰扬兵都有些招架不住。

马邑男儿,首重英雄。徐乐所为,不折不扣当得上英雄之名。而且对手都是云中城的敌人。如此英雄少年,逐北来投,怎能如此对待?

这些生于边地的粗直男儿,不管是恒安鹰扬兵还是恒安甲骑挡路,都直涌过去。大哗之后,每个人几乎都在呼喊:“鹰击,乐郎君乃是英雄,不可如此!”

就在这群情纷涌,云中城下有若怒涛翻卷一般景象之际。刘武周策马缓缓而出,所有声音在这一瞬,就戛然而止。

每个人目光,都集中在刘武周身上。屏住呼吸,只等刘武周下一步决断。刚才鼓噪呼啸,仿佛不存在一般。

刘武周虽然任恒安鹰扬府郎将之职时间并不甚长,但是抚循百姓,招募豪杰,苦战突厥,捍卫云中一地生灵,自己又不贪图享受,与百姓士卒同甘共苦,在云中一地威望实在已经臻于顶峰!

只是这一出马,就是万籁俱寂。

苑君玮一扯缰绳,恨恨的退了开去。而徐乐腰背笔直的坐在马背之上,神情平静,眼神毫不退让,迎着刘武周如剑一般的目光。

刘武周和徐乐对视少顷,沉声发问:“乐郎君,你是了不起的英雄人物,这一身本事,也不知道是如何历练出来的。在这世道,凭着这身本事,不管投于哪一方,都必然会被视为座上宾,将来富贵,不可限量…………但此次之事,你是真的做得差了…………对不住我们马邑百姓!”

徐乐淡淡一笑,剑眉微微扬起:“王太守之行军总管与突厥人勾结,欲献马邑与突厥治下。某擒张万岁以献鹰击,不知错在何方?千余越部,欲以强横手段压服九姓鞑靼诸部,投诸突厥。某单骑闯营,救出九姓鞑靼诸部贵人,盖达乌头,盖达黑果父子,现已在云中城内,为阶下囚,九姓鞑靼,莫在为患,不知某又错在何方?”

徐乐深吸一口气,语声越发激越起来:“因某擒获张万岁之事,某返乡接长上离开王太守治下之际,马邑越骑来袭,荼毒村闾,某之长上,不幸身故。某愤而举兵,破马邑越骑,斩王太守之越骑营将。溃兵暴虐,欲屠神武。某又雨夜奔袭,破神武而戮乱军。不知某又错在何处?神武军民,有不堪王太守之酷烈,欲迁之北地云中。王太守挥数千精兵击之,某率数十骑断后,逆袭之下,王太守数千大军崩溃,某这才转身北上,集神武义民与梁亥特部,欲投效刘鹰击麾下,愿为刘鹰击死战,为公则保马邑一郡生灵,为私则报徐家长上之仇,又不知道某错在何处?”

说到此刻,徐乐语声又是一转,渐渐低沉:“若说某有错处,也是借刘鹰击旗号以慑王太守,乱其谋算。贸然假借刘鹰击之令名,诚徐某之罪也!若刘鹰击以此论某之罪,则某不敢辞!”

一番慷慨激昂话语,到这里收束得干净利落。

受爷爷徐敢教导多年,文武双全之名,这可不是假的。这番话理辞气俱足,说得云中城上万军民,无不动容!

城墙上数百射士,情不自禁的就松开弓弦,将箭镞垂向地面。苑君章铁青着一张脸,却并不喝止,只是摸着胡须,冷冷注视着徐乐身影。

上百恒安甲骑,数百维持秩序的恒安鹰扬兵,只是看着刘武周。

而百姓们,突然就有几个人抢前为礼:“刘鹰击,乐郎君有功无过!刘鹰击如此作为,是寒了马邑男儿的心啊!某等请刘鹰击收乐郎君为部下!”

有人带头,则人人跟从。数千百姓如大风吹过一般纷纷弯腰行礼下去:“刘鹰击,乐郎君有功无过!”

十余名玄甲骑和梁亥特部战士,立马徐乐身后,左顾右盼,一脸傲然之sè,尤其以刚才上来得最慢的宋宝为甚。他嘴唇蠕动,似乎就想抢上前去,立马徐乐身侧,帮着乐郎君再敲敲边鼓,好生的跟着出一次风头。

数千百姓行礼于前,刘武周看着徐乐,仰首一笑,再俯下首来,目光已然锐利如剑!

“乐郎君,你知道某有四千精兵,为何不与王太守决裂?被逼到这个份上,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打就是了,某这四千精锐,足可横行天下!某又为何一直忍气吞声?”

徐乐目光一动,镇定摇首:“乐年少,实不知。”

刘武周举手,在面前画了一个圈:“只因为某没有粮食!云中苦寒之地,养不起马邑这么多百姓!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入娘的饿得慌。某可以领兵南下,与王太守决战与善阳。但王太守麾下那一万几千马邑兵,打得过某也还罢了。打不过我的话你说王太守会做什么?”

不等徐乐回答,刘武周已经一字字斩钉截铁的说了下去。

“王太守会坚壁清野,会将四乡粮秣扫荡干净,聚重兵在善阳与某死扛下去!马邑郡已然屡经兵火,养两府鹰扬兵已经竭尽民间资财粮秣。再闹这么一出,是想让某看着马邑百姓饿死么?”

刘武周抬手指着徐乐鼻子,声音已经近乎于厉吼:“你闹神武就闹神武,你打马邑兵就打马邑兵。打赢了全是你的本事,打输了死了也就干净。打某的旗号做什么?王太守只道某已然和他决裂,就要直击善阳。现下消息不断传来,王太守在这冬日,已经在四乡坚壁清野!抢夺杀戮之惨,你可知道么?你这举动,知不知道要在这冬日里,葬送多少马邑百姓?”

“你知不知道!”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悚然动容。刘鹰击赳赳武夫,一身功业,都是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却没想到,是如此的宅心仁厚,时时刻刻,都在以马邑百姓为念!

云中城下,又陷入一片万籁俱寂之中,每个人望向刘武周的目光,又再不同。

在这一刻,上万云中军民百姓,只有对这位刘鹰击的一片效死之心!

人群之中,只有空着手站在后面的尉迟恭,嘴角微微一撇,转开了头去。

刘鹰击这番话,说得好像这般僵持局面,能永远维持下去一般。没有徐乐,这马邑一仗,迟早也要打起来。到时候百姓遭的殃就少了?

这般作态,不过是要收服这位乐郎君甘心效死而已。不知道刘鹰击又有什么谋算了。

但愿这位乐郎君,能从刘鹰击的谋算中活着熬出来…………

自己反正命已经卖给刘武周了,将来命运,也和刘武周牢牢的捆在一起。有这位外表忠厚大度,内则精明凶狠的主上在,说不定能从这乱世中熬出头吧?

尉迟恭抬首望天,头顶苍鹰盘旋,啼声高远。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逐北(四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