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00 我,我有办法

900 我,我有办法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实在是想知道,怀香格格怎么会成这样子的,她到底是生了什么样的怪病?

青龙元帅却没回答我的问题,她站起身来,面对着仍在大吼大叫、疯疯癫癫的怀香格格,突然从旁边的木盒子里捡出一大块生肉,“啪”的一声抛在怀香格格身前,怀香格格立刻扑上,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咬了起来,鲜血再次漫过她的嘴边,肉沫也沾满了她的下巴。【择天记吧少年王】

有了吃的,怀香格格终于变得安静下来,整个屋子里充斥着大口咀嚼的声音。

我看得于心不忍,说不能给她点熟食吗?

青龙元帅摇了摇头:“除了这个,别的她已经不吃了。”

我也反应过来,是啊,如果怀香格格还吃别的,青龙元帅怎么可能给她生肉?

我还想再问什么。青龙元帅继续说道:“你先回去看下孩子,我把公主哄睡就过去了。”

怀香格格这样,我们确实没法交谈,而且孩子还在那边没人照看,我虽然很不忍心,但也只能点了点头,迈步走出门去。

回到青龙元帅的房间,我才发现孩子已经哭得不像样子,还在床上滚来滚去。不知道是他本来就没有睡,还是被怀香格格的吼声给吵醒了,我赶紧走到床边,笨拙地把孩子抱起。又笨拙地哄去他来。

我哪里会哄孩子,只能学着青龙元帅之前的动作,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脊背,一边温声和他说话:“好啦、好啦,不哭了,我是爸爸……”

青龙元帅不肯承认我是孩子爸爸。但是现在青龙元帅不在,我才敢这么说的。一岁的孩子已经能认识人了,睁大眼睛盯着我看,依旧对我非常好奇,无论有没血脉的原因,终归是不哭了。

我横抱着他。一边冲他微笑,一边哄他睡觉。

和我儿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按理来说我该很兴奋的,也是我一直以来朝思暮想的事,不过因为怀香格格,我的心里始终沉甸甸的,冲他微笑也是强颜欢笑。

不过,一岁的孩子哪懂这些,他只感觉到了我的善意,知道我不会伤害他,在我这里非常安全,所以也冲我笑了起来。

我是第一次哄孩子睡觉,完全没有经验,只能轻轻拍打、轻轻说话,甚至轻轻唱歌。别说,还挺有效,孩子终于慢慢闭上眼睛,靠在我的怀里睡了。就在这时。青龙元帅也回来了,看了我怀里的孩子一眼,问我睡了?

我点点头,又冲她嘘了一声。

青龙元帅走过来,确认孩子确实睡了,便让我把孩子放在床上。

我想去放,但发现孩子的小手紧紧抓着我的领口,便说:“没事,我多抱他一会儿吧。”

青龙元帅沉默一下,最终也没拒绝,算是默许。

我抱着孩子,询问青龙元帅:“怀香格格怎么样了,也睡了吗?”

青龙元帅点点头,说睡了!

这时,我又问起她来,说怀香格格到底怎么回事?

青龙元帅再度沉默一下,才说:“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

这个概念我当然不陌生了,所谓走火入魔,通俗点说就是修炼暗劲的时候练岔了气,导入体内的天地之气没能按照正确方向行走,反而入侵大脑、伤害了脑组织,最终造成行为失常、变态,甚至六亲不认、暴戾十足。

这样的人,统称为入魔者。

入魔者无药可救,发现之后只能杀掉,别无他法,否则最终只能害人害己、酿成巨祸。

当初我在兵部呆的时候,就亲眼见过走火入魔的人,那可真是太恐怖了,力气大到离谱,像是突然变异,而且疯疯癫癫、见人就杀,几个队长加一些紫阶成员,才能联手将其制服、杀掉。

就连我,因为练功的时候疼到大喊大叫,曾经也被误认为是入魔者,遭到过整个朱雀门的集体追杀。

但其实我并不是入魔者,我所练的龙脉图,虽然过程痛苦了点,经脉也遭到了损伤,但是绝对不会入侵大脑,反而是因祸得福。

怀香格格竟然是入魔者?!

我仔细回忆着怀香格格之前的行为、动作、状态。和我印象中的入魔者确实非常类似,看来确实是走火入魔了。

说起来,我有近两年没见过入魔者了,所以第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青龙元帅这么一说,我才把入魔者和怀香格格对上了号,同时也想起来。怀香格格确实有过走火入魔的征兆,当初还是万毒公子提醒我的,只是后来她被青龙元帅给带走了,再出现的时候就成了夜明的公主,看上去也无异常,也就没人再提这一茬了。

我也以为她没事了。没想到竟然严重到了这个地步,确实让我有点无法接受。

青龙元帅则告诉我说,怀香格格刚有点入魔征兆的时候,夜明高层就对她用了最好的药,总算暂时控制住了。

如果从那时起,怀香格格不再练功,也就不会继续恶化。

但,太后娘娘的死,给怀香格格的打击实在太大。怀香格格一心想为太后娘娘报仇,想要变得更加强大,所以偷偷练起了功。等青龙元帅发现,已经为时已晚。怀香格格已经“魔入膏肓”,再无挽回的可能了。

“大概是半年前吧……”青龙元帅轻轻叹着气。

怀香格格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只是行为不受自己的控制,到后来已经开始乱打、乱杀,兵部至少有十几个人死在她的手上。青龙元帅联合几个紫阶队长,才勉强将她给控制住了,并用铁链锁住她的身体。

其实搁到一般人的身上,到了怀香格格这种情况,早就被兵部给秘密处决了。

但,怀香格格毕竟是夜明的公主,是整个夜明的中心和魂,无论怎样都得留住她一条命。半年来,青龙元帅遍访各地名医、高手,打听如何治疗走火入魔之症,给怀香格格上最好的药,不计代价、不计金钱,尽量控制她的症状。

还是有点用的,毕竟这世上的入魔者那么多,总有一些大家族、大宗门留着一些秘方。

这些秘方虽然普遍治标不治本,但还是能够暂时控制怀香格格的症状,怀香格格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多,状况也逐渐好转起来。青龙元帅很是开心,以为怀香格格终于有救了,这也就是我第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青龙元帅劝我一个月后再来试试的原因。

那个时候,怀香格格还是清醒着的,她也很想见我,但是身体状况不许,所以才让青龙元帅打发我走。

结果一个月后,也就是前些时日,怀香格格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愈发严重起来。怀香格格趁着暂时清醒,答应借给我三百名黄阶成员,助我到海南岛铲除渔王,这也是她在夜明做出的最后一个清醒的决定……

就连怀香格格自己,似乎都觉得自己大限已到,对青龙元帅说道:“答应我,千万别让王巍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从那以后,便每况愈下,怀香格格再无清醒的时候,无论见到谁都是又撕又咬,甚至只吃生肉、喝生血。

再后来。也就是今天了,我不顾青龙元帅的阻拦夜闯兵部,终于见到了怀香格格的真实状态。

听完青龙元帅所述,别提我的心里有多难过了,真像是有一万把刀戳着心口。

我眼含热泪,看着青龙元帅说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吗?”

青龙元帅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没了,请了很多医生和高手来看,都说公主的魔症已经彻底入脑,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再无好转的可能性了,除了等死,别无他法。”

听了青龙元帅的话后,我的一颗心像是碎成了渣,难过的几乎要呼吸不上来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里面一片混乱,身子也抖得像是筛糠。

如果我的性命去换怀香格格的健康,我保证毫不犹豫、万死不辞!

“王巍,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了……”

青龙元帅沉沉地说道:“既然你帮不上忙,那还是离开吧。公主还在清醒的时候,特意说过千万别让你看到她的样子,现在已经是破例了。如果你真的爱她,就请让她安安静静地离开吧,不要再给她增添任何的痛苦和烦恼了……”

我很想说一声不,说我要陪着怀香格格,一直到她离开的那天。可这个“不”字始终说不出口,怀香格格既然不想再见到我,我又何必让她连死都死的不安生呢?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青龙元帅的建议。

我这就走。

我站起身,想把孩子放下,却发现孩子仍旧紧紧抓着我的衣领。青龙元帅想要过来抱走,但稍微有点动静,孩子就嘴巴一撇,作势要哭。青龙元帅只好放弃,无奈地说:“要不,你就在这睡一晚吧……”

我没反对,抱着孩子一起躺在床上,并且轻轻拥抱着他。

青龙元帅则躺在了床的另一边。

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同床共枕,可我怎么都开心不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怀香格格,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怎么才能让她恢复健康?

我睡不着,青龙元帅也睡不着,黑暗之中我们相对无言,只有我们中间的孩子睡得香甜。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小孩子啊,什么都不用愁,吃了睡、睡了吃。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凌晨四五点钟的样子,外面的天空也有点蒙蒙亮了,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像是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漆黑夜空,让我的整个脑子瞬间如梦方醒。

我猛地就坐了起来,并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孩子,早就放开了我的领子,所以并没有吵到他。

“你干什么?”青龙元帅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地问我。

“我……我……”

我浑身都发着抖,语气里也是克制不住的兴奋:“我好像有办法能救怀香格格……”

看网友对 900 我,我有办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