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噩耗

第七百七十三章 噩耗

落霞港作为九郡国与空海城、雷阳宗势力相接的要津之地,一直以来都建有一套严密的侦查体系,通过外围的哨塞以及精锐斥侯、灵禽,平时差不多就能将外围两三千里海域范围内的大小动静都掌控住。

萧氏叛乱,周晚晴又生死不知,萧江率叛军水师奔袭而来,落霞港就尽丧海阳郡以外的哨塞,丰逸臣率数万守军被团团围困住,只能通过侦讯法阵大体掌握外围千余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的变化,以此推测外围可能发生的种种事情,但落霞港的斥侯、侦察灵禽是没有办法放出去了。

既然知道师尊周晚晴未死,还收编海寇残部奔袭鼓浪岛,丰逸臣在拼死拖住萧江大部的同时,自然也是不计伤亡的将精锐斥侯及以侦察灵禽放出去,随时关注鼓浪岛那边的战时变化。

刘亚夫弃岛而逃,守军被击溃,丰逸臣也就比萧江迟半盏茶的工夫就知道消息了。

丰逸臣此时还不是特别清楚鼓浪岛一战的详细经过,但师尊周晚晴身受重创,率海盗残部竟然能成功夺下鼓浪岛,也是令叹为观止,他都怀疑空海城已经派出大批精锐弟子混入师尊手下,只是空海城无意直接跟雷阳宗开战,才没有特别挑明这事。

不过既然如此,丰逸臣的拖缠任务就算是已经顺利完成,当即就毫不犹豫率战船撤回到九龙伏波阵的覆盖范围之内,背依九龙伏波大阵,与萧氏叛军对峙。

他没有急着将所有的兵马都撤回落霞港防御更为坚固的坞城之中,毕竟他还是要顾虑萧江有可能率水师主力,前往鼓浪岛围杀师尊周晚晴。

陈海和周晚晴这一刻也在血蛟宝船之上,等待着落霞港方向的动静。

良久,一个黑点从高空中落下,赤军飞落在甲板之上,冲着陈海瓮声瓮气地道:“主子爷,落霞港的战事已经停歇了,萧江那怂货率兵马往北面撤退了。”

陈海松了一口气,萧江竟然看不透他们这边的深浅,没胆来攻,这就为他们整编战俘残部赢得一些时间。

周晚晴皱着秀眉,问赤军道:“双方伤亡如何?”

“各损失了十几条船,不过叛军那边的损失更多的是挂着纷杂旗号的海盗,主力应该没有什么损失。”

听了赤军的话,陈海想了片刻,挥手让赤军去高空之中继续侦查附近的动静。

杨隐松了口气道:“这萧氏总算是从落霞港撤军了,这往后有鼓浪岛和落霞港相互守望,最起码海阳郡的水路是可以安顿住了。”

陈海一直手指敲击着椅子扶手,发出铎铎的响声。

诚然,萧氏手里距离落霞港最近的要津港潜川,在两千里之外,萧江率部退回去休整,他们能歇一口气,但是萧氏目前在没有雷阳宗的大举支持下,水军就对周氏有了压制,在形势继续恶化下去的情况下,谁能保证雷阳宗不会冒着全面开战的危险,直接挥师侵入九郡岛?

想太多也无益,虽然周氏伏蛟军水师损失严重,但周晚晴顺利回归海阳郡,还打了一胜仗,迫使萧江解围而去,这必然会影响到那些中立郡府的态度。

正在思虑之中,陈海忽而神念一动,察觉到落霞港方向有数十道剑光飞速而来。他和周晚晴走上甲板,不多时就见几十人御剑而来。

按下光华,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直接单膝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道:“周云山参见老祖!”

陈海见那人面容憔悴,一身青sè衣袍之上有不少破损之处,再细看,气息还有些不浮。

照理说,一位道胎境强者御剑横跨五百里海域,绝不会消耗成这样,由此可见,落霞港一直以来所面临的压力有多大,以及他们今日的一战打得有多么艰辛。

周晚晴看着眼前的周云山,以手虚托,将他扶起道:“这些日子大家都辛苦了,不过既然我已归来,就不会再容许萧氏逆贼能继续猖狂下去。”

周云山强自按捺住自己的情绪,起身道:“老祖,逸臣师兄已经着一万精锐水师横渡海峡,过来接防鼓浪岛,特命我先行过来传讯。眼下萧氏的船队还未走远,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还是请老祖先随云山回落霞港商议诛灭这些乱臣贼子的大策……”

那周云山初时说起来还好,到说道乱臣贼子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肉一般,面容甚是惨烈。

周晚晴和陈海对视了一眼,见后者点了点头,自然点头应允。

陈海、杨隐和黄沾护送周晚晴有功,又出兵出力拿下鼓浪岛,周晚晴自然要邀他们一起去落霞港,与周族众将见面,再论功行赏。

周云山瞥了陈海、杨隐、黄沾等人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想要阻止,但这是老祖周晚晴欣然拿定的主意,他也只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反对。

陈海将周云山的神情看在眼中,心里微微一笑,他并不难想象周云山以及其他周族大臣重将对他们有所防备。

一群杀人越货、毫无底限的凶残海盗,之前还与雷阳宗、萧氏合谋诱杀周晚晴,害得九郡国差点就彻底倾覆掉,这时候他们虽然助老祖回归、并夺下鼓浪岛,但以后会不会有反复,周族众人心里显然是没有信心的。

御水法阵的阵法禁制,毕竟远没有封禁级法阵那么玄奥、复杂,也没有那么难祭炼,通常只需要辟灵境阵法师主持就能将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但为了更快掌握血蛟号,陈海调用六名明窍境阵法师,也就用两个时辰,就将血蛟号的御水法阵祭炼过,就能通过御水法阵控制血蛟号斩风劈海,在风浪汹涌的大海中航行了。

在确定周边数百里海域并无危险,血蛟号、黑鲨号、血屠夫号三艘战般就迎风破浪,载着周晚晴以及一干将卒、战俘往落霞港进去,而将鼓浪岛留给周族的伏蛟军水师接防。

在路上,周晚晴将陈海、杨隐和黄沾、沙天河、魏汉、朱明魏等将介绍给周云山认识——周云山也是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向众人一一示意,毕竟周晚晴能顺利回归,这些海盗是立了大功的。

而且伏蛟军水师损失惨重,这三路海盗能以五千人马强攻鼓浪岛,战力之强也确实令人刮瓜相看,后续的战事还不得不借助这些海盗的力量。

周云山他看得出老祖周晚晴极为依重陈海,他心里想不明白陈海一介区区道丹境海盗,有什么能够值得老祖如此重视的,但周晚晴在周族乃是神祗一般的存在,周云山也不敢当着周晚晴的面,流露出对陈海的轻视之心。

半途中遇到了落霞港前来接管鼓浪岛的船队,周晚晴接见过统兵主将,就继续分道而行,最后在夕阳将金灿灿的余晖洒满海域的时候,落霞港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丰逸臣一直关注着血蛟号船队的行踪,他也早就率着战般在落霞港百里外相迎,看到师尊那清丽娇艳的脸,他也是难抑心里的激动,上前参拜后,又亲自护送周晚晴进入落霞港。

漱玉仙子、周族老祖周晚晴那出尘的身影,出现在众将士的眼前,落霞港内外顿时激起一阵欢腾。

周晚晴就是整个周氏的主心骨,也是整个九郡国的擎天巨柱,只要是她能回归,那么所有人都坚信,平息萧氏之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丰逸臣一行将周晚晴等人迎入落霞港,特地将城守府清出来,请周晚晴住进去,稍稍安顿下来,俯身拜倒在周晚晴的身前,说道:“知悉师尊已经安然无恙之后,我已经着人前去北津关传讯,武灵侯不日之内应该就会前来接师尊回出云城。这些日子还请师尊在落霞港内好好歇息,以便早日恢复神通。”

周晚晴将丰逸臣、周云山一行好生勉慰了一番,日头已经彻底落下。

丰逸臣知道周晚晴素来不喜热闹,是以也没有安排什么晚宴之类的,只是嘱咐让所有士兵今日加了酒肉。

正待散去的时候,忽而一阵血腥气传来,下一刻,一个道丹境修士飞身进入大殿,但见他一个手臂被齐的斩掉,只是勉强制止伤势,他无力地蹲坐在地上道:“大事不好,北津城,北津城失守了……”

传讯之人话没说完,头就一歪晕倒了过去。

此话一出,大堂上所有人都面sè大变,丰逸臣闪身而上,一手将那人扶住,下一刻身上冒出淡淡的光华,将浑厚的灵元度了过去。

然而不管他怎么努力,那道丹修士就是没有半点反应。

良久之后,他站起来朝周晚晴微微摇头,说道:“明决子赶来报信,透支太多,已经没救了。武灵侯在北津城坐镇,拥兵二十万精锐,怎么会就这么失守了?”

传讯的人已然身死,他们也猜测不出北津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那北津城乃是海阳郡唯一的陆上要塞,北津城一破,接下来叛军就能长驱直入海阳郡,这其中虽然也有几处关隘,但其险要程度根本就无法跟北津关左右万丈雄山相比。

到时候萧氏叛军长驱直入,不要海阳郡的郡城出云城了,就连落霞港也难保啊!

如此噩耗传来,不要说周族众人了,就连杨隐和黄沾也是在心中暗暗叫苦。

他们本以为投效了周晚晴,所立大功能保下半辈子安稳太平,谁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周氏唯一可以据险而守的的北津城竟然失陷了?

陈海则是暗感侥幸,幸亏在噩耗传来之前,他挟裹杨隐、黄沾打下鼓浪岛,令他们没有退路可选,要不然这两个老滑头说不定这时候就已经决定开溜了……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三章 噩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