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89 他,是海王 为 再见小苹果 的玉佩加更

889 他,是海王 为 再见小苹果 的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这样的问话,我的心中当然吃了一惊!

我完全没想到在这地方还有人认识我,而且准确无误地叫出了我的名字,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船老大,他四十多岁的年纪,皮肤在烈日常年的暴晒下早已形成了古铜sè,而且因为一贯的颐指气使,让他身上有着一股天然傲气,在看向我的时候也不例外,眼睛都快斜到天上去了。

我确定不认识这个船老大,也从来没见过这个船老大。

但他既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也没有否认的必要,我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盯着我们,才小心翼翼地问:“你是?”

“你真是王巍啊。”

船老大再次上下看了看我,有些不可思议地说:“你到那边去吧,有人找你。”

船老大一边说,一边指向几十米外的一艘小船。

那艘小船靠在岸边,看着很不起眼,但我知道那里面的人物不同凡响,这码头上所有的船老大在卸货之前和卸货之后,都要到那艘小船里去通报、知会一声,当然也要付出不低的酬金。

也就是说,小船里坐着的人。至少也是一方老大,而且肯定是渔王旗下的人。

这人找我干什么?

我到这岛上来,主要是为打听我妈的下落,无意惊动任何人,也无意挑起任何事;现在渔王的人突然找上了我,这无疑是个危险的信号,按理来说应该迅速离开才对,但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朝着那艘小船走了过去。

我想看看,究竟是谁找我,找我有什么事?

我登上那艘小船,又满怀谨慎地进了船舱,一股子酒气直冲我鼻子而来,船舱中央摆着一张小桌,上面有白酒和花生豆,桌边坐着几个赤膊大汉,在我进来的一瞬间,齐刷刷看向了我。

而我的目光却落在桌子的主位上,一个年龄和我不相上下的青年,正好和我四目相对。

“巍子哥,真的是你!”青年一下站了起来,目光中是说不出的惊喜。

“陈小练?!”我也吃了一惊,错愕地看着面前这个青年。

没错,坐在主位上的正是很久不见的陈小练,他长得本来就黑,现在就更黑了,在昏暗的船舱之中,差点没认出他。

能在这里碰上陈小练,确实让我非常吃惊,大概在两年前,我们在凤城一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没想到在这又遇上了。

我和陈小练像是前世的冤家,一见面好不上多久,就要吵架,甚至打架。但是没过多久又要见面。凤城的时候,我们就因为理念不合,打了一架之后分道扬镳,结果在海南岛上又遇见了,这奇妙的缘分简直匪夷所思。

在我发呆的同时,陈小练已经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目光之中满是异彩,一把捞住我的手,激动地说:“巍子哥,我刚才看见那人像你,但没敢认,就托人去问一问,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俩就是这样,分别的时候恨得牙痒痒,再次见面又好的跟亲哥们似的,我都已经习惯了。

我也有很多话想问他,但是旁边有其他人,显然不太方便。陈小练明白我的意思,立刻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了,接着才又问我怎么回事。我俩在凤城见面的时候,我在酒吧打工;在这里见面,我又帮人卸货。

陈小练并不相信我是走投无路来这混碗饭吃,所以直接说道:“巍子哥。这次你可得和我说实话啊,不然当弟弟的可就不高兴了。”

看得出来,陈小练在这混得不错,当然以他的本事,其实在哪都能混得不错,或许真能帮上我忙。但,因为他是渔王的人,我也不能一股脑地全部兜底给他,就先问了问他这两年来的经历。

陈小练的经历比较简单,和我分别以后就来到了海南岛,一番打拼过后就成了渔王手下的人,掌管这片码头。

渔王手下有九个人,号称九大寇,陈小练就是这九大寇之一,和渔王的关系确实匪浅。

陈小练讲完以后,再次问我怎么回事,问我怎么不在凤城呆,跑到海南岛上了?

我沉默了一下,并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小练,你和那个渔王关系很好吗?”

陈小练楞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巍子哥,你不是要干渔王吧?”

“如果我说是呢?”

陈小练顿时头大无比,一边揉着自己脑袋一边说道:“巍子哥,为什么你总是要干我老大?罗城的时候是,凤城的时候是,来到海南岛了还是,就不能让我好好混一混啊?”

我说你别贫嘴,我就问你如果我跟渔王干起来了,你帮谁吧。

陈小练顿时一脸苦相:“当然帮你,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但我有个要求,这回必须是我当老大,否则咱俩还得争一回。”

陈小练一直对老大的位子心心念念,几次和我打架也是因为这个问题。看得出来就算我不干渔王,他也迟早会干渔王,这家伙天生反骨,谁都没法当他的老大。

不过,我对老大的位子虽然不感兴趣,但我并不能给他这个承诺,因为我妈还想扶持海王。

所以我先把问题绕过,询问陈小练:“你有没有见过我妈?”

陈小练顿时瞪大眼睛:“阿姨也来海南岛了吗,我没见过她啊!”

我和陈小练最早在水库边上一起练功的时候,他常常去我家吃饭、洗澡,甚至睡觉,所以和我妈也挺熟的。

听说我妈来了,这家伙无比吃惊。

我还是没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海王在哪?”

陈小练更吃惊了:“海王好几年前就被渔王干掉了,至今下落不明。你怎么好好问起他了?巍子哥,你怎么东一句西一句的,到底怎么回事?”

我沉思良久,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他。

之前在凤城的时候,因为我是龙组的人,目标是潜入夜明,很多事情不方便告诉他,所以才造就了后来的误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和我爸、我妈的事在帝城已经不算秘密,陈小练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我也没有必要瞒着。

而且对我来说,陈小练确实能帮上我的忙。我要再欺骗他就说不过去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我信任他。

这家伙虽然天生反骨,对我还是挺忠心的。

于是我便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给他讲了一遍,当时的我去凤城到底为了什么,后来到了帝城又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全部道来,一点都没保留。

陈小练听完以后当然瞪大了眼,许久都沉浸在惊天的震撼之中,在他印象里,我舅舅小阎王已经够厉害了,他爸都是小阎王的手下。他没想到我爸更加厉害。竟然还是帝城的大阎王,我妈则是什么杨大小姐,还有陈老的称帝野心,小阎王的龙组队长,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一时难以接受,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原来渔王是陈老的人……”

陈小练呆呆地说:“怪不得他能在短期内干掉海王,海南岛上的人至今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你说的那个王晓雨,确实是渔王的儿子,一年前去了帝城,现在杳无音信,原来是被龙组的人抓了。怪不得渔王这两天不太开心……”

陈小练喃喃地说着,自个捋着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以这家伙的聪明劲儿,当然很快就理清楚了,问我现在的计划是不是找到我妈,然后协助海王重夺海南岛的控制权,接着打到帝城救出我爸?

我说后续怎样我还不知,不过我妈确实有打算协助海王重登大位,因为海南岛这地方天高皇帝远,陈老可能一时控制不到,可以当做我们的根据地。而且我怀疑我妈已经和海王联系上了,两人可能正在密谋如何夺回海南岛。

陈小练一拍大腿,说妥了,那就先找海王。

时至此刻,陈小练也不说什么当老大的事了,肯定我这事情比较重要,决定全力来帮助我。

陈小练既然是渔王旗下的九大寇之一,自然能够接触许多别人接触不到的消息,包括海王的下落。他让我稍安勿躁,这几天就在码头待着,等他打听消息。

遇到陈小练,确实是我的幸运,这家伙虽然老给我找麻烦,但是也帮过我不少。

我就在码头上呆了下来,每天就练练功、喝喝酒,没事在海滩上走走。

陈小练在这一片是绝对的老大,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了我是他哥,所以对我也是恭敬有加,无论我走到哪里,那些船老大都对我毕恭毕敬。第一天和我一起卸货的那些苦力都傻了眼,记得当时我跟他们说我想找个又轻松又来钱快的工作,他们还笑话我,认为我异想天开。

结果我摇身一变,成了九大寇之一的大哥,哪个没有惊掉下巴?

一晃,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这段时间,我哪都没去,就在码头上待着。

如果陈小练想背叛我,完全可以通报渔王,将我抓住献功,但我很信任他,认为他不会这么干,而他也没有辜负我的信任。一个星期以后,陈小练终于归来,告诉我说有了海王的下落。

原来在五六年前,渔王干掉海王以后,并没有斩尽杀绝,而是将他软禁在了某个渔村。

渔王这么做不是因为心软,而是想让海王活着,看看他的风光。毕竟渔王憋屈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让海王也尝尝这种滋味了。

既然知道了海王的下落,我们没有任何犹豫,当天晚上就赶往那个渔村。

说是软禁,其实渔王根本没有派人把守,因为渔王断定海王不会再折腾出什么浪了,更何况渔王的背后还是陈老,只要陈老不倒,他就高枕无忧。

所以我和陈小练很顺利地进入渔村,前往海王所居住的地方。

那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民房,据说海王现在只有十多个手下了,所有人都居住在这。靠着打渔为生。

我觉得以我妈的能力,现在肯定和海王已经汇合,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我妈,我的心中确实比较激动。我知道我见到我妈以后,我妈肯定少不了对我一番数落,抱怨我不听话啊之类的,但说实话我并不怕,因为我把陈小练带来了,陈小练是渔王旗下的九大寇之一,绝对能够帮到我妈和海王的大忙。

如此大功一件,我妈怎么舍得骂我,夸我还来不及呐!

但,我和陈小练敲了半天的门,屋子里却始终没有动静。

我俩觉得奇怪,使用暴力手段将门破开以后,院中的场景却让我们大吃一惊,里面竟然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

我和陈小练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俩迅速奔进院内,发现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性,全部都被一剑封喉。而且他们死了有四五天了,加上海南岛的气候十分炎热,整个院中弥漫着一股尸腐的气息,他们身上更是爬着密密麻麻的蛆。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海王的人,而海王的人全都死了!

我和陈小练常年在道上行走,见过的死人肯定不少,不会被这种场景吓到。但我们还是觉得毛骨悚然、遍体生寒,因为我们都很担心我妈遭遇不测,我们迅速在院中、屋内搜寻起来,还好并没有发现我妈的踪迹。

我妈好歹有天奴护身,应该不至于遭遇不测。

我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屋中传来一点微弱的呻吟声。

有人还活着!

我和陈小练立刻循声看去,只见屋中的床后,还半躺着一个大汉。

这大汉浑身是伤,胳膊、胸口、大腿,至少有十多道剑伤,但和外面的那些人不同,他的脖颈没有剑伤,想来这就是他能活下来的原因。

但即便是活下来,他也离死不远了,因为他身上的那些剑伤之中,一样爬满了许多蛆虫,让人一望就头皮发麻。这大汉只剩一口气了,大概是听到有人进来,才竭尽全力发出了呼救声。

我和陈小练迅速奔了过去,陈小练只看了他一眼,便惊呼着说:“海王!他就是海王!”

原来这个大汉就是海王!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因为我妈说过,海王武功高强,虽然不及我爸,但在海南岛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是什么人把他伤成了这样,那人的功夫该有多高!

我吃惊地扑了过去,问他:“你是海王吗?”

大汉奄奄一息,努力地点了点头,又气若游丝地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我叫王巍!”

海王萎靡的目光稍微亮了一点,吃力地说:“你……你就是大哥的儿子,你都长这么大啦,好、好……”

海王和我爸是拜把子的兄弟,称呼我爸为大哥。他看向我时,目光充满关爱和宠溺,虽然我是第一次见他,可还是感觉到了一种亲切。

我的眼睛忍不住红了起来,继续问他:“海叔,你怎么成这样了,我妈妈呢?”

“你妈……你妈被陈老的人抓走了……”

海王也知自己活不久了,努力跟我说了一遍整件事情的经过。

原来,我妈确实早就和海王汇合了,并且商量着如何干掉渔王,重夺海南岛。然而,就在前几天他们准备行动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道人,那道人使一柄长剑,自称是陈老的人,法号一清道人,确实非常厉害,海王和天奴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最终,海王这边全军覆没,天奴也被打成重伤,连同我妈一起被带走了。

“怪我,都怪我……”海王吃力地说:“我手下有个二五仔,是他向渔王通风报信……不然凭你妈妈的机警和能力,怎么可能被人抓住……”

听着海王的讲述。我的心中当然无比难过,犹如刀绞一般疼痛。

我妈最终还是没能逃过陈老的追踪,被带到帝城去了!

我爸在帝城还生死未卜,现在我妈又被抓了,我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仿佛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无依无靠。

我的脑子开始发晕,整个一片空白、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老实在太强,即便不动用官面上的力量,只是派出一些职业杀手,就足够对付我们了。

这一清道人到底有多强啊,天奴和海王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老手下,究竟还有着多少高手?

我几乎都不敢想,一想就觉得脑仁发疼,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无力感,为什么我都如此努力了,还是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走,走……”

海王突然抬起颤颤巍巍的手,推着我的胳膊说道:“巍子,有多远走多远,隐姓埋名地活,再也不要现身了,不要让陈老抓住你……”

说完这句话后。海王脑袋一歪,彻底死了过去。

而我,也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呆呆地看着海王的尸体,许久许久都没有动弹,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充斥我的全身。

那么强大的陈老,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知过了多久,陈小练慢慢蹲了下来,按着我的肩膀说道:“巍子哥,现在怎么办?”

陈小练向来唯我马首是瞻,现在当然也听我的。

我呆呆地说:“先把他们都埋了吧。”

我和海王这群人虽然毫无感情,但就冲着海王是我爸的结拜兄弟这点。我也要尽心尽力地为他安排下葬。

我和陈小练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在屋后的空地上挖了一个深坑,然后把海王和他的兄弟全部埋在里面。最后,我还做了一块墓碑,插在了他们的坟头上方,然后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做完这些事后,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已到了极限,脑袋一歪就昏迷过去……

那天晚上,是陈小练将我背回码头。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我一直都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陈老的强大让我失去了奋斗的意志,孤身一人的我又何以去和他抗衡呢?

我不断地借酒浇愁。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好让自己可以逃避现实。那几天里,我几乎成了一个废人,整日和酒相伴,永远都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陈小练也没有劝我,他也没法劝我,难道劝我振作起来,去和陈老战斗?

陈小练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陪着我一起喝酒,和我一样喝得烂醉如泥,喝醉了就抱着我的脖子哭。说他这个当弟弟的没用,完全帮不了我。

这天下午,我和陈小练又在船舱里面喝酒,两人都喝到几乎不省人事的时候,船舱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大片脚步声,七八个汉子匆匆登上了船,为首的是个精瘦的汉子,浑身透着一股彪悍,在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也都个个一脸凶悍。

“陈小练,快起来,看看是谁来了!”有人喝道。

我和陈小练都喝得烂醉如泥,哪里还能站得起来。

那时的我,对所有东西都不感兴趣了,一副看破生死的模样,所以趴在船上根本没动。

陈小练倒是努力坐了起来,揉揉眼睛说道:“渔……渔王……”

“你他妈还认识我?!”

为首的精瘦汉子窜了上来,“啪啪啪”甩了陈小练几个耳光:“现在清醒没有?”

人要是喝醉了,哪是几个耳光能清醒的,陈小练摇头晃脑地说:“清,清醒啦……渔王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渔王抓住陈小练的领子,恶狠狠问:“我问你,你前几天去找海王了?”

“是……是啊……”

“你找他去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看看他……”

渔王怒目圆睁:“你竟然还葬了他,挺孝顺啊,是不是想背叛我?”

陈小练嘿嘿地笑:“我想干掉你,当老大哩……”

“妈的!”

渔王怒火中烧,猛地把陈小练往舱中一摔,大声喝道:“给我扔到海里喂鱼!”

“是!”

渔王跳下了船,几个汉子则撑着杆,朝着海面之上摆去。

不知摆了多久,其中一个汉子说差不多了,便抓着陈小练“噗通”一声丢下海去。

“哎,这还有个人,没见过啊。是谁?”终于有人发现了我。

“管他是谁,一并扔了!”另外一个汉子不耐烦地说。

几个汉子又抓住我的手脚,同样“噗通”一声把我丢下海去……

看网友对 889 他,是海王 为 再见小苹果 的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