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209章 定然是他陷害我!

第209章 定然是他陷害我!

“但却偏偏没有半点征兆!老夫自负多谋,每每谋定而后动,这次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便落到如此田地……”

寒山河只感觉自己在一片迷雾之中穿行,不知道前面是谁,但最郁闷的是,还不知道后面是谁。

前前后后,尽都是一团迷雾。

而何汉青这个自己严重低估,本以为只是一个儒生,结果,看这情况,分明就是一个棘手到了极点的狠角sè……难道自己竟然惹到了什么武林盟主不成?

这一波一波的,简直是绵绵不绝。

修为最低的,都有五重山水准。

四千人的队伍,连绵不绝的遭受攻击,前来攻击的杀了一波又一波,但自己这边却也是不断减员,而且减员幅度越来越大。

黑衣少年脸sè凝重,道:“大帅,我前日就已经发出求援信号;相信我方援兵很快就能到来,不过……这件事可是真的很奇怪……”

“尤其是这个何汉青的身份,可谓是当前的重中之重;一定要打听出来此人到底是谁。”

黑衣少年声音都很深沉:“在江湖上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绝对不多,我们一定得知道对手是谁,才能予以针对应付。”

寒山河道:“你且将江湖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势力,说上一番,我参详一二、”

黑衣少年苦笑:“大帅,天玄大陆浩瀚广阔,能人辈出,实力强大底蕴深厚的强大派门实则并不在少数,虽然这类门派平常并不很显山露水、难得一见,但十几个还是有的,而这种派门所拥有的实力,已经超出一国之力能够抗衡的极限,所以一一列举意义并不大。至于能够如何汉青这般,调动这么多人前来动作开杀的存在;虽然同样不多,但拥有这样实力底蕴的人或势力同样不少,最起码四五十个总是有的……甚至,还不止此数。”

寒山河诧异道:“世间竟还有如此之多的隐蔽势力?我之前怎地竟都不知……”

黑衣少年摇头道:“大帅终究是军人,常年与军伍相伴,这些超出寻常人力太多的信息所知当然不多,再说这些势力,一般情况下也很少介入凡尘帝国之间的纷扰,更罕与军旅中人正面敌对,难有重合之时,所以……”

寒山河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道:“若是玉唐帝国庙堂高层一直隐有这么恐怖的存在,为何……”

这亦是他之前轻视了何汉青的根本原因。

虽然何汉青表现出来的已经足够恐怖,拥有可以在白衣雪这等剑道顶峰正面袭杀之下尤能保命全生的高手护卫阵容,足以显示其不是什么小人物。但是,东玄与玉唐战斗了这么多年,何汉青既然拥有这么恐怖的能量,怎地却从来没有动用过?!

哪怕玉唐都被打的快要亡国了,何汉青也没有冒头,何老何汉青除了是文宗大儒之外,还是三朝元老,他之前实在有太多的时候都应该出力的,但他却始终没动!

没动往往代表了不能动,或者没有能力动!

亦是基于这个理由才让寒山河想多了……

但现在仔细想来,,却是细思极恐,相信任谁都想不到,这位三朝元老,文坛巨匠,公认忠臣,没有冒头的根本原因居然是没有当真惹到他本人,没有危急到其性命安全!

如今寒山河惹到了……

果然,何汉青的真实一面,就这么恐怖张扬的对着何汉青汹涌而来了……

现在想来,貌似已经不止于极恐,而是超级恐怖,无限恐怖了!

“不能小瞧人啊。想不到我寒山河竟然也会有这么失算的一日。”寒山河怅怅叹息。

一直到了此刻,寒山河才终于想到一件事:若那何汉青只是一个无足轻重、并无特殊底蕴的人,那么那个暗中的黑手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陷害自己与他对上?

层层布计,甚至还出动了天下第六剑客的白衣雪……

此次布局针对之人,固然是自己,然而真正想要针对的,自己还只是第二顺位,因为那何汉青才是对方真正重视之人!

由此可见,那个背后推手,断断不可能是一般人,必然也是极端厉害的狠角sè!

寒山河只怪自己明白的太晚,若是早一点勘破此点,早早跟何汉青说破一切,局面何止如斯?

能怪何汉青隐藏得太好?自己原本没在意?

一切都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大帅倒也不必过于担心。”

黑衣少年古古安慰道:“我看那何汉青的动作,未必是想要大帅的性命,更多的是在试探,意在逼出第三方势力;但他却想不到,我们也只是那第三方势力利用的一枚棋子,所以,这一路上的凶险固然不会少,但……也未必真有性命之忧。”

寒山河眉头紧皱,目光深邃。

不是想要我的性命……但却一个劲儿要给我减员。

“我估计何汉青是要杀得大帅这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才会放大帅回到东玄,直到那时,袭杀才会终结……”黑衣少年古古叹了口气。

寒山河心念一动,瞬时明白了古古为何会叹气,果然要杀得仅余自己一人,那岂不是说古古自己也会丧命!?

便在这时,一阵锐利的尖啸突然响起,显然又是一波刺杀到来了!

“迎战!”

寒山河大喝一声。

虽然人数已经不多,但七百人在这等绝世统帅的手中,依然是不可小觑的力量。

等到距离东玄都城大约还有一千里的时候,寒山河身边的军士,已经不足一百人。

而且所有人尽都有伤在身,满身伤痕累累、各个血肉模糊;每个人的神经都陷入了崩溃边缘。

这真的是一程死亡之旅啊……

所幸,那黑衣少年等待的援兵终于到来了。

为这支残旅带来一点生机!

天空中,一只展开翅膀足足有十丈的大鹰,在空中盘旋着,慢慢的落下来。

“是大师兄到了!”

黑衣少年古古一声大叫,声音兴奋的尖利。

只要是人就会怕死,尤其还是要死得不明不白,古古乍见生机到来,如何不欣喜若狂!

一道颀长身影,从天空之上的鹰背上一跃而下,来人袍服鼓风,衣袂飘飘,如同九天神仙,飘然而下。

寒山河见状登时也松了一口气。

古古更是眉飞sè舞。

寒山河与古古的欢喜并非无由,在这人来了之后,来自于何汉青的攻击安排,突然间消失了、全部都消失,仿佛从来都不曾有过任何攻击一般。

寒山河一行人终于安全的返回了京城;

然而刚刚回到京城的寒山河,即时便陷入了更大的焦头烂额之中。

大元,天赐,紫幽三大帝国的飞鸽传书先后抵达,措辞之严厉,那份恨意滔天咬牙切齿的情况,昭然若揭、全无掩饰。

“交出解药!”

寒山河与古古面对这句话,两人都是脸上全是大写的懵逼、全然的不解其意。

对他们使用锁魂针了?!

我们?

什么时候呢?!

“古古……你?”

“我没有!”古古向来将自己涂抹的黝黑的脸上都涨得通红。

“那是怎么回事?”

“……”

寒山河踱步想了许久,淡淡道:“古古,你确定,在天唐城,你只出手过一次?!”

“不错,我就只出手了一次,而且只有一枚锁魂针!就是用在了那个云扬身上。”

古古肯定地说道。

“云扬……”

寒山河苦笑一声。

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位俊美的不像是人间存在的少年;却又是那样的机智百出,任何手段信手掂来,无所不用其极的天唐城导游!

寒山河的眼神与古古对在一起,两人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一丝可能。

“若是当真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古古犹豫地说道。

“也只有那个人,有机会……”寒山河道:“不过,他怎么会将一枚锁魂针用到那么多人的身上?”

古古愤怒说道:“定然就是那个王八蛋陷害我!”

陷害你……

寒山河叹了口气。

你若是不对他用锁魂针出手的话,恐怕他连陷害你都没办法……现在,就算知道是他,对各国也没法解释……没证据啊。

你空口白牙说有人陷害你就陷害你了?

“锁魂针的毒性天下罕见,根本没有解药。这么多人都中了锁魂针的毒,却一个人都没有死,那就说明……这锁魂针的毒性被稀释了。”

“如何稀释……就是用锁魂针同时对付了这么多人……才会出现这等情况。”

古古狠狠的说道:“这个云扬,果然是没半点好心思!这样一来,等于是一下子挑起了东玄和其他三大帝国的军方矛盾!”

“若是给我机会,我定然要将他碎尸万段!”古古气的脸上的易容都几乎掉了下来。

“这家伙,也真是够隐忍,他明知道是你对他下手,但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反而在暗中,对其他国家的将领,用你的手法下了黑手……”

寒山河苦笑:“如今,我们大家各自已经回国,远隔数万里的三大帝国……根本没有机会坐在一起冰释前嫌……这份算计,也当真了得。”

“也不是没有办法。”古古咬咬牙,转头看着大师兄,哀求道:“大师兄……”

一袭青袍,三缕美髯的大师兄淡淡的笑着:“虽然我们也并没有锁魂针的针对解药,但是压制的方法还是有的。而且他们中毒不深,对我们本门中人来说,更加不是问题。既然他们有误会,此事又牵扯到了本门暗器,我们当真得走一趟了。”

古古眼睛一亮:“大师兄最好了。”

大师兄淡淡的笑道:“但是,你让我的赢驮着一个丑小子去可不行,若是一个香喷喷的小美人儿,想必鹰儿就会很高兴了。”

……

<先更一章,天亮了要和媳妇出去,咳咳,情人节么,虽然我很不想出去……但素胳膊拗不过大腿啊。

第二更会晚一些,可能在晚上八九点钟。

祝福兄弟姐妹们情人节快乐。

祝福单身狗们,情人节快乐,咳,抱头遁走。>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我是至尊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看网友对 第209章 定然是他陷害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