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章 这一关,过不去!

第二百四十章 这一关,过不去!

呕!

管事差点吐出来。

多洗两遍?!没事?!我去你的吧!

换作往常,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早就大耳刮子招呼了过去,但是现在……却是实在不敢。

就算当真呕死也不敢当面发作!

总之这管事前后转了三个市场,愣是没买到一棵青菜!

两手空空往回走,可是这会回去却没有来时轻松,端的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共还没走几步就开始搜身,全身各处,所有隐秘地方都不放过;这一关搜完了,走几步又遇上一波,又一轮的搜身,还是全身所有隐秘地方全不放过……

看看有没有携带消息啥的……万一搜查得不仔细,错失了呢?

那些隐秘地方正是夹带的重点搜查目标,绝不容放过!

是以等这位管事重新回到杨府的时候,已经是四更天时分了。

这一路的盘查磋磨,几乎查掉了半条命。

连指甲缝里都查;还有什么地方是查不到的?

还有那啥那啥,菊花残,满身伤,一点不掺虚假!

……

杨府内院。

杨波涛表面上镇定如恒,实则心中却早已是七上八下,不得半点安稳。

而在他身边围着一圈的,便是利用各种身份混进来的四季楼高手;足足有二十多人。

只是人虽多,却是一片安然,一片平静。

对于这些人来说,眼下的事情,只不过是小事,无论最终成败,都不足道。

然而当前之事对于杨波涛来说,意义却是大不相同的!

杨波涛身为玉唐之人,在玉唐出生长大成家立业建立功勋……一路走到现在,可说是甘苦自知,绝不容易。

不过数日之间,杨波涛赫然发现,自己苦心经营,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东西,居然马上就要面临毁灭……而这一切的源头,乃是因为自己当初做下的自以为周密,绝不会有人知道的密事……

此刻的心情,难描难写,无以言表。

尤其是看着四周围这些四季楼的高手们一个个满脸淡然的样子,杨波涛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当然可以不在意,大不了就离开这里,重归江湖,四海为家——反正那种日子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我呢?

有没有人为我想一想过?

“大帅,夫人有请。”一个俏丽的小丫鬟怯生生的走过来。

杨波涛咳嗽一声,道:“夫人可有说是有什么事情么?本帅这边尚有要务须待处理,若无要事,等下再说!”

不知道为何,此刻杨波涛对于自己面对了几十年的枕边人,蓦然生出了一种心慌和不敢面对的感觉,明明公务尽止,百无聊赖,却已不敢明言,不敢面对。

“夫人似是有要事与大帅商量,请大帅尽速过去。”那小丫鬟道。

“告诉夫人,我等下就到。”

杨波涛踱着步子,沉吟了半晌,终于叹口气:“诸位请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一位领头的青衣老者含笑道:“大帅请自便。”

杨波涛点点头,大踏步而去。

……

“夫人找我?”杨波涛亦步亦趋走进了卧室;这里乃是整个杨府中最为私密的空间,平常能够到这房间里来的,就只有夫妻二人和一个负责打扫收拾的贴身丫鬟而已。

但如今这私密的小空间里,在卧榻前面,赫然多出了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有四碟小菜,一壶酒,两个酒杯,两副碗筷。

“嗯,今夜不知为何,突然生出兴致,欲与夫君共饮一杯。”杨波涛的夫人乃是官宦之后,大家闺秀,现年虽已年逾四旬,但依然身段窈窕,娇美如花。

杨波涛有妻如此,羡煞旁人可说是等闲事,慰为谈资。

“嗯,不意夫人竟有此雅兴。本帅就与夫人饮上一杯!”杨波涛爽朗的笑了笑,似乎兴致很高的样子,径自一屁股坐下来,闻着菜香味,一脸陶醉:“夫人整治的小菜,真是越来越好吃了……”

“觉得好吃就多吃些。”杨夫人在对面落座,端起酒杯,脉脉秋波看着杨波涛:“夫君,请。”

“夫人请。”

杨波涛哈哈一笑,将手中酒一饮而尽。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欢悦爽朗,比之平日里的威严庄重更多了数分轻松,却是将一切的负面情绪尽数都隐藏了起来。

杨夫人衣袖遮颜,亦将手中的那一杯酒慢慢的喝下去,在喝酒的过程中,眼睛却自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杨波涛的脸。

“夫人怎地这么看着我?”杨波涛笑道:“可是看我老了?”

杨夫人温柔一笑:“夫君正当壮年,何来言老之说。倒是妾身……昨夜看明月,恍惚间想起,自从妾身嫁入杨家,至今已经二十七年了呢……”

杨波涛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二十七年了么……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么……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无论美人还是名将,无情岁月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最大的敌人,无可抗衡!

“这一次的事情……”杨夫人眼睛看着窗外,缓缓的说道:“似是……不大好度过?”

杨波涛身子颤抖了一下,道:“夫人放心,此次变故不过是一场误会,只待厘清一切,自然尘埃落地,尽复旧观,清者自清,无须挂怀。”

杨夫人缓缓转回头,温柔的目光看在杨波涛脸上,捕捉着杨波涛的眼神。

然而杨波涛眼神只是与她一对,便即闪躲,垂下眼敛,二度端起酒杯。

“我知道这件事是真的。”杨夫人道:“你我夫妻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我知道你的习惯,你一旦心虚就会目光闪躲。”

“尤其在面对我的时候!”

杨波涛默然不语,久久不曾回应。

“从前年开始,你的脾气就变得很古怪,脾气也是越来越大,大半夜里总是自己一个人披着袍子出去散步……”

杨夫人道:“从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事。”

“去年,及至九尊大人中伏之事乍现,你变得愈发不正常了;初初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九尊大人不幸陨落,玉唐气运大损,身为主帅的你因此而忧虑,然而当你亲手杀了你养了十几年的那条老狗之后,我隐隐感觉到,事情非是那么的单纯……”

“再到后来,你时常在半夜里会乍然醒来,一身大汗淋漓,更在在显示了你的异常。”

杨夫人静静的道:“我知道你有事,但你不说,我也不问。男人么,总要有一点自己的空间;能够对我说的,我相信你不会隐瞒。”

“我之前还天真的幻想,你一定能够自己度过去,很快就能调整好……”杨夫人凄然的笑了笑,道:“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你度过去的时候,然后跟和我说一说这段心路历程。”

“但却没有想到,我这一等就等到今天,而最终等到的,却是如此一个恐怖的消息,我的天要塌了么?!”

杨夫人摇头叹息:“夫君,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我要知道!”

杨波涛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坐着,久久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自从杨夫人开始说话,他就再也没有动;只是脸sè越来越不好看,惨白如纸。

及至听到这一句为什么,杨波涛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夫君是玉唐本土之人;身体里流着玉唐之血。从军以来,久历沙场,身经百战,一路打拼到现在,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说已至人臣巅峰;战场上,更是一军之帅,一声号令,可以让百万兵马从容赴死而无悔……”

杨夫人的声音很平静:“我知道夫君你为了玉唐国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苦。你身上的伤疤,足足有一百三十五处!这许多年以来,尽力保家卫国鏖战沙场,从不落于人后,我夫君是一个响当当的好汉子,铁铮铮的好儿郎!是玉唐国的忠臣!这一点,我无比确信!”

“但也正因为如此,妾身才更加疑惑:我夫君既然是这样一位足堪青史留名的盖世英雄,为什么会做出这等事情?!”

杨夫人声音一直很平静,在说完最后这一句话之后,缓缓抬头,清亮的眼波一瞬不瞬的看着杨波涛,缓缓道:“为什么,你会设计九尊?!告诉我!”

说到最后三字的时候,杨夫人一直以来尽皆平铺直叙的语调,濡染转为高亢!

杨波涛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渗出。

“告诉我,明明在两年半之前,每一次谈起军中事务,你必口口声声九尊如何如之何;从一开始的时候,那几个小家伙,慢慢的到后来的一口一个九尊大人;尽都在在说明你对九位大人的莫大认可。”

“说起九尊,那个时候的你纵使滔滔不绝,长篇大论,尤其是那次,你一时不慎中了埋伏,九尊现身相救,挽救大军于将溃;你曾郑重承诺,凡有生之年,皆为补报之时。”

杨夫人道:“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说九尊,饭桌上,也不再谈天说地,久而久之,从你的口中,已经有两年光景没有听到过九尊这两个字了。”

杨波涛脸上肌肉抽搐,痉挛着,汗水涔涔,脸sè愈发的难看,几无人sè。

“这一次变故,既然有风尊亲身显临,明言指证,就算陛下此刻还没有下令将你羁押,但是……这一关,夫君想必是躲不过去了。”

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章 这一关,过不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