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913 贫道,法号一清

913 贫道,法号一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得出来,怀香格格是真的后怕。【择天记吧少年王】

出去之前,她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要用自己的胸膛和鲜血抵御十三皇帝的进攻。如今兵不血刃,不仅干掉了钱皇帝,还吓退了其他十二皇帝,这种结果是怀香格格怎么都没想到过的,欣喜、庆幸之余,却也感到深深的后怕。

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要全军覆没了啊!

怀香格格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sè也变得一片煞白。

青龙元帅走过去,轻轻把怀香格格挽在怀中,同时轻声安慰、安抚着她。青龙元帅其实一样心有余悸,在她被钱皇帝抓了俘虏的一刻,她以为自己真的活不下去了,直到我的现身才让她看到希望。

所以不用多久,两个女人相拥而泣,都为劫后余生感到庆幸。

自始至终,我就站在门外,既没进去,也没插嘴,时不时叼着烟抽。其实我也一样后怕,从昨天到今天,很多时候都处在龙潭虎穴之中,一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还好最终一切都撑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女人不再哭了,开始轻声交谈起来。

怀香格格询问青龙元帅到底怎么回事?

“你不是被俘了吗,怎么逃出来的,又是怎么杀掉钱皇帝的?”

面对怀香格格的问题,青龙元帅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前因后果原原本本讲了一遍。不过她耍了一点心眼,没有透露我的真实身份,只说是一个叫王峰的兵部成员救了她,并且和她联手一起除掉了钱皇帝。

想来,青龙元帅想把这个惊喜留待给我。

即便如此,怀香格格也够开心的了,欣喜地说:“王峰?兵部还有这样的人才吗,我以前竟然都不知道。照我看啊,他比上官卫可强多了,一定要好好培养他!”

青龙元帅笑呵呵说:“王峰就在门外,你要不要见他?”

怀香格格立刻答应:“好啊!”

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就知道青龙元帅要叫我了,于是立刻把烟头丢在地上,同时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

与此同时,就听到里面传来青龙元帅的声音:“王峰,你进来下!”

我说了声是,便挑起帘子走了进去。

对我这样一位拯救了夜明的大英雄,怀香格格自然对我笑脸相迎,甚至冲我伸出了白玉一般的手,温和又礼貌地说道:“王峰,你好!”

显然,怀香格格还没认出我来,我也不着急泄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同样握住了她的手,说公主殿下,您好!

怀香格格继续说道:“你的事情,青龙尚书和我说了,你不光是她的救命恩人,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们整个夜明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你说你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量去满足你!”

我的眼睛里冒出炙热的光,盯着怀香格格那张如花似玉的面庞,轻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说道:“我想要你!”

可想而知,在怀香格格听到这样的话后会有多么震惊,一张脸迅速就变了颜sè,猛地往回抽手,同时恶狠狠道:“放肆!胆大包天!”

但我又怎么肯放开她的手,好不容易握住了她的柔荑,都没好好享受一下。所以我仍握着她的手,同时冲她猥琐又淫贱地笑着,似乎想要将她的衣服扒光一样。

“你想死吧?!”

怀香格格再度恶狠狠地说道,同时另外一只手狠狠朝我扇了过来。我也不客气,再次抓住了她另外一只手。怀香格格大怒,又踢腿来踹我,我也立刻伸出腿去,将她的腿给勾住了。

怀香格格的实力虽然不错,至少已经达到紫阶,但仍远远不是我的对手。我不让她动,她就一下都动不了,于是我们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缠在一起,不仅双手双脚缠绕,甚至也像八爪鱼般紧紧贴着。

“嗯,好香、好香!”我把头埋在怀香格格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一口。

真的,怀香格格身上的味道,真是闻一辈子都不会腻。

怀香格格遭到如此轻薄,当然怒火中烧,整个人怒目圆睁、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但她不是我的对手,无论怎么挣扎、反抗都没有用,而我还嘟起了嘴,作势要亲她的脸。

怀香格格处于崩溃之中,立刻回头求救:“师父!”

其实怀香格格早就觉得奇怪,自己都被欺负成这样子了,青龙元帅怎么不来帮她?逼到没办法了,怀香格格只能主动求救,希望青龙元帅能够助她一臂之力。

但可惜的是,青龙元帅不仅不管,反而还无所谓地站在一边,笑呵呵地看着热闹。

“师父……”

怀香格格不知怎么回事,就觉得我的嘴巴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亲到她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却嘿嘿笑了两声,接着整个身子往后一退,然后一把撕下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冲着怀香格格笑道:“看我是谁?”

当我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怀香格格当然目瞪口呆、彻底愣住。

而我站在她的对面,始终都笑呵呵的。

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像是不敢相信似的,使劲眨了两下眼睛,接着才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不用摸啦。”我轻轻说着:“你不是在做梦,真的是我!”

怀香格格的眼泪流了下来,一头扑在我的怀里。

我也用力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很紧。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怀香格格喃喃地说着,真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她突然抬起了头,朝我凑了过来,一张柔软的唇,顿时覆盖在了我的唇上。其实,我和怀香格格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但这一下还是让我浑身犹如触电一般,我顿时将她抱得更紧,回应的也更热烈。

不知什么时候,青龙元帅悄悄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我和怀香格格忘情地吻着。

夜明的一场危机化解掉了,无论是我还是怀香格格,此刻都处在十分放松的时刻,所以亲吻起来也是格外激烈、忘我。

并不记得我们吻了多长时间,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

总之,过了很久很久,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即便如此,我们依旧深情地望着对方,谁也不愿先把目光挪开,似乎就想这么看下去,直到海枯石烂和地老天荒。

不知过了多久,怀香格格才动情地说:“王巍,你又救了我一次!为什么你每次出现,都能带给我希望和惊喜呢?”

我沉沉地说:“我也给你带来过黑暗和灾难!”

我知道,龙组入侵兵部,并且杀掉太后娘娘的事,是怀香格格心里永远抹不平的伤疤。虽然在这种时候提这件事有些煞风景,但我确实希望能够解开我们二人的心结。

毕竟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夜明的公主啊……

怀香格格却摇了摇头,说道:“王巍,我从来没怪过你,而且要不是龙组的人来,恐怕我已经被剑西来给杀死了!”

怀香格格当初继位的时候,剑西来曾经试图谋逆,还好小阎王及时赶到,制止了剑西来的恶行。这事虽然有点巧合,属于yīn差阳错,而且就算小阎王不来,装死的太后娘娘也不会看着剑西来撒野,但是怀香格格能这么想,我还是蛮欣慰的。

我们在屋子里,手拉着手聊了很长时间。

一年多不见,我们有很多话说,我在帝城的经历,以及她在夜明的经历。

我把我在帝城的所见所闻、所经所历,以及我爸、我妈的事统统告诉了她。当然,我肯定没说任雨晴的事,当着一个女孩的面说另外一个女孩,那纯粹是找死的行为。

不过,怀香格格还是听出了端倪。

因为我在帝城的经历,很多时候任雨晴都占有重要戏份,想要跳过她去有点困难,所以只能不经意地提起、点到,还得刻意忽略、掩盖。怀香格格是个多聪明的女孩啊,听着听着就皱眉说道:“这个任雨晴,和你有一腿吧?”

我的脸“唰”一下红了,只能惭愧地点了点头。

怀香格格“切”了一声,说道:“你怎么走到哪、浪到哪?我也就算了,我也不指望和你有什么结果,可你在老家不是还有几个媳妇吗,你这么做能对得起她们吗?”

我挠挠头,说:“你怎么就不指望和我有结果啦……我妈说以我家的条件,可以娶好几个老婆的。”

怀香格格又是“嗤”的一声:“你家什么条件啊,你爸是个落魄的江湖大哥,你妈已经被杨家赶出来了,现在两人还都被软禁起来了,你说说你家到底哪里优越,凭什么就能娶好几个媳妇?”

怀香格格这话一下把我问住了,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没考虑过,我爸我妈还没救出,陈老也没击垮,哪有时间去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怀香格格也知道我的想法,直接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你爱娶几个老婆就娶几个老婆。我问你,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和你没关系啦,不管我将来要娶几个老婆,其中肯定有你一个……”我的话还没说完,看到怀香格格的脸sè有变,我又赶紧改口,说接下来,我肯定想要扳倒陈老!

接着,我便把我和左飞那天晚上的谈话和她说了一遍,说明了我现在不是孤身作战,最起码龙组、魏老都在想办法帮我,只要他们找到陈老想要称帝的切实证据,再联合其他几位老人一起,一定能够扳倒陈老。

现在只有我的口供,实在说明不了什么。

即便查明陈老确实在暗中组织了黑sè力量,那也说明不了什么,诛心地说一句,那几位老人,谁没有自己的势力?

所以这确实是个细水长流的活儿。

左飞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把怀香格格拉拢过来,让夜明不要成为支持陈老的力量,甚至关键时刻可以倒打一耙反对陈老。这些话,我也统统跟怀香格格说了,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对她足够信任。

怀香格格也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当即表示一定会支持我的,还说:“你能留在这里最好,帮我一起治理一下夜明,现在夜明实在太混乱了!”

夜明确实是乱。

虽说刚刚击退了一支叛军,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有下一个钱皇帝出来?

根据我的经验,怀香格格要想彻底掌控夜明,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积极选拔新人,培养自己的势力,在关键岗位上设置自己的人,这样才能保证夜明的正常运转。

第二,加强个人威信,多杀几个刺头立威,保证自己独一无二的地位,要让手下的人又敬又畏,不敢生出叛乱之心。

第三,树立威信的同时,也要施恩,该罚的罚,该赏的也要赏,建立一套明确的奖励机制,确保优秀人才能有露头的机会,形成良性循环。

这些年来,我也在不同的地方做过很多次老大了,所以这些东西自有一套理论和方案,现在说起来也是一套一套、口若悬河。

怀香格格也听得非常认真,将我说的一切都牢牢记在脑海之中。

怀香格格是个多么聪慧的女孩,基本一点就透,立刻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但她还是担心自己会镇不住场,我说没有关系,我会帮你。

我们在房间里谈了很久很久,久到青龙门的紫阶队长把孩子都送回来了,青龙元帅坐在床上,一边奶着孩子,一边听我们说话,除了时不时发表两句见解之外,大多都是称赞我说得对。

当天晚上,怀香格格便组织兵部的人到青龙门广场开会。

这就是一个“立威”和“施恩”的好机会。

高高的台子上,怀香格格环视四周,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上一片肃穆,四门的人鸦雀无声。

怀香格格首先复述了下整起事件的前因后果,直接给已经身死的钱皇帝打上“叛军”的烙印,这是永远都洗不白了。接着,怀香格格又悼念了下昨晚牺牲的敢死队成员,号召所有人一起为他们默哀三分钟。

在怀香格格的引导下,所有人都闭上眼睛,低头默哀和纪念。

接着,怀香格格又宣布,将会付出一笔不菲的抚恤金,送到这些牺牲的成员家里,保证他们的家属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至于还活着的敢死队成员,当然也有奖赏。

虽说他们曾经跟着上官卫闹事,但怀香格格此刻并没提到那件事情,仿佛那件事情根本不存在过,也令这些侥幸活下来的成员感激不尽。

接着,怀香格格又重重赏赐了我和青龙元帅。

青龙元帅好说,她本来就是兵部尚书,又给她加封一级,成了太师。青龙元帅立下大功,本身又是怀香格格的师父,所以担任这个职位并无不妥,没人会有异议。

太师地位崇高,不过没有实权,只是一个荣耀的称呼,所以青龙元帅仍旧监管兵部,同时又能号令其他五部尚书。

青龙元帅,就这么成了青龙太师,在夜明中的地位仅在怀香格格之下。

至于我,就更好说了,我是以王峰的身份出现的,怀香格格当着众人的面介绍了我,说我是刚入兵部的新人,甚至连门都没分,就立下了这样的惊天大功,直接让我做了青龙元帅的副手,协助青龙元帅一起打理兵部事务,对外也称尚书大人。

现场众人均是震惊不已,没想到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出现就做了兵部尚书的副手,飞得实在有点过高、过快。可我功劳在这摆着,钱皇帝的脑袋都是我取回来的,他们就算不服也没办法。

而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服,所以我并不着急。

该赏的赏,该封的封,接下来还有一个重头戏。

“带上官卫!”

青龙元帅一声高喝之后,现场立刻变得寂静无声。

人人都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毕竟青龙元帅之前说过要在事后解决上官卫,现在时机终于到了。

一片肃穆之中,几个大汉连拖带拽,把上官卫拖了出来。

现在的上官卫狼狈极了,不仅浑身血迹斑斑的,一只耳朵上也包着纱布,整个人也蓬头垢面,像是垃圾桶里的野狗。作为昨晚敢死队的领军人物,上官卫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受封受赏,可惜他脑子进了水,竟然敢在关键时刻威胁怀香格格,现在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

上官卫被押上来后,青龙元帅就厉声问他:“上官卫,你可知罪?”

上官卫立刻一个头磕到地上,痛哭流涕地说:“青龙太师,公主殿下,我知道错了,请你们无论如何给我一个机会,我上官卫以生命起誓,从此一定本本分分、忠心耿耿……”

但,无论他怎么呼喊、求饶,青龙元帅都不可能放过他了,当场下令三天之后将上官卫处以极刑。

之所以是三天后,是因为兵部刚刚击退十三皇帝的叛军,要进行足足三天的庆功宴,为了不破坏大家的好心情,所以决定三天之后再行斩首。

上官卫又哭又闹、连连哀求,青龙元帅始终没有心软,让人把他拖下去了。

至于其他人,哪有一个敢给上官卫求情的,和他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呐!

所以现场一片沉默,谁也不敢多言。

事情都解决完了,怀香格格便宣布为期三天的庆功宴立刻开始。

数不尽的好酒、美食呈了上来,大家就席地而坐,又吃又喝,过得比神仙还要逍遥自在。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整个兵部陷入一片狂欢状态,除了日常的训练时间以外,一到晚上就开始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欢乐和笑声始终充斥在这青龙门广场之中。

至于我和青龙元帅,当然也没闲着,除了日常轮流照看孩子以外,也和怀香格格商讨接下来该如何治理夜明。

按照我一开始提供的办法,首先要在各个重要岗位安插自己人。

怀香格格绞尽脑汁,青龙元帅也协助她,从兵部抽调人手,到各个部去掌握大权。

钱皇帝死了,他所在的“阳城”没了皇帝,需要重新安排一个人去。但是,怀香格格对阳城不熟,不可能在当地挑人,她选来选去,也没一个合适的人选。

要选个人做阳城皇帝,除了必须是心腹外,还有一个硬性条件,实力要过得去啊!

上哪找这样的高手?

最终,怀香格格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王巍,要不你去做阳城的皇帝?”

我以前就做过皇帝,所以要当皇帝也算轻车熟路,但我帮怀香格格的忙可以,肯定不能一直在阳城当皇帝。所以我对怀香格格说道:“行是行,不过我当皇帝以后,会在那里培养最新的接班人。”

怀香格格点头,说可以!

于是这事就敲定了。

怀香格格立刻写好懿旨,并且盖上了太后娘娘的章印,让我择日就去上任。阳城之中,黑白两道都有不少夜明的人,所以懿旨非常管用,基本人到就能上任。

就在整个夜明欣欣向荣,一片蒸蒸日上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一场意外又要到来……

这是庆功宴的第三个晚上,今晚过去以后,庆功宴就结束了,兵部也将恢复以往的秩序。

最重要的是,上官卫第二天也要进行处决。

就在这天晚上,出了事情。

兵部的大门外面,仍有几支巡逻人员不停交叉、往复,巡视四周有无意外情况发生,如果有什么事,必定第一时间汇报青龙元帅。

就在这时,黑黝黝的密林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似乎有什么人正在靠近。

其中一支巡逻队发现了,立刻竖起刀枪对准声音来源之处,大声喝道:“谁在那里?出来!”

脚步声持续响起,一片枝叶被掀开后,一个看着年纪挺大的老人缓缓走去,只见他身穿八卦道袍,背上还有一支锋利宝剑,长相倒也可以,看着精神矍铄,下巴上留着白sè胡须,风儿一吹微微飘荡,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是个道人?

巡逻队的成员面面相觑,有人皱着眉头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道人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微笑着道:“贫道法号一清,人都叫我一清道人。”

看网友对 913 贫道,法号一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