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夺岛之战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夺岛之战

刘亚夫最初是想将漱玉仙子缠在鼓浪岛,等萧江派援兵回来围歼,但等黑风寇、黑鲨杨隐、血屠夫黄沾所部从东面坚决的进逼过来,他一颗心就有些悬在那里。

在扶桑海域之中,除了极少数的精锐强兵,辟灵境弟子通常都是作为基层武官编入营伍之中的,最底层的武卒,主要还是由通玄境弟子构成。

因此,一支精锐之师,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武官占总兵力的比例,通常都在一成左右。

而此时往鼓浪岛中央海域进逼的五千兵马,辟灵境弟子的比例高达两成还多,达到一千二百人,已经完全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相比较而言,刘亚夫在大营还有两千五百余精锐可以调用,也确实是他这些年来带出来的精锐,加上在谋事之前,雷阳宗又暗中调了一批弟子补充进来,但拥有辟灵境修为的基层武官,也不到五百名。

如此巨大的悬殊,令刘亚夫心头蒙上一层yīn影,不知道能不能坚守援兵赶至。

当然,刘亚夫也不想未战就露了怯,看到陈海所部前锋已经逼近到大营十里范围之内,当下便集中三百名辟灵境剑修弟子,在数名道丹的指挥下,祭御灵剑杀出,三百柄灵剑组成一头狰狞的剑之蛟龙,朝来犯之敌猛扑过去。

大营是之前落霞港守军修筑的一座石头城,还有二三十具符弩摆在城墙上。这些符弩能将战矛粗细的玄阳铁箭射到十一二里外,有开山破山之威,但发射速度太慢,二三十息才能发一箭,在这等规模的战事,也只能说聊胜于无。

杨隐、黄沾率部乘船继续从水路逼近守军大营;沙天河登上岸,与魏汉所部汇合,也组织三百精锐剑修,与敌军对攻,利用他们在精锐弟子人数上的优势,先期将守军的攻势压制下去。

而要将守军大营的攻破,最终还是要等三路兵马逼近到守军大营两千步范围内,依靠神机重膛弩,将灵蛟伏波阵的防御灵罩给撕开!

战况骤然激烈起来。

刘亚夫即便还不识得神机重膛弩的厉害,也不敢让陈海他们逼得太近。

那样的话,陈海、杨隐、黄沾手下那些还没有掌握驭物术,还不会御剑或驭物攻击的普通将卒,也将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将压力直接施加到灵蛟伏波阵上。

这时候,一条魔影划破长空,从云层之后飞落在陈海身侧,正是前往监视落霞港动静的翼魔赤军,这时候赶回来面禀落霞港那边的情况。

他不等陈海发问,就咧着嘴笑道:“主子爷,你果然神机妙算,落霞港守军主力已经全部出动,缠住叛军水师的主力,仅有十二艘船、万余兵马,往这边增援而来。”

话说完,他转头看了看被杀得尸骸纵横的闸南大营,暗地里咽了一口口水,这么多新鲜生猛的血肉就摆在面前,却不敢当着陈海的面胡作非为,简直让他难受得要死。

“丰逸臣倒也算是有种啊!只要他们能将萧江所部死死缠住,鼓浪岛就飞不出我们的手掌心!”沙天河、杨隐、黄沾、魏汉等人一听,一个个都是神情振奋起来,催促手下儿郎加紧推进,他们要赶在援兵抵达之前 ,先歼灭鼓浪岛的守军,然后再整备阵形,依仗地形之利,迎战一万援敌。

周晚晴也是稍稍松一口气,所幸萧江所部主力被丰逸臣缠住,要不然萧江派遣三万以上的援兵过来,他们要不想被围在鼓浪岛,也只能提前撤走。

陈海也不理赤军,眼见着前锋战队已经推进到敌营两千步左右,朗声对刘亚夫喊道:“刘岛主,萧江所部主力已经被丰逸臣缠住,只派一万乌合之众增援过来,你此时还有信心守住鼓浪岛吗?又或者说,你觉得萧江派来的一万乌合之众,有胆子靠近鼓浪岛,跟我们决一死战吗?虽然说大家今日都各奉其主,但根子上还是在这片海讨生活,彼此杀得血流成河,也太伤和气了,要不如这样,我们网开一面,欢送刘大当家率部和和气气撤出鼓浪岛?”

听着陈海惑乱人心的话,刘亚夫心里对胆小怕事的萧江恨得牙痒痒的,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的反应。

只是,刘亚夫的手下却难免面露惊容,没想到漱玉仙子这么重要的目标就在鼓浪岛,而主帅萧江竟然仅派一万杂兵过来增援。

陈海见刘亚夫倒是能沉得住气,抿了抿嘴唇,跟周晚晴、杨隐、黄沾等人笑着说道:“刘亚夫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咱们劝也劝过了,接下来没有必要跟他再客气了!”

“好咧!”杨隐、黄沾抿着嘴,眼睛里露出贪婪而凶残的神sè,他们这时候也不再保留下来。

天地元气混乱一片,明窍境以上的强者,无法借御天地元气施展大型术法神通,但除了必要的防备力量,配合三座防御法阵所支撑起来的防御灵罩外,他们联合陈海,这时差不多一次集中六百名辟灵境弟子、四十余明窍境好手,一起将灵剑、法宝以及种种攻击道符祭出,仿佛洪流一般往敌营冲杀过去。

刘亚夫手下的精锐人数是少,但灵蛟伏波阵作为封禁级法阵,补弥了精锐战力的欠缺,加上大量的防御道符,在他看来,哪怕只有一万援兵过来,但只要他们能坚守住一个时辰,陈海、杨隐、黄沾再胆大妄为,也必然要先撤出去。

然而,刘亚夫权衡战局时,却没有将陈海手下的三十具神机重膛弩计算在内。

部署在诛魔战车之上的三十具重膛弩这一刻疯狂的咆哮起来,发出夺魂摄魄的呼啸之间,每息三百六十支玄阳重锋箭组成的金属风暴,往敌军大营的防御灵罩席卷而去。

辟灵境弟子御剑,每一次斩击,威力是要比玄阳重锋箭强出数倍,但辟灵境弟子受自身的真元法力限制,每一波御剑攻击,大概能持续一百次斩击。

然而只要玄阳重锋箭的储备足够,辟灵境剑修弟子御剑斩击一百次,一具神机重膛弩却足足能射出六百余箭,累积下来的攻击力总积,反倒是一名辟灵境剑修弟子的两三倍之多。

因为神机重膛弩与其他大量低级剑修的攻击力平均而分散,不可能一下子将就将防御灵罩打爆掉,但如此强而有力的稳定攻击之下,陈海他们肉眼就能看到敌军主营的防御灵罩眼每一秒都变得更稀薄。

即便刘亚夫与手下放弃反击,全力防守,也不断祭出防御道符弥补防御的不足,但依旧没能减缓灵蛟伏波大阵的消耗。

刘亚夫始终关注着灵蛟伏波大阵的消耗情况,他没有想到陈海、杨隐、黄沾三部的攻势来得如此狂风暴雨,即便百余阵法师拼命将自身真元注入大阵,但在不到一百息的时间内,大阵所储备的真元就已经消耗剩不到四成。

不要说一个时辰了,他们竟然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撑不下来?

刘亚夫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难受之极,不愿意承认眼前的一切,但他心里清楚,一旦灵蛟伏波阵被破,他在兵力本来就处于劣势,迎接他的下场是什么。

不过,刘亚夫也甚是老辣,这一刻他都没有流露出丝毫慌乱的神情,只是暗中通过手下的嫡系心腹,悄然往后阵转移。

陈海、周晚晴、杨隐、黄沾等人都还没有出手,随时关注着战场上的任何细微变化;周晚晴站在陈海的身侧,更是将神识延伸出去,监视着敌营内的一草一木。

忽而,周晚晴笑了笑道:“刘亚夫抵挡不住,怕是想要逃走了……”

陈海也注意到了刘亚夫手下几十个嫡系正在往后阵转移,淡淡地道:“他想逃,就由他去逃吧,我这人还是说话算数的……”

周晚晴知道陈海的意思。

他们想将刘亚夫留下来,攻势必然还要逼得更紧,才能不让刘亚夫有突围的机会,但短时间内难有补充的玄阳重锋箭消耗一旦过剧,会让他们在应付接下来的局势时变得被动。

而他们真要将刘亚夫留下来,刘亚夫也必然会负隅顽抗,这边战局胶着拖延下去,落霞港丰逸臣那边会不会出意外,就难说了。

所以,要有可能,他们这边还是要尽早将刘亚夫所部击溃,结束鼓浪岛的战事——那样的话,丰逸臣就可以尽早率部退回落霞港休整。

接下来,萧江倘若敢率部来围攻鼓浪岛,他们撤出去也方便;萧江倘若不敢战,选择暂时撤兵,那鼓浪岛彻底落到他们手里,他们则能在东南部的局部战场上,彻底扭转之前周氏被动挨打的局面。

当然,将刘亚夫放走,也不是没有其他好处。

刘亚夫将这四千人马全部丢在鼓浪港之中,只带着自己的几十名嫡系精锐逃到萧江那里,萧江一定会暴跳如雷。

毕竟一旦鼓浪岛被拿下,和落霞港就形成犄角之势,萧江不能一鼓作气歼灭丰逸臣部,又不敢反过来强攻鼓浪岛,那就只能选择退出。

那样的话,萧氏想要通过落霞港、北津城双管齐下,短时间内将周氏彻底消灭的战略构想,将成为镜花水月。

刘亚夫乃是雷阳宗暗中培植的嫡系,萧江自然不好处置他,但是双方心里还是滋生裂痕的。

“当然,咱们也不能让刘亚夫逃得这么舒服,该送还是要送送他的,”陈海笑道,接着朗声对着敌军大营传声道:“刘大当家,这时候想着逃跑了?不过,萧家的人马,你可能随意就抛弃了,那些跟了你几十年的兄弟们,你也这样将他们扔下来给你们垫后吗?”

此时刘亚夫手下嫡系心腹,已经退到后阵,刘亚夫也正打算抽身而走,冷不防被陈海这么喊了一声,就觉得好似鼓浪港之上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的身上。

刘亚夫也是心狠手辣的主,叫陈海直接拆穿,身形也仅仅是稍稍一滞,继而化身一道长虹,往西面的山岭掠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夺岛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