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七章 逼迫(六)

第二百零七章 逼迫(六)

上百流民,逶迤于途。在满地积雪之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这些流民老弱妇孺俱有,看来是一个村闾中人,举家逃难而出。

每个人都将能裹在身上的衣衫都裹上了,背负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推着独轮小车,车上载着可怜的家当,艰难向南跋涉。

老弱居中,每人手里都有跟棍子,一则帮助行路,二则缓急时候也能护身。

青壮则在外圈,警惕的看着四下。有人腰中悬着粗劣的直刀,有人则背负着猎弓,还有人用着简陋的长矛,每个人都绷紧了精神,防备着雪原中可能出现的一切危险。

马邑两雄相争,王仁恭坚壁清野,引发了这场在冬季的南迁大潮。

向南逃亡途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但是留在马邑郡,则更是死路一条!

这些小民性命的消耗,从来不在掌权之人心中。只要家门不堕,只有手里还握着兵马。则小民随时可以招揽聚拢,天下这么大,人岂是死得绝的?

东汉末年以来,战乱屠杀,人口大减,五胡入侵,祸乱中原,乱世持续数百年,差点断绝了华夏的香火。好容易才从这血腥的乱世中走出来,这些世家高门,又毫不在意的将整个世道,投入了又一场血腥战乱之中!

谁也不知道,华夏气运,会不会在这接踵而来的动荡之中,彻底覆没!

突然之间,这支队伍停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之sè。一名不剩几颗牙齿,如枯木一般坐在小推车上的白发老人,大声呼喊:“让开路,让开路!”

流民们慌乱了起来,乱纷纷的让开道路,退往一旁。

雪尘飞舞,正是一队人马开了过来。

这一队人马约有数百骑,每人都穿得鼓鼓囊囊的,甲包拴在从马鞍侧。每个人都戴着兜鍪,红缨跳动,耀人眼目。旗幡在队伍中飘扬,护卫旗帜的,俱是外罩锦袍的精壮汉子,华服灿烂,气派已极。

这大队人马走得飞快,这些坐骑明显是草料充足,精心照料过的。比之马邑郡两大鹰扬府已经掉膘的战马,精神了不少。马蹄缭乱之中已经迫近这些流民。

不少前方骑士,已经取下了弓矢,将一支支寒光闪闪的箭镞,抿上了弓弦。

而这些流民看来不及逃远,那老者踉踉跄跄从车上下来,带着众人匍匐在雪中,不敢抬头。

一名锦衣汉子大声下令道:“赶开这些不开眼的,别阻了二郎道路!”

一众骑士大声领命,就要动手。但又一锦衣骑士策马从后赶来,大声道:“二郎有令,别理这些百姓,赶紧赶路!”

一众骑士闻言收手,一拨马头,让开这些流民,轰隆隆从旁经过。

马蹄溅起无数冰雪,泼洒在这些匍匐在地流民头上,却无人敢动弹一下。

这队人马,正是河东兵。而李世民也亲为先锋,率领家将和一营骑军,人人双马,轻身而进,就是想早点将开阳接收过来。

当家将护卫着李世民从这些流民身边经过之际,一身戎装的李世民,不住转头,望向这些流民百姓。

在李世民身边的,是穿着一身裘衣,戴着皮帽的长孙无忌。见李世民不住转头,笑道:“二郎,看他们做甚么?这些人命大的话,逃到河东,总有一口饭吃。现下入晋阳的世家甚多,都要经营家业,缺的就是人手。这些流民过来,只怕还不够各家分的。不用担心他们的活路!”

李世民摇摇头:“我年幼即随父亲四处为官,不论是平杨玄感乱,还是雁门救天子,都曾经历过。死人见得多了,我的心没那么软…………只是在想,这些百姓都归各家了,朝廷怎么办?”

长孙无忌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从何说起。

世家看好李渊,追随李渊起兵。自然要给他们足够的好处。李渊一入晋阳,就将杨家的天子皇庄全都分了下去,各家也在招揽流民为奴,扩充自己家业。这些手段,自然就换来世家的忠心,大家一起拼命打下江山来。李家当年经营自己家业,也从来未曾手软过啊!

当下长孙无忌只能说一句:“快些去开阳罢,不知道王仁恭那里,还有什么变数没有。将开阳握在掌中,这颗心才算是放下一半!”

李世民也不过是一时间突然有点感慨罢了,现下的确是开阳要紧。当下再不回顾,策马从流民身边经过。

大队人马过去良久,这些流民才抬起头来,松了一口大气,扶老携幼,继续上路。

上位之人不管怎么争夺,百姓们总是想法设法,要活下去!

~~~~~~~~~~~~~~~~~~~~~~~~~~~~~~~~~~~~~~~~~~~~~~~~~~~~~~~~~~

云中城外,军寨防线之上。

一名军将,站在寨墙之上,望着眼前白茫茫一片。突然他手猛然一挥:“又来了一队流民!快接他们入寨,然后送到城下去!”

军寨之中,顿时响起传令之声。十余名军士,就准备开了寨门迎出去。

一名火长走上寨墙,陪军将看向远处。

雪原之中,又出现了上百个小小的黑影,在挣扎着向此间走来。

马邑郡中,王仁恭坚壁清野,流民逃亡,沿途守军,心软的就放他们去往河东了。有些奉命唯谨的,就驱赶他们北上云中而去!

火长脸上肌肉抽动:“寨中存粮烧柴都快消耗完了。”

军将不耐烦的道:“这是鹰击的严令!”

火长再不敢多说什么,转身下了寨墙。寨门打开,火长带着麾下就迎了出去,去将这上百流民接引入寨。

在马邑流民出现在云中地界之后,刘武周就下了严令。无论如何,都要接纳这些马邑百姓。

军将回望云中,就见云中城下,地窝子又增加了不知道多少。而恒安鹰扬兵进进出出,向着城外新设的营地,运送着物资粮食。

本来云中城就缺粮,现在增加了这些流民,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这军将喃喃自语。

“鹰击,还要苦撑多久?干脆和王仁恭拼了也罢!咱们就是死在善阳城下,也好过这样活生生的被饿垮!”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七章 逼迫(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