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895 谁拦我,谁就死 为56500金钻加更

895 谁拦我,谁就死 为56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怪人,当然就是万毒公子!

对于王晓雨的恨,万毒公子显然比我更甚,所以他自告奋勇地要来对付王晓雨。我一再告诉他说王晓雨很强,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但他就是不听,仍旧大张旗鼓地来了,而且一来就上了万虫阵。

万毒公子自从回到南方,毒虫得到了大量补充,南方实在是个好地方,是毒虫生长和滋养的天堂。

王晓雨从小生活在南方,虫子当然是见过不少的,但,这么大批量的虫子同时出现,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见。看到这么多的虫子,王晓雨顿时毛骨悚然、脊背发凉,很快意识到这些虫子都是被眼前的怪人操控,立刻挥舞起了自己的掌中刀,刷刷刷地劈砍四周跃过来的毒虫。

瞬时间,无数残肢乱飞、鲜血淋漓,这些毒虫的速度再快,也没有王晓雨的掌中刀快。两柄狭小的掌中刀挥舞起来,竟将四周舞得密不透风,万千毒虫根本钻不进去。

王晓雨好歹还能劈砍毒虫,陈小练就倒霉了,被绑在椅子上不能动,眼睁睁看着那些毒虫爬来,只能嗷嗷嗷地不停乱叫。

‐他哪里知道万毒公子是什么人?

但是很快,陈小练就发现这些毒虫并不是漫无目的地攻击,而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攻向王晓雨,甚至都不看陈小练一眼,就从他的脚下爬过去了,在他四周形成一块真空地带。

陈小练呆呆地看着脚下不断爬过去的毒虫,终于明白过来它们是被控制的,控制它们的人,当然就是眼前那个怪人。

而且,随着怪人的笛声时而高亢、时而激昂,毒虫的攻击也呈现出种种不同的变化,几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咬着、啄着。

好在王晓雨的实力也足够强,总能将变化多端的虫子斩于身下。但,虫子连绵不断,似乎永无止境,王晓雨终于有些烦了,他意识到毒虫的攻击和那个怪人的笛声有关,于是迅速杀出一条血路,朝着怪人攻去!

‐每一个初和万毒公子交手的人都以为只要夺下笛子,这些毒虫的攻击就能停止。

严格来说,这么想也正确,万毒公子虽然还有其他操控毒虫的方法,但笛子无疑是他最擅长也最惯用的一种,操作范围也广。

王晓雨已经把万毒公子当做了杀害父亲的凶手,所以一冲到万毒公子身前就使出了杀招,万毒公子立刻挥动玉笛抵挡,但是刚刚抵挡几下,就发现不是王晓雨的对手,于是又往后退。

“你不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王晓雨大叫:“你杀不了我父亲的!”

王晓雨很了解自己父亲的实力,知道父亲绝不可能死在这个怪人手上。

万毒公子一边往后退,一边嘿嘿地笑:“你答对啦,你父亲确实不是死在我手上的。”

说话间,万毒公子已经退到门外的院中。

“让那家伙出来!”王晓雨咆哮着,继续追杀着面前的万毒公子。

在他身后,万千毒虫仍在不停攻击,但却始终无法追上王晓雨的速度,再加上万毒公子已经停止吹笛,很多毒虫的动作变得迟缓。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啊!”万毒公子突然大叫一声。

“你不是说你能对付得了他么?”

眼看着王晓雨就要劈中万毒公子,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一个人影又从门后闪出,一截钢管也朝着王晓雨狠狠砸去。

这个人,当然是我!

一开始,万毒公子不让我插手,我只好就不插手,他甚至还骂我,说我这么久没给七尾蜈蚣报仇,真是一个废物。既然如此,我就让他看看王晓雨真正的本事。

结果几个回合下来,万毒公子就丢盔弃甲,最终只能向我求援,我才挺身而出。

这一钢管砸下去,王晓雨当然惊得不轻,以他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使钢管的这人绝对非同凡响,所以立刻往后退去。待他站定,才看清我的长相,顿时大吃一惊:“王巍?!”

在这里竟然看见了我,也难怪他会如此震惊了。

但,我才懒得跟他废话,继续挥动钢管冲了上去,我想杀他已经很久,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这次终于能够如愿以偿。

“就是你杀了我父亲?!”王晓雨终于反应过来,接着怒火中烧。

这一次,我倒是答了一句:“不错,就是我!”

听到我亲口承认,王晓雨彻底爆发了,“嗷”一嗓子朝我冲了过来,那模样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看着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手里的匕首也划出一道道寒光。

爆发了的王晓雨果然可怕,真是不要命了似的朝我攻着,原本以我现在的本事,和他打个不相上下不成问题,但这疯了一样的王晓雨,还真给我造成不小压力,逼得我也不断后退。

“嘿嘿嘿,你不是说你能干得过他吗?”万毒公子竟然还在旁边笑着。

“少废话,快来帮我!”我大叫着。

相比于刚刚丧父的王晓雨,我在气势上确实输他很多,他的眼睛彻底红了,整个状态形似疯魔,我还真的有点扛不住他。万毒公子见状,也立刻持起玉笛,放在嘴边轻轻吹了起来。

悠扬的笛声再次充斥这间别墅内外,万千毒虫也再次朝着王晓雨一哄而上。

本来,以王晓雨的本事,避开这些毒虫攻击完全不是问题,但他确实有点走火入魔了,一心一意要杀掉我,根本不顾身后和左右的毒虫。那些毒蛇、蝎子、蜈蚣一层又一层的爬上来,有的缠住他的小腿,有的咬住他的屁股,有的甚至爬到他的头顶。

万毒公子所豢养的这些毒虫,毒性其实已经相当厉害,普通人稍稍碰上一点就得暴毙。但王晓雨完全没反应似的,仍旧张牙舞爪地朝我攻击,虽说练功练到一定程度,皮肉、筋骨都要比普通人结实一些,但同时被这么多毒虫咬到还没反应的,我真是第一次见,心中不禁暗暗吃惊。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王晓雨不是没有反应,其实已经中毒不轻,脚步微微有些飘忽,眼神也开始涣散,显然神志不清。

但他还是大喊大叫地往我身上劈着。

此刻的王晓雨,脑中似乎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将我杀死,为他父亲报仇!

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停下前进的脚步!

在这样坚定的意志下,成千上万的毒虫似乎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了,即便他的背后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毒虫,依旧不影响他的脚步和动作。

攻击、攻击、攻击!

在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这两个字。

在他疯狂的攻击之下,我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不断地后退、后退、后退。

就在这时,王晓雨突然“嗷”的一嗓子,似乎遭到了更为强有力的攻击,他还想再往前走,但实在承受不住疼痛,极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才“砰”的一声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接着,一条仅有半截身体的青sè蜈蚣从他脖子后面爬了出来,很不客气地踩在他的脸上,冲王晓雨的眼睛晃动着嘴里的两根毒钩。

当然就是七尾蜈蚣。

七尾蜈蚣断了半截身体,印有七个红点的尾巴也不见了,看上去却依旧威武霸气,无论是谁看到都要哆嗦一下。

我曾问过万毒公子,七尾蜈蚣能否长出另外半截身体?

他说不能,这又不是蚯蚓。

也就是说,七尾蜈蚣终生只有这半截身体了。

如果你是七尾蜈蚣,你气不气、你恨不恨?

七尾蜈蚣骑在王晓雨的鼻子上,耀武扬威似的嘶嘶地叫。

王晓雨当然认出了这条蜈蚣,曾被自己一刀断为两截的七尾蜈蚣!

王晓雨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七尾蜈蚣。似乎想要说点什么,瞬间袭来的疼痛淹没一切,让他啊啊啊的惨叫、嚎叫起来,脖子迅速变得粗大起来,身子也不断来回打着滚。

更多的毒虫爬到他的身上,大口大口咬噬着他的身体,很快,他的惨叫声也被吞没了,浑身上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化成一堆白骨。

我认识万毒公子这么久了,也见他用过不止一次的万虫阵,能被啃成这么惨的,王晓雨还是第一个。

虽说王晓雨是死有余辜,可我看着这幕还是忍不住有点浑身发毛。

太惨了,真的是太惨了。

这些虫子收工以后,又嗖嗖地爬回到万毒公子身上,从他的裤腿、袖口、头发处钻了进去,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地上除了有堆白骨之外,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真的,惹谁都别惹万毒公子,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敌人,那真是连晚上都睡不好觉。

我绕过王晓雨的白骨,走到屋内去给陈小练解开绳子。

院中的一切,陈小练当然全部看在眼里,整个人也完全呆住了,即便是已经获得自由,也很久很久都没有动。

善后工作,当然是陈小练处理的,连同王晓雨在内的一百多居尸体处理下来,这个别墅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凶宅,立马就被陈小练弃之不用了,托给中介低价出售。

在我的牵线下,陈小练和万毒公子也彼此相识、成了朋友,不过和大多数人一样,陈小练甚至不敢挨着万毒公子坐,好在万毒公子也习惯了,完全不以为意。

之前到兵部没能见上怀香格格,我也就死了这条心,踏踏实实地在海南岛住了下来,至于怎么扩张势力,还得另谋他策。

一个星期以后,消息终于传到陈老耳中,陈老这才知道海南岛已经易主,渔王被九大寇之一的陈小练干掉了。和我预料的一样,陈老才不会为渔王报什么仇,他要的是势力,而不是某个人。

他联系上了陈小练,要求陈小练以后为他做事,否则分分钟就把陈小练抓到大牢里去。

陈小练按照我的吩咐,马上就向陈老表了忠心,说是一切都听陈老安排。

以前我总奇怪陈老已经站在华夏巅峰,为什么还在暗中组建这么多的黑暗力量。后来我明白了,单凭官面上的力量,他是不足以和其他几位老人去抗衡的,要想完成他的皇帝梦。非从地下世界下手不可。

这事,龙组显然已经知道了,怎么阻止陈老,那是他们的事,现在的我只想救出我的爸妈。

而我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必须拥有强大的力量!

我拿来地图,将海南岛附近看了个遍,却发现基本都是夜明的势力,无论想动哪个都避免不了要和夜明发生冲突。能不能斗过夜明暂且不说,一想到要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为敌,我的心里还挺难受的。人家一次又一次地帮助我,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她们,我到底还算个人吗?

我每天愁眉不展,吃不好也睡不好,陈小练和万毒公子全部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

更加让我难受的是,万毒公子也要走了。

万毒公子毕竟是龙组三队的成员,之前他向左飞告了三个月的假,专门到南方来为七尾蜈蚣疗伤。现在,他也该回去了,毕竟他有公职在身。不可能一直陪着我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林婉儿之前为他大闹鬼王派,不仅受了伤还被关了禁闭,他得回去看看林婉儿。

但他告诉我说,即便他到了帝城,也会想办法帮助我的,帝城那边的消息都会第一时间告知给我。

自我逃亡开始,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早和外界断了一切联系,连我舅舅都没打过电话。万毒公子愿意充当我的眼线,我当然是愿意的。而且我不能强留别人在我身边,毕竟大家还各有各的事情,能在我有难的时候帮上一把,我已经很满足、很知足了。

所以我没留万毒公子,只是备了一桌宴席为他饯行。

参加宴席的只有三人,我、陈小练、万毒公子。

我们三人喝了个通宵,喝得烂醉如泥、天旋地转,我指着头顶的吊灯发誓,说我一定要除掉陈老,一定要救出我爸我妈!

两人抱着我的肩膀,说好好好,我们支持你。

可我又痛哭起来,说我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而且我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怀香格格愿意帮我多好,有了夜明我还怕谁?

陈小练抓着我的领子说道:“巍子哥,这女人就是欠干,你干她一回,把她干老实了,她就什么都听你的了!”

我用力把陈小练推开,说去你妈的,乱说什么?你才欠干!

陈小练被我推了一个趔趄,歪倒在地呼呼睡了。

而我坐在地上,继续抹起了眼泪。

其实我以前真的很少哭,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觉得自己山穷水尽了,以前我有我爸、有我妈,还有我舅舅,闯下天大的祸都有人给我擦屁股,但是现在,我只剩自己了,一下就慌了神、没了主意,从未像现在这么绝望过。

陈老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霸道地压在我的身上,让我一点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万毒公子突然扳着我的肩膀,神sè严肃地对我说道:“王巍,你知道怀香格格为什么不肯见你么?”

“为什么?”我晕晕乎乎地看着他,感觉他似乎知道点什么似的。

万毒公子神sè复杂、欲言又止,忍了半天才说:“其实我不想和你说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急了眼,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怀香格格,现在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什么?!”

听到万毒公子的话,我的心中倍感吃惊,完全不知怎么回事。

万毒公子告诉我说。因为他前几个月都待在玄武门外的山坡上,虽然兵部的人从来没发现过他,但他还是无意中听说到了不少东西。

原来,怀香格格生了怪病,据说病得还很严重,将自己折磨的非人非鬼,和以前的样子完全不同,已经好几个月都不见人了。青龙元帅请了不少名医过来,却都束手无策,据说近段时间更加严重,不用多久就要死去。

这些事情,万毒公子并没亲眼所见,都是听玄武门那些在山坡上练功的人说的。

就是他们,也没亲眼所见,都是传来传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没人知道。

总之,怀香格格生了怪病,而且活不久了,这事总是真的。

听完万毒公子所说,我一下就急了眼,问他怎么不早和我说呢?

万毒公子为难地说:“刚见你那天,我就打算和你说的,后来出了王晓雨的事,暂时就搁下了。后来我又想了,怀香格格不愿见你,肯定是不想让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而且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我琢磨着,还是不要和你说了,免得你又伤心难过…;…;”

“你他妈的…;…;”

我用力推了万毒公子一把,疯了一样地朝着门外冲去…;…;

可惜的是,当时我已喝醉了酒,根本不辨南北,出了门就一头栽倒,沉沉睡去。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人转移到了床上,而万毒公子已经离开。

昨天晚上的话,我仍记得清清楚楚,再次跳了出来,朝着门外冲出。

我不知道怀香格格生了什么怪病,也不知道她被病魔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但我绝不可能因为这个不去见她!

我大概能猜到怀香格格的想法,她显然是不愿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模样。但她未免对我太没信心,哪怕她变得无比丑陋,哪怕她浑身长满天花,我也不可能会嫌弃她的啊!

我不是名医,我治不好她的病,难道我还不能见她一面吗?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深山,接着又跋山涉水,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终于赶到了兵部附近。

此时,已经天黑。

我也再一次被巡逻的兵部成员给拦住了。

“你…;…;你怎么又来了?”十几个将我团团围住的兵部成员战战兢兢地说:“我们尚书已经说了,公主是不会见你的…;…;”

“少废话!”我凶巴巴,又狠狠地说:“叫青龙元帅来!”

就这一句话,便吓得这几个人四散奔逃。

半个多小时后,青龙元帅站在了我的身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青龙元帅同样恶狠狠说:“有完没完了,怎么像个狗皮膏药似的?”

见到青龙元帅,我终于收敛了自己的脾气,软语相求着道:“我听说了怀香格格的事,知道她现在生了怪病,好像命都没多久了,拜托你让我见见她好吗?”

听了我的话后,青龙元帅的身子一抖,颤声说道:“你听谁说的?”

接着,她又恶狠狠地看向周围的几个兵部成员,那些人也都是一阵哆嗦,立刻摆着手说:“没有,不是我们说的!”

我仍看着青龙元帅,红着眼睛说道:“青龙元帅,你别管是谁和我说的,我只想见她一面!青龙元帅,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她,为她去死我都愿意!我就想在她弥留之际,再看她一眼还不行吗?求求你,让我去见她吧!”

青龙元帅低下了头,一副非常难过的样子,沉声说道:“其实,公主的病情前段时间得到了控制,本来以为她会好的,这就是我之前让你一个月后再来的原因。但没想到一个月后,公主的病情愈发严重了…;…;王巍,你还是走吧,公主不想让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她想让你永远记住她最美的模样,你以后还是别再来了!”

说完这番话后,青龙元帅已经泪眼朦胧,转过身去就要离开。

“不,不!”

我立刻追了上去:“让我见她一面,一面就好!”

青龙元帅狠声说道:“拦住他,别让他靠近兵部一步!”

“是!”

十几名兵部成员迅速围了上来,将我的前路彻底挡住,而青龙元帅则很快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当时的我,已经彻底被冲昏了头脑,我一定要见到怀香格格,谁都拦不住我!

我猛地抽出钢管,同时仰天长啸:“谁拦我,谁就死!”??

Mr_大脸(2652296)?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小说连连看”,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看网友对 895 谁拦我,谁就死 为56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