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八章 血战

第七百七十八章 血战

那萧飞羽求功心切,却也是不蠢,看黑风军往西面山岭撤退的阵形并不溃散,也是等前军三万人马全部都登岸后,才集结衔尾追去。

黑风岛四面环山,高崖如屏,高空还不断有落露降下,岛内却以低矮丘陵为主,连绵起伏不绝。

过去数千年间,岛上也有数万平民栖息繁衍,但萧江率叛军水师攻来,黑风岛的民众大多都被丰逸臣提前撤到落霞港,留下一座空岛被刘亚夫率部占领,继而被陈海拿下。

驻军大营与内河码头紧挨着,又由于从入海大闸进来的河道有三四百米宽,短时间无法用沉船、断崖彻底封住,也就没有办法阻挡叛军水师战船一拥而入。

事实上不需要叛军水师近七十艘战舰都进来,哪怕是叛军水师前军十二艘龙雀级以上的战船,大小十二座防御或攻击性法阵一起发动,就绝不是驻军大营一座灵蛟伏波阵及陈海手下两万兵马所能抵挡的。

所以陈海必须第一时间放弃驻军大营,往黑风岛西面的山岭深处撤退。

跟陈海他们之前草率所造的黑风号不同,九郡海所专门打造的战船,其防御型或攻击性法阵的阵器,都是直接嵌入船体之中,是船体的一部分,却不是随随便便能拆下来的。

大半个时辰之后,陈海率两万兵马,逃入一座山谷之中。

那山谷仅有数里纵深,背依千丈高崖,两侧都是树荫浓密的石岭,山谷里甚是幽静,之前驻守黑风岛的几个校尉将家眷安置在这里,而现如今也只剩下一片片残桓断壁。

萧飞羽见黑风军两万部众被逼入绝谷之中,神sè振奋的排兵布阵,除了前锋兵马进逼到山谷之中,还分布占据两翼的低岭,防止黑风军狗急跳墙,从山谷里反冲出来。

虽然山谷地形易守难攻,虽说黑风军两万兵马陷入退无可退的绝境,必将困兽犹斗,但萧飞羽有信心将黑风军全歼于此,哪怕付出上万人的伤亡,也在所不惜。

相比较起来,刘亚夫心思想着落霞港的形势发展,内心焦躁无比。

周氏残族即将倾城而逃,黑风岛已经是这得无足轻重,萧江执意进攻黑风岛,只是想拖延战机而已——到底能不能顺利拿下黑风岛,到底要付出多少伤亡才能将黑风军歼灭,在刘亚夫看来已经无关紧要,周氏残族南逃去投空海城已成定局,刘亚夫心想他将周晚晴追丢在先,此时又督军无能,坐看萧江将周氏残族主力放跑,也不知道师尊心里对自己会充满多少不满。

不过刘亚夫也知道,多想无益,还是要先打好眼前这仗再说,要是战事能很快顺利结束,前军又没有什么伤亡,相信萧江也不能拒绝分出一部快速战船,一路上不断的扰袭周氏残族的南逃船队。

黑风军此时已经完全进入山谷,开始整理阵型,在不到三百米宽的谷口,安排不了多少兵力,陈海先安排一个大营的海阳郡甲卒,将一面面玄阳重盾竖起来,在谷口结阵,准备抵挡敌军的进攻。

这些步战重盾乃是用玄阳铁铸造,都有一人多高,可挡庚金剑芒的斩劈,要比起海战常用的轻便圆盾更加厚重,也更适用于这种阵地战。

杨隐、黄沾两部分守两翼,派出部分兵马占领谷口以西的两侧山岭,防备这些置高点被敌军夺过去。

由魏汉、朱明魏所统领的渡海甲卒以及另两个大营的海阳甲卒,作为预备队,位置更靠后一些。

眼见着萧飞羽、刘亚夫在山谷外排兵布阵,陈海站在一座百丈高崖上望着外面,缓缓吐了一口气:即便周晚晴此时迅速安定住落霞港故意制造出来的混乱,着丰逸臣、周云山率伏蛟军主力来援,也要在两个时辰后才能赶到黑风岛——他手下只有两万斗志并不够坚定的兵马,能不能抗住萧飞羽、刘亚夫所部的攻势,最后能有多少人活下来,他现在也不清楚。

陈海甚至不需要看到诸多将卒眼里的担忧、惊恐、沮丧神sè,甚至能从双方杀伐兵气的凝聚,能判断于敌军的士气要比他们强得多——甚至要让萧飞羽、刘亚夫、萧江咬钩咬得更深,丰逸臣、周云山极可能会等叛军前锋三万兵马攻势完全展开之后才出兵。

陈立往他所站的高崖之下望去,左边是从诸营抽调、由四百剑修组成、沙天河统领的剑修营、右面是朱明巍统领以三十二乘诛魔战车、三十具神机重膛弩及百余精锐武卒、三十二名阵法器、百余持符玄修所组成的战车营。

能不能扛住攻势,陈海还是指望剑修营、战车营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天空雷云密布,虽然大军位于山谷低陷处,但还是担心会有落雷轰劈过来。

就在这些担忧中,叛军也是最先派出三千精锐,往谷口缓缓逼来。

萧飞羽站在后阵,冷眼看着即便暴发血战的谷口,也莫名的感受到绝大的压力,为了缓解心里的压力,萧飞羽手往身后轻轻一挥,让剑修营悍然出动,数百灵剑仿佛剑之洪流,往黑风军大阵攻去,令黑风军即便有什么部署,也腾不出手来,对他们的前锋三千精锐施展。

这等规模的战事里,防御级的四柱诛魔阵所能凝聚的防御灵罩,作用是极为有限的,陈海也不指望四柱诛魔阵能将敌军往己方前阵斩劈过来四五百把势大力沉的灵剑挡住。

不想消耗宝贵的攻击、防御道符,对付剑修营的最好办法还是剑修营数百剑修御剑对攻。

那漫天飞雪般的剑芒、剑光,在两军阵前猝然相遇,瞬时掀起漫天风暴。

此时双方的剑修营,还是以辟灵境剑修为主,以明窍境剑修为骨干,道丹境乃至双方道胎境强者都还在撩阵,并没有出手,而即便如此,近千剑修对攻所掀起的风暴,也如狂飚的飓风,吹得树折石崩。

要不是双方前阵的悍卒,都差不多有通玄境中后期的修为,要是换作真正的凡夫俗子,怕是都没有可能站稳脚,更不要说手持兵厮杀了。

虽然两军前阵战卒以通玄境武卒为主,在近千灵剑对攻所掀起来的风暴,都感觉到呼吸困难,但还是很快杀到一起,

战矛攒刺,战斧挥劈,热血伴随着残肢横飞。

萧飞羽看得出,黑风军前阵多用重盾,还是更具优势,也显然黑风军前阵所部署的多为更擅长陆战的悍卒,重盾之后多为重戟、长刃矛。

更为致命的,还是黑风军前锋精锐组成阵形,进退穿插的纵深更大,甚至有意识往纵深穿插切割,相比较而言,他所部的三千精锐,已经习惯于海战,习惯于拘泥于狭窄空间内的接舷战,对更大范围的纵深穿插,从下面的武卒到上面的督战主将反应都相当迟钝,都差点被切割包围了,都还是萧飞羽亲自下令干涉,才知道往后收缩一下。

萧飞羽狠狠的咬住下嘴唇。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领军作战,若是就此败了,即便将来还是能受封九郡国世子,只怕也会有相当多的人不服气。

想到这里,萧飞羽英俊的脸庞微微扭曲起来,都有些心浮气躁,飞到百米高处,往黑风军后阵看去,就见二三十乘黑sè战车围在一座百丈高的石崖下来,也不知道刘亚夫所说、能密集发射重锋箭形成金属风暴的雷暴弩——刘亚夫给他看到的神机重膛弩起名雷暴弩,将其视为无尽坠星海的雷霆风暴——也不知道是不是藏在那几十辆黑sè战车里。

看到前阵有溃败的迹象,萧飞羽当下心念一转,一道淡绿sè的剑华,从他甲袖之中铿锵一声斩出,瞬息间直指黑风军前阵,说道:“剑修营,先斩破敌军前阵盾墙!”

萧飞羽也能看出,黑风军看到前阵占据优势,信心有所恢复,这对他们来说绝非好事,一心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将黑风军前阵打崩溃掉,接下来的战事才会稍为轻松一些。

刘亚夫也想尽快结束战斗,令身侧百余扈卫,也出手助阵。

刘亚夫身后百余扈卫,都是当初丢弃普通将卒,随刘亚夫弃岛而逃的嫡系精锐里,有四名道丹、三十名明窍境、八十名辟灵境中后期弟子,实力绝非一般,与己部剑修营所御的四百多灵剑汇合到一起,顿时就将黑风军给压制下去。

“昂!”一阵巨吼,一头血sè巨蛟、八柄十米巨大的黑sè诛魔剑,在千米高的半空凝聚起来,与黑风军剑修将卒所御灵剑汇合一起来,再次往敌军杀来的灵剑洪流迎击过去。

萧飞羽他们舍不得拆船,但陈海他们弃城西撤之时,将没法带走的血蛟号、黑鲨号、血屠夫号都凿沉掉,但这三艘战船的法阵,则都取出来。

也就是说,除了凝聚血sè巨蛟的血蛟大阵、凝聚八柄诛魔剑的四柱诛魔阵外,还有两座法阵由杨隐、黄沾所部部署在两翼,随时防备突发情况……

刘亚夫身边百余人太过精锐,陈海担心加上血蛟大阵、四柱诛魔阵,未必能挡住攻势,便御出玄阳六剑,封堵住漏网之鱼,防备其往下方的步战阵列袭杀过去。

沙天河也是祭御血灵刀,直接截住萧飞羽所御的青sè剑华,对抗起来。

为防止冲击到己方剑阵,萧飞羽有意将所御青煞剑抬高千米,这时候除了沙天河所御的血灵刀外,陈海也祭御玄阳六剑缠杀过来。

换作其他方向,要么是萧飞羽将青煞剑收回来,要么刘亚夫或其他两到三名道丹境强者,祭御法宝、灵剑迎上去助阵,不能让萧飞羽陷入以一挑二的困境!

萧飞羽却是有他的骄傲,看到刘亚夫要出手助他,传念说道:“区区六枚凡铁制成的灵剑也想和我作对,不过是找死。刘真人你说此子心机深沉,智计了得,我看不过尔尔!”

见萧飞羽有心想要以一敌二,还不忘顺带贬低他一把,刘亚夫就懒得再去助他,专心去与四柱诛魔阵所凝聚的诛魔八剑缠斗。

萧飞羽以为他一柄天阶巅峰的青煞剑,以一敌二绰绰有余,何况六柄玄阳剑在他眼里实在粗制滥造,只要轻轻一阖,就能斩成粉碎,然而沙天河摧动血灵刀紧紧将他的青煞剑缠住,这时候六柄玄阳剑,以出乎想象的高机动速度,不断从侧面斩击青煞剑,想要不断的削弱青煞剑表面所凝聚的剑锋光华,但玄阳剑还是太弱了,怎么看都难损青煞剑分毫。

看到主帅以一敌二,一时之间,所有的萧氏甲卒都大声欢呼起来。

而与此同时,黑风军的士气虽然没有崩溃,但是在左右强敌环伺,主将与人联手都未必能斗得过对方一人,士气明显又低落了不少。

陈海心中冷笑着,玄阳六剑攻势看似寻常,但剑势之中融入大破灭真意,过一会儿绝对会让萧飞羽这小贼大叫一惊……

***************

周晚晴端坐在一艘青鸾级战舰的主舱内,定定地通过流云照影镜反射出来的光幕,观看黑风岛此时正激烈发生的战况。

此时周氏的船队已经出港了近半个时辰,只是他们的方向是往南而去,看似往空海城逃去,所以暂时还没有引起萧江的注意。

虽说萧飞羽所率三万精锐,此时被陈海诱杀黑风岛深处,但黑风岛纵深就只有百里,一旦引起萧江的警觉,萧飞羽率部脱离战场,登船撤走都未必需要一个时辰,因此在萧飞羽咬钩更实一些之前,丰逸臣、周云山等人都担心有可能将他们吓跑,这将完全无益于周氏残族此时所面临的严峻生死危机。

“不能等下去了,就算是萧江最终带人逃脱,也不能坐视黑风岛两军精锐全部命丧黄泉。”看到陈海麾下将卒,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周晚晴毅然下令道,“所有战船,抛弃箱笼,立即掉头,驶向黑风岛。”

此时船队虽然是往东南而去,但其实已经靠近黑风岛只有四百里的距离了,将装满砖头、泥土、伪装成奇珍异宝的铜箱子全部抛到海里,所有战船减少至少一半的载重,就能将速度拉到最快,最多一个半时辰,就能赶到萧江亲自坐镇的黑风岛入海大闸。

萧江在关注着黑风岛战况的同时,也丝毫没有放松对周氏船队的监视。

注意到周氏船队快速抛弃掉所有船舶上的重物,吃水线顿时就浮了起来,之后再掉转航向往黑风船直奔过来,萧江后背心都冒出冷汗来了!

“飞羽,周氏有诈,速率部撤回来!”相隔七八十里,萧江直接通过神念联系萧飞羽,让他率部迅速脱离战斗,做好撤退的准备。

萧飞羽人身岛内,又畏惧高空的落雷,无法看到周氏船队此时的情况,但犹不甘心一事无成就这么走了,传念给萧江道:“周氏是不是诈计,还不得而知,就算周氏在黑风岛设下陷阱,想要对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再快也要一个半时辰才能赶到,而我只需要再多一个时辰,就能结束战斗,这样我们就恰有时间脱离战场的——实在不行,我们为何不能据入海大闸这处险要之地,跟伏蛟军的船队厮杀一场,叔父不会觉得我们必然会失败吧?”

萧江心里破口大骂,一个时辰结束战斗或许不难,但萧飞羽手下三万兵马,要从战场撤上船撤离,半个时辰之内能完成?

萧飞羽不听号令,不愿意走,萧江头皮发麻,此时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萧江也注意到,战斗才持续很久的时间,黑风军也已经阵亡了一千有余,士气仍然没有到崩溃的边缘,但照这样的伤亡持续下去,最多半个时辰,黑风军就会彻底溃败。

想到此处,萧江咬了咬牙道:“我着中军田均益率中军剑修营及一万精锐人马赶去增援你,速战速决——希望田均益赶到,能助你立时将匪军的阵列打崩掉,这样”

萧飞羽大喜过望,还没有来得及感谢,忽而神魂之中一阵剧痛,那剧痛只是瞬间,待恢复了清明之后,竟然发觉跟自己有数十年的青煞剑,竟然已经不再他的神魂控制之中了。

陈海控住六柄玄阳剑,刚才在对轰过程中,融入剑势的大破灭真意不断松动青煞剑所附的神魂印记、最后以一记截天魔指,彻底将青煞剑所附的神魂印记一下子打崩灭掉,青煞剑就顿时成了无主之物。

陈海早就看上萧飞羽这柄青煞剑,暗中这柄青煞剑足够炼成诛神剑阵的主剑!

陈海隔空伸手将失去控制的青煞剑握在手中,朝萧飞羽哈哈大笑道:“难道这扶桑海域的道胎都是脓包吗,竟然被我一个道丹把性命交修的灵剑抢了下来,你倒是有脸活在这世上啊!?”

萧飞羽此时被陈海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大手一挥,就想要让全军压上。

幸而刘亚夫此时在他身旁,此时他也知道了周氏正挥军而来的消息,虽然一时之间想不通这柳暗花明是如何来的,但是此时他更是要保存萧氏的实力,好使之和周氏斗个你死我活。

“萧大都督既然已经派中军剑修营以及其他援兵过来,对于能御剑而行的剑修营而言,三十多里也就是半炷香的功夫。接下来我们或许还要面对和周氏的决战,此时损伤太多,怕是不好收拾。”

听了刘亚夫的劝告,萧飞羽稍稍冷静下来,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将凝神的发觉运转一个周天,这才好受一些,将更多的将卒登上两侧山崖,准备等中军援兵过来,就对退到山谷里的黑风军,进行最后的决战。

就在此时,一团赤红sè的光芒从西南方冲天而起,飞入四五千米高的高空之中砰然爆开。

此时陈海精神一振,高声道:“周宫主亲率援军已经过来的路上,诸君用命,再撑上一阵子,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此时,陈海将海阳甲卒调下来休整,令魏汉、朱明巍率渡海武卒顶上去,同时战车营也缓缓往前推动,进入前阵的两翼,重膛弩那狰狞的槽口,往侧前方山岭间的叛军将卒指去。

萧飞羽和刘亚夫瞳孔骤然收缩,同时下令道:“用符篆!”

随着他们一声令下,他们身后两百多持符修士,往两翼山岭汇合过去,将大量的防御盾符掷出,化作一面面防御灵盾,层层叠叠封住重膛弩的射击方向。

刘亚夫识得重膛弩的厉害,但只要他们手里的资源充足,防御也就没有什么问题,比如就是用巨量的防御法宝、防御道符叠加,重膛弩也就无用武之力了。

为此,萧飞羽也是准备了不少防御道符,准备集中起来使用,但三十具重膛弩再度轰鸣起来,其威力之强、之稳定,还是萧飞羽所难以想象的。

即便刘亚夫见识过重膛弩的威力,这一刻犹觉得心惊胆颤。

二十息,仅仅二十息的时间,第一批道符所化的灵盾就全部被撕碎成光屑,变成散乱无序的天地灵气散逸在天地之间。

不过萧飞羽准备充足,第一批防御道符没能撑多久,那就将第一批防御道符祭出,第二批不行祭第四批,他可以祭出四十批次的防御道符——除此之外,他手下的基层、中将武将,哪个手里不会囤积几张道符,以防万一。

萧飞羽不能勒令他们交出私藏,但真到生死关头,相信他们为了保命,也不会吝啬的。

在萧飞羽看来,将重膛弩压制住,胜利很快就会被他抓在掌心……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八章 血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