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章 逐北(四十九)

第二百章 逐北(四十九)

校场西面入口,李渊仪仗,终于出现。

八柱国世家家主,大隋国公,河东留守,晋阳宫监,更是天下群雄中最有希望赢得胜利的数人之一,出场仪仗,非同凡响。

先是数十兜鍪上插着野鸡翎毛的甲骑为先导,这些甲骑俱都使用朱漆裹着的马槊。

甲骑之后,就是旗阵,代表着李渊身份的一面面旗幡,俱都以壮汉捧定,坐在高头大马上,昂然而来。每面大旗,还有四名背负着弓矢,配着直刀的骑士拱卫。

骑阵之后,才是李渊车仗,车仗两侧,俱是李家家将护卫。

比之李家三兄弟每人身边二三十名家将的小打小闹。李渊车仗周围,足足有三四百名锦衣家将拱卫!

这些锦衣家将,或者传承于祖上,连续数代为李家效力,忠心耿耿。或者是纠合四方来投精锐,是一地闻名的猛鹜之士,或者是其他世家派在李渊身边听用的子弟。人人俱都锦衣为里,裹着斗篷。围着李渊车仗,就是一片五彩锦绣之sè跳动。

如此气象,只让男儿生出,大丈夫当如是也之慨。

纵然李渊内里是一个还算朴素,只是有点喜欢江南风物的人而已。但是值此乱世,他也必须展现出陇西李家的威仪,才能让天下豪杰归心,让将士效命,让自己的对手震慑!

李渊车仗一旦出现,本来已经停了下来的号角声就再度呜呜响动。

李家兄弟三人,与家将俱都翻身下马,躬身行礼。数十家将,俱都拜倒在地。而在场数千军士,俱都平胸行礼!

此时是数百年血腥战乱之世才过的大隋,封狼居胥的汉军遗风,犹自尚存。军中还融合了部分胡人的凶狠强悍。将士出征在即,哪怕此刻来的是大业天子,仍然是平胸军礼,而不是垂首跪拜!

虽然比之实际身份地位,他们远不如那些拜倒在地的李家家将!

李渊仪仗队伍,向两边排开,最后捧出李渊的车仗出来。

李渊车仗,是一辆黑sè的马车,驷马所乘。上张伞盖,四面俱空。李渊一身大隋国公服章,戴着梁冠,腰佩仪剑,端然跪坐。两名持戟家将,站在他身后,昂然侍立。

李渊按剑起身,立于车上,一摆手道:“止!”

李家兄弟直起身来,一众家将也都起身。而出征军将士卒放下手臂,只发出整齐的一声响亮。

李渊缓缓步下车仗,直走向李世民。几名旗手在甲士护卫之下,紧紧跟上。

走近之后,李家父子,肃然对望。李渊按着仪剑,沉声道:“在家之时,你是某之二郎。出征之际,你却是方面统帅!一旦不利,军法无亲!”

李世民抱拳肃然:“末将敢不尽心竭力,继之以死!”

李渊再不多说什么,挥手示意,旗手上前,送上专征方面的主帅豹尾旗,与李世民李字将旗并列。

除帅旗之外,更有一面白虎旗。自汉末传下来的规矩,白虎旗乃解斗之旗。后来以重臣出镇方面,中枢多授白虎旗随之。李渊坐镇河东,自然有一面白虎旗,现下李渊又将白虎旗交给了李世民!

马邑两虎相争,李渊遣子以白虎旗解斗,将自己地位放得之高,大有当仁不让之态。人都道唐国公乃恂恂君子,厚道质朴,但是在关键时候,李渊却从来没有表示过谦虚低调!

李世民平胸军礼,领受旗幡。

号角声停歇,又是鼓声大作。黑牛白羊祭品供上,直送到豹尾帅旗之前。马上旗手将旗帜斜斜下垂,旗面展开,在冬日寒风中猎猎卷动。

刀斧手出而上前,用斧斩断牛羊颈项,鲜血喷出,溅在旗面之上。郡府祝史上前仔细察看了一下,扬起手来:“师行大吉!”

布于校场四下的几十面大鼓,隆隆擂动。而在场军将士卒,俱以兵刃顿地,扯开喉咙大呼。

“万胜!万胜!万胜!”

鼓声号角声中,一名名军将大声下令。旗幡飞舞,一队队的军士开出校场,出仓城向北而去。

而在家将簇拥之下,李家父子,还有离情别意要好好叙述一番。

李渊这个时候终于恢复了慈父模样,揽着李世民的手:“出门在外,一切当心,凡事多征询宿将意见。一切以稳重为上,若是有什么不测,全师为上。若师不能全…………二郎你可要给我回来!”

李世民默默点头,并没则声。李建成热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二郎,记住父亲的话。自家安危,最是要紧。遇事情可别逞强!遇到什么麻烦,遣人传书,父亲与兄长我,定然会伸出援手!”

李元吉在侧,撇嘴无声的冷笑一声。

要是真的马邑不利,李世民狼狈的逃窜回晋阳。那这位二哥就可算是这辈子再也无法翻身了,他还真的期待这一天呢。

突然之间,李元吉就看到一个家将身影从后面挤上前来,这么没规矩的人物,让李元吉多看了一眼,接着就是一身冷汗。

那锦衣家将,小帽之下,雪肤大眼,俏丽中带着三分英气,不是十七姐又能是谁?

这十七姐怎么跟着家将混到这里来了?

李嫣的动作,也引起李渊建成世民三人注意,回头一看,人人扶额。出师乃至阳至刚之举,怎么就让这小丫头混进来了?

李渊叱呵一声:“你怎么来了?回去!”

李嫣已经挤到了前面:“自家哥哥要出门见仗,我来送送又怎么了?这就败了李家的气运了?”

然后李嫣又狠狠瞪了李建成一眼,这几日她没少找李建成打抱不平。李建成却是向来高挂免战牌,不见这个妹子。

不过李嫣也知道事已至此,再找李建成麻烦,也改不了这既成事实。只是瞪了李建成一眼就作罢。

李建成扭过头去,却是在盘算,到底是哪些家将为李嫣打掩护,让她混进送行队伍当中,当得一个个查出来,重重惩治!

李渊想训斥李嫣,但是看着女儿穿着家将锦衣,革带束腰,鼻尖冻得红红的,吐着白气,一副英姿飒爽,俏丽无双的模样,突然就是心一软,对李嫣道:“快和二郎说几句话,别让二郎误了出行吉时!”

看网友对 第二百章 逐北(四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