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念永恒 > 第1007章 一滴眼泪

第1007章 一滴眼泪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身中奴印,竟还能去本能的挣扎,可以想象在杜凌菲的心中,她不愿意伤害白小纯的本心有多么的顽强。

白小纯身体震动,他感受到了天灵上那只颤抖的手,他睁开了眼,看到的是杜凌菲近乎扭曲的面容,还有那目中急速闪动的奴役符文以及……她颤动着的身躯!

“小杜杜……”白小纯喃喃中,一旁的天尊目中也有复杂,可很快的这复杂就被强行抹去,疯狂重新凝聚,右手抬起,天尊向着自己的女儿,蓦然一指!

这一指之下,杜凌菲身体猛地一震,渐渐目中的奴印取代了她全部的痛苦,哆嗦的身躯平静下来,颤抖的右手也平稳了,重新的……按在了白小纯的天灵上。

她那无神的双目,望着白小纯,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可白小纯却感受的到那种骨子里极致的悲哀。

白小纯嘴巴微微张了张却最终沉默,一样望着杜凌菲,这一次他没有闭上眼,仿佛也知道了生命已经到了尽头,他能做的,就是在魂飞魄散前,让眼前的身影,成为自己这生命中,最后的永恒。

轰隆隆……,在这地宫阵法彻底开启,在这四周骸骨不断地融化,在杜凌菲的右手按在白小纯天灵的瞬间,巨响之声,在白小纯的脑海里,嗡然炸开。

一股强烈的无法形容的剧痛,在这一刻,猛的就如怒浪般,于白小纯体内滔天而起,他的生机,他的修为,他的血肉,他的灵魂以及一切……都在这一刻,被杜凌菲手中传来的吸力,疯狂的吸走!

仿佛身体内的所有,都被搅碎,骨头,血肉,经脉,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碎灭中,化作了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本命生机……

而这生机,正是天尊所需要的,此刻正疯狂的被吸入杜凌菲的体内……

白小纯,是不死大药,而杜凌菲……则是长生丹炉……

长生丹炉在吸收了不死大药后,将会祭祀出自己的一切,以丹炉的枯萎灭绝,在死亡的那一瞬,换来一枚……不死长生丹!

“快了,就要快了……”

“不死长生丹……我等了一辈子的不死长生丹……”天尊站在一旁,癫狂的大笑起来,看着自己的女儿杜凌菲,在自己的奴印操控下,正在飞速的吸收白小纯的一切,他的呼吸急促无比,面容都有些扭曲,连带着他的声音也都有些变了腔调。

白小纯身体剧烈的颤抖,体内的痛楚之强烈,前所未有,哪怕白小纯修炼不死卷,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可与眼下比较,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他的身体,正逐渐的干瘦下去,他的头发也失去了光泽,他体内的不死血,也都慢慢的消失,不死骨的颜sè,也都逐渐的黯淡,不死筋,不死肉以及不死皮……都好似在退化一般……

那种无法挣扎,无法反抗下,身体被掏空,生机被吸走的拉扯感,让白小纯的意识也都慢慢的出现了恍惚。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蛮荒中他曾经经历的一切,有白浩,有巨鬼王,有红尘女,有周一星……直至浮现出了逆河宗……

还有逆河宗内的李青候,宋君婉,神算子……等等……所有他记忆里存在的面孔,在这一刻,都在他的眼前划过。

“逆河宗……”白小纯呢喃的声音,外人已经无法听到,似乎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听闻,渐渐地,他的身体越发的虚弱,他的头发已经枯萎了,一根根散落下来时,还没等落入水潭,就成为了飞灰。

他的身躯已经干瘦无比,他的目中也好似即将熄灭的烛火,黯淡无比……

而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的,已经不再是逆河宗,而是……通天东脉下游的……灵溪宗,似乎这一生的记忆,在这一刻倒流,他看到了灵溪宗内的自己,看到了草木石碑下的身影,看到了灵尾鸡旁自己舔着嘴唇蹲在那里的模样……

看到了已经远去大世界的张大胖,看到了那已经陨落的师姐,看到了侯小妹,看到了所有……

他已经快要没有呼吸了,皮包骨的身体上,那所有的皮肤都已枯萎,充满了褶皱的同时,也有一块块死亡的瘀斑,不断地扩散……他的牙齿也开始慢慢的脱落,整个人看起来,干尸一般,如同坟墓里被埋葬了许久……

甚至他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了,天灵上的那只手,如同一个黑洞,在这不断地吞噬下,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那种剧痛。

他的不死卷,已经被吸走了八成,他的生机一样如此,仅剩下的意识,渐渐浮现出的不再是灵溪宗,而是……帽儿山。

他似乎模糊的看到,在那帽儿山上,有一个少年,也不知是怎么拿的,连揣带夹,竟把七八把斧子与菜刀,都放在了身上,在上山时,胡乱的扔了出去……在那山顶,于天雷中,点起了那支香……

看着少年那紧张中带着滑稽的样子,白小纯想笑,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或许,这也是好事,因为此刻的他,那皮包骨如同骷髅的样子,若是笑了,那么或许比哭还要难看吓人吧。

他的意识越发的模糊了,仿佛感受不到了自己的身体,如同灵魂要在这一刻升空,似乎在天空上,有一个漩涡,在吸走了自己的一切后,要把自己的灵魂也都吸过去……

他的生机,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一成……他的皮肤不仅仅是枯萎,也出现了干裂,似乎一碰就会成为飞灰,他的五脏六腑同样如此。

不死卷之力,已要彻底消失,只有他的骨头……似乎还蕴含了最后一丝不死之力,虽散出的金光已经不多,可他的皮肤碎裂中,还是能透出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似乎将会是最后的一副画面……那画面中,一个小童哭着跪在床边,看着床铺上奄奄一息的亲人,哭声很大,很大……

“小纯……不要害怕……”一只冰冷的手,慢慢的抚摸在了小童的额头上,虚弱的声音,轻声的喃喃。

“拿着这支香……你不是梦想成为仙人么……拿着它……”

小童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拿住了那根香,可却呆呆的看着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在自己眼前垂落的亲人的手,怔怔中,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

他似乎发呆了很久,很久,直至有人闯入屋舍内,将他抱起后,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邻居,看着他们一个个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们把亲人的尸体抬走……小童默默的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的膝盖,手中死死的抓着的,是那根香……

“为什么要有死亡……我……我想一辈子都活着,我想让我身边的人,一辈子都活着……开开心心的活着……我想……长生!”

小童的声音,在白小纯脑海里回荡,虽越来越远,似要消失,可似乎在白小纯的心中,早已成为了永恒……

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惫感,涌现上来,白小纯的意识,慢慢的,似乎在那永恒的小童的声音中,逐渐的远去,越来越远……

可就在他的意识即将消散的刹那,忽然的……有一滴泪水,掉落在了他已经干枯开裂的手臂上,沁了进去,于他越发混沌的意识中,逐渐的散开。

“眼泪……”白小纯喃喃中,似感受到了这泪水中的苦涩,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勉强睁开了眼,模糊中,似看到了面前……身体颤抖,目中奴印闪动极为强烈,仿佛要爆出双眼,可却依旧挣扎,哪怕自身灭绝,也要抬起右手的杜凌菲!

“爹爹……求求你……”杜凌菲挣扎颤抖中,奴印下的她,哀声绝望艰难的开口。

这声音,虽轻微,可却如世界之雷,在天尊的心神里爆开,让天尊的身体,也都颤抖起来。

看网友对 第1007章 一滴眼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