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金殿斗殴!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金殿斗殴!

要不是皇帝陛下的身体经过云扬这段时间的调理,基本上已经是没啥事儿了;光是这口气就能把他憋个好歹的,但在身体好转的此刻,莫说只是心头烦闷,只要不是当真做殊死搏杀那样的事情,一般情况下长命百岁是可以预期的。毕竟皇帝陛下本身的修为水准也是相当高的。

皇帝陛下心情刚刚好了一共还没有半天时间,就出现了连杨波涛也有可能是四季楼中人的事件,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让皇帝陛下心头如同十万糙泥马奔腾而过,呼啸不息。

军方柱石,四帅之一啊!

“太尉来了没有?”皇帝陛下沉着脸坐在宝座上。

秋剑寒咳嗽一声道:“太尉这段日子以来便身体抱恙,但今天怎么也会来到,只是这个节气,太尉的身体畏寒更甚,可能要稍作准备才会到。”

皇帝陛下了然点头:“那就稍等。”

“太师到了没有?”

“微臣在。”

“各路元帅到了没有?”

“启禀陛下,末将在。”

皇帝陛下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微微闭上眼睛假寐。

不多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老臣惭愧,来迟了。”

皇帝陛下刚刚睁开眼睛,又闭上了。

本以来离开的是太尉,结果睁眼一看是冷刀吟那老货;这老货没病没灾的,居然也来得这么晚……

以为这是你家饭堂么?

冷刀吟迎接到了秋剑寒一个询问的眼神,冷刀吟翻翻白眼,叹了口气,嘴巴努了努。

秋剑寒嘴角抽搐一下。

不着痕迹的看了杨波涛一眼;冷刀吟大踏步进来大殿。

在朝堂众臣之中,铁铮的身高乃是最高的,此际站在大殿上,身高比身高次高之人足足高了两个头,绝对的鹤立鸡群、俯瞰群济。

别人都没有说话的,唯有铁铮的两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杨波涛,一眨不眨,那眼神,几乎要活吞了杨波涛一般。

杨波涛被他看得心里发毛,终于怒道:“你瞅啥?”

铁铮愈发的冲冲大怒,喝道:“瞅你咋地!?”

杨波涛亦是勃然大怒:“你再瞅一个试试?”

铁铮扬起脖子,斜瞅着杨波涛:“你再说一句试试?”

杨波涛只感觉一肚子火气冲上来:“你有病吧?”

铁铮再无废话,径自一拳头就闷了上来,“噗”地一声砸在杨波涛脸上,破口大骂:“操你大爷的老子不仅要瞅你,还想要打你还想要打死你你能咋地!”

杨波涛本身修为水准绝对不低,但任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铁铮居然敢真的在金銮殿上直接动手,当即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拳,顿时眼冒金星,勃然暴怒,跳起脚来怒斥道:“姓铁的!……”

还没等一句话完全出口,铁铮的第二拳已然精确地砸在另一个眼眶上,同时飞起一脚正中其小腹,杨波涛同样魁梧的身子轰隆一声摔倒在金銮殿上,砸得尘土飞扬。

后面几个文官忙不迭的躲避。

一个个都是眉眼飞快的动弹:这武将一边今天内讧,罕见哪,稀罕哪,这等大戏太不常见了……

铁铮兀自不肯罢休,飞一般扑上去,就要摁住杨波涛再打;不意那杨波涛已知铁铮凶性大发,若是只动嘴不还手此事断断难了,乘隙飞起一脚,蹬在铁铮小肚子上;这一脚蹬得铁铮一声闷哼,却是一把抱住了杨波涛的右脚,身子一旋就要给他折断。

杨波涛大吼一声,从地上直接铁板桥弯起身子,抱住了铁铮的脖子,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下一刻,啪啪啪噗噗噗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人都是皮糙肉厚之辈,刹那间在金銮殿上干了个尘土飞扬……

秋剑寒冷刀吟两位老元帅都是一头黑线,纷纷抢上前去劝架,却是有意无意的控住了杨波涛的手脚,铁铮腾出手,一拳一拳的砸下去,打了没几下就将杨波涛干了个鲜血飞溅。

皇帝陛下那边只是眯了眯眼的功夫,就听到下面天翻地覆一般响起来,睁眼一看,下面已经变成了武斗场,。

献血点点飞出,满目尽是一塌糊涂。

铁铮将杨波涛摁倒在地,整个人骑在其身上,便如是街头地痞流氓一般抡拳猛打,打一拳骂一句:“草你奶奶!”

“王八蛋!”

“打死你!”

“你大爷的!”

“什么东西!”

“我……”

皇帝陛下见状冷然片刻,刹那间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回神之际即刻暴喝一声:“住手!”

铁铮悻悻的收拳退开,吐了口唾沫:“便宜了你这龟孙,怎么没打死你个兔崽子!”

杨波涛挣脱了钳制,大吼一声,猛虎出山一般从地上冲起来,疯狂的就向着铁铮冲过去,显然是已经失却了理智。

要知杨波涛的军方身份丝毫不逊sè于铁铮,今天丢人可是丢大了,居然在满朝文武面前被铁铮按住这么打,颜面何存?

“住手!”皇帝陛下勃然大怒:“杨波涛!你没听到朕说住手么?这等作法,成何体统!”

杨波涛气得发蒙的神智终于回了一线清明,满头满脸是血的看着铁铮,手指头微微颤抖着伸出来,对着铁铮点了点:“你等着!”

铁铮同样是一脸狂怒的看着他:“我去你大爷的,居然敢威胁我!你给我等着!老子今天打不死你,明天也打死你!”

“全都给朕住口,一个个的是要造反吗?!”皇帝陛下一声爆喝。

两位元帅兀自悻悻的互相瞪了一眼,这才转过身去,向上行礼:“臣有罪,陛下息怒。”

皇帝陛下气得气喘咻咻;险险没背过气去,一个劲儿的怒声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杨波涛一脸冤屈:“陛下,臣冤枉,这铁铮今天便如同一条疯狗一般的殴打臣……臣也没有得罪他……”

铁铮一声冷笑,笑声中充满了不屑的意味。

皇帝陛下怒道:“铁铮,你今天朝堂施暴乃是为何?”

铁铮大声道:“这个王八蛋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不清楚?他么的……居然还敢喊冤枉!冤枉他一脸!丧心病狂!忘恩负义!卑鄙无耻!丧尽天良!个混账!呸!”

杨波涛狂怒:“铁铮,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铁铮魁梧之极的身体猛然踏出一步:“你个王八蛋居然还装糊涂!我来问你,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杨波涛心中一沉,口中却道:“什么昨天晚上?昨晚本帅遭人刺杀,正在缉拿刺客!”

“缉拿你娘的屁!”

铁铮一口森森的白牙几乎要啃在杨波涛脸上:“风尊火尊双尊前去你的元帅府,当面宣布你乃是陷害了九尊之役的参与者,你还有什么冤枉可言!?”

杨波涛大声辩解:“胡说八道,昨晚来袭的贼子分明是霹雳堂的贼人,怨恨我执行军法杀了他们少主……这才前来行刺,铁铮,刺客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么?你是傻子么?你就不能动点脑筋么?火尊的火行秘术与霹雳堂的纵火之术门路迥异,一内一外,本质殊异,明眼人一看就知!”

铁铮鄙夷的撇撇嘴,道:“执行军法杀了霹雳堂少主?好个大公无私、执法必严的杨大帅!来来来,你且告诉我,那在你军中效命的霹雳堂少主叫什么名字?担任什么职务?因何犯了那条军规为你所杀的?来来来,你将一切尽都跟我说个清楚明白,我来调查一下这个什么霹雳堂少主,是否真有其人,确有其罪!”

杨波涛愤怒的道:“此事已经过去了偌久,谁还记得这等小事情?若非有昨夜变故,不过过眼云烟,谁手上没有染过执行军法的鲜血!?”

铁铮暴怒道:“当我没领过兵么?你他么的少跟我打马虎眼,军中执行军法之事,向来有专门记载,你他么率领的是一群乌合之众么?杨波涛!你罪该万死!”

杨波涛道:“铁铮,你如此咄咄逼人,不外就是嫉妒我军功,妒忌我的地位更在你之上,我知道你对我早有不满之意,有我存在一日,你年轻一辈军方第一人的名头就其名难负……”

铁铮一声冷笑:“年轻一辈军方第一人?莫说这名头从来没放在老子心上,就算真有此一说,你也配跟你老子我相提并论?你且说说,这两年以来你还有什么军功?老子负责东面,你负责北面,老子对你不满干嘛?你他娘的也不是老子的儿子!老子对你不满?你也配!你就是个丧尽天良的东西!给老子当儿子,老子都嫌你污了老子的名头!”

铁铮骂的气势如虹,杨波涛虽然接连反击,可惜气势却是弱了不止一筹。

皇帝陛下本想喝止,但想了想,却只归于冷眼旁观。

杨波涛突然转身跪下:“请陛下为臣做主;铁铮满嘴污言秽语、当殿羞辱污蔑臣下,臣,冤枉!还请陛下做主!”

铁铮一声吼,就要冲出去再度暴打,却被秋剑寒死死的拉住了。

铁铮大力挣扎着,两眼通红,胸膛里面的喘息声音都清晰可闻:“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年他在北疆战斗中了埋伏,若不是九尊出马救了他这一条狗命,现在他杨波涛坟头上的草都他么三丈高了;他居然有份参与谋害九尊大人……这等丧心病狂的下作贼子……老子与他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

没打针,体温降下来了,三十七度二。但就是没精神,眼睛看出去也花里胡哨的……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金殿斗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