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零九章 逼迫(八)

第二百零九章 逼迫(八)

在玄甲骑营和梁亥特营屯驻军营中,徐乐拣选了一处宅邸以为自己的居所。

这宅邸原来不知道是哪个商号所用,前面还有宽大的栈房堆场,韩约所带一队亲军,正好入住在内,拱卫徐乐。虽然徐乐觉得这亲军拱卫,对自己来说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

不管是跟随自己转战半个马邑郡的玄甲骑,还是罗敦族长带来投奔的梁亥特部战士。徐乐都觉得是自家贴心换命的弟兄,何必还在在里面分出个亲疏来?

不过当刘武周在恒安鹰扬府中设立属于徐乐的别部,一众部属包括罗敦在内,就要给徐乐设自己的亲兵队。理由也很简单,哪名将主,没有自己能贴心舍命,荣辱与共的亲军。哪里能够镇住部属?而且这亲兵队,关键时候是能为将主去舍命的!

对这件事情,徐乐只是觉得有点无语。统帅大军,但自己真正信得过的,就是一支亲军而已,这未免也太可悲了。

身为将主,难免对麾下那支部属有偏爱。但是纯粹是因为这支部属奉命唯谨,上阵敢战!

设立亲军,天然就具有了特殊身份。只要能得将主欢心,其余全都不在话下。而且也需要更多的优遇来换取他们源源不绝的忠心。这优遇一旦断绝,忠心也就难以确保了。这和前面数百年乱世当中,上位者为世家所挟制,又有什么区别?

徐乐对这一套,就是异常的反感。古之名将,上下同欲,统万军而如一体。自己不过有个小小的局面而已,就要分出亲疏那一套,岂不是笑话?

所以徐乐决定,两营人马,按队为单位,轮流担任自己亲军。虽然罗敦韩约宋宝他们都不以为然,但是徐乐一路行来,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由着性子来,谁也不惧。锐气张扬得近乎于刺人,也只好随着徐乐了。

此刻驻扎在徐乐将主行辕的亲军,就是梁亥特营的一队人马。这些草原汉子,得此信任,人人振奋。每日值守巡视,丝毫不懈。哪里还有草原上军马天然有点懈怠散漫的样子。

此时此刻,当徐乐在自己宅邸中和罗敦等人商议事情之际。院内院外,都是这些穿着皮裘,帽后系着狐尾的草原战士在警戒。而在宅邸一角,更设起了望楼,四名草原战士,一人占据一角,寒风中纹丝不动的警惕注视着四下。

而在宅邸之中,最核心的节堂之外,又是小步离一个人盘膝坐在廊前地板上,看似在懒洋洋的打盹,如一只无害的小猫一般,但谁都知道,一旦有威胁迫近。这个小狼女就会第一时间弹身而起,从不离身的匕首,就会朝着来敌的咽喉处招呼!

步离在外面,已经不知道等候了多久。终于抬起头来,回望一眼。

但不知道是板壁隔音效果太好,还是里面人都压低着嗓音讲话。以步离耳目之敏锐,都听不见半点响动。

步离摇摇头。

小狼女很是不理解徐乐入云中城以来,就是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恒安鹰扬府上下对徐乐部属的疏离,整个马邑郡局势的紧张,刘武周处境的窘迫。小狼女半点没感觉到,也丝毫不关心。

在小狼女看来,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有填饱肚子的食物,有个能蜷曲着睡一觉的地方,就已然足够。自己关心的寥寥几个人,能够无恙就是除吃饱之外的全部意义。

遇见敌人了,杀过去就是。杀死对方,自己也就安全了。

世事就这么简单,每天还神秘兮兮的聚在一起,商议来商议去,又有什么意思?

百无聊赖之中,小步离打了个哈欠,一双大眼都快闭上了,坐在那里摇摇晃晃的似乎下一刻就要睡着。

入云中城来,徐乐都没找自己说话了。虽然一般都是徐乐说,自己听着。可自己真的是有点喜欢徐乐找着自己说心事的样子…………

这让步离感觉,自己不仅仅只是一个会杀人的小狼女而已…………

而在宅邸之内,徐乐罗敦,还有韩约宋宝等一众最为亲信的人坐在一处,连还带着稚气的韩小六都侧身其间。

每个人都满脸严肃之态,气氛压抑而低沉。

现下刘武周的局面越来越窘迫,而刘武周却一直未曾有什么举动。一直是在隐忍。

但越是隐忍,云中城内人心也越是浮动。而对徐乐这支人马的反感就越深。

更不必说刘武周对徐乐所部的优待,在恒安鹰扬府中,引发了不少人的嫉妒之心!

如此局面,身在云中城内,真有无能为力之感。

这些时日,大家聚在一起,来来回回的只是商议这些东西。但总是没有个头绪。

宋宝是对眼下局势最为紧张的,追随徐乐,一路担惊受怕,一路冒尽风险。好容易被刘武周所接纳,徐乐也拉起一支人马。这流落江湖多年的轻侠人物,一举而为恒安鹰扬府中队正。虽然不过是管着几十个人的小小差遣而已,但对于功名心慎重的他而言,已经算是打开了登天之门,已经无数次幻想着怎么一路爬上去了。

现在云中城中局势如此,最为紧张的也就是他。

“…………乐郎君,今日某和陈大去领粮秣,管库司马,那脸sè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说的话更不受听,说这场杀孽,都是咱们招来的,也不知道咱们怎么还有脸每日躺着吃喝。这样下去,如何得了?要是刘鹰击将我们当替罪羊交出去,平复王太守之怒,这却是如何是好?”

宋宝的抱怨,大家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罗敦也跟着叹息一声:“阿乐,长此以往,不是个法子。刘武周城府太深,谁也猜不出他到底是什么盘算。人心惶惶,宋大郎这番顾虑,也不能说没道理,咱们得早有个预备才是。”

罗敦这话,自然是正理。但是早有预备,却又如何预备才好?身在云中城内,周围是占据绝对优势的恒安鹰扬府精兵强将,难道再杀出云中城不成?

徐乐神情淡淡的,似乎将大家的话听进去了,似乎又未曾听进去。这些时日,虽然一直参与议事,但徐乐一直就是这种带着点淡淡倦怠的神情。

宋宝急切道:“乐郎君,你总要拿个章程出来啊!”

徐乐啊了一声,挠挠头坐直了身子,俊朗面孔,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

“要是都怪罪到我头上,那只有我自己出马,想法子去斩杀了王仁恭便是。这马邑郡给刘武周,我们走。”

一言既出,所有人都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徐乐。

斩杀王仁恭,这话乐郎君怎么都敢说得出口!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九章 逼迫(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