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01 左飞,出手

901 左飞,出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想起的这件事情,就是我之前参加帝城武道会时,因为修炼龙脉图而导致浑身剧痛,痛到翻来覆去、死去活来,差点连命都丢了。是小阎王叫来了左飞,才把我受损的经脉复原,救回了我一条性命。

我隐隐约约记得,小阎王和左飞刚到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段对话,小阎王说左飞连走火入魔的人也能救,救我应该也没问题吧?

当时我的痛不欲生,痛到几乎失去知觉,整个大脑也是晕晕乎乎的,所以对这段谈话记得不太清楚。刚才在朦朦胧胧之间,我在脑中不断搜索着有关入魔者的信息,才把这段对话给提炼了出来。

虽然我记不太清楚这段对话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但好歹可以一试,左飞连受损的经脉都能复原,受损的脑组织是不是也能起到作用?

我把这一切都跟青龙元帅原原本本地说了,青龙元帅也跟着激动无比,让我尽快联系左飞试试。

说句实话,我麻烦左飞的次数已经够多了,上次还请他帮忙治疗了刘鑫。虽然我不断想着有机会要报答左飞,但是直到现在也没实现过一次。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想着情势所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怀香格格命在旦夕,得想办法救她,至于报答的事,将来再说不迟,反正一辈子还长。

我看看时间,还有点太早,便准备天亮了再打电话。

青龙元帅也没反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对于我和青龙元帅来说实在是种煎熬。等的越久,青龙元帅就越担心,问我:“左飞是龙组三队的队长,他会搭救身为夜明头领的公主吗?”

龙组和夜明当然是势不两立的,属于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存在。上次要不是陈老横加阻拦,龙组就把整个夜明都灭掉了,让左飞来救怀香格格,似乎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但我想了一下左飞的为人,便坚定地说:“应该没有问题!”

一直熬到早上八点,我才长呼了一口气,给万毒公子打了一个电话。

我不是不能直接联系左飞,或是通过我舅舅去联系左飞,但是自从我逃亡开始,就和外界断了一切联系,担心他们也被陈老所监控,所以才决定采取迂回的方法。

万毒公子已经赶去帝城,又是左飞的手下,和他联系应该没有问题。

打通万毒公子的电话以后,我便把怀香格格的情况说了一下,请他帮我联系一下左飞。

万毒公子也没废话,让我等他的信儿。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左飞便给我打来了电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问我找他有什么事?

听到左飞的声音,我简直按捺不住内心中的激动,包括我舅舅在内,左飞、猴子等人总是给我一种安全感。我迅速把我当前的情况讲了一下。接着又问左飞:“左队长,怀香格格还有救吗?”

谁知左飞并没回我这个问题,而是问我:“所以,你现在在夜明的兵部?”

我说是的!

左飞愉快地笑了起来:“王巍,真有你的,竟然躲到兵部去了!陈老现在满世界找你,可是怎么都没想到你会藏在兵部。别说他了,就连我们几个都没想到,一开始还很为你担心呐,结果反而是你技高一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不是?高,实在是高!”

左飞的赞扬,我当然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其实这是我妈一开始的主意,她说陈老绝想不到我会躲在兵部。不过我还是比较关心怀香格格,再次问了一遍左飞这个问题。

左飞沉默一下,说道:“入魔者,我确实能救……”

“谢谢,谢谢!”我按捺不住内心中的激动。

“你别着急,听我说完。”左飞继续说道:“但你知道,夜明是陈老旗下的组织,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扳倒陈老,不想让夜明成为我们的阻碍。我也不是借机要挟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人,我是可以救的,但如果他们仍旧执迷不悟,还要跟着陈老为虎作伥,就别怪我下手无情!”

一向温和的左飞,语气之中显现出了一丝罕见的杀气。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一向好脾气的人,一旦发了脾气,往往十分可怕。无疑,左飞就是这样的人。

听着左飞的威胁,握着手机的我都忍不住颤了一下,接着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这件事后,左飞便和我约了时间,大概晚上就能到达兵部。

如今交通发达,而且帝城和凤城作为两个平级的超级大都市,航班更是多到数不胜数,朝发夕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再三谢过左飞以后,这才挂上电话。

左飞的话,我当然一五一十地跟青龙元帅讲清。

青龙元帅听后也是一阵沉默,说道:“公主怎么打算,我确实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她会站在你的这边,否则之前她也不会肯借三百黄阶成员给你。”

我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也不是过分自信,我总觉得我和怀香格格的感情可以超越一切,她会为了陈老而反过来打我吗,我认为不会的。

整整一天,我和青龙元帅都在为了迎接左飞而做准备。

青龙元帅不想让人知道我在兵部,毕竟在大家眼里我还是龙组的人,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被安排在房间里面照看孩子,不许我踏出房门一步。

对我来说,能和我儿子单独相处,我当然乐不可支。其他的就无所谓。

但我想的实在太简单了。

我以为父爱是伟大的,我愿意倾尽一切去照顾他,而且我俩还那么投缘,初次见面他就抓着我的衣领不肯撒手,谁敢说他不是我亲生儿子?

结果真正相处起来,我才感到一个脑袋三个大,这小王八蛋实在太淘气了,一会儿拉了一会儿尿了,还动不动就哭。我压根不知道他哭什么,到底有什么好哭的,怎么哄都不大管用,半天下来就把我累得精疲力尽。

这哪是我儿子啊,根本就是前世的冤家!

不照顾孩子不知道,原来照顾孩子是这么累,我宁肯练上一天的功、洗上一天尿布,也不愿意和这小王八蛋多呆一会儿。

没见这小王八蛋之前,我整天日思夜想,见了这小王八蛋以后,我只想离得他远远的,他爱干嘛就干嘛去吧。

只能说母亲实在太伟大了,我都不知道脾气暴躁的青龙元帅,是怎么一天一天和这家伙相处过来的?

我还知道了这小家伙的名字,大名王闹,小名闹闹。

还真是人如其名,动不动就闹个天翻地覆。

不过说句实话,我知道这小家伙姓王以后,心里还是蛮开心的,说明青龙元帅还是认可我这个父亲的嘛。

青龙元帅是兵部的尚书,当然事情繁多,经常出去做事,留我跟孩子在屋子里。

我问她在我没来的时候,她要出去做事可怎么办?

她说要么拜托别人照顾,要么带着孩子出去。

我一想到堂堂兵部尚书,要抱着个孩子四处乱跑,就忍不住摇头苦笑,再一次佩服起她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青龙元帅把孩子哄睡以后,便和我一起出去迎接左飞。

左飞下飞机后就给我打过电话,想来也差不多快要到了。

出门的时候,青龙元帅让我乔装改扮一下,不太希望兵部众人发现我的存在。我也表示理解,所以就乔装改扮了下,不仅戴上了帽子和围巾,还穿上了兵部的制服,跟在青龙元帅身后像个很不起眼的跟班。

顺利出了兵部以后,我们就在密林的入口处等着,兵部的巡逻人员也被打发走了。

等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左右,密林之中终于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我们面前,果然就是左飞。左飞一如既往,满脸温和的笑意,赶了一天的路,也看不出丝毫疲乏,再加上他帅气的面庞,像是浊世中走出的翩翩公子。

看到左飞,我当然激动不已,立刻迎上前去向他问好。青龙元帅也是一样,恭恭敬敬地向左飞施礼。青龙元帅多傲的一个人啊,在左飞面前也乖巧的像个淑女,除去有求于左飞之外,还因为左飞的地位在这放着,那可真是大江南北、无人不知。

左飞也向我们问过了好,又和我寒暄了几句,询问我在这里的状况。

我告诉他,我一切都好,左飞也不再废话,直入正题,说咱们去看看怀香格格吧。

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左飞就是我的救星、我的希望。

我连忙迎着左飞,就要将他往兵部里带,但青龙元帅却在此时将我拉到一边,说左飞之前和太后娘娘争斗的时候,整个夜明都看到了,担心左飞现身引起动乱,问我能不能让左飞从东门进。

所谓东门,就是连接青龙门广场和外面山坡的那条狭道。

那根本就不是门,说难听点就是条山路。

左飞是来救怀香格格的,竟然连正门也不能走,这哪符合待客之道?按理来说,把左飞奉为上宾,整个夜明对其跪谢都不为过啊!

所以我一下就急了眼,询问青龙元帅怎么能这样做,左飞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能走山道?我受点委屈也就算了。左飞这么大的一个人物,怎么也能受委屈呢?更何况左飞还是来救人的!

青龙元帅也挺着急,说她很尊重左飞,也很感激左飞能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解救公主,但她确实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希望我能问问左飞。如果左飞不愿,必定大开兵部正门,夹道欢迎左飞,就是再有动乱,她也必将倾尽全力压制。

我心里一想,青龙元帅的担心也有道理,毕竟左飞是龙组的队长。还是杀死太后娘娘的元凶之一,兵部众人不可能没有意见。

我便返了回去,小心翼翼地询问了左飞的意思,我原以为左飞会不开心,本身是来救人,搞得像是做贼。结果左飞竟然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说道:“我没关系,怎样都行,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威风的。那条道嘛,也无所谓,又不是没有走过?”

当初击杀太后娘娘。左飞和我舅舅一前一后,就从那条山道现身。左飞的大气、大度,都让我倍加感动、钦佩,他的头顶就像罩着光环,任何时候都让人所仰望。

青龙元帅也是连连道谢,带着我和左飞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来到青龙门外的山坡上,顺着山谷狭道往里面走。

青龙元帅已经做好一切安排,所以一路上都没有被人发现。

我们顺利地来到山壁顶层,也就是紫阶成员所住的这层。左飞赶了一天的路,想来又累又乏,青龙元帅便先邀请他到屋子里稍作休息、喝口茶水,顺便也看一下孩子醒了没有。

还好,孩子没醒,这小王八蛋还算识趣,没给我们添乱。

左飞也知道这孩子的来历,仔细端详一阵,微笑着说:“还好是个儿子,如果是个女儿,长得像了王巍可就坏事。”

我一头黑线,说左队长,怎么连你也开这种玩笑。

青龙元帅则在旁边乐不可支。

稍作休息以后,左飞便主动提出去看怀香格格。

自始至终,左飞都淡定从容。显得很有信心,我和青龙元帅则惴惴不安,担心有变。我和青龙元帅引着左飞来到怀香格格的房间,怀香格格本来是沉睡着的,听到脚步声后便苏醒过来。

青龙元帅开了灯后,怀香格格便又发起疯来,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张大嘴巴又撕又咬,吼声震天撼地,看着极其恐怖。

虽然我昨天已经见过一次,但是再看这个场面,心中仍旧难过极了。

青龙元帅也是一样。她每天都照看怀香格格,按理来说已经习惯、麻木,但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怀香格格的吼声再次惊动整个青龙门,青龙元帅照例走出门外维护秩序,不让别人靠近这里。

我则趁着这个机会,询问左飞:“怀香格格还有救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生怕听到让人绝望的答案。青龙元帅也是一样,忧心忡忡地回头看着左飞。左飞起初并没答话,而是仔细端详着怀香格格,我和青龙元帅也不敢打扰,只能惴惴不安地看着他。

整个青龙门中一片寂静,唯有怀香格格的吼声不断响起,整个人也像疯了一样乱扑乱咬。

看着曾经古灵精怪、娇俏可爱的怀香格格成了这样,我的心中愈发揪紧。

而且奇怪的是,怀香格格似乎比昨天还要疯狂,身上的铁链子几乎都快被她给挣断了。青龙元帅也发现了这一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左飞看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地说:“她还是有一点意识的,起码认出了我是她的仇人,所以才会这么疯狂……”

太后娘娘,是死在左飞和小阎王手上的。

原来怀香格格记得左飞,或者说潜意识里记得左飞,所以反应才会如此激烈。

既然怀香格格还有一定的潜意识,那我昨天晚上拥抱着她,让她暂时安静下来,或许不是巧合,她是真的还记得我。纵然后来继续咬我,应该也不是她的本意。

“还,还有救吗?”青龙元帅小心翼翼地问。

她也担心左飞因此不管怀香格格了。

但,左飞不是那样的人。

“有救!”

左飞声若洪钟地喊出这两个字,我和青龙元帅的心中皆是一喜,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猛然落地。

以左飞名震华夏的身份、地位,必定一言九鼎,他说有救,那就一定有救!

然而接下来的场景。却令我和青龙元帅大吃一惊,左飞突然闪出身去,朝着怀香格格扑去!

左飞的速度不慢,怀香格格的速度却是更快,猛地张大嘴巴就朝左飞咬了过去。但凡入魔者,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会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而且变得暴戾十足,我和青龙元帅都知道其中的厉害,忍不住就齐声大喊:“小心!”

但,左飞既然这么做了,那就一定有着万全的把握。

就在怀香格格就要咬中左飞的时候。左飞的身子突然一闪,怀香格格便咬了个空。

接着,左飞的身子一跃,双脚已经踩到床上,距离怀香格格只有咫尺之遥。

怀香格格也迅速回头,准备再次一口咬出,左飞不退反进,将手伸向了怀香格格。看到这个场景,我也大吃一惊,以为左飞要和我一样,打算用手堵住她的嘴巴,不过左飞的缠龙手刀枪不入,应该不会有事。

果不其然,左飞把手伸进了怀香格格的嘴巴里,怀香格格大口大口撕咬,但却始终不起作用。

而左飞的另一只手,则轻轻覆盖在了怀香格格的天灵盖上。

我正纳闷左飞这是干什么的时候,神奇的一幕赫然出现,刚才还发疯一样的怀香格格,竟然一瞬间就安静下来,并且眼睛也慢慢闭上,接着身子软倒在了床上。

这一幕,确实让我和青龙元帅大为吃惊,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轻松就制服入魔者的。

怀香格格昏过去后。左飞的手也没有离开天灵盖,仍旧轻轻地按在上面,一动不动。

青龙元帅低声问我:“这是在干什么?”

我想起来左飞之前为我治疗损伤的经脉时,就是用手挨个划过我的身体各处,他的手掌到达哪里,哪里便像得到温泉滋养,十分舒服、舒适,像是置身天堂。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受损的经脉已经完全复原。

所以我想,左飞应该是用同样手段,在为怀香格格治疗受损的大脑。

我将我的揣测低声说给青龙元帅,青龙元帅点头,表示明白,接着又满怀期待地看着左飞和怀香格格。

左飞的治疗进行了很久,说不清楚是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他始终一动不动,保持着最初的姿势。我和青龙元帅也不敢打扰他,同样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也不知过了多久,左飞显然也挺吃力,额头上慢慢浸下汗水。

也就是在这时,左飞长呼了一口气,将手收了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接着又跳下床来,对我们说:“好了,等她睡个一天一夜,再醒来的时候就完全好了。”

我和青龙元帅皆是激动不已,不停对左飞说着谢谢。

要知道就在昨天,我还倍感绝望,以为怀香格格彻底没救了,没想到左飞这么一现身,轻轻松松就将怀香格格给治好了当然,说轻松,可能只是我和怀香格格的想法,对左飞来说或许是件极不容易的事!

青龙元帅就更不用说了。已经绝望了有大半年多,以为怀香格格必死无疑,现在却被左飞给治好了,激动的简直话都说不利索。但,青龙元帅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询问左飞真的没问题吗,以后真的不会再复发了吗?

左飞点点头说:“这个法子,是一位前辈教给我的,本来是要治疗多次才能彻底恢复。不过,经过我后来的改良以后,一次足矣,不会再复发了,你就放心吧。”

左飞的话,青龙元帅当然相信,再次连声说着谢谢。

我则激动地说:“左队长,你能不能把这法子也教给我,让我以后也能治病救人。”

这话说出口去,我才有点后悔,这可是左飞的绝招啊,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教给我呢?我这要求实在有点无理了点。

但左飞笑着说道:“我恨不得教给许多人,让大家都能去治疗入魔者。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行的,你所修炼的暗劲太过霸道,连我都差点扛不住。所以你只能杀人、不能救人。”

虽然我不太理解这其中的逻辑,但左飞说得十分诚恳,不像推诿敷衍之词,所以我便不再问了。

左飞救了怀香格格,青龙元帅无以为报,因为像左飞这样的人,肯定什么都不缺了,无论房子还是钱,人家肯定不放在眼里。当然,也就左飞,如果换成猴子,肯定趁机索要一大笔钱。

青龙元帅说道:“左队长。我有什么能报答您的吗?”

左飞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怀香格格,沉沉说道:“报答倒不必了,我还是那一句话,夜明想找我和小阎王报仇,这没问题。但,如果你们继续为虎作伥、协助陈老的话……”

左飞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但青龙元帅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左飞不在乎夜明针对他和小阎王,但如果夜明还站在陈老那边,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青龙元帅的身子微颤一下,恭恭敬敬地说:“是,等公主醒了以后,我一定会向她进言的。”

时间已经不早,青龙元帅本想让左飞在这留宿一晚,但左飞婉拒了,说他还有事情要办,需要连夜出山。

青龙元帅不敢阻拦,便准备去送左飞,但左飞说不必了,让我送他就好。

青龙元帅知道左飞和我肯定还有话说,也就没有强求。

我则和左飞下了楼,穿过山道,朝着外面走去。

怀香格格这事解决以后,我心里也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也有很多的话要和左飞去说,比如我爸和我妈的事情……

看网友对 901 左飞,出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