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09 战,战到底 为57500金钻倒退

909 战,战到底 为57500金钻倒退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缝隙照射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气息,有风轻轻吹过。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草地里爬。

我抬起头来一看,只见青龙元帅正吃力地往我这边爬来。她受伤不轻,又经过一夜的折腾和刚才的苦战,还能清醒过来简直是个奇迹。相比之下,我的情况要好很多,所以我立刻坐了起来,又赶紧上前搀住青龙元帅。

“你还好吧?”我紧张地问。

青龙元帅摇了摇头,意思是说她没有事。

接着,她又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撕,青龙元帅这才恍然大悟。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对普通人来说不可思议,对青龙元帅这种江湖中人来说不算什么稀罕,所以也没过多询问。

青龙元帅回头看了看钱皇帝的脑袋,说道:“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我点点头,表示认可青龙元帅的建议。

我们虽然干掉了钱皇帝,但是另外十二皇帝仍旧前往兵部,我们必须在十二皇帝赶到兵部之前回去。

当然,还要带上钱皇帝的脑袋。

青龙元帅受伤颇重,别说走路,连站起来都难。我也没有废话,直接弯下腰去,准备将青龙元帅背起。都这个时候了,青龙元帅也没矫情,同样痛快地伏在我肩膀上。

“王巍,你还是戴着面具吧,这样回兵部也方便一些!”

“嗯…;…;”

我将青龙元帅背起,摇摇晃晃地朝着兵部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青龙门某房间内。

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正躺在床上不断啼哭,怀香格格走了过去将他抱起,不断拍着、哄着。但孩子还是哭,哭得撕心裂肺、歇斯底里,怀香格格知道他是饿了,又赶紧冲了一点奶粉喂他。

但孩子平时吃习惯母乳了,奶粉只是用来应急,如今已经应急了半个晚上加半个上午,孩子的耐心也到了极限,不肯再吃、哇哇直哭。

怀香格格心烦意乱。

不是因为孩子不吃奶粉而心烦意乱,她再怎么也不会和个孩子置气。

是因为青龙元帅。

昨天夜里,青龙元帅主动请缨,并挑选了三百名兵部精英前去偷袭钱皇帝。怀香格格一开始并不同意,因为这实在是太冒险了,但后来还是拗不过青龙元帅的坚持,只好答应。

现在一夜都过去了,太阳都在逐渐升高,青龙元帅仍旧一点消息都没,怎能让她不急?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慢慢从怀香格格的心底浮起。

再加上孩子的不停哭闹,让怀香格格的心里更加纷乱。

“闹闹,你别哭了,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怀香格格有气无力地说着。

刚从“入魔之境”苏醒没多久的她,身体还处于极端虚弱的状态,本该好好休养生息,现在不得不挑起重担。说出这句话的她,其实没抱多大希望,孩子才一岁啊,怎么可能听得懂呢?

但是说来奇怪,只有一岁的王闹,好像真的听懂了话,竟然不再哭泣,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怀香格格,并且顺从地捧着奶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孩子啼哭,一大半的原因是饿了。

吃饱以后,便沉沉睡去。

怀香格格松了口气,慢慢把孩子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有人在门口汇报:“公主殿下,人回来了!”

回来了?!

怀香格格等了半个夜晚加半个上午,就是为了这几个字。

怀香格格心花怒放、欣喜若狂,立刻拔步奔了出去,匆匆来到门外,焦急地问:“人在哪里?”

外面站着个粗大汉,是青龙门紫阶的队长,他没有参与昨晚的行动,因为兵部也需有人把守。

紫阶队长沉沉地说:“人在楼下…;…;但是…;…;唉,公主殿下,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听了这话,怀香格格的心中更加忧虑,立刻迈步朝着楼下奔去。噔噔噔、噔噔噔,不用多久,怀香格格就来到了楼下,映入她眼帘的是二三十个伤兵败将,个个披红挂彩、伤痕累累。

领头的则是上官卫。

上官卫的伤也不轻,胸前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几乎将整个上半身都染红了。

看到怀香格格下来,这一群人立刻单膝下跪,用一种虚弱而又痛苦的声音叫道:“公主殿下!”

看着这幕,怀香格格的脑子顿时有些发晕,昨晚可是出去了三百人啊,怎么只回来这一丁点?

还有青龙尚书哪里去了?

怀香格格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颤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一群人各自沉默,只有上官卫抬起头来。

上官卫是兵部现任战神,最有资格讲话。上官卫面sè痛苦,沉声说道:“公主殿下,我们的计划失败了…;…;对方实在太强,兄弟们全军覆没,只有我们几个逃回来了…;…;”

上官卫没有撒谎,昨天他能逃出重围,已经很不容易。剩下这二三十个兄弟,个个有伤在身,能够走回兵部,已经是个奇迹。

“青…;…;青龙尚书呢?”怀香格格结结巴巴地问。

“青龙尚书…;…;她牺牲了!”

说完这句话后,上官卫伏地痛哭,身后的一众伤兵败将也都痛哭起来。回想昨晚的凄惨,众人均是心如刀绞。

听到“她牺牲了”这几个字的怀香格格,更是身子一晃,险些就要栽倒在地。

“公主殿下,你要保重身体啊!”上官卫迅速冲了上来,流着眼泪搀扶住了怀香格格。

上官卫知道怀香格格大病初愈,青龙尚书也牺牲了,如今兵部只剩她一个主心骨了,无论如何不能再倒下了。怀香格格只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面嗡嗡直响,真的快要站不住了。

青龙尚书也牺牲了,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青龙尚书死了,兵部的精英战队几乎全军覆没,兵部要完蛋了,她这个夜明之主也做不了多久了。怀香格格追悔莫及,一开始就该坚持己见,不答应青龙尚书出去的,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她这个头领要负绝大部分责任!

青龙门广场上站满了人,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沉默不语、面露绝望。

“青…;…;青龙尚书怎么死的?”怀香格格仍不甘心,打算追问到底。

青龙尚书可是兵部最强啊,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去?

上官卫开始详细描述昨晚的情况,起初怎样,中间怎样,后来又怎样,一五一十全部道来。听到青龙尚书被好几个皇帝围攻,怀香格格的心几乎在滴血了,脑子里又开始一阵阵的眩晕。

“青龙尚书倒地以后,我们眼见没希望了,只好杀出重围,逃了出来…;…;”上官卫再次伏地痛哭。

怀香格格的心却猛地跳了起来,有些激动地说:“所以,你没亲眼看到青龙尚书被杀?”

上官卫愣了一下,又明白过来怀香格格为何要这么问,叹着气说:“公主殿下,钱皇帝当时已把斧子架在青龙尚书的脖子上了,稍一用力就能砍下青龙尚书的脑袋…;…;”

“所以,你还是没有亲眼看到青龙尚书被杀?”

面对怀香格格的询问,上官卫长长地叹了口气:“公主殿下,如果您固执地认为青龙尚书没死,那就随便您吧。只是,十三皇帝的大军不久之后就要杀到,希望公主殿下早点定下对策!”

怀香格格的身子晃了两下,接着又慢慢坐到了台阶上,头也低了下去。

怀香格格知道自己确实是想多了,青龙尚书处在那种局面,根本不可能还活得下来,有谁能救她呢?而且,不管青龙尚书到底有没有死,十三皇帝的大军马上就要杀到,到时候包括她在内的整个兵部都要灰飞烟灭,计较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意义。

如何应付即将到来的叛军,才是她现在最该考虑的问题。

可是,要怎么应付呢,十三皇帝个个神勇,还带来了上万的大军,碾压他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怀香格格的心中充满绝望。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让我好好想想。”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终于缓缓说道。

“是…;…;”

上官卫缓缓站起身来,又忧心忡忡地说:“公主殿下,希望不要太久,十三皇帝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

上官卫一个头磕在地上,语气坚定地说:“请公主殿下降旨,晋升我为兵部尚书!”

怀香格格低头看向上官卫,疑惑地问:“你有什么话说?”

上官卫低着头,没人能够看清他的表情。

声音就在脚下,是上官卫。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公主殿下,我有话说。”

等到声音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怀香格格的目光环视四方,问道:“如果大家没有什么话说,那就…;…;”

吼声直冲云霄,在狼谷上空回荡不绝,那些已经躲进洞窟中的狼群,此时此刻尽皆颤抖不已。

众人纷纷齐声高呼起来:“奋战到底、奋战到底!”

更何况,还有怀香格格身先士卒,一个女人都握起了刀,一群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男人还有什么话说?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几乎不带任何感情,却燃起了大家内心之中最原始的热血。

“昨天晚上的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怀香格格的声音很轻,但却足以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夜明如今的状况,想必大家也清楚了。我没有任何话说,我只希望大家随我一起奋战到底,共同维护夜明最后的尊严和骄傲,流干最后一滴血、杀尽最后一个人!”

怀香格格,也终于不负众望地开口。

众人单膝跪地,仍旧沉默不语,等着怀香格格说话。

怀香格格穿了一身很利落的短打,手中也持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弯刀,任何人都能看出她的决心和意志。

怀香格格穿过人群,缓缓来到狼谷的这一边,兵部的第一道石门就在她的背后。

但对众人来说,怀香格格能够正常地走出来,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众人隐隐有些激动,争相抬起头来仰望这位公主殿下的容颜,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主心骨和灵魂人物了。

怀香格格大病初愈,刚刚脱离入魔之境,昨晚又一夜没睡,脸sè看着非常不好,整个人也十分虚弱。

狼谷尽头,缓缓走出一个女孩,正是怀香格格。

怀香格格一到,众人纷纷单膝跪地,就连上官卫也不敢放肆,一样单膝跪了下来,接着大家一起喊道:“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当然就是怀香格格,如今的夜明之主。

上官卫的脸sè顿时显出愤怒,正欲破口大骂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远远传来:“公主殿下驾到!”

“准备好了!”众人忙不迭地回答,但是声音稍显杂乱,而且底气不足。

“我问你们准备好了没有!”上官卫一声大喝。

众人沉默不语。

上官卫缓缓开口:“十三皇帝大军就要杀来,你们做好应战的准备了吗?!”

自从青龙尚书牺牲的事传出来后,上官卫已经隐隐成为兵部的王。

众人纷纷低下头去,不敢和他对视。

上官卫走到队伍的最前方,这才站住脚步,回过头来。

上官卫身为如今的兵部战神,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地位在那摆着。更何况,他还拥有力压众人的实力,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现场一片安静,没有一个敢回嘴的。

“就你们长了嘴吗,一个个叨叨叨的,十三皇帝的大军马上就要杀来,你们这种态度可不行啊!”上官卫一边走,一边大声痛斥众人。

上官卫走在最前,一脸的趾高气昂,仿佛不是打了败仗,而是打了胜仗。

上官卫已经包扎好了,胸前裹着厚厚的绷带,他没有刻意藏着,反而挺起胸膛,仿佛那是他的荣耀。跟在上官卫身后的,就是昨晚参与过偷袭、又侥幸逃回来的这一群人,也是兵部为数不多的精英了,他们也是一样,个个缠着绷带、脸sèyīn沉。

一声高喝突然响起,是上官卫走了过来,人群立刻消下声去。

“都别他妈废话了!”

避免不了的人心惶惶,一股恐慌的气氛正在人群之中蔓延。

狼谷之中、人员嘈杂,人们窃窃私语,都在讨论着昨晚的事。怀香格格派出去的敢死队几乎全军覆没,就连青龙尚书都牺牲了,最后只逃回来二三十人的事,早已传遍整个兵部。

怀香格格不是没给其他五部的尚书打过电话,吏部、刑部、礼部、工部、户部,每一位尚书都承诺尽快带人过来,但是现在依旧不见踪影,不是钱皇帝提前给他们打过招呼,就是他们也在静观其变,看看这事最后会怎么样,再行站队。

夜明之中,能被怀香格格所掌控的,只有这些人了。

至于那一群穷凶极恶的狼,此刻早就不知所踪,躲了起来。即便是这一群狼,也没见过兵部如此大的阵仗,一个个害怕的不得了,连头都不敢露。

兵部四门近两千人,分成四个方阵,布满在这狼谷之中。

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匆匆赶往狼谷。二十分钟以后,兵部四门的人便在狼谷集结,狼谷中间的小道虽窄,但是胜在够长,以及两边还有深不见底的密林和草丛。

命令一层接着一层地传下去。

怀香格格的声音响彻整个青龙门的广场。

“青龙门、白虎门、朱雀门、玄武门,所有人到狼谷集合!”

弯刀在手,怀香格格快步走出门外,站在走廊边上往下仰望。青龙门的广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屋子里面呆着,天上艳阳高照,整个兵部上空却是布满yīn郁。

不过现在好了,自己马上也要死去,这些问题不用再考虑了。

所以她一直都很矛盾,杀死太后娘娘的仇人,如今又救了她的性命,这可如何是好?

左飞的治疗,也是一场造化,不仅让她摆脱魔气侵扰,实力更是超脱以往,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走火入魔,就是因为提升太快。

青龙尚书是她的师父,这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地教导她,她也不负众望地尽得青龙尚书真传。虽然之前她走火入魔过,但要说起她真正的实力,如今至少也有紫阶!

这是她的武器,是青龙尚书当初交给她的。

接着,怀香格格又伏到地上,从床底下翻出一柄精致小巧的弯刀。

孩子送走以后,怀香格格又松了一大口气,这样一来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开手脚、肆无忌惮地杀上一场了。

紫阶队长临危受命,没有任何废话,立刻抱着孩子冲出门去。

“是!”

紫阶队长还想再问什么,但被怀香格格给打断了:“别说废话,赶紧去吧。另外记住,出山的时候小心一点,能绕路就绕路,千万不要撞上十三皇帝的大军,务必要把孩子送到。王巍要是问你怎么回事,你也别告诉他实情,就说青龙尚书不想养了。”

怀香格格理所当然地认为王巍已经回到海南岛了。

“你现在就走。”此时的怀香格格,展现出一种超常的冷静:“到海南岛去,把孩子交给王巍,让他好好照顾孩子。”

“公主殿下,这是…;…;”紫阶队长一脸诧异。

怀香格格站起身来,朝着楼上走去,回到青龙尚书的房间。孩子似乎知道现在的局势,仍旧睡得香甜,没有再闹过了。怀香格格把青龙门的紫阶队长喊来,细心地将孩子包裹好后,又收拾了一些常用之物,统统交给了他。

做下决定以后,怀香格格反而轻松不少。

横竖就是个死,有什么好畏惧的?

一股热血在怀香格格的体内涌动,她这一辈子很少做出什么大的决定,这次却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了。

战,战到底!

投降是不可能的,死了这么多的兄弟,青龙尚书可能也牺牲了,怎么着也要为他们报仇啊。

如今青龙尚书生死未卜,十三皇帝的大军马上就要杀到,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要由她做主,不能再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了。

谁都不怨,只怨自己,是自己能力不足,才造成了今天的后果。

怀香格格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让她怎么恨得起来?

更不用说,后来她走火入魔以后,还是王巍请来了左飞,才救回她一条命的。

她不知道王巍的身份,王巍也不知道她的身份,yīn差阳错才导致了后来的结果。但,王巍在知道她的身份以后,第一时间就想着怎么保护她,哀求小阎王千万别伤害她…;…;

当初自己也有私心啊,想让王巍在兵部出人头地,这样两人才好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王巍进入兵部,虽然是她一手促成,但是并非利用了她,是她主动要这么做的。

那是一个单纯、善良、热情、仗义、有责任、有担当、重感情、重义气的男孩。在怀香格格的心里,说起王巍的好处,几乎一天都说不完。

但,怀香格格始终恨不起来王巍。

是啊,自从认识了王巍,各种霉运似乎就来了,是他引来了龙组,是他导致了太后娘娘的死亡,才让自己提前登上夜明之主的大位,遭受了一切不该遭受的痛苦!

第一个浮现在怀香格格脑海里的,就是王巍。

怀香格格的心里痛苦、难过极了,她不过是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别的女孩像她这个年纪,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在和闺蜜逛街,为何她就要承担这么多呢,是谁给了她这样的压力,又是谁一步步将她推到火坑里的?

如今夜明也要易主,如果太后娘娘在天有灵,一定也会对她很不满意吧…;…;

怀香格格想着,或许太后娘娘把夜明交到她的手上就是一个错误,她根本就没有能力治理偌大一个夜明,从上到下除了一个青龙尚书,几乎没有一个真心服气她的。

这一次是真的完了,显然谁也救不了她。

回想这几年来,似乎干什么都不顺,先是夜明被龙组盯上,接着是太后娘娘惨遭杀害,然后是她练功走火入魔。好不容易治疗好了,又遭遇十三皇帝的反叛,几乎将她逼上绝路。

上官卫和一群伤兵败将离开了,青龙门广场上的众人也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只剩下怀香格格一个人还呆呆地坐在台阶上。

您好,?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看网友对 909 战,战到底 为57500金钻倒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