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章 形势

第七百七十章 形势

罡风呼啸,落雷阵阵,火柱冲天。

刘亚夫的不战、退回主营,令闸南大营一下子就陷入了危急当中,在三艘大型战船舰面就有数百辟灵境精锐御剑攻击、投掷短矛、石弹以及二十具重膛弩的咆哮之下,闸南大营甚至没有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大阵的防御灵罩就被攻破。

闸南大营主持防御法阵的十数阵法师没想到骤然加上来的攻势如此猛烈,措手不及间,就有半数人受到严重的反噬,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此时此刻,闸南大营中的一千五百名士兵居然还没有完成集结。

“推过去,先将阵法中枢控制住在说。”

按照陈海事先的安排,朱明巍长啸一声,不等战船驳岸,就一马当先,率领五百精锐将卒跳上岸,杀入闸南大营,冲击还没有集结就已经溃不成军的敌军阵列,好让他们彻底没有防御的力量。

与此同时,魏汉率领另一千悍卒登上岸,簇拥着从黑风号拆卸下来的诛魔阵战车,往岛中央组成攻击阵形,与杨隐的座船黑鲨号、黄沾的座船血屠夫号以及其他十二艘中小战般,形成水陆夹击之势,沿着入海大闸内侧宽敞的河道,往二十多里外的鼓浪港推去。

天空之中传来嗡然一声轻鸣,四周本就逸散的天地灵气骤然更加狂暴起来,向鼓浪港聚集而去。

随着天地之间隐隐的震动,这时候就见一团丈余粗细的青sè光华从岛中央的主营方向冲天而起,飞到千余米的高空之上时,骤然扩散开来。

“灵蛟伏波阵开动了,小心!”

随着周晚晴的提醒,那团青气迅速蠕动汇聚,最后竟然化作一团百余米长的青sè蛟龙,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跃然出现在空中。

那蛟龙甫一露出身形,就仰天发出一阵无声的咆哮,巨口一张,丝丝雷光水意就开始聚集。

杨隐、黄沾都顾不上心疼,迅速下令手下将防御道符都用出来,顿时上百张玄阶、地阶以及数量更加恐怖的黄级防御道符化作无数道炫目的光影往半空掠去,大小小的防御盾凝聚出来,在进攻阵列的上方形成百丈方圆十数米的防御盾墙。

虽说黑鲨号、血屠夫号都有不弱于四柱诛魔阵的防御法阵,但敌军部署于鼓浪岛的灵蛟伏波阵已经达到封禁级,又布署在鼓浪岛的灵脉之上,无论是幻形后的攻击力及防御力,都是陈海这边三座防御法阵加起来的两三倍。

所以,要预防可能会有意外发生,陈海与杨隐、黄沾通过气,他们这边的三座防御法阵,只是作为意外发生时的后备补上去,此前的攻防,都依赖于他们这边人数更占优势也更精锐的将卒密集的攻防。

虽然这样的战术,对道符及灵药的消耗极大,但推进速度会更快,而且也能将战局彻底的控制在他们手里,不用担心发生意外,他们会手足无措。

只是十息的时间,一团青玄yīn雷已经聚集完毕,那天地灵气所幻化出来的蛟龙用力一喷,就见那数丈方圆的雷球缓缓向正在推进的陈海等人砸了过来。

站在陈海身旁的沙天河此时心中狂跳,他能够察觉出来,这青玄yīn雷足足比四柱诛魔阵所幻化诛魔巨剑的攻击强度高上六七倍,也不知道陈海的办法能不能成功。那青玄yīn雷虽然缓慢,但是那沛然莫御的气势却是让众多通玄境弟子心惊胆战,好在有陈海、周晚晴这些人站在船头,这才没有什么骚乱出现。

十几息之后,那青玄yīn雷终于撞上了早已经凝聚好的光盾之上,一时间劲风四溢,数十丈厚的光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削薄了下去。

百余丈宽的内河掀起了滔天巨浪,同时有迸散的yīn雷沿着水面四处乱窜,犹如银蛇一般,若非三艘船上的御水法阵都很高明,加上又阵法的守护,怕是当时就被掀翻在水底了。

看着不断崩成碎影光屑的灵盾,朱明巍、魏汉等人都心中捏了一把冷汗,只有陈海脸sè平静,真正高明的战术,都来自于精准的计算。

有周晚晴在,陈海对灵蛟伏波阵的每一处弯弯角角都研究透彻,所制定出来的战术,怎么可能会出问题?

青玄yīn雷终于在碾碎了大半的防御盾墙之后,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归于虚无之中。而水中那乱舞的银蛇只是青玄yīn雷的余波,根本不能对三艘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

眼见着第一波抗了过去,朱明巍、沙天河和魏汉等人都纷纷攥了一下拳头,连声催促着手下的弟子,继续凝聚更多的灵盾。

黑鲨号、血屠夫号御水阵法此时也全力发动,在惊涛骇浪之中如利剑一般向鼓浪港冲去。

陈海看着灵蛟伏波阵所幻化的灵蛟,这时候开始酝酿第二枚青玄yīn雷,笑着对周晚晴道:“法阵借助着天地灵气,在阵法师的操控之下,往往能发挥出百倍的威力,杨隐、黄沾他们担心我们强攻鼓浪岛,会吃灵蛟伏波阵的亏,但他们却忘了,蚁大咬死象的道理……”

周晚晴看着自信满满的陈海,笑着道:“我周氏的伏蛟军在扶桑海域之中称得上三大精锐之一了,但是五千人的队伍当中,能有五百辟灵境精锐弟子已经算是极限。而我们这次军中辟灵境弟子足足有一千五百之多,自然是有自信打这一仗。不过,话说回来,你手下这一千多人之中,居然有近六百的辟灵境弟子,难道万仙山又有了新的法门,能助弟子修为快速踏入辟灵境?”

说话之间,劲风四溢,雷光处处,陈海一边关注这狂暴的战场,一边淡淡地对周晚晴说道。“周真君或许知道,在万仙山,修炼资源以及晋升通道都被掌控在宗阀子弟手里,寒门子弟最好的出身就是投入军中搏功名。周真君或许也已经猜到我身边一千多精锐,都是来自军中,绝大多数都是寒门子弟。他们的资质甚至都要比普通的宗阀子弟强得多,只因掌握的修炼资源稀少,所以绝大多数都卡通玄境,难以突破——不过,他们在踏入坠星海时,拥有辟灵境修为的,都不到二百人,我心里就想着,是不是应该有所改变,资源的分配应该真正的论功行赏,往更有资质、更努力修炼的弟子身上倾斜,而忽略掉他们的出身。我这么想,也这么尝试着去做,他们随我出海这段时间,突破以往瓶颈,踏入辟灵境、明窍境的将卒颇为不少……”

“是吗?”

陈海一席话说得周晚晴深思了起来。

宗阀无论是宗门还是世俗权力构成的统治结构里,都占据绝对的优势——周晚晴她本人也是受益者,几乎在她幼年展示出卓越不凡的修炼根骨之后,就受到宗族无微不至的照顾,几乎没有受什么挫折就踏入天位境,也就视这一切为理所当然。

只是她这段时间随陈海飘零海上,除了养伤之外,她也在想要怎么剿灭叛贼,对抗雷阳宗的强压,收复九郡岛,恢复王族周氏的荣光,却发现很难。

各方位搜集来的情报,都证明萧氏虽然没有天位境强者,这些年暗中yīn划,与雷阳宗勾结,积攒的力量其实不多,在雷阳宗派遣精英弟子的支持下,武灵侯周斌在北津关守得很艰难。

周晚晴忍不住想,或许陈海所言,是周族力挽狂澜的一个选择。

灵蛟伏波大阵每凝聚一次玄青yīn雷,消耗都是极大,就算是有百余阵法师主持大大小小的阵器,在疯狂从四面八方吸纳天地灵气,短时间也弥补不了这么恐怖的消耗——紧要时间,只能由阵法师摧动自身的真元法力,注入大阵之中,完足其如巨鲸吞水般的消耗需要。

刘亚夫站在大营高耸的望塔之上,看着在雷光电雨、惊涛骇浪之中飞快穿梭地黑鲨号、血屠夫号巨舟,脸sèyīn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他不知道陈海他们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拼命地往主营进逼过来,难道他们这么有自信,能够赶在援兵过来之前,就攻下鼓浪岛?

要知道灵蛟伏波阵已经达到封禁级层次,由两名道丹主持,十二名明窍和八十六辟灵境中后期阵法师主持,差不多两个攻击,就能将四柱诛魔阵的防御灵罩给轰灭掉。

诚意这帮海盗在人数是要占优,但说到底都是作战意志不坚心、只能打顺风仗,稍遇阻碍就抽腿的乌合之众,哪里来这么大的信心,认为他们能攻下鼓浪岛?

想到这里,刘亚夫冷哼一声,吩咐阵法师们暂时停止进攻,转为消耗较少的被动防御,心想只要他们能坚持一个时辰的时间,等到右都督萧江从落霞港前营阵地调派两三万援军过来,不要说大营这围注定不告而解,说不定还能将漱玉仙子留下来,完成师尊之前对他的嘱托!

随着刘亚夫的指挥下,天空中蜿蜒而动的青sè聚拢逐渐变幻形体,最后形成一枚数百丈方圆的巨盾,横亘在主营之前,准备应付陈海等人的攻击。

*******************

这一刻谁都不知道,在陈海悍然对据守鼓浪楼主营的刘亚夫发动攻袭同时,一条黑sè的人影潜藏这行迹,已经潜入了落霞港之内。

王族周氏在落霞港的主将丰逸臣,乃漱玉仙子周晚晴四百年前踏入天位境收入门下的第一位真传弟子,后聚周族嫡女周荣荣为妻,是王族周氏除武灵侯周斌之外,最为依重的大将之一。

丰逸臣正在城头观战,忽而听到有人匆匆来报,说有人持有漱玉宫的秘印前来传讯,有急事必须要见丰逸臣本人。

丰逸臣眉头一皱,如此兵凶战危的时刻,有什么讯息一定要当着他的面才能示人?

丰逸臣以为武灵侯周斌有重要的事情相商,就算再不耐烦,也着那人登上城头。

等那人登上城墙,丰逸臣才发现他不是武灵侯派来的信使,眉头微微一皱。

萧氏控制王朝,王族周氏有一批印信落入叛逆萧氏之后,为防止信函有误,或让萧氏及雷阳宗的奸细渗进来,丰逸臣与武灵侯周斌以及其他几名周族大佬,都约定,彼此派出的信使,必需是大家都认识的弟子才行。

丰逸臣略微一打量,此人不过只是明窍初期的实力而已,不禁有些讶异。

“你是何人?混入我落霞港有何居心!”丰逸臣自然不会认为一个明窍初期的奸细手持漱玉宫的秘印混进来,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当即冷声训斥道。

那人见了丰逸臣之后,丝毫没有半分局促之感,就算是丰逸臣对其有些敌意,也丝毫不以为意,就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赤红sè方形玉印,微微哈腰道:“命我前来那人告诉我,只要周真人见到这枚玉印,自然能够知晓前因后果。”

那玉印鸡蛋大小,通体圆润,sè泽有如鸡血,没有丝毫的修饰,也没有雕刻或炼入什么道篆字纹,若非玉印本质闪着隐隐的血润毫光,看不出有什么不凡的地方。

可是丰逸臣只是一瞥之下,神sè大变,这不是漱玉宫有可能落入萧氏之手的普通印章,这是丰逸臣寻来献给漱玉仙子周晚晴的凤血石。

丰逸臣五指箕张,伴随着一丝风声,那凤血印就投入他的手中。

丰逸臣强自按捺住内心的兴奋与警察,迅速将神念渗透入凤血印之内。

那凤血印虽然周晚晴刚拿到手,还没有机会炼入什么厉害的阵法禁制,却封印周晚晴的一道气息。

周晚晴虽然仅仅是往凤血印里封入一道气息,但不需要来人详加解释,丰逸臣也能解读出太多的信息。

师尊没有被害,还活得好好的,但气息太弱了,受伤不轻,还远没有痊愈……

“师尊她老人家何在?”丰逸臣情不自禁的抓住来人的胳膊,传念问道。

他知道周晚晴人没有到海阳郡,行踪绝不能泄漏出去,即便通过神念与来人交流,也令左右的普通将卒都退到一旁去。

“……”听来人说清楚师尊的情形,丰逸臣微微一怔,他没想到师尊身受重创未逾,没有想到立时到海阳郡,跟他们汇报,竟然带着五千乌合之众去偷袭鼓浪岛了,这不是开玩笑吗?鼓浪岛是很重要,但都远远没有漱玉仙子本人重要。

周氏哪怕在雷阳宗和萧氏的合击之下,最后放弃海阳郡,避祸更深的海域之中,但只要是有了周晚晴的回归,周氏未尝不能在数百年之内重新崛起。

只要是萧氏在其中没有天位真君的崛起,就始终不可能真正巩固他们在九郡国的统治地位。

师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进落霞港,而是去偷袭鼓浪楼,真是儿戏!

丰逸臣又是惊喜,又是无奈,正在他皱眉思索之际,忽而听他的副将李彬兴奋地大叫起来:“大人快看,萧氏的战线好似要收缩了。”

丰逸臣放眼望去,只见萧氏之前已经快要逼近到落霞港三千步、正准备展开新一波攻势的船队,突然间往后收缩退;而数十里外的叛军水营,丰逸臣能分明地看到,三四十艘旗帜各异的海船骤然杨帆,向鼓浪岛方向驶去。

战场之上,时机稍纵即逝,丰逸臣也是非常坚毅果决之人,昂然高喊道,“左右,留一万人继续驻守落霞港,其余人统统登船,准备出城缠住萧氏的水军!”

一时之间,整个落霞港之上,苍凉的号角声和急骤的鼓点交错响起,波涛的声音骤然激越,随着一声沉重的闷雷声,落霞港那斑驳的巨大水闸缓缓升起,一艘艘停靠在港岸上的船只骤然而动,在光华交错中向落霞港外驶去。

眼见着落霞港的动静,站在对面的萧江眉头骤然一紧,难道这丰逸臣今天吃错药了,居然敢杀将出来?

萧江此时只知道鼓浪岛遇袭,还不知道是漱玉仙子周晚晴现身,所以考虑将新投附过来的三万海盗兵,即刻赶往鼓浪岛增援。

落霞港悍然摆出主力出港搏死生的架势,却令萧江吓了一跳。

萧江统领水师进攻落霞港,伤亡不少,后来招募海盗,才勉强保持十万兵马围困落霞港。

落霞港的伤亡也不少,目前港城之内大体还有五万精锐战力,萧江想不明白,这时候丰逸臣竟然要全军出击,跟他们决一死生?

难不成偷袭鼓浪岛的兵马,是丰逸臣所派?

即便如此,丰逸臣也没有必要倾巢而出,难道就不怕他不去管鼓浪岛,而是集结优势兵力,先将出港作战的伏蛟军主力给灭了,然后顺势拿下落霞港?

怎么回事,丰逸臣也是一代名将,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常的决定?

萧江苦思不解之际,忽而一道亮光从脑海中闪过:

漱玉仙子周晚晴!

唯独有周晚晴亲率精锐偷袭鼓浪岛,丰逸臣才有可能不顾一切的派出伏蛟军主力配合作战。

如果漱玉仙子周晚晴亲率精锐偷袭鼓浪岛,所谓偷袭鼓浪楼的五千精锐绝不简单,有可能混入空海城的大批高手在里面。

萧江这时候只是通过灵禽,从高空中侦察到鼓浪岛遇袭的情形,刘亚夫还没有来得及派来人过来跟他禀明细情,所以并不知道杨隐、周沾两大寇,也随黑风寇一样投附周晚晴了,他满心认定周晚晴是从空海城借来五千精锐!

萧江额头都要冒出冷汗来。

他此时已经不再去想鼓浪岛失陷后再去夺回的事,也不再考虑是不是击溃伏蛟军出海主力,强攻落霞港的可能,他想到漱玉仙子偷袭鼓浪岛不可能不跟丰逸臣通气,那就意味着他们有着十足的把握拿下鼓浪岛,才会让漱玉仙子周晚晴亲自冒险!

这种情形下,萧江不得不考虑鼓浪岛一旦落入漱玉仙子周晚晴的强力掌握之中,而他们两面作战失利的恶劣局面。

萧江的思考不过几十息的时间,在此期间,已经有数十艘战船在九龙伏波大阵的掩护下,驶出了落霞港的大闸。他们冒着雷火玄冰,迅速开始调整自己的阵型。

“落霞港居然列出了凿穿阵型!”萧江身旁的一个副将吃惊地喊道,“他们活的不耐烦了?还是说真的要破罐子破摔,想要抛弃落霞港而逃跑!”

不能再犹豫了,萧江飞快地传下号令,让已经远去的海盗船队退回来两万人,不管周晚晴到底是不是在鼓浪岛上,他这时候要考虑的,即便无法歼灭伏蛟军出落霞港的主力,也要保证他手里的兵马不被伏蛟军分而击之。

*****************

刘亚夫脸上yīn晴不定,灵蛟伏波阵已经攻出了三记玄青yīn雷,但都被对方拿数百张防御道符抵挡住——刘亚夫也是久经沙场考验之人,看到这种情形,也明白对方实际是想尽可能逼近灵蛟伏波阵,然后利用人数多、能御剑、驭物的精锐弟子的优势,最近在距离范围内,将灵蛟伏波阵给破掉。

刘亚夫心知他们能不能借用灵蛟伏波阵守住鼓浪岛,更主要还是看前方大营调派兵马赶回来增援的速度了。

在他回到鼓浪港的城头之上时候,已经将鼓浪岛遇袭的讯号传递了出去,然而周晚晴在鼓浪岛这一重要的讯息,却并非讯号可以传递的。

不过,刘亚夫已经派自己的两名心腹,迂回到鼓浪岛的东北侧,然而前往前锋大营去找萧江传讯。

刘亚夫相信萧江比他更愿意看到周晚晴的死亡,知道消息后,应该不顾一切的率主力赶回鼓浪屿,围杀漱玉仙子周晚晴。

想想周晚晴因为自己而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说不得师尊一高兴,允许自己进入无极玄雷虚境修行也说不定,刘亚夫想想也高兴,这时候却怎么都不会想到,萧江他已经怂了。

看着闸南大营的一千五百守军没有集合完毕,居然就被区区五百人分割开来,要么杀死当场,要么缴械投降,刘亚夫他也是恨铁不成钢的冷哼一声,他都忘了是他自己先放弃闸南大营,先退回主营的。

刘亚夫身躯轻轻地一抖,将那惯常披在身后的血sè大氅抖落,露出一身被纯黑sè灵甲所包裹的健美身躯来,他看到身后主营内仅存的两千五百精锐,这时候已经快速反应过来,赶赴到各自的岗位坚守。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章 形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