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五章 逼迫(四)

第二百零五章 逼迫(四)

善阳城内,在这冬日,仍然是一片纷乱景象。

王仁恭的一连串举动,让整个善阳城都动了起来。

每日都要兵马开出去,扫荡四周。每日也有车队进来,将四乡坚壁而来的粮秣资财运进来。

城内城外,军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每日值守警戒的军马,也翻了好几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城外已经渐渐开始有流民聚集,这都是被马邑鹰扬兵夺走了口粮的百姓。王仁恭也下令设了粥棚,每日施粥。更下令马邑鹰扬兵维持秩序,确保到这里的流民都能得到一点薄粥下肚。

流民有的就在善阳城附近停了下来,在指定的地方开掘地窝子,指望能熬过这一个艰难的冬日。

但更多流民还是绕过善阳城,扶老携幼的向着南面逃去。王仁恭的举动,已经彻底失却了马邑郡的民心,这些流民宁愿在道路上挣扎,看能不能到河东之地讨一条活路,也绝不在王仁恭手里乞一口吃食。

原来颇有优越感的善阳百姓,这个时候也无法安居了。城郭之内,附郭四乡,都有百姓被征发为民夫,去往善阳周边赶建军寨防线。冬日被驱逐服役,苦处可想而知。怨声也载道而起,但也只是敢发发牢骚而已。

王仁恭明显已经撕破脸了,对马邑郡百姓都用了如此狠辣手段。马邑鹰扬兵也默然听命行事,心肠也越来越硬。善阳百姓要是敢闹事,王仁恭的刀子就敢砍到他们头上来!

半个马邑郡,在这冬日,都是一派愁云惨雾的气氛。而这一切,只是乱世才开始的景象而已!

外间已经是如此惨酷景象,而在善阳城的郡守衙署当中,王仁恭却再度登临他最爱的二层小楼,烹茶煮雪,邀集一众门客幕僚聚会。

王仁恭一身道袍,斜倚上首胡床,挥舞着铁如意,谈笑自若,哪里还看得出那夜兵变猬集于城下的紧张模样?

而幕僚门客们,也都是竭力凑趣,或者夸茶好,或者夸这烹茶手艺好。两名幕僚干脆还斗起了茶来,就着谁咬盏咬得好,谁茶sè变幻更多,争得不可开交。王仁恭也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半点惯常的刚愎之sè也看不出来。

雪又纷纷而下,王仁恭看了楼外雪景一眼,又看看楼内的热闹景象。心下自得的一笑。

天下已经变了,再不是有个威权朝廷镇着四方的模样了。

现在又是凭着各人家世,各家掌握的实力拼斗,以决出最终胜负的时候了。

可笑自己此前还念着自己是大隋郡守,行事要顾及大隋一郡之平安,还要想着不能削弱云中太过,不能让突厥在其间占到太大的便宜。

结果就是放任刘武周在云中坐大,麾下兵马借着刘武周的势反过来还能闹兵变来胁迫自家!

但是现在一旦撕破脸,再不顾及大隋一郡之事,只是为自己王家一家一姓争将来地位。一切也都风平浪静。

将士效命,想在这乱世中攀附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想在未来成为从龙之臣。自己摆明车马不再受大隋这个郡守身份的限制,反倒让他们归心!

断刘武周之粮秣,引河东兵入内以安李渊之心,摆脱可能的遭受两面夹击的危局。这一步步做下来,王仁恭自信在这马邑郡中已经稳操必胜!

至于唐国公李渊…………

微笑之中,王仁恭微微收缩瞳孔。这实在是一个可怖的对手。但是这乱世之中,又有什么事情是说得准的呢?

如果能将恒安鹰扬府顺利吞下,自己将来未尝没有和李渊争雄逐鹿的本钱!

下面就看刘武周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还是识趣一点,求个身家平安!

热闹的人声之中,王仲通匆匆而入。在座幕僚宾客纷纷起身行礼:“大郎。”

往常王仲通向来是礼数不缺,不肯丢了王家世子风仪。今日不过随意一摆手:“罢了。”

说着就要凑到王仁恭身边,低声想禀报什么。

王仁恭笑着挥舞如意:“在座都是某之腹心,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王仲通应了一声:“父亲,开阳驻军已经尽数撤至善阳,开阳也传来消息。唐国公军马,先头已经到来。领军之人,正是唐国公二子李世民。”

身为王家子弟,鲜卑六镇发家的八柱国,都算得上是后起暴发户。最后还要他们来帮忙,王仲通心气实在有点不顺。禀报这番事情的时候,脸sè也颇为yīn郁。

王仁恭却不在意自己儿子这点小心思。皱眉想想李家那个二子是何人,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当年洛阳,自己和李家也是有些往还应酬。但只是见过李渊的世子建成。那是一个合格的世家子弟模样,据说更是能招揽人心,在世家中风评不错。至于李渊的二子世民,是真的没什么印象了。

不过河东军至,却是个好消息。河东兵马为后劲,刘武周更难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但要拖延下去,时间却不在他那一方!

王仁恭站了起来,朗声道:“各位,唐国公已经遣军来,为马邑后劲。刘贼武周,更难近善阳一步!且看刘贼武周,还能在云中之地支撑多久!”

众人齐齐起身抱拳行礼:“恭贺郡公!”

之前王仁恭对李渊一方百般敌视,摆出威胁之态,牵制李渊西进长安。现在又对李渊来兵援助如此欢欣。其间反差,这些幕僚门客,仿佛也都忘了。宛若马邑河东,从来都是亲如一家。

王仁恭掀髯而笑。仿佛也忘了自家以前和李渊的明争暗斗。

他猛的一挥手:“遣人去!让刘武周将他所执的张万岁,还有执必部阿贤设,九姓鞑靼千余越部盖达乌头,盖达黑果父子两人,都送交到善阳来!”

对刘武周的套索,就将这样一步步的收紧,看刘武周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一名幕僚起身,躬身领命,自去操办此事。

王仁恭又对王仲通道:“代为父去开阳,将李家二郎,迎到善阳来!”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五章 逼迫(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