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216章 你悔我不悔

第216章 你悔我不悔

云扬身子震动了一下,道:“多谢。”

米空群身子震动了一下,口鼻中汨汨冒出鲜血,道:“秋堂在玉唐的人手人并不多,因为这里乃是春寒尊主的地盘这是我所知道的全部,都已经告诉了你”

“以云尊之能,对付他们足足有余,你是天佑之人,天道常佑善人,如今,我相信了”

米空群的身子越来越是佝偻,说话声音已经是断断续续:“对了千万小心天上有刀”

“天上有刀?”云扬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追问道。

然而米空群此刻神智已经接近迷糊了,他的浑身鲜血,已经近乎流干:“求求你我死之后,将我的尸体下身用刀剁烂了求求你”

云扬一阵叹息。米空群这会已经是处于弥留阶段,一切都归于本能呢喃。

突然米空群渐渐匍匐下去的身子猛地坐了起来,两眼大睁,瞳孔却已经开始放大,似乎用尽了生命最后的力量,连声急促的说道:“告诉我妻子冷月,我好后悔,我好后悔我好后悔我好后”

最后一个悔字,终于没有说出来,身子一挺,颓然软了下去。

再也无声无息。一命呜呼。

然而他已经失去了光芒的眸子里,却仍旧能够看得出来,尽都是后悔,愧疚;他就这么斜倚着床榻,两眼大睁,一动也不动了

云扬无声无息的离开。

房中,只留下了米空群被剁得稀烂的尸体。

云扬遵从他的遗愿,将他的下身腰胯之间剁得稀烂;却保留了他上身的完好。

作为一个旁观者,还同为男子,他完全能够明白米空群濒死那刻的心思。

修练了特异的功法,造成了既定的事实,头无路;不继续前行又能如何?

只能一条路走下去,哪怕明知道前路更为黑暗;但,随着这一路越行越远,心中再不见一丝光亮,心底岂能没有感触?心湖岂能不兴波澜!

其实就在米空群说出“修炼功法比一般的功法速度快速十倍”之言后,云扬才决定冒险神识干扰,进一步刺探四季楼其他人线索。

米空群修炼多年,修炼得又是进境如此惊人的功法,却就只是修炼到了八重山巅峰,岂无因由。

若是功体进境迅速,那么四五十年勤修苦练下来,就算不能去到十成大圆满这一重武者桎梏,起码也得有九重山以上的修为才对;但米空群却止步于八重天巅峰,显然心中始终是有心魔作祟。

心魔,加上恨意,早已埋下重大隐患,否则以米空群的根底,绝不会被云扬三言两语动摇。

而他临死的时候,甚至宁可粉身碎骨,也不要自己的身体以残缺之态存世,更在在证明了米空群对于这件事乃是何等的悔恨!

云扬目光深邃,此行收获远远超出预期。

大内总管姜中;沈玉石,杨波涛;还有,军部太尉之下第一人

云扬心头反而没有太多喜悦,更多的乃是宛如惊涛骇浪一般的震动意外。

若仅止于大内总管姜中,和沈玉石、杨波涛这三人倒就罢了,毕竟有米空群这个大内总柜比照,倒也不算多意外,可是军部太尉之下第一人却是让云扬都感觉到了惊悚!

两个老元帅秋剑寒,冷刀吟;虽然是隶属军部,但早已经超然军部的特殊存在;而军部太尉年老体弱,风烛残年,如今早已将职责放下,交托认可的承继之人。

换言之,现在整个玉唐军部的军务,完全掌握在那个被认可的承继之人手里。

若然那人当真是四季楼中人,后果真真是不堪设想,难以应对。

“但不管如何,总算是又揪出来了几个人,而且还是份量相当重的几个人。”云扬心中思忖。随即飘然而去。

“米空群,你的托付,我为你完成。”

玉唐城米家胡同。

云扬化形而来,于半空中远远俯瞰,在米家胡同中的那个大宅院。

这个大宅院的架构很是与众不同,占地格外宽广;尤其是房顶上还单独修建有一座凉亭,看起来不伦不类。

而此际,凉亭中正有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那里,仰着头,痴痴的看着天空明月。

久久不动。

月光映衬下,这道人影白发萧萧,两眼浑浊,一脸皱纹;还有身子,也早已佝偻了。身材削瘦,似乎一阵风,就能刮得走。

那是一个已然风烛残年的老人家。

老妇人。

那老妇人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似乎很冷一般,紧缩着身子。夜风吹来,掀起她的衣袂,飘起她灰白的头发

云扬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凄凉孤独。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进入皇宫看到米空群的时候,米空群岂非也正自靠在窗前,痴痴的看着天上明月。

那动作,那表情,眼神,与这个老妇人,两者竟然极端的相似,几近一模一样、一般无二。

云扬突然知道了这个老妇人是谁。

这大抵就是米空群的妻子冷月吧?

这会已经三更半,更是十一月的天气。

夜风寒凉。

一个老妇人就这么坐着,竟然没有人上来劝慰,显然,老妇人这个习惯,早已经被家人所熟知,知道劝也无用,自然也就不会再白费唇舌,徒劳无功。

风声飒然。

云扬无声无息的落下,仍旧黑衣蒙面。

老妇人看到了云扬从天而降,但她的眼神却是一片平静,淡然,只如同全然没有看到一般。

看了一眼之后,便即转过身去,仍旧望着天空明月,一念专注。

对身边突然降落一个神秘而强大的陌生人一事,全然不闻不问。

要么是心太大,要么就是心已死!

“是冷月夫人吧?”云扬轻声问道。

老妇人的身子陡然颤抖了一下,旋即幽幽道:“是他要你来的?”

云扬楞了一下。

老妇人目光同样的幽幽,说道:“许多年没人叫过我的名字了。”

云扬释然道:“不错。是米总管拜托我前来的。”

老妇人轻轻的喘了一口气,道:“他呢?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云扬道:“米空群已经死了。”

老妇人脸上神sè突然起了一阵奇异的变化,眼眸似乎一下子凝固,随即,缓缓地转过头,白发萧然中,一双眸子紧紧地看在云扬脸上。

“确实是我杀了他。”云扬道:“不过,他临死之前,拜托我做一件事。我答应了。”

老妇人缓缓点头,道:“嗯,是你杀了他。”

突然沉默下来。

但让云扬意外的是,老妇人在得知米空群的死讯后,没有悲伤,也没有对自己怨恨,真的就只有沉默!

良久良久之后,老妇人道:“这么多年,他终于解脱了”

这话里话外的,非但没有什么恨意、没有怨火,甚至没有好奇,对于米空群拜托云扬的事情,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句。

但她说着说着,原本平静淡漠的脸上却是已经挂满了泪珠。

一滴滴落下来。

但她的声音依然平静无波。

“你杀了他,我本应恨你的。”

老妇人幽幽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但是我现在却只想对你道一句谢。感谢你,帮他解脱了。他很苦;已经苦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五天”

云扬心中震了一下。

五十三年七个月零五天。

竟然计算得这么清楚!

云扬轻轻将一个大大的包裹放在老妇人面前,道:“这是米空群毕生积蓄,里面非但不少的奇珍异宝,光是银票,就有数百万”

米空群毕生积蓄岂同小可,那数百万两银票不过是个小头,那些珍宝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若是将之变卖的话,这笔钱,将是一笔天文数字。

可是老妇人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只是怅然的看着天空明月。

眼泪缓慢的一点点沁出,对于就放在身前的海量财富,视如不见。

云扬伸出手:“还有米空群特意嘱咐;他挂在胸前的玉佩,让我交还给你”

掌心中,一块弯月形玉佩,在月光下,闪闪发出清冷光芒。

老妇人猛地转过头来,两个枯涩的眼睛,突然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耀眼光彩,一瞬不瞬的看着云扬手中的弯月形玉佩。

身子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嘴唇,浑身剧烈颤抖,眼泪断线珠子一般流下来;等云扬递过来,她一手紧紧地抓住,突然一声呜咽:“群哥”

云扬深深叹了口气,道:“他让我告诉你”

老妇人手心紧紧的攥着玉佩,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云扬:“什么?”

“他说:我后悔了,却已经没有头路。我很想,与她一起就像是当年一样,看一次月亮。”

云扬复述的声音很缓慢,语调亦是平平淡淡,然而那老妇人眼中的光彩竟是更甚。

云扬甚至从老妇人的这目光之中,感受到一种属于幸福的味道。

这么多年的痴痴等待,毕竟是没有白等的。

那一片痴心,终究等到了应。

虽然这应,来得实在太迟了。

“他最后一句话是告诉我妻子冷月,我好后悔,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云扬尽职尽责的将米空群生前所说的每一个字,全都复述给眼前的老妇人。

他知道,这位可怜的老妇人,一生的等待,也就只得这几句话了。若是自己图省事,克扣几个字,对于这位老妇人来说,却是一件残忍至极之事。

“后悔么”

“一生就这么过去,后悔么?一生就这么拥有之后又错过,后悔么?彼此有情却只能无情分开,后悔么?”

老妇人惨笑一声:“你后悔,但是我,却不后悔!”

看网友对 第216章 你悔我不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