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六章 逼迫(五)

第二百零六章 逼迫(五)

一转眼功夫,在这马邑郡已经是三四个月了。

馆驿之中,刘文静微微发出了感慨。

这些时日,刘文静的情绪不是很好。但却将这暴躁愤怒好好的收藏了起来,没有半点表现在外。

让刘文静愤怒的原因很简单,原来他建议李建成亲自前来经略马邑之地,趁着王仁恭和刘武周火并时行事,争取将马邑云中精兵强将收归帐下,然后再从唐国公西进长安。

结果李建成却没接纳他这个建议!反而是让李世民来坐镇此间方面。

不用说又是谢书方那南方荆蛮提的建议,南人心性之备下,格局之狭小,可见一斑。偏生世子还信任于他!

谢书方进言为何,刘文静也能猜测出个大概来。无非就是怕在马邑郡迁延时日太久,反而离开了唐国公身边的中枢之地,不如将李世民发配来这个地方,而李建成可以独占辅佐唐国公举义定鼎之功。

这都是格局太小之见!

如今已经是乱世,李建成的世子名义,其实什么都保证不了。几百年乱世中各种夺嫡之事斑斑可证,只有真正有自己的实力,才能确保笑到最后。才能确保自己地位屹立不摇!

现在唐国公麾下兵多将广,但是这些兵马,是唐国公的,却不是世子李建成的!而到马邑郡来,将马邑云中精兵收归麾下,这才是自家真正的本钱!

而担心的在这里迁延时日太久,也是不值一晒。王仁恭都能引河东兵马入内了,表明王仁恭已经决心快点摊牌了。而刘武周也有其根本弱点在,也拖延不下去。双方决出最终胜负,就是指顾间的事情。

而唐国公起兵,怎么也不可能在冬日。春暖花开之前,马邑郡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能了结了!

在其间只要应对正确,多了不敢说,大大削弱王仁恭,再将云中精兵大半收归麾下,则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所行之策也没什么难的,暗中联络刘武周,表示愿意配合他袭击王仁恭,将来平分马邑郡,挑动刘武周破釜沉舟与王仁恭决战。而在王仁恭这一方,又营造出王仁恭接受与刘武周野外决战之势——只要让王仁恭觉得他优势极大就好。双方最后决战之际,再伺机而动,坐收渔人之利。

虽然这三千兵来,名义上是要帮助王仁恭以固藩篱。但是乱世之中,谁还用守这个道义?

王仁恭情急之下开门揖盗,这三千河东兵,其实是足以有翻云覆雨之能!

只要建成亲自,还以自己为第一谋主,则马邑之事,不足平也!

可惜啊,可惜啊…………

刘文静在心中微微叹息。

既然如此,这马邑郡也没有什么好留下的了,不如归去。回到晋阳,在建成身边,好好的和那个南方荆蛮争一场。既然这马邑郡是白跑一趟,那么建功立业于长安的机会,可是再不能错过了!

对于辅佐李世民成事,刘文静半点兴趣也无。

这个唐国公的二儿子虽然英武奋发,很得唐国公看重,坊间不时还有易储的传闻。但是李世民从来不得世家之欢心,刘文静也没有帮着李世民对抗整个世家集团的雄心壮志。刘文静自己还指望在这次改朝换代的大乱之中,将刘家升为天下第一流的世家!

至于唐国公对李世民的看重…………

刘文静在心底微微冷笑起来。有些事情,想得太透,说得太破,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旁边张四郎在低眉垂首,无声侍立,等着刘文静吩咐。

在传信晋阳之后,张四郎又风尘仆仆的赶回,这份忠心勤谨,已然是做到极处了。对于这个新入门下之人,刘文静也甚是满意。俨然有引为心腹的模样,让刘文静原来门下之人,背后不知道犯了多少嘀咕。

刘文静摆手道:“收拾完了?”

张四郎恭谨道:“早已收拾装车完毕,只等刘公一声令下,就可起行。”

刘文静一笑:“也罢,再和王仲通告别一声,这就走罢。马邑将来虽然有一场热闹,但是看与不看,也没什么要紧的了。这次当真是白费了数月功夫,无谓得很!”

张四郎点头领命,就要下去安排。

刘文静又叫住了他:“你觉得这次王仁恭和刘武周之争,最后赢的是谁?”

张四郎低头想想,最后抬头平静的道:“刘武周。”

刘文静讶然:“为何?”

张四郎仍然一脸平静:“王太守想得太多,布置的手段太多,甚而还引河东兵入内,以策万全,这心已然是虚了。”

刘文静失笑:“一派胡言,去罢!”

~~~~~~~~~~~~~~~~~~~~~~~~~~~~~~~~~~~~~~~~~~~~~~~~~~~~~~~~~~~~~

王仲通轻轻的走入了自己父亲的书房之内。

王仁恭正靠在胡床之上,膝盖上搭着一张鹿皮,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花白发sè,显得分外的醒目。

听见脚步声响,王仁恭睁开眼来,眸子仍然锐利,扫了王仲通一眼。

“刘肇仁走了?”

王仲通点头:“来的是李家二郎,又不是他看好的世子建成,如何能不走?”

王仁恭淡淡道:“为父引河东兵入内,心里还看不开?”

王仲通垂首:“儿不敢。”

王仁恭哼了一声:“事情看得太近!我不引河东兵入内,难道在为父窘迫之际,李家人就不来趁火打劫了?到时候更难应付!还不如敞开门来,让他们失却戒心,以为是上好机会,可以来趁火打劫!到时候为父有的是手段可以对付他们!”

王仲通讷讷无语,他心下不信。马上都要迎河东兵直入善阳了,现在还说这些大话,又有什么用?

王仁恭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摆摆手示意王仲通退下:“明日就出发,去开阳迎候李家二郎罢,将你的世家子脾气收起来些,说些软话,死不了人!”

王仲通躬身应是,就要转身离开。

在他身后,王仁恭似是自语,又似是说给他听。

“要是陷河东三千兵于马邑,更杀了李家二郎。不知道唐国公,还能有心兵发长安么?”

王仲通猛然站定了脚步!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六章 逼迫(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