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03 你走,永远不要回来

903 你走,永远不要回来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清道人!

我对这个名字可太熟悉了,我妈就是被他给抓走的,天奴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记得很清楚,海王濒死之前,说的就是“一清道人”这个名字。【择天记吧少年王】当时我还无比震惊,天奴在我心里已经是很强的高手了,铁面判官在他手上都过不了几招,怎么会败在什么一清道人手上?

现在我明白了,陈老既然派出一清道人帮他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便足以说明一清道人确实很有两把刷子,天奴输在他的手上也是情有可原。

听着这个消息,我的心中自然五味杂陈,一清道人强到这个地步,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一清道人如果真的帮着陈老网罗不少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对付陈老肯定更加难了。

眼前的局势,似乎越来越麻烦了啊。

我问左飞,这个一清道人究竟什么来头?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觉得龙组或许能对付他,起码对他了如指掌。但左飞摇了摇头,说他们也不知道这个一清道人什么来头,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也不知道这号人物从哪冒出来的,华夏风云榜上都没有他的记载。

炮制“华夏风云榜”的千算子,已经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大事小事、尽藏心间”了,连他都不知道的人,难道是从天上无故掉下来的?

没人知道一清道人的真正底细,甚至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只知他常穿一身八卦道袍、善使一口锋利长剑,其他消息一概不知。

一清道人第一次出手,就是前往海南岛掳走杨大小姐。

拥有九星实力的海王,至少十一星实力的天奴,还有以聪慧、机警出名的杨大小姐,这三个人联手,竟然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一清道人的首秀。便震惊了整个龙组内部,迅速将其视为了扳倒陈老的最大阻碍!

没错,一清道人的危险,甚至还在夜明之上!

当然,龙组的情报系统不是虚的,虽然至今无法查明一清道人的身份,但是陈老要用一清道人来做什么,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左飞告诉我说,他跟我说这些,不是让我帮着对付一清道人,只是为了让我明白现在的局势。以及,如果有朝一日见到一清道人。一定要跑,有多远跑多远!

左飞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我知道是为我好,所以立刻点了点头,表示我明白了。

接下来,我和左飞又聊了很多,左飞告诉我说,我在夜明挺好,没人想到在这里,陈老都不会想到。他让我在这里韬光养晦、休养生息,打理好怀香格格和夜明这一摊子就行,有朝一日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一定会找我的。

我再次点头,表示我记住了。

不知不觉,我已经和左飞走了很远很远,左飞让我不必再送,说剩下的路自己走就行了。

我知道,该说的话已经都说完了,送君千里也终有一别,也是时候该分开了。我站住脚步,再次向他道过谢后,便目送他慢慢走进密林之中。左飞走了几步,突又回过头来,冲我说道:“王巍,有时间给你舅舅打个电话吧。”

我的心中一紧,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便点了点头,说好。

之前在帝城的任府门口,我曾当着许多人的面指责我舅舅,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我舅舅身上,虽然当时的我是一时冲动,但对我舅舅造成的伤害,恐怕也不是言语能说清的。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向他道歉。

见我答应,左飞再次往前走去,月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的背上。让他整个人像是笼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我目送着左飞,直到他走出去很远很远,远到一点影子也看不到了,我才转过身去离开。

为了不给青龙元帅带来麻烦,我仍是从青龙门外的山道进去的。

回到青龙元帅的房间,就见青龙元帅已经把怀香格格带过来了。怀香格格虽然仍在睡梦之中,青龙元帅却在不辞辛劳地为她洗澡,估计也是想让怀香格格醒来以后,能有一个干净的身体和崭新的灵魂。

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透过毛玻璃可以看到两具朦朦胧胧的胴体,我肯定是不方便看的,便去查看孩子。

青龙元帅也听到我进来了,隔着玻璃问我:“左少帅走了?”

我说是的。

青龙元帅沉默了一下,又说:“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

青龙元帅这话并不过分,搭救怀香格格的虽然是左飞,但如果没有我的牵线搭桥,左飞也不可能来到这里。

我说没事,怀香格格出了事情,我也责无旁贷。

怀香格格可是我的女人,为她做点事情,算得了什么呢?

青龙元帅也知道我和怀香格格的关系,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我照顾孩子。

我发现了,这孩子和我真是前世冤家,我俩根本搞不到一起去。我不进来还好,他睡得挺香甜啊,我一进来,他倒醒了,哇哇乱叫。

我笨拙地抱着他,哄来哄去、哄去哄来,就是不怎么管用。第一天还觉得他和我挺有缘分,抓着我的衣领不肯撒手,不愧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啊,现在才知道他抓什么东西都不撒手,有时候一把能在我脸上划出个血道子来。

我不哄他还好,一哄他反而来了劲。哭得越来越凶,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地哭,眼泪鼻涕糊了满脸,搞得我好像欺负了他一样。

“青龙元帅,闹闹好像是饿啦!”控制不了这个孩子,我只能求助青龙元帅了。

青龙元帅探出头来看了一下,说道:“恩,确实饿了,正好我也给公主洗完澡了,你来给她穿上衣服就好,我去喂喂孩子。”

青龙元帅说完以后,便直接走了出来,从我怀里抱过孩子,让我进洗澡间。

我当时就傻了眼:“我……我给她穿衣服?”

“是啊,怎么了?”青龙元帅一脸疑惑。

“这,这不好吧……”我有点局促,站在洗澡间的门口脸上发烧。

青龙元帅突然明白过来什么,惊讶地说:“你和公主在一起,还没有……没有过?”

我知道青龙元帅什么意思,虽然我已经是当爹的人了,而且也有过那方面的经验,但还是忍不住红了脸,轻轻“嗯”了一声。我和怀香格格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最多拉拉小手、亲亲脸颊什么的,从来没有过近一步的行动,主要那时候也没往那方面想过,就觉得两个人能在一起就很好了。

所以现在让我去给裸体的怀香格格穿衣服,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看着我窘迫的样子,青龙元帅“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没关系的,你就去吧,公主不会怪罪你的。”

有了青龙元帅这一句话,我才感觉心安不少,是啊,凭我和怀香格格的关系,她怎么会怪我呢?

我便点了点头,走进洗澡间内。

洗澡间里四处都是湿漉漉的,空气中充斥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气息。中间摆着一张浴缸,怀香格格就躺在里面,只露出一个头,还在香甜地睡着,头发披散下来,像个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像是生怕惊醒怀香格格一样,同时一眼就看到了怀香格格赤裸着的身体。

怎么说呢,我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经常干点龌龊、猥琐的事,否则刚上初中那会儿,李娇娇也不会那么讨厌我了。但,可能是随着年龄慢慢长大,我也渐渐学会了尊重女生,虽说荷尔蒙依旧旺盛,但也知道克制自己一些,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内心保持纯净,又尽量不去乱看怀香格格的身体虽说怀香格格肯定不会计较。

我把双手伸进水中,将怀香格格捞了出来,又用浴巾帮她擦干头发和身体。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不敢说自己脑子里完全没有邪念,但我确实没想趁机占她一点便宜什么的,除了帮她穿衣服的时候,忍不住低下头去,靠近她的脖颈深深吸了口气。

那个身上总是充斥着异香的怀香格格,终于完整、健康地归来了。

帮她穿好衣服以后,我才放心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可不是偷亲,而是光明正大地亲。接着,我才抱起怀香格格,走出洗澡间去。

青龙元帅已经把孩子哄睡了,看到我抱了怀香格格出来,便引导着我把怀香格格放在床上。

按照左飞的说法,怀香格格睡个一天一夜就该醒了,但谁知道有没有意外,万一怀香格格醒得早一些呢?到时候,青龙元帅肯定弄不了两个人,便让我也留宿在这,准备随时照料怀香格格。

我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在怀香格格身边躺了下来,这样才好随时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如此一来,一张大床就躺了四个人,分别是我、怀香格格、青龙元帅和孩子。还好我们几个都不算胖,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孩子,所以并不嫌挤。

疲乏了整整一天,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和昨晚的心神不宁、辗转反侧不同,我和青龙元帅睡得都很香甜。

这一觉。一直睡到日晒三杆,谁都没有醒来,就连孩子都很给面子的没闹。

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以为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和我面对面躺着的怀香格格,竟然也是睁着眼睛的。这一刹那,我确实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呆呆地看着她。

怀香格格也呆呆地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弹。许久、许久。

怀香格格长得是真好看,清澈的双眼、小巧的鼻子、精致的面容,无论什么时候见了,都想狠狠咬上一口,将她据为己有。从她的眼神来看,她确实不再疯癫,有了正常人的状态和感觉。

怀香格格醒了,怀香格格真的醒了,左飞的法子果然管用,左飞真是太神奇了!

我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激动?开心?兴奋?雀跃?

总之是很复杂很复杂,复杂到反而变得异常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王巍,这个梦真好,我又看见你了,我希望这个梦永远都别醒来。”

怀香格格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有我才能听得到。

原来,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所以才会发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没有做梦,真的是我来了,我就躺在你的身边。”

怀香格格也笑了起来:“这个梦做得真好,你竟然还能哄我。”

看来,无论我说什么。怀香格格也不会信了,她就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样也好,就让她自以为是地沉浸在美梦中吧。

我也不再分辨,轻轻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颊。

怀香格格也伸出手,轻轻摸着我的脸颊,又微笑着说:“触感很真实呢,看来我确实是太想你了,才会做出如此逼真的梦。王巍,我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可能离死都不远了,能在临死之前见你一面,我很开心,也很满足。”

“你不会死的。”我轻轻说道:“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嗯……”

怀香格格一声嘤咛,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也紧紧抱住了她,将头埋在她的发间,用力吸吮着她身上的味道。

无论过去多久,这味道都让我沉迷、陶醉。

我和怀香格格的声音虽低,但终究是惊醒了青龙元帅,青龙元帅坐起身来,顿时又惊又喜地说:“公主,你苏醒了?”

怀香格格楞了一下。

怀香格格从我怀里挣脱出来,坐起身来看看青龙元帅,又看看我,一脸吃惊和不可思议的样子。

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不是梦。

“我……我醒了?!”

怀香格格摸着自己的脸,又摸着自己的身体,不可思议地看着青龙元帅,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也坐了起来,微笑着说:“是的,你醒了。”

但凡入魔者,不会一直都是入魔状态,时而清醒、时而疯狂,并且很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怀香格格也是一样,她知道自己陷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转。当然十分惊喜。

她下了床,看着四周的一切,像是刚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婴儿,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希望。

“到……到底怎么回事?”怀香格格一脸诧异:“我不是快死了吗?”

青龙元帅正要给她解释,孩子恰在这时醒了过来,青龙元帅赶紧转身抱起孩子,让我给怀香格格解释。

我便耐心地给怀香格格解释起来,将这几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包括我夜闯兵部、身受重伤,又打电话给左飞,请左飞来给怀香格格治疗,全部说得清清楚楚。

怀香格格得知自己曾经咬伤过我的手。还抓起我的手心疼地说对不起。

我说没关系的,又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听到最后,怀香格格又神sè复杂地说:“救我的人,就是那个龙组三队的队长?”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她可是将左飞视为仇人的,现在左飞却救了她一命,让她怎么办好?

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将左飞的话也给她说了一遍,即希望她能摒弃陈老、弃暗投明,别再为虎作伥。如果怀香格格还想报仇,可以随时去找左飞和小阎王,他们两个统统受着。

陈老的事。怀香格格已经十分清楚。

我第一次来投靠夜明的时候,就将所有事情全部告诉给了青龙元帅。那个时候,怀香格格还是清醒着的,青龙元帅也全都告诉了她。

怀香格格说道:“其实自从我继位以后,就很少和陈老联系了,因为我也纳闷,他那样大的一个人物,干嘛要在暗中培植夜明这个力量?再加上后来我的病症时好时坏,和他联系的次数就更少了,甚至有几次都没接他的电话……”

说到这里,怀香格格倒是严肃起来:“所以,这件事情还请龙组放心,如果陈老的目标是称帝,让整个华夏回到帝制时代,我们夜明肯定不会站在他那边的!”

听了怀香格格的话,我的心里松了一大口气,我就说嘛,但凡是个正常的炎黄子孙,谁会支持陈老称帝?我们国家好不容易发展到这个地步,还要再返回去几百年前,出门见个当官的还得跪下,谁会愿意?

这种事情,算不上有多识大体和深明大义,每一个正常的华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我点点头,说那就好,没有了夜明的支持,陈老的称帝计划肯定更遥远了。

一件在我看来十分难办的事,没想到这么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只能说左飞看人的眼光也很准确,知道怀香格格和太后娘娘是不一样的类型。

只有太后娘娘那种不正常人,才会支持陈老!

说完这件事后,怀香格格却又斩钉截铁地说:“不过,太后娘娘的仇,我还是会报的……当然,一码事归一码事,左少帅既然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肯定会想办法还了这份恩情,再找他去报仇!”

我点点头,说这是你的自由。

我嘴上虽这么说,其实根本没当回事,就凭怀香格格的本事,想找左飞和小阎王报仇,下下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怀香格格还想再说什么,但她的身子突然趔趄了一下,又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些头晕……”

怀香格格显然还没休息够,毕竟左飞说了她得休息一天一夜才行,这才过去不到一半而已,头晕也很正常。我立刻跳起,重新将她扶到床上,说你再睡一会儿!

怀香格格重新躺了下来,拉着我的手说:“王巍,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我点头,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怀香格格露出微笑,这才甜甜地睡了过去。

即便是睡着了,也紧紧抓着我的手。

青龙元帅还在一边哄着孩子,看到我和怀香格格卿卿我我的样子,啧啧地说:“年轻,可真好啊!”

在怀香格格再次醒来之前,我肯定不会再离开她半步了,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看她长得实在好看,还会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她额头一下。

青龙元帅看不下去,说我俩实在太腻歪了,便抱着孩子到外面去巡视。

身为兵部的尚书,这也是她的工作。

顺便,把怀香格格已经好转的消息告知众人,省得大家终日惶惶不安。不过,要是有人提出想来探视怀香格格,则会被她拒绝,一方面是因为我还在屋子里,一方面是因为怀香格格还未彻底苏醒。

怀香格格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

而我。也一直陪到晚上,除了上厕所外,其他时间始终寸步不离,就希望她在醒来的刹那,第一个看到的人是我。

怀香格格醒的时候,青龙元帅正好抱着孩子回来。

怀香格格一眼就看到了我,再次甜甜地笑了起来:“你果然没走!”

我轻轻握着她的手,说当然,我不会再离开了,我要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

“拉钩。”

“拉钩!”

我们两人的手指勾在一起,很幼稚地说了一遍“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之类的话。

做完这一切后,怀香格格再次心满意足地笑了。

当初我在离开兵部的时候。怀香格格就曾对我说过,兵部的大门永远为我敞开。

青龙元帅也抱着孩子过来和怀香格格说话,孩子和怀香格格显然也挺熟的,趴在怀香格格怀里不肯下来。我们几人聚在一起,尽情享受着这样温馨的时刻,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你死我活,真的非常幸福。

无论怎么看,怀香格格都已经彻底好转了,不会再陷入到疯狂的状态中,真是多亏了左飞啊。

怀香格格询问着青龙元帅,这些日子以来,夜明有什么事吗?

怀香格格不能清醒的这段时间,大事小事都是青龙元帅在操劳着,青龙元帅也一五一十地汇报给她,大概就是各方面运转都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二人说着说着,怀香格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询问青龙元帅:“今天几月几号了?”

怀香格格入魔了这么久,不知道日期也很正常,青龙元帅便回答她:“五月三号!”

“什么?!”

听到这个数字以后,怀香格格像是被蛇咬了一下似的,整张脸都变得极其难看、扭曲,突然指着我说:“王巍,你走、立刻就走,离开兵部,永远不要回来!”

看网友对 903 你走,永远不要回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