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渚碧洞府

第七百八十四章 渚碧洞府

此时九郡岛周边,不要说叛军萧氏了,雷阳宗、空海城都派了无数眼线盯着落霞港、黑风岛的动静,为了防止引起他人注意,陈海让沙天河、杨隐二人坐镇黑风岛,继续做强黑风军的根基,继续为海阳郡兵、伏蛟军水师提供重膛弩以及轻重型战车等天机战械,加强周氏残族的力量,他自己则带着赤源及翼魔赤军隐匿行迹,向万里之外的渚碧礁潜行而去。

赤源、翼魔赤军乃是魔族,即将留在黑风岛,除了闭关潜修之外,也没有办法融入黑风军。

冬季的坠星海更是暴虐,汹涌的海面上,随时可以见一个个像巨龙一样的黑sè风柱垂天而立,在海面上四处游移,黑sè风柱间电弧雷光就像龙蛇一样游走,轰灭一切被卷入风柱的生命。

偶尔能看到黑sè风柱席卷荒岛,荒岛就像是被开天巨刃横斩过,留下触目惊心的巨大痕迹,这难怪规模稍小一些岛屿没有人兽繁衍。

随便来一场风暴,都可能灭绝之灾,除了商船或海盗偶尔落足外,谁会在这些不时被雷霆风暴光顾的荒岛上栖息生存?

海面上狂风怒飚,并不意味着海底就平静了,那汹涌的潮汐潜流,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几乎要将翼魔赤军的黑sè鳞翼撕成粉碎。

“爷啊爷,老赤我身上长的可是翅膀,只适合在天上飞啊——爷要是闲下来,将老赤当作一只小鸟,骑着老赤遨游九天云霄,老赤绝不会有怨言,但老赤我不是鱼啊,老赤怕水啊!”赤军刚学会怎么与人神念交流,让陈海拖下水就喋喋不休的抱怨。

潜入上千丈深的海底,除非带有大量的防御道符,要不是谁的灵元法力都无法在海底长时间的支撑防御灵罩的消耗,他们都是单纯凭借肉身抵挡水流的压力及冲击,赤军直觉骨头架子都要被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汹涌暗流给挤碎了。

“蠢货,呱躁什么,”陈海指着在他们四周的鱼群,教训道,“你看看这些海鱼……”

“爷,这些鱼虽然美味,但在海底老赤可不敢张开口啊,灌一肚子海水的滋味可不好受啊!”赤军眼馋的盯着四周的鱼群,却不敢张开血盆大口去吞噬。

陈海无语,他是要赤军去学这些游鱼抵挡潮汐之法,没想到这魔头满脑子想着吃。

循着记忆,陈海他渚碧礁潜入深处,很快就回到那处疑似藏着上古洞府的深邃海沟之中。

潜入海沟底部,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水流,陈海都觉得有些压力,见赤翼团成一团,像只鳞球似的去抵挡水流的冲击,虽然看上去笨拙无比,倒也是个笨办法,也就懒得去管他。

陈海过来之前,还头疼想着海沟底部堆积如山的崩塌碎石如何处理呢,没想到相隔一年再重新回到这里,却发现除了一些特别沉重的巨石东倒西歪的倒在海沟底部,其他碎石都被那汹涌的水流冲走了。

表层上千米高、三四百米厚的石崖,在经过数千年海水侵蚀、冲击、又被陈海无意间打塌后,这时候海沟的底部露出上千米见方的一片黑sè石壁,与构成海沟的其他岩层截然不同,摸上去,冰寒一片。

之前,陈海在石壁崩塌后,就没有时间潜入深海一探,这时候看到这情形,鬼都知道这里必有蹊跷。

只是这光秃秃、仿佛万年寒铁所铸的石壁,陈海摸索了许久,却发现不了洞府的门户所在,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

身后的赤军急躁了起来,挥舞着黢黑的魔戟瓮声瓮气地对陈海说:“主子爷,值什么在这里浪费时间,就这石壁被海水侵蚀了这么多年,俺几戟下去就能将其捣开。”

见赤军在那里大言不惭,赤源血红sè的魔瞳之中骤然浮上一团火焰,看的赤军心里有些发毛。

陈海不去理会赤军的呱躁,他在近处看不出这石壁每一处有什么区别,但退到远处,将整面石壁都收入眼底,还能感知到石壁之内,有极微弱的灵元波动,只是四周的海水冲击太强烈了,要分神去抵挡海水的冲击,很难发现石壁内的蹊跷。

有灵元波动,就说明石壁内炼有阵图(阵法禁制)。

陈海见赤源、赤军抵挡深海潜流都相当吃力,传授他们一段法诀,要他们上浮到浅水层去修习逆潮十二斩,他留在海沟深处研究破壁之法。

不管这石壁内所炼入的阵图(阵法禁制)有多厉害,上万年光yīn过去,即便天位真君所附入的神魂印记,也早就被风月侵蚀得烟消云散,也意味着很多与门户大阵所关连的连锁布置都失效了。

陈海不担任会受到其他机关陷阱的反噬,只要将这石壁当成普通法宝祭炼就行了。

石壁之中炼入十八个彼此独立的阵图,要是有人主持,就能十八个彼此独立的阵图就组成一座大阵,而每一个独立的阵图,都有四层阵法禁制结构,也就意味着眼前这座巨型似石非石、似铁非铁的巨型石壁,相当于十八件天阶法宝。

陈海心里一汗,就算他能祭炼十八件天阶法宝,也没有能力同时运转十八个天阶阵图啊!

陈海费了一番周折,才最终确认开启洞府门户的阵图,照常法祭炼。

天阶阵图的祭炼极耗时间,中间赤源、翼魔赤军忍不住跑过看到好几次,陈海才最终将神魂印记彻底附入门户阵图之中,渡入灵元,就见石壁中间像张开利齿一般,往四周缓缓旋转着开启,露出一层薄如蝉翼的青玄sè光罩,将海水挡住。

这时候陈海才看到门户的侧面篆刻“渚碧”二字古篆。

果真是上古群仙门太上长老渚碧真君最后的隐身之所。

陈海将赤源、赤军召过来,一起进入洞府之中,之后陈海就将门户关闭起来,陈海深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颗夜明珠,照亮洞府中的情景。

眼前乃是一座二三百米高的巨大甬道,甬道极其深,神识延伸过去,差不多有上百里的样子,应该延伸到海沟一侧石岭的最深处。

在四周的石壁之上,能看到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石珠。

这些珠子应当是以前渚碧洞府的照明来源,只是经历了数千年之后,这珠子中的力量已经完全消散,变成了黑黢黢的顽石一般。

深深的呼吸一下,洞窟之中并没有太多的潮湿之气,但也没有灵气的存在,这让陈海颇为诧异。

陈海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带着赤源、赤军继续往前而去,小心翼翼地前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一扇雕刻各种图案的巨大石门出现在三人眼前。

看着数百丈之外的巨大石门,赤源奇怪地问陈海:“既然这里是天位真君的洞府,怎么说也应该是福地洞天吧。就算是渚碧真君要逃脱流阳宗的追杀,他的洞府也万万不可能如此马虎,这里居然丝毫没有灵气的存在,怎么回事?”

陈海也非常疑惑,难道是海底地壳变迁,使得灵脉衰竭,这才导致这洞府之中犹如荒漠一般?

不过,陈海转念就将这个猜测给否定了。

甬道的四壁甚至都看不到一丝的裂痕,哪里山崩地裂,出现过地形大变动的样子?

这座海底石山应该极其稳定才是,至少在修这洞府里,没有出现过大的变化。

陈海来到了石门之前,先是用神识在门上扫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这才缓缓伸出手来,轻轻的触碰上那石门,想要寻找有什么特异之处。

然而却不料手刚刚碰触到石门之上,就觉得脚下微微一阵,伴随着一阵轰鸣之声,那石门居然就如此轻易地向两侧滑开。

石门还未曾全部开启,一丝金sè玄光就从门缝之中透了出来,随着石门越开越大,陈海和赤源、赤军三人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在石门之后,是一个数千米方圆的巨大空间,而在这空间之内,灵气充裕无比,如同青sè凝雾一般,往一道百丈方圆、仿佛空间门户的磁光之河灌注进去。

外面原来不是渚碧真君的潜修洞府,渚碧真君最后的隐世洞府,实是眼前这座天域通道后的异域空间!陈海都有些发愣,他过来探寻渚碧真君遗留下来的上古洞府,没有想到竟然找一处进入异域空间的通道。

陈海看那磁光之河内的空间通道平静无比,巨量仿佛青sè凝雾似的灵气涌入,都没有引起丝毫的涟漪,想必是极其稳定。

陈海这才知道为何在甬道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的存在了,原来渚碧真君以莫大的神通在这海底石山的深处,用群仙门所遗存的古宝构筑了一座大阵,不仅将天域通道彻底的稳固住,还将灵脉所滋生的磅礴灵气,除了坚持大阵自身消耗,多余的都输入天域通道另一侧的空间里去。

陈海不知道渚碧真君在另一侧的异域空间有什么部署,但从这一侧的门户之地都彻底荒废、不设防来看,不仅渚碧真君早已经仙逝,在另一侧的异域空间应该也没有什么传人。

天域通道另一侧有一层光膜似的阻隔,令陈海的神识延伸不过去,但都到了这一块,岂有不探下去的道理?

陈海和赤源、赤军对视了一眼,便往磁光之河掠去。

尽管空间通道看上去平静无比,然而在陈海他们置身于其中时,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撕裂感存在。

好在这天域通道并不如何长,只是半盏茶的时分,陈海三人就穿越了过去。

陈海就觉得眼前一亮,只见眼前竟然是漫天的雪原,身处其中,那直透骨髓深处的寒冷,绝非普通的寒煞,陈海都要将纯阳真火散于四肢百骸,血液才不会冻僵住。

在空中缓缓下落的时候,陈海四处打量这处空间的时候,身后忽而传来一团微弱的火意和咯咯的打颤声,他转头看去,原来是赤源受不了,运起了玄火真诀取出这寒意,而翼魔赤军已经让寒煞侵体,抵挡不住直打摆子。

“你说憨货,让你修行玄火蕴真解,每次问你,你都说有所得,你看你这怂样,是修成真火的样子?”

陈海无奈的训斥道,将一枚在灵窍中温养的火鸦精魄祭出,让赤军张开血盆大口暂时吞入腹中,护住他的心脉不为这异域的冰封寒煞所侵。

很快三人飞落到了地上,陈海往四周看去,天空之上没有丝毫日月星辰的踪迹,心想这座雪原世界,应该跟血炼场、血云荒地一样,是一段世界碎片所形成的空间,还不能算是完整的天地空间。

这座异域空间仿佛全部都是由冰雪凝结而成,除此之外,没有生命,没有物体,只有一座座冰山雪峰,孤独地矗立在无垠的雪原大地之上。

“主子爷,这里也忒诡异了,就算是渚碧老儿真留下些什么,我们不等找到,怕早就被冻成碎片了——我们还是趁早回去算了,这里也不像是有花姑娘的样子!”赤军有了陈海的火鸦精魄取暖,感觉早就好了许多,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对这处未知的空间有着深深的恐意。

话没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巨响,赤军被赤源一拳轰到在地,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爷,这样,这憨货的话就少些了!”赤源搓着魔爪,又好奇的问陈海,“这里四处都是冰山雪原,那渚碧真君的洞府真要是隐藏在其中,我们要找到猴年马月?”

陈海笑了笑道:“渚碧真君费这么大力气,锁住一整条灵脉的灵气输送进来,可不就是为我们指明方向的吗?”

他说这向天空指去,那浓如凝雾的灵气灌入雪原天域,并没有往四面八方散开,而是仿佛无限延伸的青sè焰尾,往天方往远方延伸。

三人御空而起,循着灵气流掠的方向飞去。

约半个时辰之后,一片由无数花草树木构成的绿海就展现在陈海他们眼前。

那绿海有数百里方圆,安静地位于茫茫雪原的中间,绿海的四周被一个巨大的金sè灵罩所护佑着。

通过那金sè灵罩看去,在那绿海之中,各种奇花异草不一而足,还能看到有一些星衡域都极罕见的珍禽在其中若隐若现。

陈海暗赞一声,上古真君强者的手段果然非同凡响。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四章 渚碧洞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