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四章 黑风水师

第七百七十四章 黑风水师

孤月高悬,此时正该是夜阑人静的时刻,但落霞水城之内,依旧人声鼎沸,灯光将水城内照耀得犹如白尽一般。

巨浪不停歇地拍击着雄厚的城墙,将阵阵涛声传到城守府之中,让人分外的烦躁。

魏汉、朱明巍等中层武将已经退去整顿兵马,此时城守府之中,只有周晚晴、陈海、丰逸臣、周云山、沙天河、杨隐、黄沾等人端坐在其中。

他们这边接到了北津城失陷的消息之后不久,落霞港负责斥侯敌情的总哨将区泉山就赶过来禀报说萧江所率领的船队去而复返,此时停靠在落霞港往北一千二百里外的一座孤岛上……

很显然萧江此时也知道萧若海率部攻陷北津关的消息了,或许是等萧若海的进一步军令,或许是窥探时机,再度往落霞港扑过来,或者觊觎一侧,截断周族从海上逃亡的幻想。

且不管北津关以及海阳郡之内的形势有多危恶,萧江率部去而复返,此时驻守鼓浪岛的一万水师随时有可能有灭顶之灾。

周云山建议放弃鼓浪岛,先将一万水师调回落霞港,防备萧江有可能偷袭鼓浪岛。

“一切还请周师决之!”丰逸臣看向周晚晴说道。

周晚晴虽然被周族乃至九郡岛亿万民众视为神祗一样的存在,在别人眼里她是无所不能的存在,而她于修行也可以说是千年不世出的妖孽奇才,但也恰是如此,自她从幼年起展露出耀眼的根骨跟天赋以来,她就受到周族无微不致的照顾跟保护,实际罕有历练的机会。

踏入天位境之后,长辈、同晚都纷纷逝去,周晚晴就成了周族的“老祖”,成为漱玉宫宫主,成为九国郡的太上皇尊,但她始终醉心于修行,除了挑选一些资质极佳的弟子收入门下指点修行外,平时都不怎么插手世俗事务。

九郡国的世俗事务,都是由周族宗老推选国主主持。

因此丰逸臣这时请周晚晴决定鼓浪岛是守是弃,周晚晴则是下意识往坐在一旁的陈海看去。

就算是陈海不想引起猜忌,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力排众议的反对道:“萧江若出兵夺鼓浪岛,必然是想将周族封在岸上,不得出海,但也恰是如此,我们更不能让他们得逞!”

丰逸臣手撑住长案,一双虎目之中绽放出淡淡的神辉,说道:“话是这么说不假,但现如今萧江陈兵八万精锐水师于海上,若是他们想,旦夕之间就能夺下鼓浪岛,我一万水师如何能挡,岂不就白白丧送在鼓浪岛上?”

周云山、丰逸臣怎么可能想不到鼓浪岛的重要性,但北津关大溃,虽然具体什么情况还没有详细消息传来,但伤亡必然惨重无比,能有三分之一的残兵败将能撤下来,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还要面临萧若海近三十万兵马追击。

而他们手里的伏蛟军水师就四万兵马稍多一些,此时分出一万去鼓浪岛,岂非让萧江更毫无顾忌的分头吃掉?

“鼓浪岛易守难攻,倘若我有一万精锐之师,足以守岛,”陈海此时也不怕别人会说他大言不惭,主动请缨道,“我们现在将鼓浪岛抛弃掉,那萧氏定然会欣然将其占据,到时候周氏倘若想退出海外,另觅岛屿避祸,我们出海的咽喉却被萧江率水师战船所扼,还如何能从容撤出?”

“陈真人所说是这个理,我们都愿意替周宫主守鼓浪岛!”杨隐、黄沾同时邀战道。

他们倒不是真心想替周氏守鼓浪岛,而是想着,守岛时看情形不对,还可以选择撤退,总比被萧氏叛军闷葫芦关在落霞港不得外逃强一百倍。

陈海主动请缨,还神sè凝重,杨隐、黄沾就多少有些迫不及待了——周云山、丰逸臣怎么看不出他们的心思,当下也只是眉头微皱,并不会点破。

周晚晴也是冰雪聪明之人,但她心里想,就算陈海此时与杨隐、黄沾、沙天河选择退出,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毕竟陈海已经为她、为周氏做得更多了。

想到这里,周晚晴轻拂水袖:“陈真人、杨真人、黄真人,倘若三位不觉得屈尊,我今天就设立黑风水师,还请三位出任黑风水师大都督及左右都督,替我周族永镇鼓浪岛——或许鼓浪岛更名黑风岛更妥帖一些!”

陈海摸了摸额头,心想早知道在扶桑海域有赐岛的机会,当时拉着沙天河、朱明巍、魏汉他们下海为寇,就取个响亮的名号了,总之要比黑风水师响亮一些。

“老祖、师尊……”周云山、丰逸臣同时出声欲劝,黑风寇、黑鲨军、血屠夫三支海盗,可以说是难得的水师,就这么放他们去守鼓浪岛,不是眼睁睁看着他们撒腿逃跑吗?他们才不相信这三路海盗是有节操的。

“逸臣、云山,我意已决,你们不要多说了,让人速将黑风水师大都督的印信准备好,明天就登坛授将!”周晚晴制止丰逸臣、周云山将不该说的话说出来伤了和气。

“是!”丰逸臣瓮声说道。

派去了解北津城状况的人还没有返回,情形如此危恶,除了下令海阳郡境腹地的诸城宗阀、守军,立时往郡城集结外,大家也都不知道能干什么,甚至都无法决定是不是分兵前往郡城,利用郡城的天地大阵,与萧氏叛军的主力在海阳郡腹地决一死战。

事实上这取决于北津关防线崩溃的情况有多严重,要是北津关全军覆盖,那周氏残族怎么都不可能在海阳郡城凑到跟叛军力主力抗衡的兵力,彻底放弃海阳郡,周氏残族从港霞港逃出海,或成唯一的选择。

几个人继续在大厅里焦躁不安的等待着。

落霞港多海产,四处墙壁上镶嵌着数十枚宝珠,将议事殿内映照的如同白昼。陈海打量周晚晴身后的影壁,一团乳白sè的光华洇开来,凝聚出一副侧立着的海阳郡立体地形图。

海阳郡与保黎、和乐、王都三郡接壤,边境由高耸万丈的紫霄山脉与其他三郡割裂开来,仅有极为有限的数条狭仄通道,能从保黎、和乐、王都三郡从陆路进入海阳郡。

不过,海阳郡除了东面、南南各有一条极为高耸、交汇于落霞巷的临海山脉封闭外,腹地却是一座地势开阔的盆地平原,现在北津关失守,萧氏叛军从王者挺进海阳郡的通道被撕开,海阳郡之内,确实是无险可守,即便有天地大阵加持,最终也只是负顽抗而已。

不用他说,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北津关失守后,周氏残族的力量都应该撤到落霞港来,做好放弃九郡岛流亡或寄空海城篱下的心理准备。

“萧氏在掀起刺王篡变以来,尚有五郡保持观望,没有从贼,他们应该对老祖、对王族心存忠义,老祖此时应当檄文天下,着五郡派兵赶来海阳郡勤王,或能在海阳城歼灭萧氏叛军……”

周云山建议道。

丰逸臣叹气道:“北津城要是还在我们掌控之中,周师回归海阳郡,此举或能凑效,令五郡派遣十数二十万兵马助战,但眼下海阳郡明显是兵败如山倒的局面,谁还倒贴过来?”

这些道理人人都懂,但是真个说到明面上来,周云山等道胎境强者也难免心情颓唐。

陈海抿了抿嘴唇,说道:“此策即便不能成,也能扰乱一下叛军的心思,令他们心里多存一分顾忌,也不用我们多费什么事——而倘若周宫主想做更狠一些,也不去想往后的隐患,那就直接以漱玉宫的名义册封五郡牧首为王,允许他们自立藩国,那牵制叛军的效果应该更强一些。”

周晚晴心想也是,萧氏并无天位境真君,不过是暗中与雷阳宗勾结,就被雷阳宗推出去当九郡之主,但其他五郡,甚至流云岛等已经归附雷阳宗或萧氏的势力,都未必真就心服萧氏。

他们此时趁雷阳宗被空海城牵制,不能直接出兵九郡国,实际上还是能做更多分化工作的。

“逸臣,你替我草拟诏书,不仅此时还保持观望五郡,流云宗等叛宗降群,也都派人送册封诏书过去,看他们收还是不收!”周晚晴略有些凶恶的咬住烈焰红唇说道。

离间计不管能不能成,反正他们这边也不用耗费什么,又怎么不多挣扎一下?

“……”陈立这时候跟周晚晴建议道,“周宫主倘若想我黑风水师能守住黑风岛,落霞港还是要借些资源给我……”

“陈真人尽管说。”周晚晴说道。

“落霞港存有多少玄阳精铁?”陈海问道。

丰逸臣将周晚晴她们接到落霞港,北津关失守的噩耗就传过来了,他都没有时间了解鼓浪岛一战的详情,自然搞不清楚陈海的想法,转过头来看了看周晚晴,后者冲他点点头,他便说道:“落霞港之中倒没有多少玄阳精铁,西山大仓距离落霞港仅四百余里,那里储存上千万斤的玄阳精铁。”

玄阳精铁乃星衡域最基本的铸造玄兵战甲的原料,周族在老巢海阳郡才储备一千万斤绝不能算多,但暂时也足够陈海所用了。

“我需要五百万斤玄阳精铁,以及再从落霞港征用两千造船以及铸铁的普通工匠……”陈海说道。

炼器师放在哪家都是紧缺资料,陈海也只需要普通的匠工就足够用来了造战舰跟批量铸造玄阳重锋箭了。

辟灵境以上的匠师、炼器师,陈海飘洋过海这三四个月,也逐步培养出百余人——事实上寒门弟子能拥有通玄境中后期乃至辟灵境的修为,都知书断字、修习过数理,也在铸器炼器以及制符炼丹等修习上都有一定的底子,放在普通平民中都是百里选一、千里选一的好苗子——只是之前缺乏炼器铸器的材料,仅仅是在改造黑风号上加以实践、培养而已。

丰逸臣没有看到鼓浪岛的战况,自然不知道这着玄阳重锋箭是什么物事,而周晚晴却是知道重膛弩能极大弥补辟灵境精锐的不足。

虽然眼前想要大规模制造重膛弩是非分之想,但是能多囤积一些玄阳重锋箭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在鼓浪岛一战之中,就已经消耗掉了近五万发的玄阳重锋箭,剩余的玄阳重锋箭甚至支持不了一场小规模的战役。

眼见着师尊没有异议,丰逸臣也不敢怠慢,当即着人直接从匠造司抽选一批普通匠工,先送到鼓浪岛听侯陈海的调用。

陈海也是连夜与杨隐、黄沾整顿兵马,作好明天授将后就往鼓浪岛(黑风岛)进发的准备——这一番忙碌,天sè渐渐泛青,在海风的吹拂之中,武灵侯周斌一身伤痕,狼狈不堪的带着数百扈从风尘仆仆,乘御灵禽赶到落霞港来参见周晚晴……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四章 黑风水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