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不同际遇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不同际遇

苏琳,天宫仅次于宁央的天骄,曾经在天门中,和聂天争夺过碎星印记。
当年,也是在此地,苏琳、扬戡两人率领天宫、炎神殿、巫毒教一群人,和聂天针锋相对。
聂天最终在星空巨兽的帮助下,顺利从浮陆离开,重返陨星之地。
苏琳、扬戡两人,被困在浮陆,生死不明。
异族很快大举入侵,沿着六条空间缝隙,跨入陨星之地。
时隔几十年,苏琳在聂天脑海中的印象,已渐渐模糊。
若非苏琳主动呼唤,聂天在别的域界天地,和眼前的苏琳擦肩而过,恐怕都认不出她。
她的变化实在太大。
多年后的苏琳,枯瘦如鬼,早没有了往昔的美丽风采,那件破破烂烂的衣衫底下,显露出来的肌肤,如陈年老树皮,干枯没有光泽,还布满一条条鞭痕,有的鞭痕结痂了,看着如狰狞小蛇。
“居然,是她……”
星舟上,董丽唏嘘感慨,以前的她,将苏琳视为最大威胁,强劲对手,双方势同水火。
一晃间,几十年匆匆而过,两人的命运,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已不可同日而语。
“仅为先天境。”
董丽轻轻摇头,不知为何,她对于苏琳的仇恨,似顷刻间消失,往年的旧账,也不想再提。
“苏琳,我似乎……听过这个名字。”
樊锴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觉得这个名字,谁曾经向他提起过。
只是,他常年闭关,一心为了冲击虚域,天宫内部一切抉择,都交给赵洛峰,他无心过问。
天宫中,知道他存在的人,也有一些,但有幸见过他的,少之又少。
身为天骄的苏琳,不如宁央耀眼,未能夺取碎星印记,自然没有面见过他。
“你们……”
苏琳怯怯地,看着处于众多气息如海般深远,散落于那辆星舟旁的人族强者,明显惊惧不安。
景飞扬等人抵达,以雷霆万钧手段,把那些奴役他们的异族,瞬间秒杀。
异族,都未能触动银环,让他们顷刻灭亡。
以苏琳的见识,都瞧不出景飞扬等人的境界修为,只是隐隐感觉出,三人强大到不可思议,比陨星之地任何强者,都厉害的多。
后续赶来的,一个个虚域强者,都让苏琳生出高不可攀的天然畏惧感。
“你,怎会在此?”聂天微微皱眉,问道:“我记得,还有炎神殿的扬戡,他在何处,还活着吗?”
“扬戡……”苏琳垂头,凄然道:“十多年前,扬戡就死了。我们被异族奴役后,这些年来颠簸流离,被安排到不同的异族严酷域界,为他们开采矿石,收集灵药、灵材。扬戡,有一次在yīn寒矿洞内,遭受寒毒侵蚀。”
“奴役我们的妖魔,看他失去了价值,就随手杀了他。”
“他死的时候,我恰好就在一旁。”
苏琳三言两语,就将这些年的处境,解释了一遍。
“对我们这些被奴役者来说,死亡是最终的命运,或许……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脱。”她淡然一笑,可那笑容,分明比哭都难看。
“我想起来了,苏琳,好像是我天宫的子弟。”樊锴突然道。
“天宫……”苏琳一震,似直到这一刻,才注意到樊锴,小小翼翼地询问,“敢问?”
樊锴,在周边众多圣域和虚域者当中,境界最低,实力最为弱小。
他也显得极为不起眼。
就是因为这样,苏琳没有注意到他。
“我叫樊锴,同样出自天宫,不知宗门内部人物,有没有人和你说过。”樊锴叹息。
“老祖!”苏琳眸中迸发出神采,陡然激动,“我自然知道老祖的存在,只是没有机会,去面见老祖!您,您怎么来了?您过来,是来解救我们的吗?听宫主说,老祖闭关多年,都在寻求虚域的突破,现在是不是成功了?”
樊锴神sè复杂,“成功了。”
苏琳大喜过望,急忙道:“老祖,你突破到虚域,那我们天宫,如今在陨星之地,应该是最强宗门了吧?”
“虚域,又算得了什么?”樊锴苦笑,旋即对聂天说道:“聂少,希望你念在天宫,诚心归顺的份上,不要再和她计较。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们天宫的人,几十年来的遭遇,足够悲惨了,还请聂少宽恕她。”
“时至今日,我岂会和她去计较?”聂天飒然一笑。
陨星之地、垣天星域和天莽星域,都已经是他名义下的域界,圣域者,都听命于他。
区区一个以前有旧怨,被异族奴役几十年,仅先天境修为的苏琳,如今连和他谈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又怎会解不开心结?
“多谢聂少!”樊锴躬身。
看着天宫的老祖,如今毕恭毕敬地请示聂天,苏琳一脸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樊锴挥挥手,将苏琳带到身旁,压低声音,向她说明,今时今日聂天的尊贵地位。
“陨星之地,包括垣天星域,有圣域坐镇的天莽星域,都已依附于聂天!”
“老祖,是这些来人中,最弱的一个!”
“聂天之名,如今已经响彻人族诸多星域,万众瞩目!”
樊锴给出的一个个消息,震的苏琳轻轻摇晃,如炸雷轰向她的脑海,让她突然明白,时隔多年以后,她和聂天之间的差距,已大到不可弥补。
她本以为,待到她回归天宫,借助天宫的资源修炼,还有追击的希望。
樊锴的一番话,重击了她,让她深深地意识到,终其一生,她也绝无一丝希望,能平等地,再站到聂天面前。
“人和人的境况,怎会如此之大?”她内心哀嚎。
她的眼睛,不时瞄向董丽,看着董丽以怜悯的目光,偶尔望来。
那目光,如一柄柄剑,刺在她心脏。
“当年,她还不及我,不论是地位,还是境界修为。一晃间,几十年过去,她陪伴着聂天,已经在帮助聂天,去掌控各方域界,能够和虚域、圣域着,直接对话。境界修为,也突飞猛进……”
在董丽的目光下,苏琳,渐渐低下头,刚刚燃起的信心,轰然崩塌。
这时,聂天也不再关注苏琳,只当她是一个陌路人。
景飞扬、权子轩、瞿明德,分散开来,四处活动,将更多被奴役的人族,脖颈上的银环,给捏断掉。
银环断裂,束缚着他们生死的禁制,就解除了。
幸存下来的人族奴役,从绝境中得到解救,有的恸哭涕零,有的重新振作起来。
他们七嘴八舌地,向众人说出自己的来历。
他们,都来自那些被异族成功征伐的域界,亦或者被异族短暂入侵,掳走的人。
成为奴役后,他们和苏琳、扬戡一样,被异族带往不同的域界天地,为他们收集灵药灵材。
其中,很多人如扬戡般,早就死了。
根据他们的说辞,有一些年轻貌美的人族少女,还被一些高阶妖魔,视作美味佳肴,给……
他们的讲述,聂天听在耳中,眼神yīn郁。
景飞扬心情同样沉重,道:“种族之战,就是这般残酷。在久远的年代,我们人族没有领悟以天地灵气修行时,各大异族,将我们视作牲畜。这种影响,是根深蒂固的,烙印在异族血脉深处。”
“时至今日,人族已足够强悍,能和最强大的异族叫板。可那些战败后,被奴役的人族,悲凉命运,和以前还是没有分别。”
聂天远眺远方,沉吟半响,“后面,出手时,务必要谨慎一点。被奴役的族人,能搭救多少,就算多少吧。”
“自当竭尽全力!”景飞扬喝道。
……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不同际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