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05 深夜,偷袭 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4枚玉佩加更

905 深夜,偷袭 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4枚玉佩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我冲进去,怀香格格还是要赶我走,索性不去碰那个壁了。

总之,无论我留不留在兵部,我都一定要帮怀香格格。当然,让我一个人去对付十三个皇帝外加上万喽啰,那是扯淡,我又不是钢铁侠,干不了那种逆天的活儿。

我只是在想,众位皇帝既然第二天就要攻打兵部,那么现在应该在山里了,这样明天才能顺利交兵,否则不是太匆忙了吗?

所以我打算先到山里探探情况,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胜嘛,或许能给怀香格格提供一些重要情报,无论如何都得体现到我应有的价值才行。

这么想着,我便出了兵部,朝着山里进发,寻找那些皇帝的踪影。他们既然带了上万人来,动静、阵仗肯定不小,所以我也不担心找不着,飞快地往前赶路。

其实我有一点奇怪,兵部的地理位置是很隐秘的,这些皇帝虽然来过兵部,但也按照规矩蒙着眼睛,他们是怎么知道路线的呢?

当然,这个问题其实不是重点,总不能人家都杀上门来了,还在纠结人家怎么进来的吧?

我和万毒公子能够掌握路线,他们当然也能。

大家都是人,谁比谁傻?

我披星戴月,不断往前赶路,跨过无数沟壑、草丛,并且蹚水过溪,一步都不停歇。

上次这么拼命,还是到海南岛去救陈小练,那时的我身后跟着三百黄阶战士,当然底气十足。现在则有点惨,孤家寡人一个,实在没有发虚,一不小心就得落个死无全尸。

再往前想,一年多前我还一心一意地想要干掉兵部,现在却又这么拼命地维护兵部,果然此一时彼一时,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一句话真是让我受用终生。

因为来回往返兵部数次,我对山里的路线、地形都已很熟,闭着眼睛都没问题。

这一口气,我跑出去大半路程,已经接近凌晨两三点钟了。这时,我便看到数里之外一片通火通明,而且人声鼎沸、嘈杂不已,像是凭空多了一道热闹的集市。

我对此间的山路已经非常熟悉,知道那里也是一片充斥密林树木的荒郊野岭,绝不可能存在什么集市。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十三个皇帝,在那里扎下了营寨。

找到了!

我又匆匆往前赶去,只见密林之中多了一列又一列的巡逻人员。这些巡逻人员没有统一的穿着,各sè交汇、杂乱不堪,一看就是乌合之众,想必就是那些皇帝手下的人了。

再往前看,就见一道又一道的帐篷,帐篷外面还有篝火,延绵数里之长,形形sèsè的人或坐或站,或吃东西、或侃大山。

兵部藏于深山之中,如果从凤城开始出发,普通人的脚力需要一天一夜才能赶到,那中途暂时休息,补充一下体力理所应当。一眼望去,中间有顶最大的帐篷,帐篷外面的火堆边上围坐着十几个人,因为离得有些远了,我也看不清楚是谁,但我猜测应该就是那十三个皇帝。

我得想办法靠近他们才行。

怀香格格的继任大典上,我曾见过他们,他们也见过我,对我肯定不会陌生。

我想了想,便从怀中摸出一张人皮面具戴在脸上。

自此,王巍便成了王峰。

王峰的面具,我一直揣在身上,没有还给我妈,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变过脸后,我又“哦哦啊啊”了一下,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声道,让自己彻底切换成了王峰。

现场人那么多,而且没有统一穿着,按理来说我能轻松地混进去。但之前在兵部的时候,为了行动方便,青龙元帅让我换上了兵部的衣服,如果就这样走进去的话,无异羊入虎口。

我便守株待兔,抓住机会弄晕了一个巡逻人员,这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困难。

我把他的衣服扒了给自己换上,兵部的制服则被我藏到了某棵树上。

换好衣服以后,我便成了彻头彻尾的王峰,然后底气十足地朝着人群中央走去。以前我扮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王峰,现在再扮,算是轻车熟路。现场有上万人,又来自十三个不同的城市,而且还是临时搭建起来,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绝不可能互相认识,所以我并不担心自己被人怀疑。

果不其然,我很顺利地就来到中间那顶最大的帐篷附近,现在能看清了,果然是那十三个皇帝。大部分皇帝,我还都能叫得出名,包括那个领头的钱皇帝,我也对他印象深刻,当初怀香格格的继任大典上,他没少说话,动不动就指点江山,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物。

当然,要出风头得有本事,否则只会遭来众人的白眼,而不是大家的敬仰。

钱皇帝显然属于后者。

钱皇帝人高马大,鼻子下面有两撇小黑胡,看着确实是个精明的人物。即便是个篝火,钱皇帝也当之无愧地坐在主位,腰杆挺得笔直,手指不时戳戳点点,也不知在说什么,其他皇帝则都不断点头。

谁是头领,确实一望便知。

钱皇帝的身边,则放着一柄大斧子,那是他的武器。

四周的纪律比较散漫,大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打牌的、抽烟的、喝酒的比比皆是。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敌人会在这个时候靠近!

我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处位置坐下,还好以我现在的耳力,并不需要坐得太近,就能听清他们之间的谈话。

我坐下的时候,就听其中一个皇帝说道:“公主殿下真的生了怪病,命不久矣了吗?”

这个皇帝问出口的时候,其他皇帝也都齐刷刷看着钱皇帝。钱皇帝则大大咧咧地说:“我的情报还能有假?你们就放心吧,公主肯定活不了多久。咱们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将她拿下,否则夜明肯定要落到青龙尚书手里去了。”

钱皇帝的判断不错,如果怀香格格真的去世,她肯定会把大权交到青龙元帅手上。实际上在怀香格格走火入魔的那段时间,青龙元帅已经开始代理夜明的各项事务。

众位皇帝纷纷称是,夜明头领的宝座,绝对不能落到青龙尚书手里。

看得出来,他们也是一群墙头草,钱皇帝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包括这次行动,也是钱皇帝一手组织、策划,否则其他皇帝可没这个胆量。

但是很快,又有一个皇帝问道:“老钱,咱们干了这事,引起夜明背后的那个大人物不满怎么办?”

夜明背后的大人物,当然指的就是陈老,他们虽不知道是谁,却也知道这个大人物来历不凡,就连龙组都能被他轻轻松松调离。

夜明能有今天,离不开那位大人物的扶持,否则必将空有其壳、而无其魂。这位皇帝的担心很有道理,就算他们顺利拿下了怀香格格,钱皇帝也顺利做上了夜明之主,如果不能获得那位大人物的支持,岂不是白搭吗?

由此可以看出,其他皇帝虽然跟着钱皇帝来了,其实仍旧忧心忡忡、满怀顾虑。

钱皇帝则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你们放心,既然我敢做这种事,就必定有着万全的把握,大家也知道我不是个冒失的人!”

听着钱皇帝的话,我的心中怦怦直跳,如果他没吹牛的话,那他这番话的意思无疑是指他已经得到了陈老的支持,这次进犯兵部也是在陈老的授意之下才行动的!

陈老也想干掉怀香格格,扶持钱皇帝上位么?

回想之前怀香格格和我说过的话,她说她已经有段时间没和陈老联系,甚至故意不接陈老的电话。【择天记吧少年王】

如此一来,陈老对她不满,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怪不得钱皇帝如此理直气壮、肆无忌惮,原来是得到了陈老的支持。

我的心中顿时充满忧虑,陈老如果掺和进来,这事就麻烦了啊。不光如何击退这些皇帝成了问题,如何保住怀香格格的位置也成了问题。

我能想到的事,其他皇帝当然也能想到,他们也都猜出钱皇帝得到了夜明背后那位大人物的支持,顿时一个个都激动、兴奋起来,询问钱皇帝是不是真的,以及那位大人物究竟是谁?

面对这些问题,钱皇帝则是统统不答,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神秘莫测的笑,只是说道:“总之,你们尽管放心跟着我干,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喝的!”

众多皇帝纷纷称是,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像是吃了定心丸。

看得出来,钱皇帝就是他们唯一的核心、旗帜,钱皇帝说冲、他们就冲,钱皇帝说退、他们就退。如能顺利拿下兵部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钱皇帝必将登上夜明之主的大位。

目前这个情况,考虑陈老显然为时过早,还是得想办法击退十三位皇帝的进攻,这才是真正的燃眉之急、刻不容缓!

虽然只是十几分钟的旁听,但是我已看出钱皇帝是始作俑者,也是这支万人大军唯一的头顶,其他皇帝不过都是他的附属罢了。只要干掉钱皇帝,这支万人大军自然不战自乱。

可我怎么干掉他呢?

以我现在的实力,我估摸着如果和这个钱皇帝单挑,或许能够胜得过他。可这十三个皇帝排排坐着,连接近他都困难,别提干掉他了。

如果贸然上前,必然死路一条!

就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就听一个皇帝又说:“老钱,你这路线没问题吧,到底能不能找到兵部?”

这件事情,显然也是大家所关心的问题,一个个又齐刷刷看向了钱皇帝。

钱皇帝则信心满满地说:“这个尽管放心,区区一个兵部,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钱皇帝既然获得了夜明背后那位大人物的支持,兵部的位置当然了如指掌,众人再次松了口气。

不过,钱皇帝说到这里,突然缓缓站起身来,遥遥望着黑黝黝的密林说道:“当然,说句实话,我只知道个大概路线,具体位置仍旧不太清楚。不过咱们这么多人,怎么着也能把兵部找出来的,大家就放心吧。”

众人再次纷纷称是,对这次的行动充满信心。

而我听到这里,心里却是又惊又喜,原来钱皇帝也没有万全的把握找到兵部,那我就有机可趁了,能想办法接近他们。

我稍稍在脑海里筹划了下,便起身回到了自己最初换衣服的地方。

被我打昏的那个巡逻人员仍在沉睡之中,为了避免麻烦,我直接将他杀了,拖到草丛之中掩埋起来。反正我已经不是龙组的人了,杀人也不需要再做汇报,而且这种人一般没什么好东西,杀了也不会心里有愧。

搞定这一切后,我又换上了自己本来的衣服,即那套兵部的制服,左边胸口刺着日月标识,右边胸口则有一个“兵”字。

前天晚上我夜闯兵部,身上还有不少的伤,虽用绷带包扎好了,但是稍稍用力,就又迸出不少血来,染红了我的衣服。

准备妥当以后,我便做出一副伤痛难忍的样子,摇摇晃晃往前走去。

很快,我就被一支巡逻队伍发现。

“什么人?!”

听到对方的大喝声后,我也没有应答,只是“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一群人迅速扑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按住,纷纷问着:“什么人、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事件惊动了更多人,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跑来,有人问着怎么回事,也有人问什么情况,现场顿时一片大乱。

混乱之中,我被人给翻了过来,有人看到了我身上的血,说这家伙有伤在身!

也有人看到了我衣服上的标识,惊呼:“是兵部的人!”

这样的动静,当然也引起了钱皇帝等人的注意。

“怎么回事?!”十三个皇帝都站起来,纷纷探头往我们这边看着。

众人回答:“是个兵部的人!”

“而且浑身是伤,不知怎么回事!”

钱皇帝的声音响了起来:“将他带过来!”

众人七手八脚,将我抬到篝火旁边,众位皇帝的身前。

我仍旧做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不断低声呻吟。钱皇帝走了过来,眯着眼睛往我身上打量,问我是谁,怎么出现在这?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我是兵部的黄阶成员,因为犯了兵部的规矩,被人毒打一顿,又赶了出来。

钱皇帝蹲下了身,仔细查看我身上的伤。

我身上的伤都是真的,无论谁来检查也看不出半点毛病,而且一看就是陷入过一番苦战,刀枪棍棒、各种各样的伤都有,一般人就是作假,也没法做的这么逼真。

我自个都没想到,前天夜里硬闯兵部所受的伤,竟然在这派上了用场。

钱皇帝没有看出毛病,又详细地问我几个问题,比如我是哪个门的,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错误被赶出来等等。

我也按照我构思好的回答,说我叫王峰,是青龙门的,因为顶撞我们队长,才被赶了出来。

无论钱皇帝怎么问,我都对答如流,我在兵部呆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些根本不算什么难题。钱皇帝又问我:“你是青龙门的,知不知道公主现在怎么样了?”

我便站在一个普通成员的角度,向钱皇帝描述了下怀香格格现在的状况,比如经常大喊大叫、状若疯癫,请来无数名医,却都无可奈何,说她命不久矣等等。

钱皇帝听了以后,顿时露出满意的笑,其他几位皇帝也都乐呵呵的,认为自己这次果然是来对了。

接着,钱皇帝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点点头,说知道,您是钱皇帝!

又说:“之前太后娘娘驾崩的时候,我见过您!”

钱皇帝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对我的回答十分满意,又问我说:“那你知不知道,我到这来干什么了?”

我摇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

钱皇帝仍旧嘿嘿地笑:“我告诉你,我是来攻打兵部的。”

我的眼前顿时一亮:“攻打兵部?那太好了!钱大哥,您能带着我吗,我要去找我们队长报仇,那家伙可把我打得不轻啊!”

钱皇帝哼了一声:“你不问我为什么攻打兵部?”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公主病危,您可能是想趁着这个机会…;…;不过不关我事,我只想找我们队长报仇!钱大哥,请你一定要带着我!”

钱皇帝再次爽朗地笑了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小子,还挺机灵,我可以带着你!不过我问你,你知道兵部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吗?”

我说当然知道,我一路走过来的,怎么能不知道?

钱皇帝非常满意,直呼:“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哈哈哈!”

其他几个皇帝也纷纷向钱皇帝表示祝贺,说是拿下兵部、拿下怀香格格指日可待。

既然定了由我来做引路人,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肯定要听我的。

钱皇帝问我还有多久能到兵部,我说脚力跟得上的话,最多还有四五小时就能到了。

钱皇帝看看时间,便让众人原地休息、养精蓄锐,等到早晨六点再行出发。这样到达兵部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彼时天高云淡、朗朗乾坤,正好开兵见仗、拿下兵部。

计划定下以后,众人便开始休息了,十三个皇帝不可能挤在一起,各回各的帐篷去睡觉了。中间最大的那顶帐篷,就是钱皇帝的临时住所,这家伙走到哪里都讲排场,帐篷都比别的皇帝要大。

我则被安排在帐篷外面不远处的一个地方睡觉,还有十多个人看守着我。

现场很快安静下来,篝火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那是木柴被烧裂了。但,现场有上万人,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总有几个睡不着的,或是起来上厕所的,还有聚在一起小声说话、聊天的。

我观察了一下我的左右,大多都睡得很香,毕竟赶了一天的路,疲累者还是占大多数。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愈发黑暗,月亮都被云层给遮挡了,远处偶尔响起几声野兽的低吼,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就在这时,我悄悄地爬了起来,有人睡眼惺忪地问我:“你干嘛去?”

我说我去解个手。

“哦。”这人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我一个小小的兵部黄阶成员,没人认为我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我走到一棵树后,哗啦啦地放起水来。解决完后,我一边系着裤子,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确定没人注意我后,我便悄无声息地朝着钱皇帝的帐篷走去。

钱皇帝的帐篷挺大,但是大了也有大的坏处,当我站在帐篷后面的时候,没人能看见我。

帐篷是黄sè的,隐约可以看到里面钱皇帝的影子。帐篷里面只有钱皇帝一个人,这家伙鼾声如雷,隔着几百米都能听到。

我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他杀了。

我相信,就这样的一支乌合之众,只要钱皇帝嗝屁了,其他人则不战自退。

但是,如何进入帐篷却是一个挺大的难题。

帐篷正门肯定是不能走的,那里有人把守,从后面进倒是不错,但是得把帐篷破开。

如有打神棍在手,凭着打神棍的锋利肯定没有问题。现在我只有一根钢管,指望拿钢管划开帐篷,那是痴人说梦。我看看左右,从树上折了根树枝,费力将其磨成尖刺模样,接着便往帐篷上面划去。

慢慢的、缓缓的、悄无声息的…;…;

汗水从我的额头滴下,我非常清楚自己的行为有多危险,但凡有那么一丁点疏忽和不注意,我这条命就算是栽到这了。

帐篷很快被我划开了一道口子。

我顺着缝隙往里面看,果然看到了钱皇帝,这家伙仍旧睡得很香,鼾声震天。

“不好了,兵部的人杀进来了…;…;”

我呼了口气,刚要踏进帐篷中的时候,就听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大叫。

我摸出钢管,紧紧握在手中,只要我走过去,狠狠一管子敲在他脑袋上,保准让他在梦中就见了阎王!

您好,M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看网友对 905 深夜,偷袭 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第4枚玉佩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