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217章 若有来生莫相弃!

第217章 若有来生莫相弃!

老妇人喃喃的念叨着。

轻声道:“多谢。”

云扬慎重道:“不谢。”

老妇人满足的抱着那一块月形玉佩,轻声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是我们当年的文定之物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戴着”

她将玉佩贴在了脸上,缓缓摩挲,眼神中流露出如大海一般的深情,终于低声呜咽起来:“我从来没有恨过他我一直都在等着他他为什么不来自己跟我说”

“还有他的一封信。”云扬道:“这封信他似乎是早就写好了的,就像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老妇人满足的笑了笑,道:“谢谢你虽然明知道不应该这么说,也没有立场这么说,但老身还想要请求阁下一件事。”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您请说。”

老妇人道:“可不可以用你杀了他的兵器杀了我?”

云扬闻言一愣。

“若是能够与他死在同一件兵器之下,也许能更快的追上他,这是我的最后请托。”老妇人轻声道:“还请成全。”

云扬深吸一口气,道:“对不住,这件事,我不能做,真的做不到。”

平白杀一个无辜的老妇人,于云扬而言,简直比跟何汉青正面决战还要为难!

老妇人的脸上露出理解的神sè,再不勉强,轻声道:“米空群说他后悔了,说他对不住我其实,从年轻时候开始他就一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地方对不住我”

“更加不知道,我所求的又是什么”

老妇人轻轻地笑了笑:“谢谢你。这封信,我就不看了。”

她的眼神看着云扬,喃喃道:“多谢你,帮我和群哥完成了一个心愿作为谢意,尊驾若是有空的话,可以去七星湖看看。”

云扬迷惘道:“七星湖?”

老妇人却不答,她垂下头,静静的看着玉佩,突然抓起来那月形玉佩,放在嘴边亲了亲,喃喃道:“群哥,若有来生,你还会娶我么?你还会对不住我吗?”

突然那玉佩上闪烁出绚烂的光华。

那竟然是玄气灌注的气相。

云扬见状大吃一惊:“不要”

但云扬发现得太迟了,老妇人玄气极限引爆,手上一个用力,这一块月型玉佩,突然如同尖刀一般,径自插入了她自己的胸口。深深地没入,直达心脏!

云扬只感觉头脑嗡的一声,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妇人求死之心竟是如此的坚决,说死就死,全无犹疑!

还有,那老妇人竟也有玄气四重山水准的修为,更是以最极端的自毁方式,鼓爆了所有修为,不留余地的毁灭了自身生机,若非如此,纵然变生肘腋,云扬也有出手制止施救的余地!

云扬满心惊诧懊恼,却见那濒死的老妇人似乎全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竟然还坚持用手抓着玉佩狠狠地在自己胸口中搅拌了一下,脸上露出来一丝由衷笑意:“其实他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我也努力的在修炼,潜心苦修虽然起步迟了但我还想要将这个徒劳努力进行下去,就算追赶不上,也能更靠近他一点”

“嘿嘿”老妇人惨然笑了笑:“纵使后来知道他不可能再来,我修炼的这点修为,也没机会用来对敌,但,用来对付自己却总是足够了”

“一生之中,能听到你最后的这几句话,足够了。”

云扬叹息一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妇人的眼中闪现出明亮的光华,似乎看到了什么,露出喜悦之意,道:“群哥,你慢些走等等我我,我跟不上”

突然声音消失了。

她的眼睛里,依然闪烁着惊喜的,似乎是充满了爱恋的光彩,似乎在另一个世界中,已经与自己的爱人重逢。

但她整个人已经气息全无,魂走九泉

她死了。

云扬此际只感觉心中一阵沉甸甸的,原本的惊诧,已经被这份真情所取代。

他仰起头,只见天空的明月,依然皎洁清冷;或者,米空群当年与自己的妻子看到的与今夜的月亮并无不同

明月依旧,人事全非!

似乎这上面的声音终于惊动了下面的人,已经有声音渐次传过来了。

“谁?”

“老妇人还在上面?”

“上去看看。”

云扬轻轻叹息,身子徐徐虚化,化作了空中呼啸的寒风。

“希望,你们真的有来生。”

“愿来生,莫相弃;人并肩,月长圆。”

云扬抓着那五份龙虎膏,悄然返,现在云扬可不敢把稍微珍贵一点的天材地宝、罕世灵药往怀里放,绿绿可不管你什么来历什么用途,只要是对它有用的,直接吸纳之,几番惨痛教训之下,云扬终于算是有了记性,然而到自己家大院的时候,心情还没有从那种沉重感伤之中恢复过来。

这会,水无音就像是一个隐形人一样,安静的站在树下。

旁边的老梅和方墨非都露出一种奇怪的神sè。

因为水无音就站在那里,但哪怕是看到了,也会让人视若无睹。

这已经不是存在高低的问题,而就是完全没有半点存在感。

两人不信邪之下,直接用神识搜查定位,而让两人更加大跌眼镜的是,竟也是察觉到不到半点动静。

这么一个大活人,明明都看在眼里了,怎么俨如隐形,恍如不存

对这一点,老梅和方墨非都是大呼不可思议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这天下间,居然有这等奇人?

一直到云扬来,水无音才走出暗影,就像是一个幽灵,一步跨越到了阳光之下,暗雾消弭,再现尘寰。

不远处的老梅和方墨非都是轻轻的咦了一声,心下齐齐腹诽道:“妖怪!”

然后两人若无其事的走远了,显然是对这个貌似非人类很是忌惮

水无音并不关心两人说什么,看到云扬脸sè沉重,低声道:“没有得手?”

云扬叹口气:“不但得手了,还有许多意外收获。”

水无音露出一个笑容:“那是好事啊。是否其间尚有其他意外发生?”

不怪水无音有此一问,既言得手,还有额外收获,此行该是功德圆满,云扬却表现得心事重重,岂不让人心生疑窦,顾虑重重

云扬沉默了一下,将今夜过程对水无音说了一遍。

水无音听完,面无表情,道:“公子这件事,做得实在是太过意气用事。”

“公子,咱们现在还是很缺钱的。”

水无音道:“米空群所遗的那笔钱,合该据为己有。还有那送信递话的事情也没必要去;姑且不说会不会是陷阱,但是真的没必要。”

“公子须知,既然做了事情,就要承受代价。这本就是天地之间的唯一真理!这个代价无论如何残酷,如何令人惋惜,都该当承受。”

水无音笑了笑:“不过,公子能够得胜归来,还有意外收获,于我方而言,终究是大好事。”

云扬点点头,深深地看了水无音一眼。

云扬此际发现,原来水无音也是有缺陷的。

水无音心细如尘、视死如归、睿智沉稳、行事更是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可是,他为人实在是太冷了!

冷!

冷漠!

冷酷!

俨如拥有一颗冰心,作为智者、谋士拥有一颗冰心是好事,但于云扬而言,却总有那么几分感觉不完美!

有血有肉,才是人。

“无音,我们有些时候,是要看到人间的情意的。”

云扬轻声道:“哪怕是敌人,也只是彼此立场不同;我们要杀了他们乃是一事,但是,对于他们的情感无谓全盘否认,毕竟这层与他们做的事情无关。”

“苍天无情,人,需有情才是。”

水无音沉默了一下,道:“或者这就是性格不同吧,在我看来,敌人就是敌人,不管用什么方法杀死,都代表了这一件事情的完结何来情感可言。敌人的情感丰富多寡与否,与我何干?我要的,是他的命,同样跟他的情感无关。”

云扬叹了口气,心下深深感觉到,与这个冷血的家伙说道理,根本是对牛弹琴。

“我现在的身份,乃是一个谋士,我所谋的,只有胜败生死,除此之外,不会再去考虑其他,那什么情感,于我无关。”

水无音冷漠的说道:“老大,其实人世间古往今来坏掉大事的其中一大因素便是那所谓的情感。”

云扬叹口气,不再争论这个关于情感的问题。

与水无音谈论情感,说是对牛弹琴都是好的,起码对牛弹琴,牛不会反驳你,而水无音能把你反驳的张口结舌哑口无言愣然无语!

“现在有这么几件事情需要尽早处理。”

水无音已经将九天之令所有情报全部整合:“其一,九天之令方面虽然一直都在掌控之中,但人心思变,完全用个人崇拜和威望来统御,难免有所疏漏。建议重新整合一次,最好是将九个方向的人马,全数整合在一起,形成统一指挥。”

云扬点点头:“不错。”

这一点确实是必须的。

现在九天之令当真就如同是一盘散沙一般散在周围,想要聚拢也不容易,以往自己小打小闹的时候,动用其资源相对有限,自然也就无所谓。但是接下来的动作必然会越来越大,人员分散,力度不足还在其次,光是暴露的可能性就很要命。

同时,不可控性也会越来越大。

这确实是必须考虑、尽快着手处理的要务。

看网友对 第217章 若有来生莫相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