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六十九章 袭岛

第七百六十九章 袭岛

落霞港的上空,一道道刺眼光华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掠过天空。

王族周氏,最初因落霞港而兴,数千年前遂霞九郡,之后一直都将落霞港当成根基之地经营。

部署于落霞港的九龙伏波阵,作为天地大阵级别的存在,一次能凝聚九头狰狞巨蛟,近几百年来就将十数波袭击落霞港的海盗或心怀异念的强敌,撕成粉碎。

这一次,萧氏组织的攻势异常凌厉,在上百艘龙雀级战船、十余艘青鸾级战船的压制下,九龙伏波阵也难以发挥什么作用。不过,忠于王族周氏的守兵,战斗意志非常的坚定,萧氏此时组织二十万水师,前后耗费了近一个月,竟然硬是没能将落霞港给啃下来。

九郡国新任水师右都督萧江,此刻站在一艘高大的楼船之上,面sè凝重地盯着二十里外的落霞港,不时调整新的兵力部署,持续保持对落霞港的攻击压力,他就不相信落霞港当前的状态,还能维持多久。

周晚晴侥幸逃脱,萧氏和雷阳宗想要以雷霆之势,一下子就将九郡国篡夺到手的计划,也算彻底成了妄想,落了空,不仅周氏王族没有放弃反抗,更多的郡府这时候都选择了观望。

要攻占海阳郡,殊灭周氏,北津城和落霞港这两座周氏经营数千年的雄关,则成为萧氏最终实现篡位野心、怎么都绕不过去的最后障碍。

短短一个多月的激战,仅在落霞港,双方就已经有逾五万的水师精锐丧命。与落霞港守军一样,萧江所部的将卒伤亡也极为严重——若非刘亚夫不断从整个扶桑海域招揽更多的海盗过来弥补人手不足,如此高的伤亡率,萧州都难以想象最后的胜利会是属于他们。

想到这里,萧江不自主地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正在此时,数百里外的鼓浪岛忽而传来一阵异常的元气波动。

萧江神sè一凛,传念下去,令总哨官分出两头灵禽,去看看鼓浪岛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而在这一刻,看到陈海悍然对刘亚夫出手,沙天河等人也都不再掩藏行迹,都第一时间祭出各自灵剑法宝,向刘亚夫那边狂攻过去。

鼓浪岛作为落霞港的门户,地理位置极其重要,他们要是能夺下鼓浪岛,那围攻落霞港的萧氏水师将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而不得不暂时从落霞港的外围撤军。

半空之中,陈海脚步虚踏,玄阳六剑便携带风雷之势,往刘亚夫当头狂斩过去。“……”刘亚夫怎么都没有想到,杨隐、黄沾并非过来投靠他的;怎么都没有想到陈海、沙天河率黑风寇竟然藏在杨隐、黄沾两人的船上!

要不是他机敏一些,第一时间看出异常,没有踏上杨隐的座船,要不然,他落船那一刻,便是千剑刀刃加诸其身之时,到时候刘亚夫就算有九条命,也会在瞬时间被斩爆掉了。

此前三名道胎都没能将陈海与身受重伤的陈海留下来,刘亚夫便知道陈海很有些古怪,知道陈海的实力绝不能用道丹境界去衡量。

何况除了沙天河拥有道胎初期的修为外,杨隐、黄沾都是准道胎境的人物,更不要说陈海他们身后数十明窍境强者能将灵剑、法宝御出十数里杀敌外,刘亚夫哪里敢托大,在五六千步外硬扛住陈海他们的攻击?

刘亚夫实力也是强悍,看到陈海六阳玄剑攻过,他的身形硬生生往后飘出数百余米。

刘亚夫能避开陈海的攻击,是他拥有道胎中期的修为,然而他身边那几个明窍境扈从就没有刘亚夫这样的快速了。

而且他们的责任就是卫护主帅,明知道没有逃跑的可能,这时候也是不退反进,极其剽悍的祭出灵剑,组织气息相融的剑阵,往杨隐座船杀过来。

刘亚夫身边的扈卫,都是雷阳宗出身,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而这几人一出手就是雷阳宗名震天下的殛雷剑阵,也不加掩饰,就见殛雷剑阵,剑光之中雷光电弧翻滚,威力极为慑人。

不过,沙天河、杨隐、黄沾等人,与数十明窍境好手全力联手进攻,威力更是强悍,眨眼间就将刘亚夫身边的扈卫杀得落花流水。

“纵横四海,谁没有听说过刘岛主的威名,今天怎么不跟我切磋一下就要走?”陈海摧动玄阳六剑,将刘亚夫身后一名明窍境的扈从绞成粉碎,又摧动玄阳六剑,往即将逃到大闸南侧军营的刘亚夫纠缠过去。

入海大闸是鼓浪岛的门户,刘亚夫派一千五百精锐驻守此地,还有一座不比四柱诛魔阵稍弱的防御法阵,刘亚夫只要能及时退入防御法阵范围之内,就有机会坚守到从三四十里外岛中央赶来增援的援兵。

看到陈海御剑斩来,刘亚夫张口一喷,吐出一团血sè红芒,将玄阳六剑抵挡,随后又狂叫着大声下令:

“关闭闸门!”

上古时就铸成的入岛巨闸,上面镌刻无数道纹道篆,绝非凡铁,此时凝聚天地元气在表面形成一道锋芒,仿佛蒙上一层坚不可摧的灵罩,坚固无比,非凡兵所能摧毁。

刘亚夫的一声令下,巨闸“吱嘎”地响着,缓缓往水道中间合去,他同时不敢有丝毫的停歇,身形拉出一道血影,快速往大闸南的兵营遁去。

“刘大当家,怎么这么急着想走?”一缕柔音直接在刘亚夫的脑海里想起,而在同一时刻,数缕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雪花,从半空凝结、飘落下来,刘亚夫避无可避,叫一粒雪花落到脖子上,就觉一缕玄冰寒煞差点将他的半片脖子冻僵掉。

刘亚夫瞳孔蓦然睁大,漱玉仙子周晚晴。

在陈海出手发难的那一刻,刘亚夫并非没有想到周晚晴的存在,只是动手了十几息,始终没见周晚晴出手,他还以为周晚晴身受重创,已经先进了海阳郡,没有跟陈海一起过来奔袭鼓浪岛。

谁能想象漱玉仙子周晚晴竟然也在杨隐的船上,这一刻突然出手?

刘亚夫头皮一阵发麻,对方只有一个道胎和三个道丹,先前他认为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只要他及时逃进入海大闸南驻营的防御法阵,根本不用担心陈海能奈他何,然而看到漱玉仙子周晚晴这时出手了,心头是猛然一惊,扭头就往岛中央的大营逃去。

在刘亚夫看来,漱玉仙子周晚晴竟然没有去北津关或落霞港,还是亲自过来偷袭鼓浪岛,不管漱玉仙子周晚晴有没有恢复伤势,她们绝对有偷袭鼓浪岛的资本,才会有此行。

这时候,刘亚夫哪里还敢留在大闸附近,凭借大闸南营的一座防御法大阵挡住陈海他们的攻势?

刘亚夫突然折向往西逃去,防守大闸南营的一千五百将卒,这时候群龙无首,看到主帅弃他们逃走,更是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是不是继续坚守,还是随主帅往岛中心的主城垒撤去。

然而时间并不给大闸南营一千五百多兵马一个机会,趁着防海大闸还没有彻底闭合,杨隐座船黑鲨号就以最快的速度、破风斩浪抢入大闸之中,二十具重膛弩同时发射,疯狂爆发出金属洪流,将大闸后已经由阵法师第一时间撑开、将驻营笼罩在内的防御灵罩覆盖过去。

魏汉、朱明巍等人都一起出手,攻击防御灵罩,像是上千烟花在对面的夜空怒放。

不管逃回岛中央的刘亚夫做何反应,他们都必须要最短的时间拿下敌军在大闸南侧的驻营,到时候他们就可能分出一部分兵马,上岸组成战阵,抵御鼓浪岛守军从陆路反扑过来的攻势!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九章 袭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