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失城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失城

在一片五味陈杂的眼神之中,武灵侯周斌从一头灵鹤上一跃而下,落在地上之时,脚下竟然有些趔趄。

说起来,周斌在整个周氏族中甚至整个九郡国,都是除周晚晴之外的道胎境第一高手,就算与叛军交战时受伤,应该不至于伤成这个样子。

周晚晴正在殿外等候,见周斌如此,微微一蹙娥眉,待周斌近前之后,先是止住他行礼,而后问道:“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武灵侯周斌压抑了良久,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看出端倪,此时被周晚晴点破,愕然了一下,苦笑道:“回老祖,当日从王都率部突围,我就受了不轻的伤势。只是那萧氏叛军动作太过迅捷,压制住王城之后,迅速集结大军分为两路,一部攻北津城,一部绕到南面攻打落霞港,我也是分身乏术,只能将伤势硬生生压制住,在北津城主持军务,现在几个月过去,恐怕已经有损道基了。”

此言一出,陈海、丰逸臣、周云山等人尽皆sè变,要知道,修士一般受伤,哪怕灵脉、灵海秘宫受损,只要调养得当,都不会有什么大碍。

当初沙天河被韩三元、吴平联手斩伤,伤势一度也是极为严重,但托庇于北陵塞之中,虽然也没有特别高级的灵丹妙药,但是数月静修下来,也慢慢将伤势稳固住了,如今也基本上恢复到巅峰状态。

然而如果不善加处理,伤势延续,伤及道基,甚至有损命元,这个问题就要严重得多。

周斌说完之后,一张沧桑的脸上愈发显得苍老,若是不知情看过去,仿佛周晚晴是他的孙女一般。

见场中诸人一阵默然,周斌苦笑道:“无妨,只要是老祖安然无恙回归,就算是整个海阳郡都丢了去,他萧氏难道就能安心坐稳这江山?只可惜我太无能,没有及时发现萧逆的yīn谋,连累老祖遇险,丢了王城,现在还将北津关给丢了,以致老祖初归,恐怕在九郡连块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周晚晴见他说完之后,连声咳嗽,脸sè一阵苍白,从怀里取出她手里所剩的最后一枚渡厄丹,叫周斌接过去服下,以免伤势继续恶化。

“这……”武灵侯周斌接过玉瓶,打开来他当然认得里面是渡厄丹,迟疑的说道,“老祖疗伤要紧,此等圣药,待罪之身怎敢享用?”

“我伤势已经稳固下来,想要恢复修为,不是三五月能成,”周晚晴坚决要周斌将渡厄丹服下,说道,“此时北津关新败,海阳郡崩溃在际,正是用人之际,也没有时间给你闭关调理伤势……”

周斌此时也没有时间去炼化渡厄丹的药力,但服下药力缓慢释放,就令他脸上的气sè恢复了一些。

这也是准道阶灵丹的神异之处。

虽然对周晚晴这等修为境界的人来说,渡厄丹还是略差了一些,但对于道胎丹强者来说,渡厄丹用来疗伤就已经有些浪费了。

见周斌的伤势重新稳定住,周晚晴定了定神问道:“北津城中的九幽玄霜大阵乃是天地护山大阵,又部署在紫宵山的主灵脉上,就算是那萧氏叛军背后有雷阳宗协助,多一些强者,照理来说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失守。”

武灵侯周斌苦涩说道:“萧若海这狗贼,谋逆之心并非一时兴起,实则暗中谋划了好些年。他也知道在王城骤然发难容易,要拿下我周族经营上万年的海阳郡不是易事,因而在他任国相时,就任人在紫宵山脉开采大量的矿脉,实际上将北津关附近几座山峰的底部都挖空了。我们之前是毫无觉察,也没有想到萧氏会叛变,待萧若海统率叛军蜂拥而来,持续近两个月的对峙交战,这种种隐患就暴露出来,不断有山峰垮塌。山河易形,灵脉崩残枯竭,等我意识到这点,叛军已经控制住紫宵山北麓山岭,还不断用撼地术摧毁山脉,到最后九幽玄霜大阵都没有办法从地脉抽取到一点灵气,威力就削弱七八成……”

天地大阵消耗的灵气极巨,不借助地底灵脉,只是汲取天地间的游离灵气,威力自然会被大幅削弱。

周斌继续说道:“……为防止我周族二十万精锐尽丧北津关,看到北津关不能久守,看到叛军不断在北津关外围建立新的进攻阵地,我只能引爆九幽玄霜大阵,摧毁北津城北部的两座山峰,掩杀叛军前部没能及时撤出去的两万精锐,也暂时封堵住峡道,为主力撤退争取时间——”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周斌主动放弃北津关的,但想想看老祖回归,萧若海必然会趁他们喘过气之前,就对北津关发动总攻,九幽玄霜大阵的威力被大幅削弱之后,周族已经不具备在北津关跟叛军决战的条件,当即立断放弃北津关,至少还能为周族保存二十万精锐!

周斌继续说道:“……周斌无能,在主力撤出北津关时,遇到叛军精锐的殂击,伤亡也是不轻,而留在北津城内的平民,更是遭到叛军的屠城!”

“萧氏竟然敢如此!”

“萧若海狗贼就不怕天下同道的攻伐?”大殿之中众人顿时愤怒咆哮起来。

北津城位于紫霄山的主脉附近,灵气极其充裕,比海阳郡的城郡、九郡国的王城都更适合修炼,也是周氏宗族繁衍最为密集的城池之一,城中没有来得及撤出去的平民,差不多有一半是从周氏分离出去的小姓子弟。

周斌能将主力撤出来已经不易,根本就没有时间组织上百万的平民撤离,而叛军先头精锐战力控制北津城之后就进行屠城,实际是要将周族的根基连根挖起。

此时就连一向淡然的周晚晴眉心之中也隐隐聚集起了风暴。

陈海怅然叹息,宗阀残杀,有时候比魔族入侵并不见得少多少血腥。

周云山愤然站起来说道:“老祖,萧氏叛贼,屠杀平民是极恶,摧毁紫霄山灵脉,更是坏我九郡岛的根基——此时我们檄文天下,将其恶行揭露出来,那几家观望的郡宗,当真就彻底坐视不管?”

“哪有那么容易?”周斌与丰逸臣同时一叹。

灵脉与山川地势相关,正因为九郡岛山秀峰险、天地之势完备,灵气生发聚集才更充盈,才养育这么多拥有道胎境强者的宗族。

所以攻伐有护山大阵防守的坚城,从外围破坏地形、摧毁灵脉,是一种手段,但常常一场大战下来,山川地势、灵脉被摧毁,此前灵天宝地,就会变成荒无人烟的废地、荒域,也是战争最为残酷的代价之一。

紫宵山作为九郡岛的主脉之一,被叛军如此破坏,自然是削弱了整个九郡岛的根基,但战争从来都是如此残酷。

萧若海更可能是知道周晚晴回归之后,会令观望诸郡心思发生变化,才用如此雷霆残暴手段屠城,以震慑观望诸郡。

“敢问周侯,叛军主力被封挡在紫宵山关,大概能阻挡他们多少时间?”陈海问道。

叛军里修为在辟灵境以上的精锐,只能直接飞越残墟,进入北津城,但叛军即便能凑出上万辟灵境以上的精锐,也要等主力兵马以及大量的战械、粮草补给进入北津城后,才敢往纵深追杀周氏残族。

这也给周氏残族整顿阵脚争取了一些时间。

只是陈海不知道紫宵山那边的具体情况,也就无法判断这个时间能有多长。

周斌并不知道陈海乃是何人,也知道大家都关心这个问题,说道:“我将北津关北塞两翼的望霞峰、揽曦峰震塌,断石积于峡道有千余丈高。我估算着,叛军主力想要进入北津城,少说需要十天时间——十天之内,是战是撤,还请老祖尽早决断……”

陈海之前最怕的是局势一朝崩坏,瞬息之间就糜烂千里,此时听到见周氏残族的主力兵力损失不重,此外还有十多天的缓冲时间,形势也不算是完全不可救药,直接跟周晚晴建议道:

“周宫主,周族此时没有跟叛军正面展开决战的能力,应争取在这短短十数天的时间里,将平民、物资尽可能往落霞城以及落霞城两翼的山脉深处撤退,然后遣使去空海城请援——我们不需要空海城直接出兵,但我们腹地尽失,后期战事延续的补充需要全部从空海城租借,所以周族也需要割让相当的利益才行……”

陈海的建议是周族主力兵马撤到落霞港来,利用从出云城撤下来的另一座天地大阵,加强落霞港的纵深,只要空海城答应提供后勤补给,就能将叛军主力吸引到落霞港的北部进行对峙,然后再分出小股精锐,以两翼山脉为掩护,骚扰叛军主力的侧后,以此将战局拖延下去,令其他观望诸郡重新燃起对周族的信心。

当然,最为关键一些,就是鼓浪岛(黑风岛)一定要守住,要不知道让叛军水陆两面夹攻,周氏残族在小小的落霞港就没有一点腾挪的空间了。

武灵侯周斌与丰逸臣神念交流,这时候已经知道陈海的身份,也觉得陈海所提种种建议,确实是目前周族最后能采纳的建议了,要不然就真的只能出海逃亡了。

而且他们手里能抵挡大风暴的大型商船、战船也不多,除了精锐战力,根本就不可能将海阳郡腹地内上百万的周族子弟都带出海逃亡……

这时候有人前来禀报,登台拜将的一应事宜都已经准备妥当,周晚晴长身而起,带着众人来到落霞港拜将台上,授陈海、杨隐、黄沾等人任黑风城城主、黑风水师大都督、左右都督等职。

领了印信之后,陈海就直接率主要由三路海盗组建的黑风水师,往黑风岛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失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