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惨胜

第七百七十九章 惨胜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谁能想象萧飞羽、刘亚夫率四万精锐,都没能将黑风水师拼凑出来的两万杂兵啃下来?

而在这一个时辰内,伏蛟军的战船拉近到距离黑风岛不足一百五十里的距离,萧江脸sè铁青的站在一头龙鳞鹰的后背上,他甚至能以肉眼从高空看到伏蛟军水师战船劈开巨浪的情形,更不要说那滔天的腾腾杀气,像乌云一样压在他的神魂之上。

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需立即撤退,要不然伏蛟军的战船围追上,他们都根本拉不开距离!

“传令萧飞羽,着他立即撤退!”萧江飞回到座船甲板上,传令道。

“四万兵马就这么放弃了?”

总哨官廖云铠揪心的问道。

编入前军诸营以及中军剑修的将卒里,有大量流云宗的弟子,此时传令萧飞羽、刘亚夫后撤,仅有辟灵境以上的将卒能御空飞行,有足够快的速度,撤到码头登船,逃离黑风岛,其他近四万将卒都要统统放弃掉,任敌军蹂躏,叫他们怎么甘心?

“我们有九万精锐在黑风岛,即便周斌小儿亲自率部来袭,我们怎么也能守大将军率部南下之时!”有一名悍将瓮声建议道。

萧若海率主力正通过紫霄山,顶天五六日就能从北面兵逼落霞城,到时候周氏残族必定会一败涂地,总哨官廖云铠也主张守岛!

“怎么守?”萧江揪心问道,萧飞羽率部追击黑风军残部,他是想过万一是陷阱,那他就将黑风军残部吃掉,然而率九万精锐坚守黑风岛,等到堂兄萧若海率部南下汇合就是。

但是他将中军的剑修营以及一万精锐都调上去,整整一个时辰都没能将黑风军打崩溃,等进行加强的伏蛟军主力,从东面进逼过来,他凭什么去支撑两线作战?

此时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他手下九万精锐水师都将葬送在这里,这一切实是周氏的yīn谋啊,黑风岛是周氏钓他们咬钩的香饵啊!

萧江只恨自己没有早一步坚定决心,亲自赶过去逼萧飞羽撤兵,不打这场毫无意义、疑点越来越多的血战了!

*******************

萧飞羽此时在中军之中,看着对面颤巍巍却依然坚持的防线,血灌瞳仁。

在这段时间内,萧江数次传令让他放弃吞灭黑风军残部的意图,撤兵离开黑风岛,但萧飞羽不甘心。

每一次要撤退的时间,黑风军的防线都岌岌可危,只要他加一把力,黑风军的防线就会彻底崩溃,他怎么甘心撤退?

然而他决意进攻,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将更多的兵力都压上去,但黑风军的防线就是坚如山岳,巍然不倒。

虽然双方在战前都准备了不少的丹药,但是长达一个多时辰的搏杀,所有的辟灵境弟子都耗尽真元、灵元,无法再御剑、再施展术法神通。

萧飞羽所部诸多攻击性、防御性道符也消耗怠尽,而通过一次次的强袭,萧飞羽也将黑风军三十具重膛弩摧动掉,令黑风军不多的百余枚暴炎重锋箭消耗怠尽,双方似乎都已经消耗到油尽灯枯的地方,整个战场之上现如今就只剩下血淋淋的搏杀,最纯粹的搏杀,没有丝毫花巧的搏杀。

但是,萧飞羽重来都没能真正的将黑风军在谷口组织的防线彻底撕开过一次,哪怕他手下上万人丧命,哪怕他也令黑风军在谷口丢下七八千具尸体,但都没能将防线撕开,从来都没有一次能真正击溃黑风军的机会。

“三公子,撤吧,时机不等人了,要是九万水师精锐都在黑风岛全军覆灭,战舰难以骤造,大将军统一九郡岛的宏愿,怕要拖延数年才能得成啊!”眼见着周氏的船队已经接近到了百里之内,萧飞羽的扈从苦苦劝道。

刘亚夫看向萧飞羽,他也是这个意思。

“撤,怎么撤?”萧飞羽已经杀红了眼,一脚将劝说他的扈从踹翻掉。

周氏战船已在百里之外,他与刘亚夫能撤,但此时还有三万将卒,怎么撤,怎么来得及撤?

要不是萧江太过优柔寡断,要是萧江能坚定将后军剑修营也派过来听他指挥,战局何至于拖延到现在?

萧飞羽心里大恨,手持灵剑,与刘亚夫说道:“我不撤,我三叔必不敢撤——他要敢撤了,我父王会生剐他!刘真人,你可敢与我继续战下去。歼灭眼前万余残敌,我们有八万精锐守岛,难道就不能支撑到我父王提兵南下?”

刘亚夫往三四千步还在胶着血战的谷口战场看去,他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怕了。

陈海此时已经亲自率赤源、赤军、魏汉、朱明魏等率渡海悍卒填入谷口防线。

陈海的战袍已经叫鲜血彻底的染透,湿淋淋有如血人一般,但就像磐石或无敌战神一般,屹立的战线之中,不退一步,双手执玄阳铁戟格挡搏杀间雷光隐隐,戟势似海潮奔涌、连锦不绝。

玄阳铁戟不是什么多厉害的玄兵,几乎每隔十数息时间陈海手里就会崩断一根玄阳铁戟,但戟碎人不退,换上玄阳铁戟继续像磐石一般守在谷口。

刘亚夫实在怀疑等伏蛟军水师战船从入海大匣攻过来时,他们能不能将眼前一万黑风军残兵给吃掉!

要是能吃掉,八万精锐还能守一守黑风岛,要是吃不掉呢?

两线作战,他们都没有重整阵脚的机会,能赢吗?

陈海此时也知道伏蛟军水师战船距离黑风岛不仅百里了,他腋下被叛军一名毫不起眼的武卒,拿战戟刺穿,在魏汉的掩护下,不得不稍退数步缓一口气。

换作其他时候,一部兵马东拼西凑的两万杂军,伤亡超过三成就差不多要崩溃掉,然而他们这边的战死者已经接近四成,重伤者不计其数,谷口的防线没有崩溃,是最后这两炷香的时间,陈海亲自填入前阵坚守下来。

当然,周氏残族的人马除了拼命,也没有退路,毕竟有北津城的前车之鉴,战败之后,叛军是不会让他们活命的,而援军近在咫尺,怎么都要拼一把。

陈海见萧飞羽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这时候都还不退去,虽然他还能再支撑一些时间,但已经没有必要再付出什么伤亡了,从乾坤宝袋里取出六张紫霄神雷符,便往谷口前敌军阵地掷去。

六道紫霄神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半空凝聚成形……

萧飞羽、刘亚夫眼睛都看傻了,眼珠子定定的看着这一切,怎么都没有想到都打杀到这一刻了,陈海这杂碎手里还有这么多的攻击性道符,而且他妈一出手就是六张天级的紫霄神雷符!

虽说每一道紫宵神雷只能攻击一个物体,被紫宵神雷击中的人,只要没有道丹境以上的修为或地阶上品以上的防护法宝,自然是瞬时化为灰烬,而六道紫霄神雷交织着轰劈下来,所形成的冲击波,也是倾刻间将数百米方圆内的将卒连同泥石都掀翻掉;修为稍低一些的将卒,直接被震死,身上的战甲被劲风撕裂!

这就是六张天阶道符同时祭用的威力!

这时候杨隐、黄沾也飞身到阵前,他们消耗没有陈海、沙天河那么大,灵元法力还算有些剩余,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张张攻击性道符,以驭物的神通送到三四千步之外再引发。

紫霄神雷符、万剑灭仙符、裂地暴焰符……

一张张都是天阶道符,就他妈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扔,而此时叛军前阵的将卒,将领真元法力耗尽,防御性道符也都耗尽,以为加把劲就能将黑风军的防线摧毁,冲击的阵形又特别的密集,几乎每一道天阶道符之下,就是数百人死伤,叛军前阵七八千兵马,几乎是眨眼间就被杀得溃不成军!

萧飞羽心里有再多的不甘跟愤怒,也只能在扈卫的簇拥下,与刘亚夫一起,仓皇往东逃去,与萧江会合后再逃离黑风岛……

此时周氏的船队距离黑风岛都不到一百里,就连黄沾和杨隐也能感受到漱玉仙子周晚晴、武灵侯周斌的气息。

虽然在之前他们多有些懦弱,然而在最终还是选择了和陈海站在一起,坚持到最后。

这一次血战,他们的手下也损失了近半,此时见萧飞羽飞快遁走,都飞过来跟陈海请战,怎么也要将叛军停留在码头前的十数艘战舰截下来。

“他们逃出海,又能逃到哪里去?接下来是丰逸臣他们的任务了!”陈海摇了摇头。

这一战太过残酷,就算是陈海他此时身上也是十数处受创,他们已经完成引诱、拖延敌军的目的,眼前还有两三万残敌等着他们俘虏,其他的就交给丰逸臣、周斌、周云山等周族重臣大将去完成吧。

他们手里就剩十几张天阶道符,就算集结精锐追杀过去,都未必能将叛军留在码头的十数战船的防御法阵撕开!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九章 惨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