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八章 逼迫(七)

第二百零八章 逼迫(七)

在云中城内,原有一处里坊,是转为商旅交易所准备的所在,足可容纳千人居住。

当边塞情势渐渐紧张之后,上一任恒安鹰扬府主将,就将这里坊中草原商人尽数迁走。而云中大集,也改在云中城外进行。

这处位于城北的里坊,就改成军队屯驻之所。现下刘武周将此间腾了出来,将原来驻扎在这里的两营步卒,全都迁到了其他地方,将一整个里坊,拨给了徐乐使用,让他将所部全都安顿了进来。

在雪原中转战跋涉如此之久,终于有个地方安顿下来。人人俱都欢欣鼓舞。

大家一起动手将这里坊收拾打扫干净,外圈屯兵,内里则是眷属老弱的居所。入居之后,多少人倒头足足睡了一两天,这才算是缓过来。

刘武周也未曾吝惜粮秣,前头几日,都是双份供应口粮。加上徐乐他们还有点底子。大家也是吃了几天好的,这才算是稍稍恢复元气。

等缓了过来以后,不分玄甲骑家眷,还是梁亥特部族人,大家就开始忙忙碌碌的将这里坊整理一番。

原来有些破漏的房屋,全都修补好。原来陈旧的铺草,也全都换成了干净的。至于器物资财,居家过日子东西什么的,刘武周拨付了一些过来,剩下的都是用自家带的细软财货换来。

不过几日功夫,这个里坊就很有个家的模样。精壮军士外圈驻守,每日点卯,隔数日操练一次。内圈则是眷属,还有马厩,修理兵刃铠甲的小铁匠铺,储备物资的小仓库。具体而微,一应俱全。

平时关上里坊木栅,就可以自成一统。战时军马开出去,将主指挥上阵。

这就是此刻典型边地军府各营的形态,军与民一体,每个营头的将主,既是一军之主,也是附属眷属百姓之主。对自己范围内的军民,拥有绝对的权力,连刘武周这等将主,都不能随意插手干涉。

此时此刻,炊烟正袅袅升起,正是朝食的时分。玄甲骑营和梁亥特营才点过卯。陈凤坡管着的火兵,就挑来一担又一担的炊饼,还有大桶大桶的热汤,以供这些军士朝食。

仲铁臂现下正式入了玄甲骑营,为一队正。人群中看到穿得鼓鼓囊囊的陈凤坡正在指挥火兵,上前打量了一下担子里面的吃食。摇头道:“陈大,这饼子都是啥颜sè,这热汤里也越来越找不着东西,就是盐水也似。天寒地冻的,这点吃食,能顶多久?”

陈凤坡哼了一声:“那你来当这个家?带上路的粮秣,差不多用了个干净,现在就靠刘鹰击拨付的顶着,杂粮多,自然饼子颜sè好不了。至于热汤,有盐就算不错。昨日到城外拉柴薪,看到城外营地那些百姓,都已经断了盐。有这个吃食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作甚!”

仲铁臂摇摇头,他那一队玄甲骑军士都涌了上来,来领朝食口粮。

陈凤坡忙不迭的挥手大呼:“一人两张饼,一碗热汤。没得多的,大家爱惜些!”

军士当中,响起低低的抱怨之声,但也说过便罢。经历了雪中长途行军,现在能安顿下来,住在屋子里,每天有热吃食,晚上不用担心狼群或者突然杀出来的敌人,能睡个踏实觉,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就算每日只能混个半饱,腰带勒紧一些,也就过去了。

转瞬之间,场中就是一片狼吞虎咽之声。仲铁臂也拿了两张饼一碗汤,开始唏哩呼噜。

陈凤坡凑了过来:“老仲,乐郎君在做什么?”

仲铁臂哼了一声:“今日点卯过后,就和罗敦老族长还有几个心腹,开始商议事情了。”

陈凤坡摇摇头:“乐郎君还是只信得过他们徐家闾出来的人物!”

仲铁臂扫了一眼陈凤坡:“咱们归于了两军才多少时日?徐家闾可是乐郎君的根本!现下多少徐家闾出身的,也还在当着火长。给陈大你就是别部司马,管着全数辎重。给了某一个队正,将主待人,已经难得的公平了,这上头你也要说嘴?”

陈凤坡讪笑:“我俩都是神武城里出来的,和你说话还要藏着掖着,有什么味道?咱们也都知道,乐郎君现下是难。也不想闹得人人都知道,乱了军心。不过说与咱们听,就算帮不上什么忙,我们也能开解乐郎君几句不是?”

仲铁臂没了吃东西的心情,扫视麾下儿郎一眼,拖着陈凤坡走开了几步。

“这些话,还是不要多说了。放在心里就是…………现下谁不知道乐郎君难?因为乐郎君一番举动,王太守和刘鹰击破脸,现在断绝了对云中的粮秣供应。更行坚壁清野之策,现在流民,一拨拨的给驱逐到云中城来!这云中城内,粮食还不知道够吃几日。恒安鹰扬府上下,焉能不怪到乐郎君头上?这个时候,我们就少给乐郎君添乱也罢!”

陈凤坡叫起了撞天屈:“咱们和乐郎君一体,想为乐郎君分忧,怎么算得上是添乱?入娘的,王太守的马邑鹰扬府,咱们也不是没碰过,马邑越骑,一营给斩杀得干干净净。几千大军,一口气也打回到善阳城下去了,咱们北上投奔恒安府,鸟毛也没咬掉咱们一根!乐郎君都替刘鹰击将马邑鹰扬府成sè试探出来了,现在还不肯动手,到底是在怕些什么?恒安鹰扬府自夸兵强将勇,倒是打啊!那时候咱们也能风风光光回神武了!”

为何刘武周还不动手,干脆破釜沉舟与王仁恭决战,仲铁臂也想不明白。

他们所在军营,正堵在此间里坊出口处,同时兼做警戒出入之用。校场外面,就是木栅。

这个时候,木栅之外,数骑匆匆而来。这数骑都背着黑sè认旗,正是刘武周身边亲兵。

离着木栅还有数十步距离,就已经扬声大呼:“徐乐何在?鹰击有召!速速往见!”

仲铁臂和陈凤坡都举目望去,正看见那趾高气昂的刘武周亲兵。

仲铁臂脸sè难看,狠狠啐了一口:“用得着的时候,就是乐郎君。现下局势艰难点,就直呼其名。恒安鹰扬府,也是一群心眼小的!”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八章 逼迫(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