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逐北(四十七)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逐北(四十七)

李世民宅邸之内,李世民也换了一身家常袍服,束起了头发,和长孙无忌对坐而饮。

自从李秀出嫁柴绍之后,李家这些子女家计之事,都是李建成在照应。对自己这个二弟,李建成从来没有薄待过。一应待遇,全都和李建成一模一样。

这个宅邸,庭院深深,装饰精美。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对坐,随侍的侍女也有七八名,俱是姿容端丽之辈。

而几案之上陈设的食物,也俱都精美,竟然还有新鲜的河鱼,一名侍女正用银柄小刀,片出薄如蝉翼的鱼生,长孙无忌左一片右一片,吃得大快朵颐。

而李世民对鱼生却一片也不碰,饮酒也甚是节制。

长孙无忌吃得开心,指点着鱼生笑道:“这却是哪里来的?冬日得此,真是珍物。好东西二郎你就藏着掖着,某不上门,就是错过!”

李世民微微一笑,指着盘中鱼脍道:“是大郎遣人破冰取鱼,送至此间。费的功夫也不算少了。兄弟姊妹,俱都有份。据说大郎将他那一份,都分赐给家中门客了。”

长孙无忌笑道:“二郎你为何不吃?”

李世民正sè道:“冬日吃此生冷食物,对身体多少有伤,再以热酒化之,伤损更甚。此刻正是英雄鹰扬之际,这口腹之欲,不得不稍微节制一下了。”

长孙无忌面上神sè渐渐冷了下来,突然之间,将面前放着鱼脍的银盘一推。银盘落在地上,叮当有声。

一众随侍侍女,全都神sè不变。还是恭谨而无声的站在一旁,只等着主人吩咐。

世家当中,这些高门子弟古怪举动尽多。而作为世家使用之人,沉稳踏实忠心,主人荒唐只是由着,主人不管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管跟着,这就是世家仆役的基本素养。

李世民同样也神sè不变,甚而还略带点惋惜,看着洒落一地的那些鱼脍。

长孙无忌脸上半点酒意也无,冷冷道:“就因为大郎这般厚待,所以大郎安排你去马邑,你就乖乖的去了?而今而后,都甘心为大郎之下一个好弟弟?我们长孙家,也就随你这般沉寂下去?而让投效大郎那些门阀,都爬到我们长孙家头上去?”

长孙无忌冷淡一笑:“二郎你若没有雄心壮志,则我们长孙家又是何辜?今后看来我也少不得要去大郎门下奔走一番了,多了长孙家投靠,大郎当时欢迎无限!”

李世民撇撇嘴:“只要你不怕你姐姐揍你,你尽可以去试试。”

长孙无忌刚才冷硬的表情,因为这句话而一下都垮掉,不甘心的狠狠一击几案:“二郎,你真的就这么认输了?”

李世民哼了一声:“谁说我认输了?再说了,我也不是想和大郎争竞什么,我只是不想李家再靠着世家支持上台,然后什么事情都得考虑他们利益,不然就得垮台!过去数百年,站上高位的哪一家,最后不都落得这个下场?我只是觉得这条路走不通!我请父亲在寒门中简拔人物,收世家私军为兵,争这天下的时候,少依靠那些世家一些!这样就被大郎和他门下人物,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要不是父亲保护,我还不知道落个什么下场!”

李世民声音越说越大:“这天下群雄还在争逐,李家还没进长安,关东更是豪杰并起,江南大业天子还在!一家家的就已经站好了位置,生怕有人超过了他们。这天下,到时候到底是李家的天下,还是他们的天下?我就不信,离了他们,李家就不能成事了么?”

李世民的声音,在室内嗡嗡回荡。长孙无忌反倒没了适才的激动,只是静静的听着。

李世民这套说辞,已经非止一日了。长孙无忌也一直在和李世民争辩此事。

数百年来,得登大位,哪家哪姓不需要豪门大族支持?就是天家之间那些暗流汹涌的夺嫡之争,谁又不是同样得到了世家高门的支持?

开皇天子即位之后,就开始打压世家。但因为开皇天子威望太高,根基太厚。世家只得隐忍。将主意动在了开皇天子的身后事之上。太子杨勇,绝类开皇天子,不亲附世家,东宫之内,收录多少寒门出身之人。而当初的大业天子,却是礼贤下士,一如现在世子建成的做派。各大世家,有志一同,要将大业天子捧上大位!

因而才有了那些年的暗流汹涌,背地里的血腥争斗。连李渊如此之强,都差点在其间没顶!

在世家的支持下,大业天子即位,开皇天子饮恨而终。这就是世家的力量所在!

虽然世家在大业天子身上,算是看走了眼。不过大业天子,最后也给世家迫到了如此地步。这还不足以说明结好世家的重要性么?

可李世民在这上面,天然就处了下风,还自有一套说辞。这些年来,似乎还一直身体力行。李二郎养着的门客,有哪个出身高一些了?连累得他长孙家嫡子,都成了被笑话的对象!

现在李世民都要被赶到马邑郡了,嘴还这般死硬。长孙无忌真的是连辩驳的气力都没有了。

心灰意冷之间,长孙无忌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是因为建成的世子身份,二郎在争夺世家支持上,天然就落于下风。所以才想别出蹊径,在武事上做出一些成就来?所以这提兵入马邑之事,在别人看来是放逐,对二郎而言,却是掌握武力的上好途径?所以二郎才一声不吭,决定坦然接受?

争夺天下,不是还有一句话么。天子者也,兵强马壮者自为之!

大概二郎,就是想走这么一条路罢?

长孙无忌一边想着,一边苦笑着微微摇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是不是在自我安慰。

长孙家和二郎实在捆得太紧了啊…………他也从来没有选择。

长孙无忌缓缓起身,朝着李世民行了一礼:“既然二郎做了决断,某自然追随到底而已矣。何时国公下令,二郎起行,某追随二郎鞍前马后,虽赴汤蹈火亦不敢辞。”

李世民也起身还礼,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

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却不知道自己这位舅兄,想到哪里去了。不过,也随他罢…………

过去几百年天下群雄的路,真的是走绝了。再重复,也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劫难而已。只有数百年的世家,却不会再有数百年的皇朝。被顶在最前面的,只是这些世家的牺牲品而已。

父亲和兄长,为什么就看不出这个道理?

但愿此去马邑,能在绝境之中,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出来!

斯时斯刻,不过才二十岁的李世民正是雄姿英发,什么都不畏惧的岁数。

搜索关键词 盛唐风华 zetianjixiaoshuo.com,各种小说任你观看,破防盗章节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逐北(四十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