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烈焰焚身【第六更!】

第二百二十五章 烈焰焚身【第六更!】

沈玉石露出一种残酷的快意,道:“那个老古板一直想要抓住我的把柄,这一点我又岂会不知?”

“可是招惹到了我,就要付出代价,我明明白白的让他知道,是我害了他的老婆!是我杀了他的手下!是我弄残了他儿子!”

沈玉石道:“然后我一直跟着他,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你可知道每日里都将对头人的惨状尽收眼底,那是一种多么快意的事情?!”

云扬皱眉:“快意?”

“当然是快意!”

沈玉石哈哈大笑,心情舒畅:“你明知道是我干的,偏偏你没有证据,治不了我的罪,私下里,也不能对我怎样;甚至不顾一切的动用武力解决,也找不到可以对付我的战力;然后我还时时刻刻跟着你;时时刻刻在你身前身后晃来晃去,时不时给你一个充满得意的眼神……”

“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掌握玩弄蹂躏,这样的快意,非是笔墨可以形容,亦非言语可以描述,端的是至极快感,哈哈哈……”

云扬一阵无语。

吴烈被他折磨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崩溃发疯,还能秉正行事,心性之坚,当真不易至极,能人所不能忍,端的了得!但也是太不容易了!

沈玉石笑得快意至极:“不仅仅是之前,现在,还有之后,我还要一直跟着他,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分明恨我入骨,分明什么都明白都知道却偏偏拿我没办法的样子……他不是一个好官么?我就让他一直好到底!下半生都处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哈哈哈……”

“老婆儿子全部都那个样子,他就算是想要拼命,也要舍不得死……因为他家人还需要他照顾。”

沈玉石仰天大笑:“爽!这种事情,最爽了!等吴烈死了,我会再找一个这样的,同样的搞下去……这简直是人世间最大最极致的赏心悦事!”

一说起这件事,沈玉石居然开始滔滔不绝,似乎是人生最得意的事情一般,详详细细的说明。很显然,他对这件事情,充满了成就感。

可是云扬已经不再想听下去了。

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居然会让眼前这家伙如此快意,显然是全无人性可言。

“除了关于吴大人的事情之外,我还想知道,沈大人是四季楼的什么人?这个密室之中,有什么秘密所在。”

云扬道:“我相信我必死的原因与这两点密切相关,若是不能弄清楚,我死不瞑目。”

沈玉石手中剑往前一送,抵在云扬咽喉上,稍稍用力,咽喉已经沁出一丝血珠;狞笑道:“你为何要猜我是四季楼中人?甚至能够将我的身份局限于七八九月之间,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知道这些?”

云扬沉声道:“我是无情楼的人;至于你……我之所以知道你的许多事情,自然是因为有人要杀你,怎么可能调查清楚你的底细,只是没想到你的修为竟至如斯,还有今天的环境氛围,两者任何缺一,你便无奈我何,只可惜……完不成任务倒就罢了;但若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总是不甘的。”

沈玉石看着云扬袖口一翻,露出一个金牌;不由冷笑道:“无情楼的金牌杀手,就想要来对付我;甚至明知道我是四季楼中人,居然还敢单独行动,胆子真不小。”

云扬沉声道:“我除了是无情楼杀手,还是玉唐国人,吴大人乃是玉唐栋梁,你是他的对头,便是该死!”

沈玉石嘿嘿冷笑:“我就说怎么会没有吴烈的关系,原来你是出身玉唐之人,那么你今日之举,多半是私自动作吧,有了这层因缘,无情楼来寻衅的理由都没有了,你今天可真是白死了!”

显然沈玉石直到此刻,还在汲汲营营的打击云扬内心,想要看到云扬全面崩溃的样子!

云扬道:“连我无情楼的规矩都知道,你定然是四季楼之人,你是几月初几?”

沈玉石狞笑一声,道:“只能让你失望到底了;我不是几月初几!”

云扬目光极度收缩,失声道:“不可能,若你不是四季楼中人,怎么可能神通广大至此?!”

沈玉石脸上显出淡淡的讥讽,道:“白痴,我只说我不是几月初几,何曾说过我不是四季楼中人,今日便让你做一个明白鬼,老夫乃是七月之末!”

云扬点点头:“七月之末,那就是七月三十了,但这怎么就不是初几,咬文嚼字有意思么?!”

沈玉石脸上讥嘲之sè更浓,道:“原来你连这其中的分别都不知道,看来真是死得糊涂。七月有两个堂主,一个乃是七月,另一个副堂主则是七月之末!”

“并没有具体日期!”

沈玉石脸上露出怪异的残酷之sè:“现在你明白了么?”

“原来如此!”

云扬恍然大悟。

“原来每个月的堂口,还分堂主和副堂主。”云扬道:“四季楼果然神秘!”

“至于这个密室之中的秘密……”

沈玉石淡淡道:“不过只是一些禁制和四季楼的秘密记载而已;这些想必你也不会很感兴趣,不过还是告诉你,让你走的不用那么糊涂,我很仁慈吧!?”

“当然,还有一个一步冲天的机会……也在这里。但,你已经是看不到了!”

云扬点头:“原来如此。我说一进入这里,就感觉浑身灵力再也无法隐藏,若非如此……”

心中却在想:一步冲天的机会?

“虽然只是小小的吸灵阵,但已足以克制你的诡异功法。”

沈玉石眼中露出来残酷之sè:“现在,该交代你的问题了;究竟是什么人,派你来杀我的?我刚才差点被你骗过,就算你是玉唐国出身,但无情楼规矩极严,令行禁止,言出法随,你此次前来,本有成算,更早隐隐笃定了我四季楼中人的身份,”

云扬叹口气:“果然瞒不过你,是我太想当然了,既然你如实告知我你的身份,我便实言相告,此次下达指令的乃是我们无情楼高层……”

“那又是什么人雇佣你们杀我?依照无情楼的规矩,就算是本楼高层指派,你仍旧能够得知雇主谁属!否则,你如何交账?”沈玉石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云扬脸上露出来纠结挣扎的神sè。

沈玉石循循善诱道:“你今天已经是必死无疑,何必再守什么规矩……你若是痛痛快快的实话告诉我,我也给你一个痛快;反之,你想死都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呵呵……”

云扬皱着眉头,貌似是纠结万分地下定了决心,沉声道:“好吧,其实要杀你的人就是……”

沈玉石忍不住精神高度集中,耳朵也立了起来;心中无限怨毒:只要让我知道,我就……

还没有想到恶毒的地方,他突然听到了一个意外到极点的名字,又或者说是一个字

“……我”!

沈玉石被这个名字整蒙了,随即又见面前那家伙的身子猛地往后退,想要迅速脱离剑气锁定。

沈玉石心念电转,登时明白了云扬所言真意,愤而大吼一声,长剑剑气猛然爆发!

近在咫尺,你怎么逃?

只得一瞬之差,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不,你只会死得更惨,死得支离破碎,惨不堪言!

然而沈玉石下一刻就发现,面前的人居然不见了!

宛如凭空消失,彻彻底底的不见踪迹,全无痕迹!

“你不该让我距离你这么近的。”一个冰冷的声音幽幽响起。

沈玉石突然感觉到一阵灼烫;触目所及,赫然是一团火焰!

轰!

这一团火焰,已然悉数附着在自己身上,正自噼噼啪啪的持续燃烧。

火焰上身,猛然间烈焰暴起!

“嗷……”沈玉石惨叫一声,痛不欲生。

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深蕴丹田之中生命之气极限的爆发,显然是在催动秘法,欲以命元之力强行将火焰扑灭;可是这一吸气,却有一缕火焰从他的口中钻了进去。

随着“轰”的一声轻响,他的七窍之中都开始有黑烟冒出来了!

“啊啊~~~”沈玉石承受火焰内外交煎,肝胆俱裂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手足无措间,当啷一声将自己的长剑扔在地上,身子刹那间已经在地上打了十几个滚。

其实在这瞬息之间,沈玉石至少催动了四五种秘法,意图祛除内外交煎的火势,可是火焰熊熊燃烧,就是扑之不灭、祛之不散。

再过片刻,沈玉石的浑身上下,一股股烤肉香味升腾而起。

“你是……火……尊……你你你……这不可能……”沈玉石惨厉的叫着,身子兀自滚来滚去,火焰却是越来越是燃烧旺盛。

但那熊熊火焰却是只烧沈玉石的身体,除此之外,整个密室之中,丝毫没有被火焰波及,连一张纸都没有被毁坏。

沈玉石跳起来,疯狂往外冲,然而缠身的火焰化作长条绑住了他的双腿,一边燃烧一边反向拉扯,彼此较力之下,腿上肌肉几乎是瞬间化作焦炭,沈玉石登时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不死心的他干脆用手支撑,使劲往外爬,然而随着烈火持续烧灼,手上手指也被燃烧成了炽白。

随着咔嚓一声,手指头已然被烧得折断!

…………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烈焰焚身【第六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