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六十章 它,属于我了!

第九百六十章 它,属于我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蜥蜴族老者,仰天嘶吼,状若疯狂。
他身上块块灰绿sè的鳞片,有不少在他困惑暴躁时,都被抓的裂开血肉脱落。
“轰!”
一股汹涌的气血波动,山洪爆发般,以他为中心,震荡而出。
无数灰绿sè的血脉光束,像刺猬抖出的尖刺,飞向四面八方。
杨凡和赵衡支离破碎的圣域,被血脉光束再次冲击,许多渐渐愈合的域界碎片,纷纷爆裂。
可杨凡和赵衡,脸上并无惊恐,反而目显喜sè。
“比起那截骨头,这种等级的气血冲击,还在我承受范围之内!”
杨凡怪笑,雷神之鞭由其碎裂圣域飞出,雷神之鞭挥动,一颗颗硕大的天雷,带着毁灭的气息,痛击向道道血脉光束。
灰绿sè的血脉光束,在天雷轰击下,有部分开始碎灭。
赵衡则是趁机,游弋到那老者身前,他那水之域界深处,忽有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泡,漂浮而出。
透明水泡,释放出结界封禁的奥妙,一下子就将蜥蜴族老者罩在其中。
水泡内,蜥蜴族老者左右冲突,居然未能在短时间,从里面挣脱出来。
老者尖啸声声,神sè焦急,不时看向聂天。
另一端,穿透聂天腰腹的那截骨头,还在继续发生着细微变化。
“喀嚓!”
绯红sè骨头深处,有极其微小的,晶粒状的绿sè光点,渐渐爆开。
晶粒状的光点,仿佛为蜥蜴族老者的凝固精血,颇为顽强。
骨头,被其炼化多年,烙印了血脉精华,以骨头自身的力量,想要碾碎那些晶粒状绿sè光点,好像也有点困难。
然而,待到聂天的十滴生命精血注入,聂天精血深处蕴含的生命奇妙,为它提供了助力,帮助它,将蜥蜴族老者遗留的凝固精血,一颗接着一颗,砸碎掉。
晶粒状光点炸开,聂天的十滴生命精血,取而代之,分裂为更多同样微小的,深红sè晶粒光点,烙印在骨节中的骨膜。
“嗷!”
被透明气泡包裹的蜥蜴族老者,歇斯底里地尖啸着,似承受着巨大痛苦。
骨头内,他烙印的精血爆灭,如直接伤害到他。
聂天虽没有对他直接动手,可在骨头自身力量,携带聂天十滴生命精血的玄奇,打碎他的精血凝固物时,其实已经痛击了他。
聂天并不知道,他为那根骨头付出多少岁月,耗去多少精血。
精血,乃是他血脉力量的凝聚,还有他赋予的魂力。
此精血,若是被其收回,还能大幅度提升他的战力。
可这时,精血在爆碎以后,并没有能回归于他,好似被骨头借用聂天的精血,将他精血内属于他的印记,都给抹去,将他的精血所含的力量,都融入骨头,成为骨头自身的力量源泉。
收不回精血,又无法再次御动那根骨头,蜥蜴族老者真正伤了根本。
“他在变弱!”
“他寄托在那根神秘骨头的气血之力,似乎不再属于他,他耗费漫长时光,凝成出来的血肉精华,尽入骨头!”
杨凡和赵衡,变得神采飞扬,清晰地看到,气泡中的蜥蜴族老者,力量有明显的衰竭。
这让他们愈发振奋。
“喀嚓!”
最后几颗绿sè的晶粒状光点,终于被碾碎,骨节深处的绿意,消失的干干净净。
取而代之的,乃是深红如火的sè泽,那是聂天鲜血的颜sè,烙印着聂天生命血脉的真谛和玄妙。
“好像,再感觉不到疼痛了。”
聂天嘀咕着,伸出手,攥住身前的一截骨头,微微一用力,就忍着疼痛,将那根十几米的骨头,生生拔了出来。
骨头一端,落入聂天掌心。
他忽然生出一种,这根骨头来自于他的躯体,和他血脉相连,犹如手臂的奇妙感。
“呼呼呼!”
与此同时,他从那些七阶血脉的蜥蜴族族人,通过生命汲取抽离的庞大血肉精气,又涌入他心脏。
心脏再次激烈跳动。
一滴全新的生命精血,在血肉精气的凝聚下,晶莹闪烁着形成。
第一滴新的生命精血,转瞬间,就凝固出来。
还有后续的,来自蜥蜴族族人的血肉精气,依然在汇聚。
第二滴生命精血,也很快显现,然后是第三滴,第四滴!
直到第八滴生命精血,在他心脏内凝现而出,他从蜥蜴族七阶族人身上攫取的血肉精气,才被耗尽。
攥住那根十几米的骨头,聂天有些茫然,四处张望。
他突然看到,不知何时起,皇津南,娄红烟,所有虚域级别的五行宗炼气士,都呈环形,聚集在他四周。
他四周星空中,无处不在的外域杂质,侵害血肉的力量,都被那些虚域强者排空。
这也是,他站在星舟上,能心无旁骛地,端详骨节异变,没有生出压力的缘由。
“聂天……”
皇津南脸sè怪异,深深看向那根骨节,眸中有惊惧,有忌惮,还有许多不明的sè彩,“那根骨头,没有杀死你就算了,你怎么能拿住它?抹掉了蜥蜴族老怪烙印在其中的,众多血脉印记?”
“聂天,我知道你是混血者,但你的血脉源头,究竟是哪一个种类?”娄红烟询问。
“九阶巅峰血脉,有希望晋入十阶,异族非凡者的血脉烙印,你……为何能抹掉?”
“难以理解,匪夷所思!”
“还有,那骨头,究竟来自何种异物?”
虚域级别的炼气士,一个个看向聂天的表情,如见到妖怪般,七嘴八舌地问话,仿佛不知道他们和蜥蜴族族人的战斗,并没有因此结束。
他们都困惑不明,好奇聂天这个混血者的血脉,源头属于什么种族。
“你们的问题,我暂时回答不了。”聂天苦笑,眺望被透明水泡困住,又被杨凡以雷霆闪电,毁去一条条血脉光束,咆哮连连的蜥蜴族老者,道:“我只能说,这根骨头从此以后,和那家伙应该没什么干系了。”
“它,属于你了?”皇津南试探询问。
聂天点头,“是的,我能感觉到,它属于我了。”
众人哗然。
蜥蜴族那位九阶巅峰的老怪,最大的依仗,就是那根骨头。
通过那根骨头,他才能碎裂杨凡、赵衡的圣域,易如反掌地斩杀一个虚域后期者,只让其逃离灵魂。
骨头之神秘,强大,已深入人心。
如此来历不明的异物,穿透聂天腰腹以后,不但未能轰杀聂天,反而被聂天据我己有,轻易炼化。
若非亲眼所见,恐怕就算别人说给他们听,他们都未必会相信。
“呼呼呼!”
旋即,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族人,终姗姗来迟。
“他们来了,可惜迟了。”皇津南冷然一笑,“没了那根骨头,老怪的实力暴跌,已不足为惧!没了老怪的参战,其余蜥蜴族的族人,在星河深处和我们战斗,自寻死路罢了!”
娄红烟挥挥手。
聚涌到聂天附近的虚域级别强者,分散开来,迎向后续赶来的,八阶血脉的蜥蜴族战士。
大战再次于星空之外掀起。
娄红烟忽然临近,借助她那残缺的火焰域界,重新包裹住聂天。
她绯红sè的眼睛,时而看向聂天,时而望向那根骨头,表情复杂难辨,“我们若能胜过蜥蜴族,得到蜥蜴族的三大域界,聂天你居功至伟。”
皇津南轻轻点头,“你真是异类,我邀请你来探索新域界,看来真是明智决定。这趟要没你,大家要全部栽在蜥蜴族手中。我们要真的能拿下蜥蜴族域界,三个域界,你先来挑选一个。”
“合情合理。”娄红烟同意。
……
ps:七夕快乐,今天,也是我和老婆九周年结婚纪念日,我今天再补一更,祝愿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看网友对 第九百六十章 它,属于我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