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杀上门去【第四更!】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杀上门去【第四更!】

吴烈神sè纠结,喃喃道:“没有证据,何以定罪,怎么可以抓人?又怎么可以杀人?这……岂不是……”

尤在喃喃自语之际,却愕然发现面前的风尊已经不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吴烈怔了一会儿,喃喃道:“国家律法……岂能逾越?没有证据……不成规矩呀……”

……

就在吴烈大人还在纠结万分的时候,云扬早已化作了一阵寒风,霎时跨越了数十里路程,来到了这位沈玉石,刑部侍郎的家里。

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宅子;与一般的朝廷官员相比更加的不起眼,简直有些朴素。

云扬风相无形,直接渗透了进去,唯有檐前铃铛一阵叮铃铃的细微响动,彰显有风轻拂。

府中,有几个护院凑在一起在低声聊天,全然不在意。云扬查了一圈,居然只有书房亮着灯,有人在。

而后院,所有厢房正房屋,都是漆黑一片,居然无人居住。

显示了这位沈玉石沈大人,居然没有家眷在这里。

甚至连侍女,小妾什么的也都一个也没有。

而这位沈大人,此际正在书房之中,安静的看书。

看上去,真是一派从容,一身正气;安静淡然,两袖清风。

只见他方方正正的脸,三缕黑须飘在胸前,头发乌黑,梳理得一丝不乱,中间偶尔的有几条银丝闪现,表示其已经不再年轻。

云扬注意了一下他看的书,乃是一本前人诗集;正看得津津有味,偶尔还伸出手指,在空中以手做笔,写几个字,然后脸上就露出来赞赏之sè。

“真潇洒。”云扬都忍不住夸一句。

做了那么多事情,居然还能够这么的从容潇洒,这个人的心理素质,也真是牛到不行了。

云扬扪心自问,自己易位处之,多半是做不到的!

云扬静悄悄的各处穿行,他此际已经可以肯定,若是这位沈侍郎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在这座宅子里面,就必然会有其他不该存在的东西存在!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不该存在的东西找出来!

书房中,原本正在看书的沈玉石大人,也不知怎地,慢慢站起身来,一手拿着书本,另一只手负在身后,开始缓缓踱步,口中吟哦,徐步走到了窗前,摇来晃去。

他已经发现了我?

云扬眼神一动,心念一动,一股风突然从窗前凄厉的刮过。

不出云扬预料,这位沈大人原本貌似全神贯注看着书的眼神,蓦然的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却又将眼神凝注在书本上,似乎若无其事、全无所觉。

而后还叹了一声:“今夜的风……好大;看来今年冬天的寒冷,要提前到来了……不知道,那么多黎民百姓,做好了御寒准备没有……”

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一副悲天悯人的廉洁清正样子。

但云扬无孔不入的风声,已经在这位沈大人的书房的地下,发现了一处广阔的空间。

这位看起来一身正气的沈大人,在自己的书房里,居然设有密道,下面还别有洞天。

而进入这个密道的暗门,就在沈玉石刚刚坐着椅子之后的一幅画后面。

“果然别有玄机道。”云扬并无迟疑,整个人咻的一声飞出去,直接到了几个护院那边,一巴掌一个,将之直接拍晕。

噗噗噗……

一共八个护院,加上两个门房,不过眨眨眼的功夫里,云扬已经将之全部打晕。

而他这会的动作,全然没有丝毫要掩饰的意思。

沈玉石的眼中精光陡然一闪,已经隔着窗子看向这边。

而这一举动,已然在在显示了此人绝不简单,身负不俗修为在身!

云扬很是悠闲的抬起头,隔着窗子对这位沈大人笑了笑,尽显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不怕沈玉石有任何反应的态势。

可是那沈玉石仍旧是一副从容镇定的仪态,兀自一手握着书本,潇洒的在书房中走来走去,低声吟哦,仍旧是一副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

云扬心中一笑,干脆就正大光明的走到窗前,轻轻的敲了敲窗子,捏着嗓子说道:“沈大人?”

里面,沈玉石似乎是吓了一跳,脸sè一白,道:“什么人?”

云扬道:“朋友。”

沈玉石的声音在颤抖:“什么……什么朋友?本官……没有你这等朋友……”

云扬哪有耐心陪他演戏,直接一掌震开窗子,随着一股寒意,已经到了沈玉石的面前,讥诮的说道:“沈大人做过的事情,就这么忘记了么?”

沈玉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容惊慌,却强自镇定,喝道:“你是什么人?!本官又何曾做过什么事情!”

云扬叹口气:“沈玉石,我都已经站在了这里,你再演戏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黑巾蒙面之下,他的眼神射出冰冷的杀意:“沈玉石,我只问你,你是七八九月之中的哪一个月的哪一个日子?”

沈玉石神sè茫然:“本官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突然勃然大怒:“你是何方贼人?夤夜深入朝廷大员府邸,该当何罪?!来人哪,有刺客!”

云扬翻翻白眼,早已经运起来风云心法,身子瞬时化相,轻飘飘的走过去,“刷”的一下子就将墙上的画拉了下来,登时,一面整整齐齐的洁白墙壁显现了出来。

云扬一声冷哼,一掌劈下去,随着咔嚓一声,墙壁登时发出了好似木头折断一般的声音,一个黑洞洞往下的洞口,赫然出现。

便在这时,云扬只感觉脑后风声咋起,一股锐利杀气,一闪而至。

“终于沉不住气了?”云扬并不转身,一掌劈出。

“轰”的一声悍然而动。

云扬的身子往前冲了三步,借着这股大力,顺势进入到那刚刚露出来的暗道之中。几个字,从暗道之中飘出来:“沈玉石,你不装文弱书生了么?”

话音未落,整个人早已经消失在暗道里。

“你找死!”

身后沈玉石原本儒雅正气的面容此际已然遍布铁青之sè,杀机空前;两只眼睛,发出碧sè的光芒,连考虑也没有考虑,身子刷的一下子也跟着进入了暗道!

在进入暗道的一瞬间,沈玉石一只右手在一侧一按。

顿时……

下面嗖嗖嗖的声音不绝的响起。

那是暗道之中从进入一直到里面密室的所有机关陷阱,全部开启!

然而云扬的身子落下暗道的瞬间,便即化作了清风一道,向着里面飞速飚进。

嗖嗖嗖……

才刚走出三丈,还没有到达暗道底部,却发现从四面八方突然射出来无数的暗器,密密麻麻,全无缝隙可言。

还有大量毒烟也在一片片的冒出,赤橙黄绿青蓝紫各sè纷呈,种类繁多。

一蓬蓬细如牛毛的针,更是几乎笼罩了上下左右所有空间。

在另一侧,更有一柄奇形大锤狠狠砸落下来,之所以说是奇形大锤,因为这柄大锤的构造几乎与这个通道一般粗细,就算是再瘦弱的之人,也不可能从间隙避开……

只可惜再严密的攻击对于风也是没用的,云扬风相化身嗖嗖刮过,就在密密麻麻的无数杀器攻击之中,直落十丈,去到了最底下拐弯的位置,仍是想也不想,继续刮过去。

身后,一声闷吼:“贼子,给我停下!”

云扬哪里肯停下,反而移动速度更增,“呼”的一下子横穿十七丈空间,在密集如雨的无数暗器强袭之下,在风声中穿透到对面,而云扬的身子,已经到了另一个拐弯的地方,伸手一按之下,轧轧的声音响起。

赫然又是一道暗门,缓缓开启。

一如之前,里面又有无数的暗器迎面射出,绝无趋避可能。

可是云扬身躯真幻不实,纵有万千暗器穿身而过,仍旧全无伤损。

第二道暗门刚刚打开一条缝,一道青sè的光华已经从云扬身后追了上来,一把剑,在这yīn暗的地道中,发出夺目的剑气,一剑劈落。

可是云扬的身形却诡异之极的已经进入了那一点缝隙之内,将这一道剑气抛在了身后。

再行三丈之后,云扬只感觉眼前一亮,面前赫然是一间足有十丈方圆的密室,四周镶满了夜明珠,明明是深入地底数十丈的密室中,居然亮如白昼、毕纤可见。

只是密室中摆设简单已极,只得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而已。

云扬身子一卷,瞬时便去到了椅子之上;等到沈玉石衔尾追进来的时候,只见到一个黑衣人,黑衣蒙面,一双眼睛充满了讥诮的看着自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睥睨之势尽显无遗。

然而沈玉石两眼中固然满目强烈的杀意,却也还有无法掩饰的惊疑与忌惮,刚才自己全力袭击,密道中布置的无数机关亦同步开启,怎地竟没有能拦住对方哪怕是眨一眨眼的时间!

对方的一身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要知道自己摆设的那些暗器、机关,可当真是密集到了风雨不透的地步。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对方这么大一个大活人,到底是如何从那些暗器的缝隙里面毫发无伤的到了这里的?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杀上门去【第四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