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三章 逼迫(二)

第二百零三章 逼迫(二)

数骑在前引路而来,这几骑都是徐乐确定归于刘武周麾下之后,立刻派出去迎接自家大队人马的。

后面在雪中出现的,是大队大队的人马。

风雪中跋涉而来,不是一般的辛苦。原来玄甲骑和梁亥特部加起来有一千三四百马匹和各种牲口,现在还剩下的,不过只有六七百而已。往往两人共乘,走完这最后一段道路。

这些剩下的马匹牲口,也全都是掉膘严重,役使过度,就算能撑到云中城内,还能使用的都是寥寥无几了。剩下的只能杀了吃肉,省得浪费宝贵的草料。

从神武带来的各sè军资粮秣,也因为牲口损失惨重而大量丢弃。原来物资充足,装备精良的玄甲骑和梁亥特部,现在已经像是一支流民大军。

在冬日马邑,风雪之中,来回迁徙,户外露宿,长途跋涉。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一种小小的传奇征途了。没有一支武装集团,会这样自虐。这样的征途走完,就代表着实力大量的消耗。

徐乐在马邑郡这个地方,选择与王仁恭和突厥人为敌!这所有一切,逼迫着以徐家闾中人为骨干的玄甲骑,还有梁亥特部的人马,不得不在夹缝中中辗转腾挪,挣扎求生,不得不转战千里,只求能生存下去。

以这个时代正常水准而言,这支人马早就该散了。但是玄甲骑骨干是徐家闾中人,故去老太爷教养十余年,恩义深重。梁亥特部对于罗敦也是一般。所以才誓死跟随,一路走到现在。

而徐乐一路以来,所创造的那几场奇迹一般的胜利,也让他在这支军中有了威望。让大家生了追随之心。

无意之中,这支人马互相扶助,互相照应,坚持下来,经历了这一场淬火之旅。

虽然这支人马外表已经凋敝不堪,但在风雪中出现,仍然并不散乱,玄甲骑士和梁亥特部战士,仍然在队伍两翼后尾,拱卫保护着老弱妇孺。队伍前面,玄甲骑旗手和梁亥特战士,仍然持着属于他们的旗幡。

徐乐为玄甲骑临时选定的就是一面带着火焰纹边的黑旗。和梁亥特部带着狐尾的蓝旗,就在风雪中猎猎飘扬。

这所有一切,无不昭示着,又一支强军雏形,在隋末之世,开始展露身姿!

尉迟恭正在寨墙之上,看着眼前这支风雪中艰难跋涉,如长蛇一般的队伍。

在尉迟恭身边,都是恒安鹰扬兵。大家都是打老了仗的,看到这阵容,就知道这支人马的成sè。更不必说风雪中长途行军,这代表着什么。

纵然马邑郡比草原上气候稍微温和一些,冬日出兵,都要有稳固的营地,做一程又一程的短途推进。野无所掠,必须保证足够的后勤供应。不然哪怕以恒安鹰扬兵之精强,都有溃散的危险。以云中城现在的存粮,根本打不起一场冬日会战。

但眼前这支军马,已经在野外宿营跋涉一月有余!

这样还能维持大体的完整,还能听号令行事。稍加教养,就是一支有数的强军!

尉迟恭微微摇头:“这小子啊,怎么就拉出这样一支军马的?”

一名队正在旁边道:“怎么能和咱们恒安鹰扬兵比?这小子,更没法子和将军你相提并论!”

尉迟恭只是摇头:“把你这队人马,拉出去走个几百里试试?”

队正尴尬一笑,不接这个话茬,转而献策:“要不晾他们一下?鹰击看重这小子,不给他们点颜sè看看,只怕他的人马到时候都爬到咱们头上来!”

尉迟恭叹息一声:“这乐郎君笑嘻嘻的,内里却性子太刚。假以时日,这天都要给他捅个窟窿的。我们在这乱世当中,不过是想保一郡生灵平安而已,更兼还了鹰击的恩情。和这乐郎君,不是一路人。某是个粗人,犯不着和这乐郎君称兄道弟,原来还想和他再比试一番,现在这心思也淡了。不过也做不来这些龌龊事,都是爹生父母养的,某把你晾在这风雪里试试?”

尉迟恭摆手下令:“热水热食都拿下去,老弱妇孺先接近寨子里面避风!然后再安排他们一队队的入云中城!”

队正大声应诺,又追问了一句:“鹰击重用这乐郎君,到底是什么盘算?”

尉迟恭冷笑一声:“鹰击的心思,谁能猜到。只不过鹰击这恩情,却是不好还!”

~~~~~~~~~~~~~~~~~~~~~~~~~~~~~~~~~~~~~~~~~~~~~~~~~~~~~~~~~~~~~~~

军寨之下,在大队人马到来之后,顿时就热闹起来。

军寨之中将一桶又一桶的热汤送了下来,在风雪中冒着腾腾的热气。大队玄甲骑和梁亥特部赶来,不及和等候的徐乐寒暄,冻得半死的人们就围着汤桶狼吞虎咽的吃着热食取暖。

恒安鹰扬兵对这些来加入恒安府的人马,没有多么热情,但也没有什么冷眼。给的热食足够分量,里面还有肉食油腥,这是平日里恒安鹰扬兵都享用不到的好吃食。

老弱妇孺都被安排进军寨之中歇息避风,这近千人马,会陆续安排进入云中城内屯驻。

一片喧嚣之中,暂别一段时日的罗敦和徐乐又再度聚首。

两人都没什么叙说离情别意的心思,低声谈论,都是关于自家人马将来的命运。

罗敦形容已经憔悴得厉害,再没有原来那个富贵族长的模样。还不断的咳嗽着,当是在路上受了寒。

听徐乐转述完刘武周对自己的厚待,对玄甲骑和梁亥特部的安顿。却并没有什么喜sè,反而是眉头深锁。

“这刘武周,我们九姓部族,和他打交道不算少了。外表粗豪大度,行事推心置腹。但是他对你的好处,却不是那么容易还的。不知道到底对这马邑局势有何盘算,对你又有何盘算!”

徐乐神情淡淡的,似乎还带着一点倦意:“每个人都在谋算,每个人都想获得最大的好处。且随他们罢,反正到得最后,刘武周总要和王仁恭见真章。我的目标,也就是干掉王仁恭而已!”

徐乐又耸耸肩膀:“反正刘武周也不可能耽搁太久了。”

罗敦敏锐的抓住了重点:“没粮?”

徐乐点点头。

罗敦环顾周遭人群,看着这些追随自己多年的族人,又问了一句:“干掉王仁恭之后呢?你带着他们去哪里?”

在这一刻,罗敦眼神锐利,死死的看着徐乐。

接下来去哪里呢?一瞬间徐乐也有些恍惚。

这乱世之中,世家横行,以天下为赌注争斗。将这个天下搅得乱七八糟。每个人身在其间,都被波及。连自己爷爷想安居于马邑度过余生都不可得。突厥崛起,在侧虎视眈眈,时刻准备趁机杀入中原。

自己对这个世道,已经感觉烦了。为爷爷复仇之后,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许就是彻底结束这个世家把持了几百年的世道罢?

以一己之力掀翻在这世间运行了几百年的道理。

似乎…………

很有意思呢。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三章 逼迫(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