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由来

第七百八十八章 由来

青玉竹为骨,雾影草为庐。

渚碧真君坐化之时,也没有设下多么厉害的禁止限制他人进去,只是墨翟这些守护灵兽敬畏渚碧真君为天人,数千年来都没有踏进过茅舍一步,陈海并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就将茅舍禁制解除掉,推开门这才发现,所谓的茅草屋竟然整个都是以青玉竹为梁柱、以雾影草编檐壁搭建而成。

看到这里,陈海不禁啧啧叫奇,他进入星衡域没有几年,见识自然谈不上多有广,但玉虚神殿里有大量的典籍,对星衡域所产的天材地宝有着详细的解释。

青玉竹名为竹,其实却是千万年的玉髓生成,虽然颇为刚脆,但是却能储存海量的灵元于其中,因此有些天地大阵不得不架设在次一级的灵脉之上,但大多数会选用青玉竹储存天地灵气作为遇敌时的补充。

陈海看这茅屋所用的青玉竹梁柱的sè泽,都是晶莹剔透,每一根至少都是上万年的玉髓凝聚,心想任取一根,用来炼制封禁法阵的中枢阵器都没有问题。

而渚碧真君居然用青玉竹作为梁柱搭建茅舍,这手笔真是大的可以。

再说那雾影草,虽然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但是用来构筑幻境是最为合适不过的,也算是不错的炼器之物。

若非在大阵之中,那墨翟可能有其他手段,陈海也不想跟墨翟撕破脸,心里都想要将这栋茅屋都整个拆掉装入乾坤宝袋带走。

他撇了撇嘴,迈步进入茅屋之中,当先看到的就是那盘坐在玉榻之上的渚碧真君。渚碧真君一身杏罗道袍,干瘦无比,虽然已经死去三千余年,然而栩栩如生,依旧透漏出令人生畏的威势,令陈海都情不自禁心生膜拜之念。

陈海心想着曾经天位五境的人物,受他一拜也是应该,上前揖礼道:“弟子陈海,见过上君,此时弟子有难,需要借用上君几件法宝,还望上君莫要降罪!”

之后,陈海在打量起屋里的陈设。

在他的面前,三丈静室之内,除了渚碧真君遗骸所坐的玉榻外,还两张几案,上面有玉简三枚、三枚小玉瓶,除此外,还有一个三尺长短的宝船模型,横在一张玉案之上。

这让陈海颇为郁闷,这渚碧真君据说有天位五重的实力,几乎已经练就了玄晶圣体,怎会就如此寒酸,他还以为走进来,道阶法宝能摆出一箩筐呢。

陈海拿起一枚玉简,将神念度入进去,这才知道里面封印着渚碧真君坐化前的一段话,讲述群仙门与流阳宫一战的来龙去脉。

群仙门当年一统扶桑海域,差不多有如今万仙山的实力,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在无意中招惹到他们所不能招惹的强悍势力流阳宫。

上万年前,渚碧真君还是群仙门太上长老,当时群仙门为壮大势力,良莠不齐的招揽了很多修为强大的客卿长老,也是这些客卿长老为群仙门的灭亡埋下祸端。

在渚碧真君诛杀一头妖龙受到重创潜修期间,群仙门一位大寇出身的客卿长老外出游历,遇到一位身怀重宝的天位境散修,心起贪念,说服同宗同样心存邪念的数名天位境强者,在坠星海深处设下陷阱,想要杀人夺宝。这位天位境散修,就是被渚碧真君镇压在庚阳金雷阵之下的流阳宫玄元上殿长老秦川。

秦川喜欢隐匿身份游历天下,本身也有天位五重、距离玄晶圣体仅差一步之遥的强悍修为。

虽说群仙门一干客卿长老当时拼却两名天位境强者殒落,最终将秦川拿下,但奈何秦川的本命道器念元珠,却破空而去,将群仙门设计陷害秦川的消息,带回流阳宫。

渚碧真君知道这事后,后悔也是晚矣,只能暂时将秦川囚困到雪原世界,然后想交出罪魁祸首,跟流阳宫请罪。

然而流阳宫却根本没有宽恕群仙门的念头,得知宗门长老遇伏、生死不知,在一位天位上三境太上长老的率领下,整个玄元上殿倾巢而出,还没有等渚碧真君从雪原世界回去,就直接将群仙门给灭了。

当时的流阳宫太强大了,当时伤势还没有恢复、修为也从极盛期蓑落下来的渚碧真君也不敢有复仇之念,只得封闭洞府藏在这异域小界里潜修,但奈何这方天域只是一个空间碎片,比血炼场、血云荒地都远不如,渚碧真君在此挣扎几千年,也难以恢复修为。

虽然之后流阳宫分裂了,但流阳宫分裂出来的玄元上殿犹是在幕后掌控崇国的极强势,渚碧真君也只敢在暗中扶持群仙门弟子残留、传承下来的族人,在扶桑海域形成今日漱玉宫、空海城以及雷阳宗三大势力。

渚碧真君最终在这洞府之中寿元耗尽而坐化——也因为秦川在整件事里都是受害者,渚碧真君虽然不敢放他走、怕放他走之后对群仙门的后人不利,但坐化之时,也没有伤秦川的性命,只是将他镇压在大阵之上。

陈海没想到此时打得不可开交的漱玉宫、空海城、雷阳宗背后竟然还有这么深的渊源,也是感慨不已。

除了这段玉简外,其他两枚玉简所存都是渚碧真君生命最后一段的所感所悟,陈海将那三枚玉简收入乾坤宝袋中,储物戒中,长长叹了口气。

没想到大阵镇压的秦川还真是流阳宗之前的大能,但秦川乃玄元上殿的弟子,而玄元上殿此时犹在幕后掌控着崇国,那是不是意味着左耳、龙帝苍禹等人,当初受人迫害藏入血云荒地,玄元上殿也有份?

就算不管这些事,陈海也与秦川交恶,此时绝计不可能将秦川放出来。

正当他浮想联翩的时候,秦川的声音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

那秦川饶有兴致地道:“不管你是不是出身流阳宫,以你目前金丹修为,竟然还领悟两道上三品的道之真意,也可以说是千年难出的妖孽之资,但就算你天资再过人,按部就班修炼下去,最少也要百年时间才能成就天位真君,这其中若是有什么差池,怕是提前陨落也有可能。我不求你现在助我脱困,只要你帮我传讯给流阳宫玄元上殿,我保你五十年内安安稳稳的踏入天位境,成为俯视芸芸众生的真君存在。”

陈海心里冷冷一笑,看来秦川被镇压上万年,还不知道外面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故了,他也不理会秦川,伸手向那只三尺长短的宝船模型探去。

然而一入手,那只宝艇竟然有万钧之重,陈海一下子竟然没有能将之拿起来。

啧啧,不愧是道阶宝物。

陈海心下赞叹着,又使上了几分力气,这才将之拿在手中。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被雷阳宗夺走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战船,这次倒是便宜她了——而且这是渚碧真君在生命最后阶段所炼制,拿出去用也不怕玄元上殿的人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若非自己只是道丹境界,既然不能祭炼道器,也没有磅礴的仙元去御使道器,怕是都想要将这宝船展开来仔细看看。

而那三只小玉瓶之中装的,乃是三枚天枢地元丹,这也是渚碧真君在这方天域之中,能炼制的最好灵丹,渚碧真君用以镇压伤势,最后也就剩下三枚。

将房内寥寥有数的东西扫荡一空之后,陈海这才转而往渚碧真君身旁走去。这时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去接近一个天位真君,而且还是天位五境的天君级人物,若是草率而走,怎能甘心?

近距离看去,只见那渚碧真君和被困锁在大阵之中的秦川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干瘦,但是浑身肌肤却莹然如玉,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感。

陈海用神识向那渚碧真君身上探了过去,或许是其仙逝太久了,没有碰到任何的阻碍,就深入到了其体内。

然而也正是如此,才让陈海更是惊叹,原来这渚碧真君虽然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是其肌肤骨骼,经络穴窍,竟然好似全部由不知名的能量所组成。

陈海从来没有接触过天位境以上的修行功法,所以也无从理解。

陈海将神识收回,又在另两座茅舍里兜转了一圈,最大的收获却是一座能炼制道级丹药的丹炉,其他的就乏善可陈。

过了这么段时间,陈海见到妖蛟墨翟身上的伤口虽然在慢慢收拢,但是效果却微乎其微。他之前还想着在去绿海之中的药田收罗一番,但想到若是这秦川短时间内再搞出些什么幺蛾子来,以墨翟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足以应付,也就作罢。

真要是给秦川脱困了,他怕就不是落荒而逃这么简单了。

最终陈海不但没有去打那药田的主意,还将他这次携带过来的一些疗伤灵药以及一枚天枢地元丹递给墨翟,这让墨翟相当意外。

担忧着黑风岛的局势,陈海谢绝了墨翟盘桓几日的挽留,毕竟这片绿洲虽然有一整条灵脉供应,但是绝大多数的天地灵气都用于补充庚阳金雷阵抵挡寒煞、压制秦川,真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洞天福地。

这也正是墨蛟一族尽管没有多强的外敌侵袭,却不能繁荣昌盛的缘故。

墨翟临送陈海出大阵之时,踌躇了半天道:“陈真人,大阵镇压这人已经一万年,若是让其脱困出去,不单单我墨蛟一族再无幸存之理,恐怕扶桑海还要再经历一番血雨腥风,牵累仙君的后人。若是真人能助墨翟消除这祸患,墨翟甘愿奉真人为主,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陈海心想墨翟虽然活了三四千岁,但都在这方世界之中潜修,应该不会有太深的城府,但墨翟作为护阵灵兽,都不能掌握内层大阵将秦川灭掉,他也只能去找左耳那老杂毛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八十八章 由来 的精彩评论