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220章 为什么是黑烟?

第220章 为什么是黑烟?

云扬若无其事道:“殿下对此人有所耳闻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此人非是寻常儒生,乃是玉唐帝国文人领袖,三代辅臣,大大的有名!”

一殿秦广王有些狐疑的看看云扬,隐隐约约感觉这个家伙在挖坑,但却又不知道这个坑在什么地方。

这个何汉青是玉唐帝国文人领袖,三代辅臣云云,放在朝廷,或者是了不起的人物,但对一殿秦广王而言,这个身份说到底还不就是个老儒生啊,还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等我去查查森罗廷特级名单。”

一殿秦广王还是本着谨慎的态度,给出了一个答复:“只要查了没问题,这个活儿我就做主帮你做主了。”

云扬翻了一个白眼道:“大哥,就这么点儿小事儿,你还需要去查查,我还以为现在就能定下来,等会你出去打个转,这个活就完了呢一殿秦广王殿下,您这魄力,啧啧这事要是传出去,真正有些栽份啊。”

一殿秦广王的脸上登时一红,道:“这是我们森罗廷的惯例,无论遇到什么任务,需要先查一查,这是杀手本份,杀手行事手中稳妥,有什么好丢人的?”

云扬叹口气,道:“可是身为传说级别的杀手,接个小买卖,还要有这么多的顾虑一殿秦广王殿下,虽然我也知道,一个杀手组织,须得严密纪律,而且也有一些禁忌的人物,或者说是任务,是不能接的。”

一殿秦广王大点其头:“难得云公子有所认识,我们这一行的规矩有时候就是无奈,的确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任务不能接,还有些人,也是不能杀。一旦动了这些人,很容易为本门惹来巨大麻烦,甚至是灭顶之灾。”

云扬道:“但这些危险人物的名单,森罗廷肯定珍而重之,高层更是熟稔于心的吧?!”

一殿秦广王道:“那是当然。”

“也就是说,这些名单于森罗廷的首脑人物,比如说十殿殿主,该当是随时都会记得住的。对不对?”

云扬道:“我可以理解为:这些人的名字都在你们心里,而且,别人提就会想起来不能接;对不对?”

一殿秦广王想了想,道:“对,环顾当今之世,不能杀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至少对于我们森罗廷来说,微乎其微,少之又少!”

说罢,一股傲然之意溢于言表。

云扬撇撇嘴,道:“那我就奇怪了身为森罗庭绝对高层的一殿秦广王殿下,您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何汉青三个字有没有在那个名单里?真的需要去调阅吗?还是我的理解其实有误?”

一殿秦广王挠挠头:“这个那个名字大抵是不在的吧?我确实没有那个名字的印象!只是感觉有些熟悉”

“是啊?那既然不在名单里,那就是可杀之人,还有必要去确认吗?”云扬循循善诱。

一殿秦广王楞楞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既然都明知道名单中没有其名秦广王殿下却又说要去查”

云扬神sè冷了下来,淡淡道:“秦广王殿下,你这是在婉言拒绝我呢?还是根本不想帮我这个忙?又或者是不想给我打八折,坏了森罗庭的其他规矩?”

一殿秦广王又挠挠头,道:“云公子此言差矣,你我一见如故,我看你很是顺眼”

云扬摆摆手,冷着脸说道:“别,别说的这么好听。既然秦广王殿下不能做主,那么还是及早请吧。我另请高明就是;还希望秦广王殿下念在杀手界规矩,不要将这件事暴露出去,我云扬已经是感激不尽!”

一殿秦广王张着嘴:“”

“送客!”云扬冷然站起来,端起茶杯:“云某尚有要事,不便久陪;殿下请自便吧。”

说完就要走。

那当真是一刻钟都不想留下来了的趋势。

一殿秦广王只感觉脑袋里有一阵刹那的空白。

这这家伙也太现实了吧?

前一刻还在笑眯眯的谈生意,下一刻一听不能做

不对啊!

我都没说不能做,刚才明明只是说查查,确认一下

这边怎么就即时翻了脸呢,居然开始赶人了!

你的脸是属帘子的么?说拉下来就拉下来?

“云公子!”一殿秦广王也被抢白的够呛,以他的地位何曾受过这等挤兑?顿时豪气冲天,大吼一声:“这生意,咱们还可以再商量。”

云扬脚步不停:“何必呢,既知殿下不能做主,我还是换一家的好,找个能做主的人来谈这件事,免得平白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我一个纨绔公子,自然没所谓的,但殿下您可是大忙人,还得查资料确认呢,可不敢耽误您”

我不能做主?

森罗廷的事情,有什么是我不能做主的?

一殿秦广王只感觉一股火冲上来,大声道:“成交!这笔买卖,咱们森罗廷接了!”

云扬已经走出十几步的身影立即停下了,接着就转身,一脸笑容,和蔼可亲,温柔有礼:“哎呀,既然如此,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呵呵云扬就知道殿下是个爽快人,您不知道,你我一见如故,我乍一见到您就瞅您顺眼,这大抵就是白首如新,顷刻如故的至理吧!”

一殿秦广王张着嘴,看着云扬的脸,一时间脑筋转不过来了。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前一刻你还怒气填膺,愤怒的火冒三丈、意欲离开样子,这一刻怎么就接着合作愉快了?

不愧是天唐城的云公子,果然是大都市的人物,单只是这变脸的修为若是变脸变情绪也能作为一门神功的话,那么这位云公子放到江湖上已经是独步天下、笑尽英雄!

“那咱们来谈谈价格。”云扬笑声爽朗,道:“彼此看着对方顺眼是一事,但亲兄弟不是还得明算账吗?殿下尽管出价,不管你说多少,就冲你这痛快劲,我绝不还价就是!”

一殿秦广王挠挠头,道:“按照一般情况”

“嗯,殿下刚才所说的那个打折还算数么?”云扬笑咪咪的问道。

打折

一殿秦广王脑子又有些短路了。

你刚才才说了不还价现在居然又来要求打折

这到底什么人哪?!

心中哎了一声,道:“何汉青说是一个老儒生,但他终究是三朝帝师,一代文宗领袖;就只是这一点,我们森罗庭便要承受巨大风险,而且还要面对玉唐帝国的追查所以,这个价格肯定是不能太低的。”

秦广王在心中盘算了一下,道:“前些年我们接过一个截杀紫幽帝国尚的任务,当时是收了五十万两银子”

云扬嗯了一声,一脸沉着的没有开口说话。

一殿秦广王咬咬牙,道:“不过已经过去这么久,所以价码也有所提高,就比照之前刺杀一国尚的价码,一百万两?”

云扬爽快的打了个响指:“成交!八十万就八十万,我这就给你银票!痛快人痛快事痛快劲,你痛快我也痛快!”

一殿秦广王瞪着眼睛:“八十万?”

突然感觉脑子有点不清醒:我刚才说的,是一百万还是八十万来着?

云扬亲切的笑道:“多谢秦广王殿下的八折,给我省下了整整二十万两银子啊!却之不恭,受之却有愧,这样吧,今晚上我请客,殿下想吃什么?”

秦广王殿下瞪着眼睛,非常想说:我刚才说的一百万就已经是八折之后的价钱了

但,看着云扬那张真诚的笑脸,这句话哪里还说得出来?

稀里糊涂的收了银子,然后拿出来森罗廷的契约,双方签字画押,一蓬鲜血随着誓言化作了一缕黑烟冲上天空

契约即时生效。

一殿秦广王看着升上天空的黑烟,嘴唇一个劲儿的抽搐。

这不对劲儿啊!

只是杀一个老儒生的契约,怎么还会有森罗黑烟升起来?这可是经过秘法之后,天道承认的高级誓言契约啊

按道理来说,充其量冒一道白烟也就是极限。

就连接的杀白衣雪这种人物的任务的时候,也只是冒一道青烟而已

怎么现在却是黑烟呢?

难道那何汉青除了文宗领袖、三朝辅臣之外,还有别的身份?!

但契约已经生效,谁都不能反悔,否则将有天之惩戒加身。一殿秦广王心中嘀咕,暗中祈祷:或者这个人对于玉唐帝国太重要了吧但愿如此!

“走走走,今晚上我请客!”云扬热情的邀请:“我知道殿下的身份,不合适在大庭广众之下吃饭老梅!老梅!”

叫唤两声,老梅快步走来:“公子有何吩咐?”

“嗯,去最好的酒店,定最好的饭菜,拿最好的酒!我今天晚上要招待秦广王殿下,我俩要好好喝上一杯。”云扬尽显大气的说道。

“不用了。”一殿秦广王此际心中已经有了一定警惕,急着去查看究竟,自己到底是接了一个什么样任务,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留下来喝酒?

看网友对 第220章 为什么是黑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