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上古大能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上古大能

嘶吼阵阵,兽吼连连。

那十几头墨蛟一同发威,寒霜吐息夹带着往来扑击,雪原妖兽猝然间被打得措手不及,顿时就有二三十头妖兽命丧当场。

然而三四百头雪原妖兽,个个都力大无穷,即便是临死反扑,虽然伤不了那领头的墨sè巨蛟,其他修为明显要弱一大截的幼蛟,就被打得鳞飞皮绽,血流成河。

这三四百雪原妖兽,虽说修成妖丹的大妖仅有七八头,但有四五十头能驾驭寒煞的异种雪猿,捶胸怒吼着,眨眼间就疯狂凝聚二三百道寒冰战枪,就向墨蛟怒掷过去。

这天地间的寒煞罡元精纯之极,好像整座天地都是由寒煞罡元构成,陈海要不运功抵挡,都承受不住。

这些异种雪猿所凝聚的一道道寒冰战枪,比庚金玄铁所铸的战枪都要锋利、坚固,去势又疾,陈海估计那些幼蛟或能承受三五下还不受重创,要是每头幼蛟都承受十五六道寒冰战枪,三五十米长的妖躯,非给射得满身血窟窿不可。

这些异种雪猿看似都没有修成妖丹,但在特殊的环境里,以特殊的天赋神通,这一道道寒冰战枪,比专修寒煞术法神通的道丹境玄修丝毫不弱。

墨sè巨蛟咆哮怒吼着,庞大的妖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从半空拉出数道残影,就直接横移过来,以自身的妖躯当在护墙,将二三百寒冰战枪悉数挡住。

黑sè巨蛟虽然有道胎境巅峰修为,但硬生生扛这么一下,却也不好受,顿时上百鳞龙激飞,硬生生犁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然而他挥舞的巨爪还不忘将一头七八米高的雪猿,生生撕裂成两半,热血激飞!

那些墨sè幼蛟似乎跟巨蛟早已经配合默契,同时也跟这些异种雪猿缠斗好些年了,趁着第一波寒冰战枪被巨蛟挡住,第二波寒冰战枪还没有凝聚之时,其他的墨sè幼蛟则突然巨蛟的身下往前猛扑,而且是专找那些异种雪猿扑去,爪牙并用,顿时就将这些异种雪猿撕得血肉糊涂。

然而不管异种雪猿也好、普通雪猿也好,或者其他的雪原妖兽,靠近绿海大阵的,心神都完全叫精神异力所控制,即便伤亡惨重,也是疯狂的朝墨蛟围攻过去。

每一头雪猿及其他雪原妖兽,甚至修成妖丹的妖猿,都未必能跟一头幼蛟抗衡,但它们的数量是墨蛟的二三十倍,还不断有更多的雪原妖兽从四周八方咆哮着疯狂奔来,加入对黑蛟、对绿海大阵的厮杀、冲击之中。

魔族以嗜血凶残著称,但看到这些受精神媚惑异力控制的雪原妖兽,如此疯狂的去拼杀、冲击墨蛟、绿海大阵所形成的金sè灵罩,也是暗暗心惊。

这时候精神波动已经削弱,赤军只需要抵挡住寒煞的侵体,也能凑过来观战,看着雪峰前的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从牙缝中挤出细不可闻的话,跟陈海说道:“主子爷,那头墨蛟也实在厉害,竟然能扛住成百上千头妖兽的围杀,这身血肉该是何等的精纯,要是老赤能将其元胎擒住,吃入腹中,大概也能修成魔胎了……”

陈海瞪了赤军一眼,要他闭嘴。

十数头墨蛟能自由进出金sè灵罩,不受绿海大阵的限制,自然是渚碧真君仙逝后留下来守护灵海大阵的灵兽,而陈海这时候还没有搞明白绿海地底到底藏着是人是魔,但他既然一次控制成百上千、实力极强的的雪原妖兽心神冲击绿海大阵、与十数头大阵守护灵兽墨蛟血拼,想也不会想,应该是被大阵镇压住而极力寻求脱身之法。

宁婵儿跟苏绫都修炼过利用精神念力蛊惑人心的神通,甚至能通过媚魄魂种永远的控制另一人的神魂,但与眼前举手投足间,就控制上千里方圆内、成百上千头妖兽心神的强悍神通比起来,宁婵儿、苏绫她们实在是大巫见小巫。

被大阵镇压住的这人(魔),刚才还是范围性的施法,赤源、翼魔赤军就已经承受不住、将要落入套中,要是这位存在察觉到他们,定向对他们三个施法,不要说赤源、赤军这两头憨货了,陈海完全不觉得自己凭借天地山河剑意所修成的道心,就一定能守住灵台不失。

陈海这时候都想着掉头就走,不过转念又想,他们距离绿海大阵不过百余里,被绿海大阵镇压住的那位存在,不可能发现不了他们的存在,也许是将他们一人两魔当成蝼蛟一般的存在,也可能是妖兽与墨蛟的恶战吸引住他的注意,暂时也没有在意他们这边,但不意味着他们扭头就走,那位存在还会继续坐视不理。

想要这里,陈海也是硬着头皮半蹲的雪峰半山腰,看着绿海大阵那边的恶战,静观其变。

墨蛟不时退入绿海大阵内喘息。

墨蛟心神不受控制很好理解,渚碧真君坐化之前,既然能将那位存在镇压在大阵之下,必然会传授守护灵兽克制之法,但大阵内有不少珍禽异兽,心神竟然也不受控制,也没有随黑蛟扑杀出去,陈海起初有些不解,但看到那十数头黑蛟退回到绿海大阵,抓住数头珍禽异兽都血淋淋吞噬入腹,陈海才明白过来,大阵内的珍禽异兽,压根就是墨蛟豢养的食物。

陈海看不透绿海大阵到底有多强,但再强的天地大阵,不能汲取到足够的灵气,威力也会受到压制。

绿海大阵有相当一部分,要抵挡寒煞的侵袭,这时候成百上千的妖兽疯狂的、不要命的猛扑过来、冲击过来,绿海大阵所能汲取的灵气已经远远低于消耗了。

虽说大量的妖兽被金sè灵罩反弹出的金sè电弧重创甚至击毙,但陈海肉眼也能看到绿海大阵所能形成的金sè灵罩在一点点的被削弱,这时候并没有得到很好喘息的墨蛟,又被迫杀出绿海大阵,分担住大股兽群的冲击。

虽然七八百头妖兽轰然倒下,但最后还剩七八十头狰狞的妖兽围逼过来,而墨蛟也就剩一大二小三头肢断骨残的趴在一座低矮冰峰上喘息,显然是抵挡不住下一波攻击了。

而绿海大阵所凝聚的金sè灵罩,在寒煞的冲击就已经岌岌可危,更不要说让墨蛟退进去歇口气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陈海也是暗暗心惊,但见被绿海大阵镇压住的存在,竟然这时候没有趁着闯出来,陈海猜想渚碧真君仙逝前,或许在绿海大阵之外,还额外用什么禁制将其限制住。

陈海情不自禁的又想,绿海地底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被渚碧真君镇压住,而渚碧真君在仙逝前竟然没有将他给除掉、以绝后患?

陈海想着是不是悄悄退走,忽然有一缕妖异的声音直接在陈海的识海里响起:“先前只顾着控制这些个蠢驴一般的冰原妖兽的心神,却没有发现你们三个小家伙,竟然从外面闯了进来,你们是群仙门的什么人,周老鬼在这里都死了三千多年了,你们群仙门都没有发觉吗?”

紧接着,陈海紧接着就觉得有一缕邪诡的神秘力量,要往他的识海深处渗透进去。

竟然妄图直接控制自己的心神!

陈海谨守道心,观想天地山河剑意,以天地之间苍郁而纯正的力,将那缕邪诡的神秘力量镇压住,继而心诵九元归神咒,将其驱逐出去。

“九元归神真解,你从哪里修得我流阳宫的九元归神真解?竟然修炼到非真传不传的中篇,你是流阳宫哪位长老门下,可是师门派你找寻我的下落!”那缕邪诡的力量倏然撤去,那人的声音又急又喜,虞使气使的说道,“你快去将那剩下的三头墨蛟杀死,护我回流阳宫,老夫必保你日后一世的荣华富贵!”

群仙门灭于与流阳宫的冲突,陈海没想到群仙门的太上长老渚碧真君逃脱流阳宫的追杀,隐匿在万丈深海,不仅在小千异域新开辟出一座洞府,竟然还镇压、囚禁流阳宫的一位大人物!

这算什么回事?

渚碧真君仙逝之前,为何不将这人除掉,难道他们两人玩密室囚禁、玩出斯德哥尔摩症式的感情来了?

对于流阳宫,无论是龙帝苍禹还是左耳都对他言之甚少,陈海只能从不多的信息里拼凑出了流阳宫昔日的辉煌,也知道流阳宫最后灭于内乱。

陈海并不会天真到以为一听到流阳宫的上古大能被镇压在大阵之上,就满心热切的扑上去帮其脱困,要知道就算左耳不说,陈海也能猜到左耳此时最畏惧以致要他死守燕州秘密的敌人,就是当年导致流阳宫内乱的那一撮人。

眼前这人是敌是友,陈海都没有搞明白,怎么会冒然帮他脱困?

“弟子乃青冥子周阳的再传弟子!”陈海想到他从银鲨老妖手里夺得那枚青冥镜来,想到青冥镜乃流阳宗上古时期的弟子周阳所炼制,他也不知道周阳在眼前这人被镇压之前是死是活,所以没有直接冒充周阳的弟子,而冒充周阳的徒孙,又含糊的问道,“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彻底破开这大阵?”

“真是天不绝我,待老夫脱困后,定要诛灭群仙门的满门老小,将他们的神魂炼灭,永世不入轮回,方消我心头大恨,”那声音继续说道,“庚阳金雷阵分内外两重,渚碧老鬼临死时,将庚阳金雷阵大部分的法力都镇压在我的身上,你即刻斩杀那头黑蛟,破开外层大阵,然而随便用什么屏障法阵,将天域通道堵住,封堵住灵气的输入,内层大阵在寒煞侵袭下,支撑不住多久,老夫就能脱困。”

“这么说,即便破开外层大阵,前辈依旧不能脱困喽?”陈海这时候祭出青煞剑,笑盈盈的笑道。

“前辈,你不知道老夫是谁?你不是流阳宫的弟子,你到底是谁?”那声音尖啸问道。

陈海却不回答,摧动青煞剑,就往一头妖丹境雪猿当头袭斩而去……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六章 上古大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