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91 码头上的恶战 为55500金钻加更

891 码头上的恶战 为55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怀香格格答应借兵给我,而且还是三百名黄阶成员!

听着青龙元帅的话,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激动,看来怀香格格也不是那么无情无义,我还以为她真的要把我拒于千里之外了呢。

三百名黄阶成员啊,曾在兵部待过一段时间的我,当然很了解黄阶成员的实力。实际上能够进入兵部,就已经是百里挑一的精英了,能够升入黄阶更是不可多得的悍将,有了这三百名黄阶成员,我绝对有信心能和渔王一战!

我立刻仰着脑袋喊道:“青龙元帅,帮我谢谢公主!”

青龙元帅没有回应,想必已经消失不见。

三百名黄阶成员安静地站在密林之中,站在我的面前。他们看向我的眼神,流露出一点畏惧,但更多的是疏离。毕竟我曾经拿下过兵部大比的紫阶之星,还曾经引来过龙组的屠戮,他们对我有种本能的害怕和提防。

我拱拱手,用一种温和的口吻说道:“各位兄弟,接下来靠你们了。”

密林之中依旧安静,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们像是一群风干百年的雕塑。不过我知道他们会服从我的命令。因为这是怀香格格的命令,而怀香格格是夜明的首领。

“出发!”

我转过身去,伸手往前一挥。

三百人的大军开始启动,快速穿山越岭,随我一起前行。

这么多人,行军速度却是一点不慢,兵部的人向来训练有素,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更是专业。只是,因为兵部的特殊性,不能让他们知晓地形,所以他们的眼睛始终蒙着,有专门的引路人负责将他们带出山去。

有时坐骡子,有时坐马车,还有时候坐三轮车,到了山脚则有好几辆大巴候着,护送他们前往凤城市区。

这一幕,让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山执行“屠魔”任务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到了市区已经天黑,在夜明旗下的酒店下榻,大家奔波了一天都挺累了,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让他们赶路,便决定住过一晚之后再去海南岛。

虽说已经超出和陈小练约定的两天,但我琢磨着超了一天也没什么问题,陈小练不至于这点耐心都没有吧?

众人住下以后,我又买来黑sè胶布,让他们把胸前的标识都遮一下,省得到了海南岛后被人认出。毕竟渔王也是陈老的人,要是被他认出夜明的人,那就太尴尬了。

现在的我,是用陈老的人去打陈老的人,怀香格格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帮我,我可不能拖累了她。

虽然当天晚上没能赶往海南岛,但我还是提前派人过去先给陈小练通风报信;之所以要用这么简朴的信息互通。是因为我在逃亡途中本就没有手机,而陈小练在大海里游了一圈以后,手机早就不知所踪。

第二天的早晨,我把众人叫醒,前往码头登上早就租好的大船,全速赶往海南岛。

站在船头,旭日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升起,万道金光洒在我的身上,看着身下不断卷起的白sè浪花,还有三百名沉默不语的黄阶战士,我的心里充满前所未有的豪迈,感觉我是真的活过来了、振作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艘快艇突然乘风破浪而来,将我们的大船给拦住了,原来是昨夜被我派到海南岛报信的那个汉子。

我连忙请这汉子登船,问他陈小练那边的情况如何。

但他说道:“情况不妙!”

我猛地紧张起来,问他怎么回事?

他告诉我说,在我刚走不久,渔王就发现了陈小练的行踪,在整个海南岛上对陈小练展开了追缉。陈小练东躲西藏,终究是躲不下去了,只好约渔王在码头上决一死战。约战的时间就在今天上午十点!

我看看时间,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按照正常速度得在十一点才能到。【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当机立断,马上下令加快速度、全速前进!

站在船头,看着身下不断奔腾的浪花,豪迈的心情也蒙上了一层yīn霾,我忍不住在心中暗自祈祷:“陈小练,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与此同时,码头。

一艘小船的船舱之中,陈小练正在焦急地等待着。

能把约战的时间定在上午十点,已经是他最后的努力了。

渔王本来昨天晚上就要干掉他的,是他据理力争,还用了激将法,才硬生生换来现在的局面。渔王也说:“好,看在你曾经是我手下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但,有什么公平可言呢,渔王这边有上千人,陈小练则是孤家寡人一个。陈小练就像一只蚂蚱,牢牢被渔王捏在手心,怎么都蹦跶不出。所以渔王也并不着急,决定慢慢折磨陈小练,顺便也给别人看看背叛他的下场。

海岸线早被渔王的人封锁,想逃也逃不走了。

昨天晚上,有人来给陈小练报信,说我已经借到了兵,今天上午能到。

陈小练在松口气之余,也担心我能不能十点以前到来;如果不能,迎接我的只有一具尸首,到时再说报仇就没什么意义了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终于慢慢到了上午十点。

海岸上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渔王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汇聚在了这座码头。

其实,对付陈小练一人,哪里用得了这么多人?

渔王一个人,就足以对付陈小练了!

但就像前面说的,渔王就是要摆出这样大的阵仗,让整个海南岛的人都看看背叛他是什么下场!

所以,这不是杀鸡焉用牛刀,而是杀鸡儆猴。

海岸之上,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人,他们甚至没拿家伙,因为根本不用。他们本质意义是来看热闹的,看看曾经威风八面的九大寇之一陈小练,今天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人差不多到齐以后,渔王和剩下的八大寇也到了。

和人高马大的海王不同,渔王的身材显得有些短小,但却浑身充斥着彪悍之气。实际上,道上的地位怎样,从来都不是靠身板的,毕竟这是一个玩脑子的年代,渔王能有今时今日之地位,当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

何况。他的身手也并不差。

自从海王死了以后,他便是这整个海南岛的第一高手了!

陈小练在他眼里就是一只秋后的蚂蚱,怎么着都蹦跶不了多久了,所以他也并不急于这一时,而是耐心等待着十点的到来。

十点一到,刚才还嗡嗡嗡的码头上瞬间安静下来。

渔王走了出来,八大寇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渔王对着海边上的一艘小船喝道:“陈小练,出来受死!”

渔王的声音裹挟着海风,瞬间传进陈小练所在的船舱之内。

陈小练看向船舱的另一头,茫茫的海面上空无一物。

陈小练叹了口气,抄起旁边的一柄唐刀。站起身来走到岸上。

面对前方的上千人马,孤零零的陈小练显得极其落魄,和往日威风八面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但陈小练并不害怕,他还从来没怕过死,他的脚步虽然一瘸一拐,但是胸膛始终高高挺起。

陈小练看向对面的渔王,面上有着一丝忧虑之sè,他知道我就快来了,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来,心里想的是怎样才能再拖一段时间。

渔王并不知道陈小练心中的想法,冷笑着道:“陈小练。你想怎么打?”

渔王的语气充斥着骄傲,显然根本没把陈小练放在眼里。

陈小练决定利用他的这份骄傲,坦然说道:“我请了援兵过来,但援兵一时还没有到,你敢不敢再多等我一段时间?”

听了陈小练的话后,渔王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大笑:“陈小练,你以为我没打听过你的底细吗,你小子在投靠我之前,不过是凤城一所破烂学校的老大而已,你所谓的援兵,不会是一群学生吧?”

四周的人都跟着哄笑起来,陈小练涨红了脸说:“你别管我的援兵是谁,我就问你敢不敢等?”

渔王再次大笑起来:“好好好,我等,但我最多只给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以后你的援兵还没有到,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二十分钟么?

陈小练知道这是最后通牒了,也是他尽全力争取来的最后时间。陈小练回过头去,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心中无比复杂。

时间仍旧一分一秒地过着,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但海面上依旧毫无动静。

“陈小练,你受死吧!”

渔王突然一声大喝,手持一柄宽背砍刀走了出来,怒目圆睁地说:“别挣扎了,根本没人会来救你,你也根本没有什么援兵!就算真有,也不可能是我渔王的对手,你还是乖乖认命吧!”

然而就在这时,陈小练突然激动地喊道:“来了,来了!”

渔王迅速抬头,众人也迅速抬头,只见海面之上,果然有艘快艇乘风破浪而来。快艇的速度极快,不用几分钟的时间,便靠到了岸边,快艇上站着十几个人,一个挨着一个的跳了下来。

看到领头的一个人,陈小练更是激动地大叫:“巍子哥,你来了!”

快艇上跳下来的人确实就是我,我冲陈小练点了点头,并来到了他的身前。身后的十几个人也是一样,一起来到陈小练的身前。

陈小练看到我的时候,本来是无比激动的,但他看到我只带来十几个人,一张脸迅速变得难看起来,又回头望望空无一物的海面,皱眉低声说道:“巍子哥,怎么就这几个人啊,你不是说有好几百吗?”

我说没有办法,那艘大船实在太慢,我又怕你出个什么意外,只能先坐快艇赶过来了!

“其他人还有多久才到?”

“至少还有二十分钟!”

陈小练的脸sè更加难看:“那怎么办?渔王要动手了!”

“没事,看我的。”

我安慰着陈小练,接着将他拉到我的身后。抬头看向对面不远处的渔王。

此时的渔王,已经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陈小练,这他妈就是你说的援兵?十几个人的援兵?我他妈还以为你至少能喊来几百个学生蛋子呐!”

渔王一笑,四周的人更是哄笑不已,整个码头上面充斥着欢快的笑声,仿佛这是他们出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的笑话。

但我一点都不气愤,他们要笑就笑好了,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他们笑得越久越好,正好趁机等来我们的人。

但渔王很快就不笑了,他觉得在陈小练身上已经浪费了足够多的时间,冷着脸说:“我他妈竟然等了你这么久,现在想想真是愚蠢透了,现在就送你上西天吧!”

渔王已经懒得再和陈小练废话了,而且自始至终,他连我的名字都没问过,显然根本不屑知道,也没把我放在眼里。

渔王一声令下,便有不少人朝着我们这边冲来,准备将我们这一群人斩杀殆尽。

也就是在此时,我也高声断喝:“慢!”

我的本意,是想再拖延二十分钟,和渔王单挑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俩应该足够打一阵子的了。但可惜的是,现在我的身份是个无名小卒,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也没有人认识我,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人听?

所以我这一声慢,一点作用都没起到,那些人该冲还冲,渔王更是狠狠骂道:“慢你妈了个逼,老子的耐心已经没了,赶紧把这一群废物给我杀了!”

没有办法,只能硬扛了。

冲上来的这一群人大概有三四十个,应该是渔王早就安排好的人手,渔王知道陈小练的身手不俗,所以派出的也都是些精英。

其他人都没有动,而是嘻嘻哈哈地看着热闹,仿佛我们这一群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死鱼了。

不过我们一动手,就彻底震惊到了他们,我摸出我的钢管,陈小练摸出他的唐刀,其他十几名兵部黄阶成员各持武器,刷刷刷地不断猛劈、猛砍。不一会儿就将这三四十人全部击垮在地。

四周顿时一片错愕,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渔王更是深深凝起了眉,并且意味深长地朝我看了过来。

渔王也是一个高手,当然看得出我身手不凡,刚才的一大半人也都是被我干掉的。

“小子,行啊……”渔王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我收回钢管,沉沉说道:“渔王,我是陈小练在凤城的大哥,这次听说他和你有了一点误会,所以特意过来看看能否说和?”

我当然不是真想说和,所做的一切都是拖延时间。

渔王当然也不可能说和,冷笑着说:“别做梦了,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我呼了口气,做出一副非常无奈的样子,说要不这样,咱俩打一场吧,我要是赢过了你,你就放走我们,我要是输给了你,我们任由你来处置。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打?!”

渔王猛地推了一下身边的一个大汉,说道:“你先胜过我的兄弟,再来挑战我吧!”

这个大汉也不废话。立刻提着一柄砍刀朝我走来。

站在我身后的陈小练低声说道:“巍子哥,这是九大寇之一的火熊,实力在九大寇中可排第一,你千万要小心啊!”

我明白渔王的用意,他是想让火熊来试试我的身手。

这位火熊人如其名,身材像熊一样强壮,而他的面庞红堂堂的,像是整个人都在燃烧。

火熊对自己的实力显然很有信心,大步流星地朝我奔了过来,到我身前举刀就砍,而我也立刻举起钢管抵挡。刚一交手。我就知道这个火熊不是我的对手,他比我可差远了,最多就是尹红颜那个级别的。

当然,要说他是九大寇中实力最强,这个我信。

不过他确实不是我的对手!

只要我想,我可以在十招之内就击败他,不过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而不是真的要击败他。

和渔王打,还是和火熊打,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

于是我装作不敌的样子,吃力地和火熊打在一起,“咣咣铛铛”的声音不断响起,表面看着我始终处在下风,但实际上火熊也拿不下我,我们两人打的难解难分。

陈小练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以为我是真的打不过火熊,不禁面上有些着急起来。

——之前我可吹牛,说渔王交给我的,如果连火熊都打不过,那么就算我的援兵到了,这一战也很难能打赢啊!

而我并不解释。仍旧装模作样地和火熊打着,一边做出落于下风的样子,一边始终不让火熊占到便宜。

我的演技是真不错,渔王都信以为真,一屁股坐在地上嘿嘿笑道:“就你这个水平,还想和我来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和我斗在一起的火熊却很清楚。火熊表面上占了上风,却始终没法将我拿下。心中自然起了一丁点的嘀咕,看向我的目光之中也开始充满疑惑。

但我并不在意这些,始终一板一眼地和火熊打着,甚至有时候还故意放个水,做出一副差点被他砍到的样子。

每到这个时候,渔王就鼓起掌来:“好好好,打得好!”

我们一打,就打了十多分钟,仍旧难分胜负。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道:“有艘大船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朝着海面看去,果然看到一艘大船踏浪而来。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我们的援兵终于到了!

从我的神sè之中,陈小练已经明白一切,知道我就是在拖延时间,当场就趾高气昂起来,叉腰说道:“渔王,我真正的援兵来了,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我告诉你,爷爷当年在凤城可不是白混的!”

渔王没有回嘴,而是目光凝重地看着那艘越来越近的大船。

从这点上,就能看出渔王可比陈小练沉稳多了。不愧是为了干掉海王而隐忍十多年的渔王啊!

火熊预料到情况不对,不再和我缠斗,朝着后方退去。

大船也很快靠岸,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跳下了船,站在我的身后,很快就齐刷刷地站成好几排。等到人全下完以后,一目了然可知有二三百人,虽然数量已经不少,但是比起渔王那边可是差得远了。

渔王问道:“陈小练,你还有其他的援兵吗?”

陈小练骄傲地说:“没有了,这就是所有的人了!”

渔王忍到现在,终于开怀大笑起来:“他妈的,带三百个人来,也敢和我渔王作对,我看你是白日梦做多了。兄弟们,给我上,一个都别放过!”

渔王不会再给陈小练机会了,毕竟他都没想到陈小练真能搞来这么多人;他也不敢再等下去,担心陈小练还有别的援兵,所以果断号召身后众人一起进攻,趁着自己这边还占优势的时候,迅速将我们的人拿下!

渔王一声令下。在八大寇的带领下,身后的众人立刻喊打喊杀,一窝蜂地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在我去搬救兵之前,我就已经把兵部的实力吹得神乎其神——虽说夜明曾经是我们龙组最大的对手,但我并不会因此贬低他们的实力,夜明兵部确实是强,放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强!

所以,陈小练也充满了信心,高高举起他手中的唐刀,大声喝道:“跟我上啊,杀死渔王!”

陈小练想当老大都想疯了。从在罗城的时候就是这样,到了现在还是一样。陈小练身先士卒,手持唐刀朝着对面的人冲了上去,兵部的黄阶成员也各持刀枪一起冲上。

两股人马,迅速在码头之上交汇,一场恶战也随之开启。

喊杀声和惨叫声,也迅速充斥整个码头上空!

兵部的成员,在进入深山之前,本身就是百里挑一的悍将,更何况还是黄阶级别,以一当十都没问题,对付这些普通的打手更没问题。

而渔王带来的那些人,本身就不是兵部黄阶成员的对手,更何况他们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连家伙都没准备,更加不是对手了。

孰胜孰负、谁赢谁输,简直一目了然!用户247358(15764347),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阅读”,更有海量岩币免费领!

看网友对 891 码头上的恶战 为55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